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唐吉田律师:拆掉迫害的每一个零件

唐吉田律师资料照。(大纪元)

人气: 26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09日讯】唐吉田,出生于吉林省敦化市,北京执业律师,主要为土地征用受害者、强制拆迁受害者、上访者等进行维权、辩护,承接了多起法轮功案件的辩护工作。2010年起被当局无理吊销律师执照,屡遭迫害,但仍奔波在维权界,屡挫屡战,为“拆掉迫害的每一个零件”而努力。以下是2016年春对唐吉田律师的采访实录。

记者:您大学专业学的是政治,讲马列,后来又当老师教了五年马列,是什么原因使您觉得要与现行体制割裂?

唐:虽然我过去学的很多是错误的,但这个过程对我思考是有帮助的,我愿意从本质上去看问题。他说法律是什么统治阶级的工具呀什么的,但我通过对法理学、宪法等的学习,就不接受他那套观点了,我认为法律最根本是要保护每个人的权利,它不是少数人的私产,否则所谓的依法治国,其实就是依法治民。它这个立法的出发点就是怎么样保住特权阶层的利益,怎么样去压制普通人的空间,防止普通人可能的反抗,那这样的法律,只不过是用了法律的壳,并没有法律的实质。

通过与访民的接触,我发现那么多人其实还是非常相信法律、相信政府的,但几乎所有的救济手段都穷尽了,甚至有些人去拦截中共高官的车,但解决的希望还是渺茫,他们非常悲惨,非常无助。

所以对中共讲的法律,我可以引用某些条文去说,但我不能信以为真。如果我信以为真,那失望的是我,说明我没有跳出它的框框,只有跳出它,我才有可能帮上我的当事人。

我确实是按照法律、按照程序,去控告,去举报,去投诉,去复议等等,我也去和一些办案人交流,但是我发现,即便你在道理上能够让他有所接受,也由于这个制度本身比较恶的惯性、恶的力量,他还是会去做出跟法律价值相冲突的一些决定和事情。

过去我是所谓折子派,但现在我认为我们的思路就不能随着它的所谓的程序走了,“哎呀,他刑拘了之后会不会批捕呀,批捕之后会不会起诉呀,起诉会不会审判,审判之后会不会判刑呀?”我们重视这些程序,但是我们要想办法去主导这些程序,如果不能主导,我们要想办法改变程序的进程。否则你看,取消劳教制度就变好了吗?没有。而且最近这两三年,还有恶化的迹象,如果我们仅是在框架里头,从技术上小修小补地去做,对恶的力量是没有压力的。

唐吉田律师资料照。(网络图片)
唐吉田律师。(资料图)

记者:您对现在律师做法轮功案件有什么建议?

唐:现在中国这个社会,人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做选择,所以我觉得通过做一个案子,怎么样能最大限度地带动家属,影响周边的修炼或者不修炼的人,然后对公检法、背后“610”、政法委这些人,对他们的心灵怎么样能形成非常大的触动,其实就是系统地讲真相的过程。

只要有律师介入,它的违法就很难掩盖。现在我们已经不能止于在它的伪法庭上无罪辩护阶段,这个辩护应该是自从案发一直到结案,每个环节都要进行的。

有的案子虽然批捕了,但是按照它所谓的规定,批捕之后要侦查两个月,在侦查的过程中,我们仍然要让公安撤案,而且要由检察院监督公安撤案。因为,既然从法理上说他无罪,检察院即使批捕了,也不应该立案,应立即撤案,检察院有义务监督公安撤案。现在就是要把这些公检法的人,从盲目地、机械地执行命令,转到他必须从法理上动脑思考:他自己做这些事,现在意味着什么?将来意味着什么?要知道,没有任何一个头头在这些非法的事情上愿意留下他们的签字的,一般都是口头的,就像“610”的文件,早期还有,后来怕泄密,基本都是口头的,口头传达或者说文字宣读完以后收回,然后这文字就销毁了,违法嘛。

我们就是要拆掉它迫害的每一个零件,从本质上就不承认它,对它所有的迫害,我们都要去揭露。

不但要把迫害主要实施和责任人曝光,在律师的指导下,还可以要求做一些信息公开,要求公开他们的“三公”消费啊等等,比如像顺义国保这个部门,可以要求顺义区政府公开设国保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法定职能是什么,要求财政公开它的经费来源。如果财政不愿意公开,我们就可以起诉财政;还可以要求顺义区政府公开顺义“610”设立的法律依据、法定职能人员编制、经费来源,不公开我们就可以起诉顺义区政府。这种非法机构、非法人员,在他们内部也要被曝光,他不是躲在暗处吗,我们就把他拉到明处让大家看看他们!

我们现在就是打破它的黑箱,如果能把这个黑箱破坏,当然好,但是这个要一步步来,至少现在每个案子都要把他们的黑箱凿一个窟窿,让光线能够射进去,那它的那种嚣张、那种狂妄就会消减很多。

唐吉田律师近照。(大纪元)
唐吉田律师遭到建三江公安吊铐、戴黑头套毒打等酷刑虐待,致牙齿碎裂、坐卧困难和各种肢体内外伤。公安为了让他在笔录上签字承认“罪行”,威胁要把他“肾摘掉、挖坑埋掉”、同法轮功学员一样“送到青龙山洗脑班‘强制转化’”。图为唐吉田律师2014年出院后的资料照。(大纪元)

附:唐吉田律师近年被迫害的经历

2008年,推动北京市律师协会直选工作,被律协宣布为非法,唐吉田律师作为主要发起人,被要求离开所在律所。

2009年“六四”前夕,被北京警察秘密绑架并关押在海淀区玲珑路体育中心四天,后转移到朝阳区某宾馆,继续关押到6月8号释放。

2010年4月,唐吉田律师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扰乱法庭秩序”为由吊销执业执照,自5月开始被当局限制出境。

2011年2月16日,在中共当局打击“茉莉花”中,唐吉田在北京参与了一个讨论援助陈光诚的午餐会,之后遭到北京警方黑头套绑架,被非法拘禁数十天,遭受酷刑,期间感染严重肺结核,后由北京国保送回原籍吉林延吉市,长期被监控。

2013年5月13日,唐吉田、江天勇、梁小军、唐天昊等多位律师在四川资阳探访二娥湖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遭到便衣围攻和殴打。

2013年5月,由深圳出境时被罗湖海关阻止,无任何理由被剥夺公民出境权。

2013年10月16日,到黑龙江鸡西市“610办公室”,帮助被强迫拘禁在“学习班”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鸡西市国保拘禁五天。

2014年3月21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名维权律师及多位公民到建三江农垦总局青龙山农场的“黑监狱”,要求释放被非法拘禁在那里的守法公民,被非法拘押16天。期间遭受严重酷刑折磨,包括:被戴上黑头套泼冷水;裹着不明东西的木棍殴打;双手被反铐,用升降机一类的东西吊铐;吊起来之后被拳打脚踢,使得前胸、腿、后背和臀部多次撞到墙上;警察威胁要把他挖坑埋、活体取肾或者“犬决”。

获释后,唐吉田在北京的三个知名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是:十根肋骨骨折,肺上阴影加重,腰椎有结核病变,牙被打坏,胸、腿有瘀伤。本来需要在医院手术治疗,但医方受到压力,突然改变态度,停止手术并催他出院。#

(未完待续)

采访整理:郑言,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6-07-08 8: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