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首都纪念六四 呼吁清算中共罪恶暴行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6月2日抵达华府﹐并在国会山前举行新闻发布会。(林帆/大纪元)

人气: 81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帆华盛顿DC报导)“六四”27周年之际﹐由来自洛杉矶民主人士发起﹑巡回美国10多个城市的“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抵达华府﹐同时展出的还有艺术家陈维明制作的“民主女神像”。陈维明表示﹐这次的展览﹐就是要把中共自建党以来所作所为﹑所有的反人类的暴行昭示于天下。前北大教授﹑现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也表示﹐对中共的罪恶必须要进行清算与追责。

这次“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6月2日抵达华府﹐在象征自由与民意的美国国会山前进行展示。 6月4日晚﹐他们又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公开展示﹐作为“六四”27周年烛光纪念活动的一部分。图片中﹐以中共“六四”天安门屠杀和目前被中共关押迫害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为主﹐另外也包括文革和文革之前的部分历史图片。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说﹐“这个展览象征着中国人民永远不会接受中共这个恐怖主义组织。中国人民在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在抵抗着。实际上共产党自己就是最大的恐怖主义集团﹐在实行着国家恐怖主义。”

80后投身中国自由民主事业

今年的纪念活动中有不少是80后年轻一代﹐其中全美学自联候补理事陈闯创说﹐2006年时他还在国内读书时﹐接触到自由门翻墙软体﹐并由此打开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过去﹐他认为中共的罪恶都已经是历史﹐是“过去式”了﹐但是通过网路﹐他看到了“那些正在发生的罪恶﹐包括对基督徒﹑法轮功等信仰团体的打压﹐对异见人士的迫害﹐对农民﹑下岗工人的打压”。他开始认识到中共的罪恶是“正在进行式”。他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在这个罪恶体制下同流合污。留学来到海外后﹐他主动上《大纪元》网站退党﹐并投入到促进中国自由与民主的事业中。

郭飞雄遭遇反映中共专制的残暴

维权律师郭飞雄的妻子张菁以丈夫的经历为例﹐指出中共统治下毫无人权可言。她说﹐丈夫多年来一直为中国人民争取人权﹑尤其是政治权利而奔走﹐并因此受到中共的关押迫害。近期﹐为了抵制狱方对他的肉体摧残和人格污辱﹐郭飞雄被迫在狱中进行绝食抗争﹐目前已经生命垂危。

张菁说﹐郭飞雄的遭遇也点燃了民众的愤怒。他们从郭飞雄的身上﹐看到一党专制下﹐每个人自己的无力与无奈。“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就是可以用法律作武器﹐把你关进去﹐然后用监狱来摧毁你的身体﹐而且他们还用监狱摧残你的尊严和人格。”

中共不灭亡  文革就仍在继续

来自北京的民运人士孙延也是“六四”屠杀的亲历者。他幼年时﹐曾为共产党卖命的父亲以莫须有的罪名被中共抓走﹐他有十一年没有见过父亲。文革中﹐母亲在被强迫游街的时候﹐又被共产党暴徒打得头破血流。当时他只有十岁﹐站在路边却不敢上前为母亲说句话。但是﹐父母亲饱受迫害的经历也让他很早就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本质。“共产党篡政以后﹐就开始了共产党的暴行﹑共产党的文革。而这个邪恶的政党如果不退出历史舞台﹐文革就仍在继续。”

绝不能成为民族与历史的罪人

参与这次“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的姚诚曾是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也曾受到中共洗脑﹐并受命窃取西方技术﹑偷飞机回国﹐结果自己却成了替罪羊。后来在安徽从事维权活动﹐今年一月流亡来美。

谈到他是如何了解“六四”屠杀的﹐他说﹕“我那时在香港﹐支联会的朋友带我去看电影﹐电影的名字就叫《天安门》。四个半小时的电影﹐我看得热泪盈眶。当时我是个现役军人﹐我就发誓从此不再给共产党做事。”

他也提醒那些目前还在中共军队系统中的人早日觉醒。“在这历史变革的关键时期﹐我们每个人都负有以国家民族前途为大义的历史使命﹐绝不能为虎作伥﹐绝不能为了这个残暴的政党成为民族和历史的罪人。”

罪恶是要进行清算的

前北大教授夏业良在“六四”纪念会上也讲述了自己的经历。89年六四发生时﹐夏业良正在美国加州留学。当时﹐他每天收看CNN对天安门广场抗议的直播﹐时刻关注着广场上的情况。他感到国家民族的命运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头。

他的弟弟那时正在国内上大学﹐瞒着父亲偷偷向嫂子借了钱﹐便登上火车去了天安门广场﹐投入学运。“六四”当晚﹐弟弟是第一批从天安门广场撤出的外地学生﹐但他们还没有完全撤出广场﹐广场的灯就灭了﹐中共的枪声随之响起。附近很多好心的北京市民马上开门﹐把惊恐奔逃的学生们收留到自己家里。直到一个多月后﹐一切略微平静了﹐北京市民又帮他们买了火车票﹐把他们送出北京。当弟弟平安回到家时﹐从不流泪的父亲一把抱住儿子﹑热泪盈眶。

天安门屠杀后﹐夏业良和很多留学生﹑海外民众来到中共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前抗议﹐并亲眼目睹很多中共外交人员悲愤地公开宣布脱离中共。“当时﹐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二等秘书﹑还有几个外交人员当场宣布说﹐这样的共产党我们没有办法再跟它干了﹐宣布退出﹐而且不回中国了。”

夏业良表示﹐中共自建政以来﹐60多年中已迫害死上亿中国民众﹐并且一直在掩盖其罪恶。他强调﹐“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记录这些罪恶的历史和现实﹐记录这些暴行的每一个细节。作为过来人﹐我们要把这些向我们的后来人讲述。”

他认为﹐中共的本质是反人类的﹐反文明﹑反进步的。未来绝对再不能容许共产邪灵在中国肆虐。而且对其罪恶是要进行清算和追责的。无论是经济上的﹑政治上的﹑还是道义上的﹐在很多方面﹐这种清算将会持续。

中共的崩溃将比想像的快得多

参与“六四”纪念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爱德华兹 (Lee Edwards)说﹐回首1989年﹐东德的共产党领导人曾指着柏林墙﹐信誓旦旦地说﹐这座墙还会存在一百年﹐但短短10个月后﹐柏林墙就倒塌了。中共的崩溃必将到来﹐也将比人们想像的要快得多。

Lee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爱德华兹出席“六四”纪念会。(林帆/大纪元)

责任编辑﹕夏实

评论
2016-06-07 4: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