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韩国釜山 韩战难民村的今貌

王知涵

40阶梯文化区辛劳的人们在路旁暂时休息片刻。(王知涵/大纪元)

40阶梯文化区辛劳的人们在路旁暂时休息片刻。(王知涵/大纪元)

人气: 713
【字号】    
   标签: tags: , ,

韩国的釜山难民村大本营,因为韩战期间釜山是唯一没有被北韩占领的地区,但原本破旧不堪的难民村,今日另有一番新貌,让人耳目一新。

1876年日本迫使朝鲜(韩国前身)对日开港,从此朝鲜成为日本殖民地,釜山离日本最近,首当其冲。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宣布投降,1945年,美、苏两国自朝鲜撤军,定北纬38度线(三八线)区分北、南两部分,由朝鲜人民自己管理。

1948年,南韩成立大韩民国,加入联合国成为会员国。北韩金日成政权亲近苏联、中共等共产国家。北韩经济及军事都远远强大于南韩,因为联合国对南韩保持中立,而苏联及中共却对北韩提供援助,特别是军事援助。

两韩军力十分悬殊,北韩军有绝对优势。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违反联合国协议三八线,大举派兵南下,三天内占领南韩首都汉城(首尔旧称),再加上中共欺骗许多中国人成立百万“中国志愿军”到北韩支援攻打南韩,苏联也出动空军轰炸南韩,南韩节节败退,向联合国紧急求救。

南韩百姓死伤惨重,纷纷南下逃难,联合国号召会员国紧急出兵,包括美国、英国、土耳其、澳州等,其中以美国出兵最多。1950年9月15日南韩只剩下釜山环形防御圈,其余全部被北韩占领,南韩难民蜂拥进入釜山。

美国华克将军(Walton Harris Walker)下令:“挺住或战死(Stand or Die)!”美国军队死守釜山外围洛东江,一直到美国麦克阿瑟将军(Douglas MacArthur)命令军队自仁川登陆,切断北韩后方物资食粮及军备补给,南韩战况自此每况愈佳。

釜山在当年幸存原因有二:一是釜山为多山地形,天然屏障成为釜山环形防御圈;二是美军死守釜山外围洛东江,居高临下又有江流为隔。当时南韩难民一大批一大批逃到釜山生,建立村落在此定居,比较著名的有甘川文化村、门岘洞壁画村、楮田壁画村、埋藏地壁画村以及40阶梯文化街。

甘川文化村

所有难民村中知名度最高为甘川文化村,每年观光客超过30万人。

韩战期间难民暴增,为解决居住问题,难民往丘陵建房栖身。1950年韩战距今己逾60年,老旧住屋早已斑驳不堪,2009年政府大力整顿住屋,彩绘外墙,并注入艺术气息,由此带来许多旅游人潮,现在甘川文化村热闹活泼。

一进入甘川,两旁尽是纪念品小店、咖啡馆、消暑冰品、美食馆等,还有贴心人形立牌告诉游客绝美景色拍摄点,另设有眺望台。

入口处游客中心2,000韩元购买甘川导览簿,有韩、中、英、日四种版本,有了导览簿就可以开始寻宝之旅,在导览簿上盖完三个章有一份小惊喜,盖完九个章会有第二份小惊喜。

甘川文化村,寻宝图盖完3个章有一份惊喜,盖完9个章有另一份惊喜,图中那2个圆章是已领取2份惊喜。(王知涵/大纪元)

寻宝路线图带领游客体验甘川艺术氛围,例如:光之屋、现代人、黑暗之屋……幸福发电所有另一艺术作品〈甘川全貌〉。寻宝途中不用担心迷路,沿路有各式图案指示牌,引导游客走到每一个盖章地点。

甘川不再是粗陋老屋,五颜六色彩绘房子,由上而下眺望就像“韩国马丘比丘”,是有艺术味道的趣味小镇,让游客在寻宝中认识甘川。

甘川文化村,五颜六色的彩绘房子像“韩国马丘比丘”。(王知涵/大纪元)

门岘洞壁画村

门岘洞壁画村、楮田壁画村、埋藏地壁画村三者风格非常相似,都是活化难民村,在老旧村落用彩绘壁画注入生活活力,这其中以门岘洞较有名,作为代表介绍。

多山釜山的有限平地无法容纳数量众多的难民,所以难民村都建于偏僻山坡。因为难民人数越来越多,住屋越建越多,密密麻麻,远远看就好像乐高积木,一个一个堆砌,布满山坡。人行通道因人口越密集而越来越窄,许多窄巷仅容1~2人侧身通过。

门岘洞壁画村壁画“彩色城堡”(王知涵/大纪元)

门岘洞屋龄久远,外观残旧,原来可能成为废弃村落,2008年230名义工,包括当地居民、学生、艺术家共同努力,耗费三个月绘作47幅壁画,主题“温暖人们的壁画故事”,把门岘洞改装成温馨小镇,得到韩国公共设计奖,成为壁画村示范村。

门岘洞同其他难民村一般,错综复杂的巷弄犹如进入迷宫,但不用惊慌,不如放慢脚步,信步欣赏一幅幅充满童稚画风的壁画,例如:天空中的天使、彩色骰子、穿着多彩衣的人们、打棒球、冰淇淋、海底世界、天空中的气球、彩色城堡、下雨了……,壁画多以儿童、自然为主,儿时记忆此时此刻似乎被唤起,在巷弄间感受童年纯真信息。

门岘洞壁画村壁画“下雨了”(王知涵/大纪元)

40阶梯文化区

40阶梯文化区主轴为40个阶梯,阶梯周围早期聚集南韩各地逃到釜山的难民。这个地区离码头不远,而且当时为交通行政中心,韩战时间救援物资在这里贩卖及发放,所以难民几乎一抵达釜山就先来这里,在附近搭建木板屋作暂时居所,后来难民人数实在太多太多,再进来的难民只好迁徙到偏远山坡。

当地一位老人说当年逃到釜山的难民可能有10万人,这里永远挤满人。因为这里是难民到达釜山第一个会来的地方,当时没有发达的媒体,难民们总是到这里找寻失散家人。于是有人发起把40阶梯作为寻人“见面点”,40阶梯成为一线希望,成为寻人、探听消息的地方。许多家庭在这里欢欣重逢,也有许多人失望悲伤离去,一次又一次前来却盼也盼不到离散的亲人。

40阶梯及纪念碑,拉手风琴的大叔正坐在第20、21阶梯平台上演奏充满乡愁的音乐。(王知涵/大纪元)
40阶梯及纪念碑,拉手风琴的大叔正坐在第20、21阶梯平台上演奏充满乡愁的音乐。(王知涵/大纪元)

 

40阶梯文化区铜像雕塑,韩战期间艰困生活供水不便,妇女们必须自己扛水回家使用。(王知涵/大纪元)

当年的40阶梯早已损毁,2002年政府拟定主题企划,斥资3亿韩元,2004年重建完成,包括40阶梯仿旧貌重建、铜像雕塑设置、纪念碑设立以及林荫道种植。从国民银行,经40阶梯到40阶梯文化馆,大约450公尺,完整记载韩战苦难时代人们艰困与哀愁。

今天的40阶梯不再只是背负悲苦过去,林立的咖啡馆,络绎不绝的游客人潮,曾经承载无数悲观离合的阶梯,成为观光重镇。此刻在林荫木椅稍作小憩,啜饮一杯咖啡,欣赏每一座雕塑无声诉说着的每一个故事,也许可以感受当年艰苦岁月的乡愁与无奈。@*

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6-06-09 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