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圣皇唐太宗 万古大唐风

【千古英雄人物】唐太宗(8) 玄武门之变

唐太宗画像,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南薰殿旧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共领域)

    人气: 56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玄武除孽

若太宗果真想夺位,何时不触手可及?时值生命攸关,太宗仍叹息:“骨肉相残,古今大恶!吾诚知祸在朝夕,欲俟其发,然后以义讨之,不亦可乎?”倘有他路,绝不择此。

太宗犹豫不决,众府僚意见一致:“齐王不甘太子之下,谋乱还未成功,已有除掉太子之心。齐王贪得无厌,心狠手毒,没有做不出之事。如此二人得志,恐天下不再属唐!”

“安社稷”之必须:

* 建成、元吉不容太宗,连避让洛阳、永不与争都不允,欲置死地而后快。
* 太宗若亡,元吉必杀建成而自立。
* 元吉小人,无德无能,且嫉贤妒能,国政必乱。
* 诸侯征战方息,国土凋敝,民生艰难,外族虎视。
* 适逢突厥数万骑兵驻黄河以南,包围乌城,若朝中无人,唐朝危在旦夕。
* 天下烽烟再起,万民涂炭。
* 武能定国,开创盛世天朝,舍太宗其谁?

众劝太宗:“大王,虞舜是什么样人?”太宗:“智慧深邃,才华横溢,温和谦恭,公正诚实,当儿子孝顺,做君主圣明。”众人:“假如舜帝疏通水井时没有躲过父亲与弟弟填土之毒手,便化为井中泥土;假如他涂饰粮仓时没有逃过父亲和弟弟放火之毒手,便化为粮仓上灰烬,怎能成为圣君,让自己恩泽遍及天下,法度流传后世?舜帝遭父亲小棒笞打便忍受,而遭大棍笞打便逃走,是因为舜帝心里所想皆是大事啊!”

“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经一再忍让,至此忍无可忍之境地,太宗决定随天意而动,威严出手,不束手待毙。此为大义。

武德九年六月初一丁巳日(626年6月29日),太白金星白日现于正南方午位;六月初三己未日(626年7月1日),太白金星再次白日现于正南方午位。古人知道这是“皇权变更”征兆。傅奕密奏高祖:“太白见秦分,秦王当有天下。”高祖将密奏给太宗看。太宗报告建成、元吉淫乱后宫,且曰:“臣于兄弟无丝毫负,今欲杀臣,似为敌人报仇。臣今枉死,魂归地下,耻见诸贼!”高祖妃子张婕妤窃知太宗表意,驰语建成。建成召元吉谋之,元吉曰:“宜勒宫府兵,托疾不朝,以观形势。”建成曰:“兵备已严,当与弟入参,自问消息。”(《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一)

王双宽绘《百位英雄榜》尉迟恭(王双宽提供)
秦叔宝(绘图:王双宽/大纪元)
王双宽绘《百位英雄榜》秦叔宝(王双宽提供)

唐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626年7月2日),建成、元吉一早就派四五百兵士埋伏于玄武门。太宗叫长孙无忌和尉迟恭带一支精兵随行。太宗一行人来到,元吉先张弓搭箭射向太宗,未中。建成、元吉两人朝太宗射了三箭,太宗早有防备,身穿铠甲而来,未被射伤。混乱中,秦琼还射一箭,建成毙命。元吉见状想逃,被尉迟敬德一箭射死。这就是历史上有名之“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激战平定后,宰相萧瑀等对高祖说:“建成、元吉无甚功劳,两人妒忌秦王,施用奸计。现在秦王已把他们消灭,这是好事。陛下当把国事交给秦王。”高祖说:“这正是我素来心愿。”太宗伏在高祖胸前,大哭良久。

史书记载

“皇太子建成,地居嫡长,属当储贰,处以少阳,冀克负荷。遂昵近群小,听受邪谋,蔑弃君亲,离阻骨肉,密图悖逆,潜为枭獍。司徒齐王元吉,寄深盘石,任惟翰屏,宠树既厚,职位非轻。背违天经,协同元恶,助成隐慝,递相驱扇,丑心逆迹,一旦尽彰。惟彼二凶,罪穷数稔,祸不旋踵,用取屠戮。”(《全唐文》第一部卷一,高祖《诛建成元吉大赦诏》)

“舜不能仁四罪,尧不能训丹朱,斯前志也。当神尧任谗之年,建成忌功之日,苟除畏逼,孰顾分崩,变故之兴,间不容发,方惧‘毁巢’之祸,宁虞‘尺布’之谣?”(《旧唐书‧太宗本纪》)

“昌、发启国,一门三圣。文定高位,友于不令。管、蔡既诛,成、康道正。贞观之风,到今歌咏。”(《旧唐书‧太宗本纪‧赞》)

“建成残忍,岂主鬯之才;元吉凶狂,有覆巢之迹。若非世民逆取顺守,积德累功,何以致三百年之延洪、二十帝之纂嗣?或坚持小节,必亏大猷,欲比秦二世、隋炀帝,亦不及矣。”(《旧唐书‧高祖二十二子传》)

“建成、元吉,实为二凶。中外交构,人神不容。用晦而明,殷忧启圣。运属文皇,功成守正。善恶既分,社稷乃定。”(《旧唐书‧高祖二十二子传‧赞》)

“古公舍长泰伯,立季历为太子;文王舍长伯邑考,立武王为太子。非邪?若以贤也,大贤亦莫如太宗大功大德,格于天地,不俟古公、文王之明智,虽甚愚至下之人,亦知其当有天下。高祖惑于内不察也,老耄荒悖,可胜言哉!予故具列建成、元吉谋害太宗之事,以见太宗之计出于亡聊,实与天下诛之,比周公诛管、蔡之义,甚直不愧也。”(《邵氏闻见录》,宋邵伯温著)

创世主既安排大唐盛世为五千年中华文化之顶峰,自有安世镇邪灭乱之巨力以成。

房玄龄。(公有领域)
房玄龄。(公有领域)

“直书其事”

贞观十四年,太宗谓房玄龄曰:“不知自古当代国史,何因不令帝王亲见之?”对曰:“国史既善恶必书,庶几人主不为非法。止应畏有忤旨,故不得见也。”世民曰:“朕意殊不同古人。今欲自看国史者,盖有善事,固不须论;若有不善,亦欲以为鉴诫,使得自修改耳。卿可撰录进来。”太宗见六月四日玄武门之变事,语多微文,乃谓玄龄曰:“昔周公诛管、蔡而周室安,季友鸩叔牙而鲁国宁。朕之所为,义同此类,盖所以安社稷,利万民耳。史官执笔,何烦有隐?宜即改削浮词,直书其事。”侍中魏徵奏曰:“臣闻人主位居尊极,无所忌惮。惟有国史,用为惩恶劝善,书不以实,后嗣何观?陛下今遣史官正其辞,雅合至公之道。”(《贞观政要》卷七《论文史》)

“玄武门其事”本是一桩彪炳千秋的大好事。“安社稷,利万民”,太宗之言,义薄云天,掷地有声;史官执笔,堂堂正正,何烦有隐!#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宗打败宋金刚后,刘武周见大势已去,逃奔突厥,终被突厥所杀。宋金刚想要集合残部再战,却已难有回天之力,带身边百余骑北走突厥,也被突厥所杀。太原失而复得。河东诸郡所有刘武周控制地域,都归大唐管下。太宗又一次力挽狂澜,拯救李唐王朝免遭覆灭。
  • 在大唐统一天下之主要战争中,太宗或者直接参与其中并起重要作用,或者直接挂帅,特别是亲统唐军打败薛仁杲、宋金刚、刘武周、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几战,皆是唐朝统一过程中最关键之战争,也是形势最危急、战事最艰难之几次大战。太宗重视安抚降众,收罗人才,意义尤深远。太宗因战功累累,后被高祖封为天策上将,位在所有公侯之上。
  • 尧、舜、禹三位圣君上次滔天洪水后开创本次人类中华五千年神传文明,教化人民,重德崇道。秦皇汉武一统天下,开疆扩土,钦定国家体制,确立思想文化体系。三国之时,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周瑜联袂上演千秋大戏,圆满诠释“义”之内涵。这些千古英雄人物虽处不同朝代,皆致力于开创、保护神传文化;亦与不同天朝众生结缘、演绎新朝新文化。一幕幕大戏,惊天地、泣鬼神,轰轰烈烈,光耀寰宇。
  • 封禅是古代帝王祭告天地的一种仪式。《史记‧封禅书》《论衡》和《韩诗外传》等典籍均记载了自炎帝以来七十二王封泰山的事实,伏羲、神农、炎帝、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汤、周成王等, 都曾到泰山封禅。史载黄帝曾至泰山封禅。在大战蚩尤于涿鹿之前,黄帝也是选在泰山脚下,大聚众神。《史记‧封禅书》说,“每世之隆,则封禅答焉,及衰而息”。帝王当政期间要功勋卓著,使得天下太平、民生安康才可封禅、向天报功。
  • 战国时期,各国文字、货币和度量衡各不相同。齐、燕等国发行刀币,赵、魏、韩等国则通用铲形布币,秦和东周流通圆形方孔钱,楚国却使用贝币。秦始皇下令规定:在全国统一发行使用圆形方孔钱,禁止使用六国各自的龟、贝、玉等币。规定全国统一使用金、铜两种圆形货币,其中金为上币,铜为下币。这种铜钱沿用到两千多年后的清朝。
  • 秦始皇是一位富有雄心壮志之明君,一生勤政。史书称秦始皇“昼判狱而夜理书”,夜以继日,辛勤工作。据载,每天批阅各种奏请简札达一百三十多斤重。
  • 公元前361年秦孝公继位后,求贤若渴,一时天下人才西流。秦国所用丞相及主要谋士,多来自他国“客卿”,如范睢、吕不韦、李斯等人。他们在本国虽不被重用,入秦却成为名相或上卿。
  • 秦王嬴政(后为秦始皇),顺天时、应地利、符人和、治百乱于一瞬,兴百废于一时,一统江山,正本清源,为华夏千古保正道、固良基,树万古丰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