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郑和下西洋 弘扬灿烂中华文明(下)

宣扬明成祖远大理想 与海外诸国共享太平之福
作者:刘晓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明成祖的远见卓识,古今罕有。(网路图片)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明成祖的远见卓识,古今罕有。(网路图片)

    人气: 9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从1405年开始,郑和船队七下西洋。第一次出行从1405年到1407年,第二次从1407年到1409年,第三次从1409年到1411年,第四次从1413年到1415年,第五次从1417年到1419年,第六次从1421年到1422年,第七次从1432年到1433年,前六次都发生在永乐年间,最后一次则是在宣德时期。

这七次航行,前三次最远都到达古里(今印度南部喀拉拉邦的第三大城市),第四次到达忽鲁谟斯(今伊朗东南米纳布附近,临荷姆兹海峡),最后三次都到达非洲东海岸,而且有一种说法,就是在第六次航行中,郑和船队中的部分船只曾到达美洲大陆和澳大利亚大陆,并穿越了麦哲伦海峡。换言之,美洲大陆和澳大利亚大陆以及麦哲伦海峡的最早发现者是中国人。

郑和舰队下西洋的路线(玖巧仔/维基百科)

宣成祖“共享太平之福”之理想

郑和下西洋的主要任务并非是史书上所载的为寻找建文帝,而是向世界宣扬明成祖的远大理想。

在郑和第三次下西洋的时候,明成祖给了他一封敕书,带给西洋各国番王和头目。敕书中说道:“朕奉天命,为天下主,一体上帝之心,施恩报德;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照临,霜露所濡之处,皆欲遂其生业,不至失所。今特遣郑和赍敕,普谕朕意。尔等祗顺天道,恪遵朕言,循礼安分,毋得违越,不可欺寡,不可凌弱,庶几共享太平之福。若有摅诚来朝,咸锡皆赏。故此敕谕,悉使闻知。”

明成祖朱棣(羊妹/大纪元制图)

从这封敕书可以看出明成祖的天下观和对世界的期望,天子为天下共主,在天下共主下,无论远近,无论种族,无论华夷都一视同仁。承受天命的他的远大理想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把这个世界的秩序变得井井有条,希望大家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共享太平之福。而要做到这一点,就要“顺天道,恪遵朕言,循礼安分,毋得违越,不可欺寡,不可凌弱”。

明成祖还在敕书中透露,天子对四夷诸国是无所求的,而且只要来中国,就一律都有赏赐,其采取的是“厚往薄来”的原则。显然,郑和下西洋的真正意图就是宣扬成祖的“共享太平之福”的理解和天朝特有的礼制体系。

郑和下西洋的宝船模型(Mike Peel/维基百科)

带着明成祖的期望,郑和每到一国,第一件事便是宣读明成祖的诏书,向各国宣谕:明朝皇帝是奉天乘命的上邦大国之君,是奉“天命天君”的旨意来管理天下的,四方之藩夷都要遵照明朝皇帝说的去做,各国之间不可以众欺寡,以强凌弱,要共享天下太平之福。如果奉召前来朝贡,则礼尚往来,一律从优赏赐。

第二件事便是赠送礼物。郑和代明成祖赐予各国国王诰命银印,赐国王及各级官员冠服和其他礼物,表示愿意和那些国家建立和发展友好的关系。除了建立藩属关系之外,郑和还奉命调解海外各国之间的纷争,饱受强国欺凌的满刺加国(今马拉西亚),就是在郑和的帮助下获得独立的。

第三件事就是进行贸易,即以中国精美的手工艺品换取各国的土特产品。各国都为中国的瓷器、丝绸制品等所折服,纷纷向中国纳贡称藩,发展贸易。

郑和接受南海人贡献图(公有领域)

各国国王贡使纷至沓来

明朝皇帝的宏大理想,慷慨的馈赠,以及通过郑和船队所展示的彬彬有礼和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上的强大,使不少国家从内心宾服,随船队来中国的各国贡使、国王等都大量增加。

《明史》载,永乐年间,郑和所到的海外各国,派使臣来华的达318次(不包括日本、朝鲜、琉球)。有四个国家的11位国王先后来到中国,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再如1422年郑和第六次下西洋回航的时候,船上载有16国1,200多名使臣及其家属。其中包括浡泥(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和满剌加两国的国王与王后,由东、西、峒三王率领340余人的苏禄(在今菲律宾境内)使团等,他们都受到隆重的国宾待遇。此外,东非的麻林王哇来顿本亲自率众访问中国,不幸到福州就病死了。

明朝与各国发展的朝贡关系分为三类,一类是直属的,如爪哇的旧港,由明朝委派宣慰使管理;一类是关系比较亲密的,贡使往来频繁,国王有时亲自来朝贡,如满剌加、浡泥和苏禄;一类是仅有一般往来的朝贡关系,这些国家居多。事实上,朝贡关系表面上是藩属之国对明朝的一种纳贡关系,但实际上是一种通商关系。正如明成祖在敕书上所说:“若有摅诚来朝,咸锡皆赏。”

明成祖朱棣派郑和下西洋,向世界展示灿烂的中华文明,公元1414年榜葛剌国进贡长颈鹿,图为明朝沈度《瑞应麒麟图》(因索马利亚语称长颈鹿为giri)。(公有领域)

厚往薄来 共享太平之福

由于明朝采取的是“厚往薄来”的政策,即明朝朝廷在接受香料、珍奇等贡物后,会成倍的赏赐,赏赐物品与贡品的差价一般在1至20倍左右。比如,胡椒在苏门答腊市场每百斤值1两,但作为“贡品”,明朝政府给予每百斤20两。而赐给各国国王、王族丝绸、瓷器等物品时,丝绸动辄数千匹。这固然是天朝礼制体系的体现,更彰显了天朝大国的富足和大气,也是成祖所追求的“天下共享太平”的境界的折射。

除了赏赐,明朝招待贡使也是尽心竭力。贡使沿途往返的车船住宿均由明朝政府承担,另外还给银锭作为车马费。于是,许多贡使和大批随从,一边从容处理自家的贸易,一边乐不思蜀地等待。有的贡使为了搭乘免费的宝船回国,甚至一等就是三年。

此外,对于贡使带来在中国出售的货物,明朝只是部分收税,有的不收税就允许他们在市场上出售。

对此,明成祖的看法是“商税者,国家以抑逐末之民,岂以为利?今夷人慕义远来,乃欲侵其利,所得几何?而亏辱大体万万矣。”因此,各国朝贡时也兼在中国做贸易,获取利益。

世界航海史壮举与影响

郑和远航是世界航海史上的空前壮举,到达非洲赤道以南东海岸的地方,比意大利人哥伦布和葡萄牙人达•伽马发现新航路要早半个世纪以上。他使明朝发展了对外关系,使天威远达东南亚、南亚、西亚和非洲,其远航,将中华文明传播到世界更广大的范围,对所经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科学文化方面都产生深远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扩大了中国与他国的对外贸易,开阔了中国人的眼界。而“郑和航海图”是中国十五世纪前,最为详尽的一张亚非地图,其所标注的亚非地名多达500个,其中本国部分占200个,亚非其他国家占300个。

明茅元仪《武备志》载郑和航海图局部(公有领域)

郑和船队或到过美洲与澳洲

曾任英国皇家潜水艇司令的凯文•孟席斯(Gavin Menzies)在2002年的新书《1421—中国发现世界》一书中提出一个新假设,即中国人郑和比哥伦布早72年“发现”新大陆。

孟席斯根据郑和航海路线上发现的明代瓷器、石碑、中国地图和星图等资料提出如下新说:郑和船队早在1421年至1423年就已经将世界地图的雏形绘制出来了;美洲大陆和澳大利亚大陆都是中国人发现的,而不是欧洲人;郑和下西洋的副将洪保和周满比麦哲伦早近一个世纪抵达南美最南端的麦哲伦海峡。

对于孟席斯的新说,国内外学者有各种看法,有赞同的,有反对的,也有持中间看法的,但从其提供的论点看,确有证据表明郑和船队的部分人马到达过美洲和澳洲。

郑和立像。(公有领域)
郑和立像。(公有领域)

此外,有近代史家认为,郑和下西洋对于明朝的财政是个大负担,这种看法并不对。明万历时的《广志绎》卷一写道:“国初,府库充溢,三宝郑太监下西洋,赍银七百余万,费十载,尚逾百余万归。”也就是说,郑和下西洋是在国库充盈的情况下进行的,皇帝给了700万,郑和最后还剩了100多万。

明王世贞撰写的《弇山堂别集》卷四《皇明盛世述四》也记载:“其次则内官监太监郑和,以永乐四年率师二万七千人驾海舶赍敕谕金帛行馈西洋,琐里,暹罗等三十余国皆随使入朝,所奉献及互市采取未名之宝以巨万计。”意思是遣使入朝的三十多个国家所进贡和互市所盈利的非常可观。而且,郑和下西洋所达到的“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壮观局面,又岂是单单的银两可以计算的?成祖的远见卓识,古今罕有。

而忠心耿耿、秉承明成祖旨意的郑和,在第七次下西洋回来途中也去世了,由其为统帅的大规模远航自此终止,但其壮举与明成祖那宏大的理想却在五千年文明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章。@*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成祖朱棣除了在东北设置奴儿干都司和卫所外,在西北、西南、南海诸岛同样秉承著“共享太平之福”的理念,设置卫所或指挥司,使明朝威德抵达这些地方,此时明朝的疆域面积达到顶峰。
  • 明朝虽然建立的是以汉族为主的全国统一的王朝,但中华多元一体思想在明朝继续发展。明太祖朱元璋曾说“迩来胡汉一家,大明主宰”,因此明朝皇帝秉承著“华夷一家”、“华夷无间”的新观念,而有着宏大胸襟的明成祖朱棣更是身体力行者,比如他在东北、西北、南方的开边经营。
  • 明成祖的皇后徐氏是开国大将、中山王徐达的长女。《明史》载,她天资聪颖,幼年时便贞洁娴静,喜欢读书,堪称女中儒生。明太祖朱元璋听闻后,便将徐达召来说道:“朕与你是布衣之交,自古以来君臣相互投合的,一般都成了姻亲。你有这么好的女儿,朕想将儿子朱棣与她相配。”徐达马上叩头拜谢。而朱元璋将开国大将之女许配给朱棣,显然让朱棣得到了更多的助力,这样特殊的待遇在其他诸王(朱元璋的其他儿子)身上并没有出现。
  • 安南,现今的越南,古称“交趾”。自汉唐以来,一直是中国的属地,五代以后,方独立成国。元末战乱,安南趁机从中国版图脱离,并发兵占领了中国的一些县镇。洪武年间,明太祖曾颁诏晓谕安南国王陈日昆,命令归还,但受制于国相黎季犛的陈日昆,拒不从命。因明朝初建,朱元璋不愿再起干戈,所以暂时搁置,安南处于半独立状态。
  • 《明史》在评价明成祖时,有这样的评语:“雄武之略,同符高祖。六师屡出,漠北尘清。”显然,明成祖在位期间,五次亲征漠北,护卫北方边境是其重要功绩之一。日本著名汉学家那珂通世的《东洋小史》中说,昔日的汉武帝、唐太宗,虽然屡破北方侵扰部族,但都是派遣大将而不是亲征,汉人天子远渡沙漠者,唯有明成祖一人。
  • 方孝孺,明朝著名文学家,曾拜大儒宋濂为师,为同辈人所推崇,即便是一些长辈学者,也自叹不如。明太祖时,召见了方孝孺,见其举止端庄,学识渊博,十分欣赏,便命其为陕西汉中府教授。后太祖的儿子蜀王朱椿听说他很贤能,就聘为世子师。建文帝即位后,召方孝孺入京委以重任,并处处听从他的建议。可以说,建文帝对他有知遇之恩。
  • 永乐时期,明成祖朱棣在政府部门设置上,基本延循明太祖时的架构,不过他命侍读解缙和胡广、编修黄淮等亲信大臣直接进入文渊阁参与政务,内阁机制由此形成,并成为常制,成为稳定的官僚机构。明成祖亦明确规定其职责是参与政务,注意负责掌献、复检奏章、票拟批答、起革诏令、申署司奏、巡以扈从、经庭讲读、主持大典等。
  • 成祖得天下后,选拔了一批亲信大臣“并直文渊阁,预机务”。对待功臣和追随自己的,他采取与明太祖不同的做法,即善待他们,并且只要是自己选中的就用人不疑。他曾对群臣说:“君臣不能保全者,常始于不相信。苟不相信,即父子将为秦越,况君臣乎!吾于诸功臣,报之厚而待之诚,常见其善,不见其不善,惟其才而任之,保功用人,可以两得。”如御史曾弹劾西宁侯宋晟专权,不经报告就处理事情,成祖就对御史说:“任人不专能办成事情吗?况且一个大将远在边关,怎么能要求他事事都根据朝廷的旨意呢?”为此,成祖还特意下了一道敕令,让宋晟便宜行事。
  • 402年七月,燕王朱棣在南郊祭祀天地,正式称帝,改明年年号为永乐元年,一切沿循明太祖时制度,是为明太宗(后改为明成祖),他也是有明一代最卓有建树的伟大皇帝。作为最高的统治者,雄才大略的朱棣继承了父亲朱元璋勤奋、节俭、体恤百姓的长处,但却摒弃了其父晚年猜忌、武断的短处。他为人果敢英武,驭臣威严,但并不武断,而是善于纳谏,主张“用法当以宽”,“待人当以诚”;他不仅注意守成,而且励精图治,使明朝在永乐年间进入繁荣辉煌时期。
  •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终年71岁。长孙朱允炆继位,是为建文帝。建文帝是懿文太子的第二个儿子,颖慧好学,性至孝,生性仁厚。不过,《明史纪事本末》认为建文帝“仁柔少断”,这大概也是受其父亲的影响,书生气十足,温文尔雅,仁爱但缺乏自信和治国理政的经验和能力,而且论才能和胸襟,朱允炆也无法与朱棣相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