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五十)镜子

作者:梅花一点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个长途跋涉的流浪过客,来到潺潺的溪流旁,俯首饮水,甘甜入口,冷暖自知,顺便也映照了自己沧桑变化的模样,把流浪的点点滴滴照出一副自以为是的面孔,慢慢感觉到“什么叫作我”。流浪者能否在明亮的镜子里看到真正的自我呢?

镜子里的世界,与外面映照的对象完全的一致,像一个内外对称的平行世界,外面有什么,里面有什么。那么,严格而相应而言,外面世界没有什么,镜子里面的世界就不会有什么。所以,在镜子里的现实推理就是,外面世界通过光线把自己的影像投射到镜子里,而镜子根据自己的意愿看看是否是属于值得哈哈大笑的境况。

难道我们不可以这样假定,在童话故事的魔镜里,要想知道什么就能有什么。那么流浪者无需外面世界的直接投射,而是全息的对应对影,就可以把一个细胞放大为一个物种形象,那么镜子的魔法就直接编译了原本局部的显示成为个体完整的现实。述说这个诡异的现实,原来是因为每个事物本身都有自己的镜子,并且能完整地扩展体现出来。双胞胎的一模一样,或许是个特殊却真实的例子。津津有味地阅读魔镜故事的流浪者,也能发觉了什么东西属于真实的自我吗?

光亮的世界,聚集在一片小小的镜子上,微缩了所有的信息和投影,镜子一照,一览无遗,万取一收。故事也在微缩之中凝聚了所有的细节,镜子的内外世界真的那么平行么?如果降下了云雾缭绕,还有迷幻似真的幻觉,会不会把镜子的法术抛弃到流浪者无边无际的遐想之中呢?

行者的坚毅与正念正行,或许没有多少世人能知晓明了,却映照在天地的镜子之中,令诸神聚焦而细细观看,不留一丝的遗漏,不遗失《史记》里的任何无可的记载。@#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漫漫的天地,有其可以无需人工刻意书写与雕凿的指示牌,且无所不在,无所不明。唯独,隐秘圣洁的神,穿行其间无人能知会。神秘的指示能来自谁的启迪呢?
  • 对于流浪的过客,即使打过照面,也未必属于你世界的一分子,因为匆匆而过的烟云,飘散了所有的想入非非。
  • 在人世,必烦恼,烦恼折磨会是伤还是药? 在所有的自我折磨当中也有意无意的去伤害了其他的人,编织成一张巨大的因缘之网,套住了所有的情丝迷雾,收罗了许多悲欢离合。
  • 风儿在哪儿,流浪者挥挥手就感受到了;风儿去哪儿了,流浪者吹吹气就消失了。不管怎么样,风儿几乎把流浪者的心都吹到天涯海角去了。
  • 自然而然,没有刻意的雕琢,没有边境的铺设,有看得见却想不了的意会,有生生不息的万物流转,在一种叫做境界的限度里,饱含了无所不包无所不备,却用一个字可以表达…
  • 人世的沧桑变幻,非一朝一夕的积累而得的,笑面千百样,富饶了人生的文化感知,险恶了心绪的往复际遇。流浪的过客们在小心翼翼的躲避满街乱跑疯疯癫癫的疯子的傻笑。
  • 生命有一个过程的顺序,生老病死直至下一次的轮回,似乎这样的顺序只是循序的循环而已,但,没有生怎么有死呢?孜孜不倦的流浪者不知生之所来,亦无从了解死之所往,唯有流浪的步伐依循行走的顺序而不知所终的迁徙。
  • 天气的变化莫测只会给予流浪者无暇顾及的流浪心绪,带着一朵朵飘云时时来看望尘埃滚滚的人世沧桑。
  • 唯独前行的行者遵循正念正行的道法,踏破一切假设的虚构和幻觉,筑造洪宇历史唯有的真实,默默行走于光辉无极的现在和未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