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东园:中共迫害文化精英实录(一)

人气: 15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0日讯】今年的7月1日是中共成立95周年建党日,与中共95年历史相伴随的,是95年来罄竹难书的罪恶。中共犯下的最大的罪恶就是在破坏了中华文化的同时,杀戮和迫害中华民族的文化精英

中共破坏中华传统文化

由于“战天斗地”的中共政权建立在无神论和进化论的理论基础,与尊天敬神的中华传统文化水火难容,天然对立。中共1949年窃据政权开始,就倾国家之力开始了对中华民族文化的破坏。

中华传统文化以儒、释、道思想为根本,中共因此执政后在中国三教齐灭,成立中共宗教协会,从内部摧毁宗教,把宗教变成中共统战和开展政治运动的工具。

中共在中华大地上从器物方面全面毁灭代表传统文化的一切东西。文革中,无数流传了千百年的文物被毁坏,在“破四旧”中,不知道有多少知识份子珍藏的孤本书和字画都被付之一炬,或被打成纸浆。

大量的名胜古迹被毁坏。比如,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属建筑遭严重破坏,除陵墓外,全部夷为平地;西藏大昭寺主奉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被捣毁面目;孔子墓被铲平挖掘,“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大碑被毁;颐和园佛香阁、智慧海被砸,大佛被毁;全国最大的道教圣地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馆被毁……

在中共在器物层面摧毁传统文化的同时,还迫害和杀戮着中华民族几代的文化精英

中国传统社会讲“士、农、工、商”四个阶层,其中“士”简言之就是知识份子。在统治阶层,“士大夫”阶层是道统的承担者,也是担负文化传承的主要部分;在民间和乡村,兴办私学、负责教育、宣扬教化等主要由地主和士绅承担,他们也是传承中华文化的主要力量。

政治运动中迫害文化精英

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特别是在反右和文革中,杀戮和迫害了几乎中国的全部文化精英。下边看看这些中华精英受到的苦难和屈辱。

1、被迫害的文化界精英

陈寅恪

中国现代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华民国(民初时期)清华大学国学院四大导师之一,通晓二十余种语言,史学脱胎于乾嘉考据之学,《柳如是别传》、《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为其代表作。陈氏门堂三代世家,祖父陈宝箴官拜湖南巡抚,其父陈三立为诗文名家。文革时,陈寅恪遭到迫害,红卫兵冻结寅恪夫妇工资,多次写书面检查交待,声明:“我生平没有办过不利于人民的事情。我教书四十年,只是专心教书和著作,从未实际办过事。”珍藏多年的大量书籍、诗文稿,多被洗劫,有诗云:“涕泣对牛衣,卌载都成肠断史;废残难豹隐,九泉稍待眼枯人。”其学生刘节代替陈寅恪受批斗,造反者依然发明了对付盲人学者的独特批斗法,甚至将喇叭设在他床前,“让反动学术权威听听革命群众的愤怒控诉”。1969年10月7日在广州因心力衰竭且骤发肠梗阻麻痹逝世。

吴晗

原名吴春晗,字伯辰,笔名语轩、酉生等,浙江金华义乌人,是中国近代的历史学家。吴晗先加入民盟,再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云南大学、西南联合大学、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中共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文化大革命期间因为《海瑞罢官》这部剧而被当权者批斗,精神上和肉体上都惨遭摧残。1968年3月被捕入狱,1969年10月在狱中被迫害致死,死因不明,死前头发被拔光;10月11日早晨、在狱中连流带吐1000多CC的血液而亡。其骨灰至今下落不明。

熊十力

现代哲学家、新儒家开山鼻祖、国学大师。文革时,他坚持在家中不挂领袖像,只设孔子和王阳明的座位,朝夕膜拜。他不断给中央领导人写信抗议文革,甚至在裤子上,袜子上都写着对文革的不满。他常常独自一人在街上跌跌撞撞,嘴里念叨着“中国文化亡了”。最后,他绝食而死。五十年代初期,熊十力说:“存在的问题就是学习苏联,事苏联如祖,事斯大林如父,而对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避而不提,真是数典忘祖”,他坚持不肯“改造”自己,并上书毛要求传播旧学。1968年,熊十力在家曾拒绝饮食,后改为减食。但仍不停地写书,写了又毁,毁了又写。春夏之交,又患肺炎,病后不肯服药,送医院前已发高烧。在虹口医院治疗后基本好转,但他习惯于一清早开窗,又患感冒,病体衰弱,心力衰竭,抢救不及,于1968年5月23日上午死亡,终年84岁。

老舍

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文学家、戏剧家。其作品有语言文字魅力,也有幽默讽刺。1950年回国,说新的创作生命开始了,但除应景文章,他再也写不出别的。1966年8月23日,本应在家继续休养的老舍,到北京市文联参加文革运动。23日下午,北京女八中红卫兵冲击北京市文联,老舍与30多位作家、艺术家一道被挂上“走资派”、“牛鬼蛇神”、“反动文人”牌子,押至北京孔庙大成门前,被押着向焚毁京剧服装、道具的大火下跪,惨遭侮辱、毒打。血流满面、遍体鳞伤的老舍被押回北京市文联,又因还手“对抗红卫兵”而被加挂“现行反革命”牌子,遭到红卫兵变本加厉的残酷殴打,随后被北京市文联革委会副主任浩然送到西长安街派出所,直至8月24日凌晨回到家中;而红卫兵组织亦要求他24日上午到北京市文联继续接受批斗。8月24日清晨,伤心之至的老舍独自出走到北京城西北角外的太平湖畔;当日深夜,老舍于太平湖畔跳湖自尽,终年67岁。消息传出后,许多人也选择在此投湖。

翦伯赞

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副校长。翦伯赞的父亲翦万效是晚清秀才,兼通数学,中华民国成立后受聘担任中学数学教师,被称为“翦几何”,还曾担任常德中学、常桃汉沅联合县立中学校长。文化大革命前,翦伯赞是历史学界历史主义派的主帅,研究了古代的许多历史事件。因其所持的让步政策的观点与毛泽东观点相左,以及反对姚文元对吴晗的《海瑞罢官》的批判,1960年代后期即被批判。1968年11月18日,翦伯赞被释放回家。毛泽东指示,要把他当反面教员养起来。1968年12月18日翦伯赞夫妇一起吃下大量安眠药自杀身亡于北京大学燕南园64号。

冯友兰

字芝生,河南南阳唐河县人,中国哲学家、哲学史家。他还被誉为“现代新儒家”。1966年“文革”开始,冯友兰被抄家关入“牛棚”,1968年离开“牛棚”。1973年批林批孔运动中,冯友兰出任四人帮掌握的“梁效”写作班子顾问,相继发表《对于孔子的批判和对于我过去的尊孔思想的自我批判》和《复古与反复古是两条路线的斗争》等文章,均得《光明日报》全文转载。后又着《论孔丘》一书,这些书文中,冯称自己1949年以前的尊孔思想是“为大地主大资产家,特别是为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服务的”,1949年以后则是“为刘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服务的”,一代儒学名家“竟以批孔鸣于时”。1976年四人帮失势,梁效写作班子遭彻底清算,冯亦遭长时间关押审查。

丰子恺

1975年9月15日,漫画大师丰子恺含冤去世。他在文革中被诬为“反动学术权威”、“反革命黑画家”,遭严重迫害。如《昨日豆花棚下过,忽然迎面好风吹》一画,被认为是欢迎蒋反攻大陆。“好风”者,好消息也。《炮弹作花瓶,人世无战争》本倡导和平,结果被认为是迎合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需要。其实在五十年代,丰子恺就遭遇冲击,例如有一次,有人画一个人拉着大大小小一群羊朝前走,丰子恺批评这幅画缺少生活经验,其实只要拉住头羊,其它就会跟着走。有人立即拍案而起,反驳他是在暗示不要党的领导蹲牛棚时,红卫兵常逼迫他们用漫画形式来进行自我批判,有一次丰子恺把自己画成叼着烟卷沉思的老头,一圈圈烟雾在头上盘旋成一堆高帽子。红卫兵说这时候还抽烟,可见革命尚未触及灵魂。结果他每画一张,都被批一顿,并收入“黑画册”。

傅雷

著名翻译家。1966年,傅雷家遭红卫兵4天3夜的抄家,发现亲友寄存的箱子里有背后嵌有蒋介石像的旧镜、有宋美龄照片的旧画报,被控为“窝藏反党罪证”。罚跪在地,戴高帽子批斗。不堪其辱的傅雷于9月3日凌晨写下遗书,嘱咐后事,将现款大半赠女佣周菊娣,其余支付房租水电,并预留53.30元火葬费。然后夫妻双双自尽。傅雷遗书中,向妻兄委托数事,摘录:“代付九月份房租55.29元(附现款);姑母傅仪寄存我们家之饰物,被红卫兵取去没收,只能以存单三纸(共370元)又小额储蓄三张,作为赔偿;旧自用奥米茄自动男手表一只,本拟给敏儿,但恐妨碍其政治立场,故请自由处理”。

俞平伯

15岁考入北大,国学文学无一不精,研究红学更是大家。这位大才子出身名门,一生天真,不识世故。文革时,他的罪名是“用《红楼梦》研究对抗毛主席”,红卫兵要他低头认罪,承认自己是“研究红楼的反动权威”。他却只承认了“反动”,不承认“权威”,他说“我不是权威,我水准不够。”1954年,学术界掀起批判俞平伯的大幕,当时,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俞平伯这一类资产阶级知识份子,当然是应当对他们采取团结态度的,但应当批判他们的毒害青年的错误思想,不应当对他们投降”,表明要支持李希凡和蓝翎的批判文章。

储安平

著名学者。国共内战时,储安平曾撰文批评国民党政府:“政府虽怕我们批评,而事实上我们现在连批评政府的兴趣也已没有了”。1957年,储安平以《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为题,批评政府已成一党天下。此文震动朝野,导致毛泽东“几天没睡好”。随后被打成右派,备受迫害。文革时遭摧残后失踪,至今未摘右派帽子储安平曾说:自由,对于过去的国民党蒋介石来说,是多或少的问题;对于共产党毛泽东来说,则是有或无的问题。党天下事件后,储安平遭遇围攻,其长子也被迫在报上公开与之划清界限。1982年,统战部确认失踪16年的他已经死亡。1998年出版的《储安平文集》仍有诸多删减。

(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7-10 3: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