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暴雨洪灾淹不了日本东京 真相令中国人深思

人气: 131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近期,大陆南方持续强降雨,多地内涝成灾。近日有博文披露,暴雨洪灾淹不了日本东京的原因。对比中国大陆处处内涝愈演愈烈的现状,令人深思。

7月9日,凤凰博报发表博主徐静波题为《东京抗洪排涝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博文。文章称,前几天,他去武汉参加一个财经论坛,刚好遇上武汉发大水,武汉许多街区被淹,城市仿佛变成了江海。

文章称,他生活在东京,东京一年要遭遇五六次强台风的袭击,一小时内降下100毫米的暴雨是经常的事,但是无论多大的暴雨,东京很少被淹。

文章讲到东京不被淹的原因。

东京防洪排涝实施两大关键点 城区排涝两大系统

文章称,东京三面环山,一旦下雨,山上的水就会往整个城市里流,因此,东京市中心形成了隅田川、荒川和江户川三大河流。所有的江河都筑有牢固的大坝,没有发生过河水溢出大堤的事情,更没有河水冲垮大堤的问题发生。

东京都的防洪排涝,主要实施两大关键点:如何保证来自周边山区的洪水通过三大河流尽快地排入海中;城市的积水如何尽快地通过地下排水系统流入大河。

在城区排涝方面,东京都建立了两大系统:第一是路面积水的迅速排放系统,第二是地下水的蓄水系统。

东京银座的路面是比较粗糙的碎石路面,路面有许多细小的空隙可以排水,雨水直接从地面渗透到地下。

银座路面的下方,是一个大型的排水沟,雨水通过路面直接渗透到排水沟,再通过排水沟进入地下排水系统,因此不管下多大的雨,路面上都不会出现积水。东京的许多道路,都是这样的设计。

雨水进入地下排水系统后,在河水泛滥、并且高出地面的情况下,雨水很难直接排到江河中,为此东京建设地下水库,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地面的雨水收集起来。

东京还建成了全世界最先进的全城地下分洪系统,实行全程计算机遥控管理。这个分洪系统是一条位于地下50米处,全长6.3公里、直径10.6米的隧道,连接着东京市内长达15,700公里的城市下水道。

民间的开发商在开发高层住宅和办公楼时,也要建设地下蓄水系统。

文章最后说,东京的这些做法,值得中国的城市管理者们参考。

汛期大陆内涝成常态

近期,大陆长江中下游地区,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出现入汛以来最强降雨。官方称26个省区市1,192县遭到洪涝灾害,3,282万人受灾。多省市发生堤坝决口、泥石流、大面积内涝事件,到处水势汹涌。如湖北武汉、湖南岳阳等多城被淹,到处“看海”。

外界关注,大陆年年治洪年年涝,且愈演愈烈。大陆媒体评论称,“雨涝险情成为如今的常态,却透着一种不正常。”

中共破坏生态环境

此前凤凰网的评论文章称,大陆雨涝险情一年比一年严重。过去苏南地区河道纵横交错,水流通畅。梅雨季节水势虽猛,但雨涝造成的伤害有限。

文章认为,如今水灾一年比一年严重是由于围湖造田、填湖造楼所致。 那些曾经纵横交错,四通八达清水粼粼的河道,被填埋,被堵塞,被污染……生态坏境被极度破坏。

7月5日,网易发表文章称,原来长江中下游地区湖泊众多,对洪水具有明显的调蓄作用,但是不合理的围湖造田活动造成湖泊容量下降,减弱了湖泊分蓄洪水的调节作用。

据相关统计,湖北省在20世纪50年代曾有0.1平方公里以上大小的湖泊 1,309个,到80年代,湖泊数量下降到838个,湖泊面积大幅缩减。

《中国城市网》此前报导,中国高强度的城市建设,大量柏油路、水泥路的出现,改变了原本的生态体系和水文特性。以中国北方城市为例,原本70%~80%的降雨可通过自然滞渗进入地下,城市开发建设后,道路、地面等设施建设导致下垫面硬化,仅有20%~30%的雨水能够入渗地下,导致城市内涝。

此外,湖泊、湿地、河流等天然蓄水池也随着城市的建设被侵蚀和破坏,造成整个水系的碎片化。

《中国青年报》曾引述规划、建设界很多专业人士认为,中国的城市规划建设中,“重地上轻地下”,市政管理中“重建设轻维护”。

1998年2月24日,中共环保局生态处长庄国泰在接受中新社专访时坦承,人为因素造成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是98年大洪水肆虐的真正主因。

除了中共破坏生态环境,防汛工程的腐败也再引发关注。

防汛工程中的官场腐败

7月1日晚,湖北武汉新洲区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院发生决堤事件,附近6个村、一个社区被淹。

据大陆媒体报导,武汉溃堤事件后,当地村民和官员称,举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没有加固,听说好几次国家财政拨款维修加固堤坝,但是最后也没见着修。

而此前几年,武汉爆发水利堤防工程贪腐窝案。武汉水利堤防中心主任唐某在2005年至2013年间,经其手涉及受贿的工程总造价接近10亿元,其中就有举水河举西堤加固工程。他96次收取业务往来单位及个人160多万元贿赂。

曾分管武汉水利堤防建设12年的武汉市水务局原副局长刘东才,也牵涉举水堤整险加固工程。其为儿子和他人承接工程,单笔最高受贿300万元。

武汉当地媒体2013年报导称,“武汉投资130亿告别‘看海’,一天下(雨量)15个东湖也不怕”。

而三年后的今天,武汉遭遇暴雨袭击,依然洪水围城,而130亿资金也去向不明。

1998年发生特大洪水,时任中共总理朱镕基曾站在洪水滔天的九江上,大骂 “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腐败到这种程度,怎么得了!”

《东方日报》《一场暴雨一场灾 腐败江堤知多少》的评论文章称,水利官员以防洪护堤为名,申请大批工程款,在施工建设中却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中饱私囊,以致各地江堤年年修年年溃。

有评论表示,中共为了GDP和利益,一方面破坏生态,一方面贪污工程款,制造众多“豆腐渣”。

网民称:看似天灾,实是人祸。这一切是体制问题,中共不解体,问题解决不了。 #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7-11 6: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