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汉遭洪水围城 天灾还是人祸?

武汉汤逊湖大桥被淹,武汉投入近40万元人民币,在汤逊湖大桥桥面架起一条1200米长、宽2米的人行栈道,犹如一条桥上桥。图为2016年7月10日下午,武汉汤逊湖大桥临时栈道已完成所有铺设工程,几位工人师傅正在进行最后的加固工序,并转运剩余耗材。(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84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连日来的强降雨,导致湖北武汉多处水浸,市区沦为泽国,武汉汤逊湖大桥被淹没,水灾是天灾还是人祸持续引关注。

据大陆媒体报导,位于汤逊湖的长岛别墅小区和汤逊湖大桥都被湖水淹没,不仅车辆难以行驶,行人也无法通行。武汉汤逊湖大桥是连接武汉光谷与江夏的重要通道。

连日来,长江流域爆发特大洪水。湖北省灾情最重,总计17个市、80个县与1,162.85万人受灾。

武汉市防汛指挥部相关负责人表示,6月30日20时至7月6日10时,武汉强降雨累计降下560.5毫米。超过1998年538.5毫米的周持续性降水量。

截至7月6日12时,暴雨灾害造成武汉市12个区75.7万人受灾。共转移安置灾民167,897人次,农作物受损97,404公顷,其中绝收32,160公顷。倒塌房屋2,357户5,848间,严重损坏房屋370户982间,一般性房屋损坏130户393间。直接经济损失22.65亿元人民币。因灾死亡14人,失踪1人。

天灾还是人祸

遭到“百年不遇”的暴雨袭击,表面看是天灾,但是城市内涝,以及洪水决堤则是人祸。媒体多篇评论文章指湖北武汉被淹是大自然的报复。

网易7月5日发表文章《湖北湖泊面积五十年消失过半,加剧洪涝灾害》中介绍,长江中下游地区湖泊众多,这些湖泊对洪水具有明显的调蓄作用,可以通过暂时蓄纳入湖洪峰水量,削减并滞后洪峰,减少洪水造成的危害。但是不合理的围湖造田活动造成湖泊容量下降,减弱了湖泊分蓄洪水的调节作用。

根据相关统计,湖北省在20世纪50年代曾有0.1平方公里以上大小的湖泊 1309个,湖泊总面积8503.7平方公里。由于大规模的围湖造田,到80年代时,湖泊数量下降到838个,湖泊面积大幅缩减为2977.3平方公里。而如今这些湖泊只剩下300余个。

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在其评论文章《大自然的报复:武汉淹城》中表示,湖泊对洪水具有调蓄作用,这是千百年来的治水常识,但自中共执政以来,常识不管用,其乐无穷的“与天奋斗、与地奋斗”成了常态。

文章介绍,第一轮湖泊急剧消失发生于20世纪50年代。当时全中国响应毛泽东“战天斗地”的号召,向大自然要粮,毁林开荒、围湖造田。

第二轮则是近20余年间的填湖造房。随着房地产开发成为一个高盈利行业,武汉等地的房地产开发商将主意打到了湖泊上,填湖盖房成为趋势。

湖泊的消失造成分蓄洪水能力下降,但我们不是还有三峡大坝吗?当初不是说三峡大坝可以抵挡万年一遇的洪水吗?

三峡工程能抗万年一遇的洪水?

专栏作家蔡慎坤7月8日发博文《三峡工程能抵御多少年一遇的洪水?》中介绍说,2006年5月1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郑守仁,在出席三峡大坝全线到顶新闻发布会时多次强调,“三峡大坝最大的功效就是防洪。”

郑守仁曾称,三峡大坝建成后,其防洪能力将提高到百年一遇,并且三峡大坝的设计防洪能力是按照千年一遇的防洪标准设计,即使真的遇到万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三峡大坝依然可通过有关辅助措施予以抵御。

但三峡工程真的如他所说可以抗洪?

蔡慎坤引用官方自己逐年变化的说法,表明其根本没有抗洪能力。

2003年6月1日,新华社曾发表题为“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的文章;但是到了2007年5月8日,新华社改口为“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而到了2008年10月21日,新华社再次发文称“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等到2010年7月20日,央视网的报导却变成:“三峡蓄洪能力有限,勿把希望全寄托在大坝上。”

蔡慎坤表示,正如贺卫方所言:“当年论证三峡大坝的好处就是可以有效地控制下游水量。现在的情况正好反过来:下游干旱时,大坝需要蓄水;下游闹水灾时,三峡却需要泄洪!”

因此三峡大坝不仅不能抗洪,反而为了保坝,官方泄洪,造成武汉等城市被淹。

何清涟在其文章中也提到三峡工程,他表示,每遇洪涝灾害,三峡工程就成质疑目标。

文章引述美国之音的报导称,湖北江夏柯先生表示长江流域的一些蓄水工程系统早在7月1日就已经开闸泄洪。但官方几次回应否认泄洪,并于7月8日在官媒上发表几个水利工程专家的说辞。

不过何清涟在其文章中写道,“但由于现在政府与官媒信誉极差,专家早就被网民蔑称为‘砖家’,关于三峡大坝的作用之评价,就只能是平时存而不论,一遇洪灾就受到质疑,然后官方民间各自解说。”

三峡工程与武汉被淹

时事评论员和心在其评论文章《洪灾与三峡工程》中列举多个例子表示,真实的历史说明,三峡工程不仅存在质量问题,并多次引发了洪灾。

1997年11月8日,长江三峡一期工程结束,开始进行大江截流。1998年发生洪灾。

2003年6月,三峡水库开始蓄水。当时三峡大坝表面出现80来条裂缝,中共对消息进行封锁。

2008年三峡水库首次试验性蓄水175米,结果导致重庆市被淹,还出现大量滑坡等地质灾害。

2009年三峡工程完工后,长江全流域于2010年7月中旬出现1998年以来最大洪水,而三峡水库仅三天左右就不得不开闸泄洪,导致长江中游及武汉出现洪灾。

有大陆水利专家明确表示,三峡大坝为了发电等经济利益,逆向调节长江中下游的水流量。

中国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至死都在反对上马三峡工程,认为该工程不仅国家浪掷几百、几千亿,而且将使百万生灵涂炭、大好山河糟蹋。

尽管黄万里没有活着看到三峡工程的建成,但他病危时曾留下这样的遗言:“我对兴建三峡工程的意见,屡屡上书中央,先后六次,屡挫屡上。但愿我的话不要言中,否则损失太大了。”

黄万里对三峡工程的灾难性隐患做出了一系列惊人的预见,至于最后的出路,黄万里明确提出:三峡大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时事评论员和心表示,三峡工程不是一个简单的水利工程,而是一个政治工程。

他说,江泽民在1989年六四事件后,踏着被杀害学生和市民的鲜血坐上中共总书记的座位。由于急于和总理李鹏结盟巩固地位,所以匆忙将三峡工程推动上马。

他在文章中最后写道:“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从571亿元增加到5,000亿元,这些钱都流入了谁家的口袋?建造三峡工程,中共及江泽民已经给中国人带来了各种恶果,并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这是中共与江泽民对中华民族犯下的又一个罪行。”#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7-13 12: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