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风尚:救灾是人臣的职责

作者:于海心

宋仁宗庆历八年,黄河第三次决口,河北路和京东西两路发生水灾。皇帝与官员采取了一系列的救灾安民的措施。图为《清明上河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269
【字号】    
   标签: tags: , ,

宋仁宗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黄河第三次决口,河北路和京东西两路(宋朝的路相当于现在省)发生了百年一遇的水灾,引发了大饥荒。

面对天灾,仁宗天子诚惶诚恐地反省自己,上朝避开正殿,不接受朝贺,降低饮食规格,不敢娱乐。仁宗非常害怕上天的警示,反省自己的执政是否合天道、人道;诏书中充满了对百姓疾苦的怜悯。

政府下令,流民逃难的,不收路费。路过京城城门的,守城的人要发给流民粮食。流民所到之处,政府提供住处。老人和孩子,政府来养活。流民逃亡淹死的,政府统计人数,并派官员主动上门慰问,发放钱米作为抚恤金。因饥饿偷盗的,政府下令从轻处理。终宋一朝,减免刑罚、大赦天下的诏书如雪花飞舞,独独不见“严打”字样。史学家称,这样的政府,替老百姓考虑得周到,对百姓的政策越来越宽厚。“累朝相承,其虑于民也既周,其施于民也益厚。”

仁宗下令,让财政大臣发放救灾的钱粮。即使这样,也无法解决全部的受灾的老百姓的生活,失去家园的老百姓流亡逃到京东路的,数不胜数。

此时,知州富弼闪亮闪亮地出现了。富弼挑了当年丰收的五个州,让那里的老百姓出米,收集到了十五万斛,就地储存到了当地的官家的粮仓中。粮食有了,住处怎样解决呢?富弼知州全州总动员,普查坊间村里,把寺庙、公家的、私家的闲置的房屋,甚至山间的岩洞,统统扒拉出来,让流民住进去。这样的好处是,流民分散安置,不会聚集在一起,给一地的救济造成压力。以往的救灾办法是,把老百姓聚集到城中,把粥分给他们。有的地方人太多,有挤倒踩死的情况,有时等了几天还等不到救命的粥,等分到粥的时候人都倒地僵硬了,饿死的人一多,容易产生疾疫,救人却变成了杀人。富弼把聚集流民分散安置,简单而周到。此方法迅速传遍全国,各地的官员纷纷效仿。

在救济之外,富弼努力给流民创造生活来源。愿意靠体力谋生的,中华大地无数山川河流,天地广阔,尽管去找生路。可如果是人家的私有财产呢?没关系,富弼下令,有可以用以谋生的资源,流民可以去取,山川河流的主人不能禁止。《宋史》中记载的很简单,一句话:“山林河泊之利,有可取以为生者,听流民取之,其主不得禁”。山上可以打猎、采果、采药、割草、打柴,水中可以捕鱼,都可以去做。

这看起来劫富济贫的办法,其实是两全其美的解决方式,有钱人以经济上的付出,可以换来社会治安的稳定。如果流民无以为生,很容易聚集为盗,到那时,流民的生计、富人的财产、朝廷的威望纷纷受损。

那些需要聚集在一起接受救济的,都是老幼妇孺,让他们领救济就好。对那些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富弼挑了上万人,充实军力。也是于民于国都有利的一举两得之法。

对那些有工作经验的,富弼尽量给他们提供工作。那些有过政府工作经验的,让他们做以前的工作,如文书、出纳、保安之类的工作。借来民仓和场地,让这些人登记救灾的粮食和财务的支出,每三天一发放,支出登记就像官府的开支一样详细。对这些人的工作,富弼亲手写信表扬他们的工作,每天都用酒肉款待他们,也有种说法是每五天一次款待他们。不管一天一款待还是五天一款待吧,总之是很有人情味的。

这种管理方式之先进,真是让人拍案惊奇。一、给流民提供了工作机会,就地把部分流民转为政府工作人员,减少了流民的数量,同时减少了公务员的政府开支;二、流民自我管理,节省额外的人力,还便于管理;三、自己管理自己的财务,救灾的帐篷不会落入贪官奸商之手,流向市场;四、给流民的支出如同政府的支出一样详尽。

皇上知道了富弼的仁政措施,大为赞赏,给富弼升职加薪。富弼说,这是臣子的本分,份内的职责,坚决不肯接受嘉奖。

等到麦子熟了,富弼就按照路途远近给流民以回家的口粮。饿死的人非常少,对这些人,给他们建了一个公墓,叫作“丛冢”。

富弼的仁政,在这次水灾中救活了五十万余人,还给国家军队选出万余名军人。从此各地救灾,均以富弼的办法为样本。

知郓州刘夔打开官府的粮仓赈济饥民,老百姓得以活下来的很多,因饥饿偷盗的犯罪案件也减少以至消失了,天子下令褒奖。

知越州赵抃在大街上贴榜,说米商可以加价卖米。于是外地的米商纷纷来此地卖米,很快城中的米市上供大于求,米价于是跌落下来。城中百姓没有饿死的。

Chiping
宋英宗画像(公有领域)

 

英宗时,有灾区的百姓偷了鸡腿和杂粮,英宗想从宽处理,司马光说,皇上这样做是鼓励他们去偷盗啊。英宗说,“我终究是不忍心。”诏令从宽处理。

美国纽约市的老妇人因饥饿偷面包被告上轻罪法庭,纽约市市长罚了老妇人几块钱,并从自己开始,让在场的每个人拿出半美元,为他们管辖的城市中发生这样“老无所养”的事情来赎罪。纽约的拉瓜迪亚机场就是以这个市长的名字命名的。美国近代有这样的市长,而我们中国一千多年前就有这样的皇帝了。

中华五千年的各个朝代中,君王或官员这样施行仁政爱护百姓的,数不胜数。

本文的要点笔者想再用浓墨来圈点一遍:

第一,朝廷面对天灾是反省,反省,再反省,而不是庆功,庆功,庆功再! “仁宗、英宗一遇灾变,则避朝变服,损膳撤乐。恐惧修省,见于颜色;恻怛哀矜,形于诏旨。”

第二,救灾是人臣的职责,有什么可嘉奖的?!绝不能把老百姓的血泪换作自己的庆功红酒。那是你们份内的工作,庆什么庆!

第三,千年之前的冲在救灾第一线的辛苦工作的救援人员的日常饮食,不仅饭菜丰富,还常备酒肉。当代中共治下的救灾现场的那些“喝凉水、啃馒头”的救灾人员,你们羡慕嫉妒恨吗?

第四,对那些天灾下为生活所迫而犯罪的,要从宽处置,不应“严打”。 @#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遭到“百年不遇”的暴雨袭击,表面看是天灾,但是城市内涝,以及洪水决堤则是人祸。媒体多篇评论文章指湖北武汉被淹是大自然的报复。
  • 近期,长江流域水势异常凶猛,水灾严重,多地被淹,有关灾情的报导不时见于网路、媒体。在这个背景下,7月7日,大陆多家网站转载了政知局公众号发表的一篇文章:《遇到什么重要情况,习近平会给部队下指示?》。
  • 近年来中国大陆各地及长江流域地震、干旱、洪涝、冰冻、冰雹、风暴、雾霾、泥石流、地陷等等各种极为罕见的、突发性、极端性灾害接连不断,频繁发生,这或许是改朝换代,中共暴政即将灭亡的一种前兆!
  •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中共发动“大跃进”运动。在“赶英超美”的口号声中,中共宣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毛泽东亲自鼓动各地“放卫星”,到处制造“亩产上万斤”的假新闻。一时间,高指标、瞎指挥,盛行全国;共产风、浮夸风,大行其道。“以钢为纲”,全国胡挖乱采;“大炼钢铁”,民众砸锅弃勺;乱砍乱伐,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最致命的是,国民经济由此崩溃,大饥荒接踵而至。
  • 风尚,从国家用度、官场风气,到宫廷生活、民间风俗、道德信仰⋯⋯无不涵盖其中。决定社会风尚的境界有两个因素:信仰和朝廷践行。皇帝的道德决定他将行仁政还是暴政,也直接影响着一个朝廷的为官之道,继而影响一个社会的道德水平和民风。宋朝的福利,当时叫赏赐,从宰相官员、鳏寡孤独、耄耋老人,甚至到监狱囚犯,其完善周到,令人感叹。读书时常恍然不分是美国新闻还是宋朝历史,其震动仿佛初来海外时接触美国社会。愿把些许感触以笔记的形式与历史爱好者分享。
  • 2016年新年以来,中国大陆天灾人祸不断,除了严重雾霾、极度寒流、地震等天灾之外,爆炸、火灾、车祸等人祸亦频繁发生。1月24日一天之内就发生多起火灾,民众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经济损失严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