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为何容不下中共” 系列报导之上

【内幕】南海仲裁 萨德入韩 中共为何碰壁

人气: 430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缘报导)近期中国周边大事不断。7月12日南海仲裁案结果出台,引发举世关注;7月13日,美国的“萨德”反导系统也已明确将部署在韩国庆尚北道星州。几乎所有媒体都认为,这背后都有美国遏制中共的因素。为何近期国际地缘政治出现这么大的变化?美国究竟为何要围堵中共

这个系列将会以两篇文章,揭开中美关系、中共与整个世界关系的实质。

海牙法庭全面否决中共南海主张

7月12日,海牙法庭就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裁决,称在九段线内中方没有“历史权利”宣称主权,且在南沙群岛并不拥有专属经济区。此外,仲裁还称太平岛是“岩礁”而非岛。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称,一切裁决都是“无效的,没有拘束力”,不会影响“中方既定的政策”。

裁决结果公布前,中共一再强调“不接受、不参与和不承认”这个仲裁庭作出的任何裁决,并在南海争议地区高调军演,美军亦派遣航母战斗群在附近监视。南海区域紧张局势升温。

美在韩正式部署“萨德” 中共激烈反对

就在上周五(7月8日),韩国与美国刚刚宣布,双方决定在韩国部署一种先进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Terminal High-Altitude Area Defense,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简称“萨德”反导系统。

中共外交部立即对这一计划表达了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声称该系统会损害中共的安全,不利于朝鲜半岛的和平。

美国军方强调,“萨德”将“只针对朝鲜”,并成为一个多层次体系的一部分,让美韩联盟现有的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的防御能力得到增强。韩国则表态部署“萨德”不针对第三国。

外界公认的说法是,中共之所以对“萨德”入韩尤为担心,是因为其强大的雷达将让美军有能力迅速检测和追踪大陆境内发射的导弹。北京方面一直担心这会增强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削弱其自身的核威慑力。

目前,美国军方已经在关岛部署了一套“萨德”系统,在韩国部署“萨德”后,将对中共的战略有很大的牵制作用。美国在大陆上空也有军事卫星。

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进入新阶段

从南海问题、美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都可以看出,中美关系在继续下行。大多数的媒体和学者都认为,这是美国试图在制衡中共。

中美关系何以走到今天这一步?

南海局势复杂化的转折点约在2009年。这一年,美国开始调整亚太战略部署。

2009年1月,奥巴马总统上任后,即释放了将对前任小布什政府对外政策进行纠偏、把战略重点优先放在亚太地区的信号。2011年,美国开始“亚太再平衡”战略。2015年4月7日,美国防部长卡特提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进入了新的阶段。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新阶段有三个内容:一是全球的军事部署从欧洲占60%亚洲占40%,逆转为亚洲占60%欧洲占40%;第二是在经济上,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获取对亚洲经济一体化议程的主导权。三就是强化同盟关系。

显然,美国这个战略的意图,就是要制衡中共。

美国的这些行动,显示美国对中共态度已发生了转变,根本原因要从二战后的世界秩序说起。

中美体制 天生尖锐对立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美苏为代表的两大阵营之间的对抗,实质是自由与专制的天然对立。在冷战中对立的双方是以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为标志来划分的。

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阵营都是建立了牢固的民主制度,以自由为核心价值观的国家;以前苏联为首的东方阵营则都是实行一党专政、领袖独裁的国家。

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世界经济和军事上的唯一超级大国。中共代表的是苏联解体后唯一可能对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构成威胁的共产主义国家。

此后,美国一改冷战战略,针对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希望通过接触交往,增强合作,逐步将中国融入到国际社会中来,从制度和价值观上与国际社会接轨,使中国成为一个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大国。

中共则从反面吸取苏共垮台的教训,认为维持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需要经济发展为支撑。中共要在执政合法性的严重危机中重获生机,必须依赖美国维持的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从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获得资金和技术,来维持国内严重缺乏的执政合法性。

就这样,世界上两种不同价值观的代表,各怀不同的目的走到了一起。

美国把“共产主义”比为恐怖主义

其实在美国眼中,“共产主义”政权一直是邪恶的象征。

200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华盛顿出席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时,将“共产主义”比作恐怖主义,称二十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死亡最惨重的世纪。小布什说,“共产主义”在这个世纪里夺走一亿人性命,在中国和苏联夺走数千万人生命。他还特别提到了中共发起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小布什的演讲代表着西方主流世界对“共产主义”政权的观感。

2007年,在深受共产主义灾难的乌克兰首都基辅秘哈伊尔广场,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公开呼吁国际社会谴责共产极权政权。他表示,“全世界谴责共产主义暴行的时刻就要来了!”尤先科在此次活动上特别强调:在谴责共产极权主义以前,乌克兰必须穿上“洁白的衬衫”,去掉身体里共产极权的烙印。他表示,布尔什维克罪行、斯大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们都具有一个性质,就是“仇恨人类”。

在共产主义阵营不断衰败的今天,许多国家都像送瘟神一样,尽一切可能迅速地抛弃共产主义历史,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俄罗斯、东欧、中亚等地数以千计的列宁像和其它共党人物的雕像被多次成批推倒、损毁和移位,全世界范围掀起去共产主义化的浪潮。

到了现在,以中共为代表的残余共产主义阵营越来越像“怪物”一样,在整个世界上被孤立。在外交上,中共靠金钱拉拢了一些亚非国家,但是从道义上来说,中共几乎没有真正的朋友。

2015年 9月22日,中共共青团中央重提“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口号,遭到网上民意的激烈反弹。大陆知名地产商任志强在微博上撰文,描述了“自己被这句口号骗了十几年”的痛苦经历,得到大量民众的赞同。

今年4月1日,波兰总理希德沃表示,在波兰的公共场所,所有代表着共产主义的象征性标志必须彻底消失。

2004年底,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深刻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历史罪恶,引发了大陆民众汹涌的退党潮。

美国一直期待的中国民主转型未出现

近年来,伴随着美国不断遏制中共,美国政界也出现了过去对中政策的反思潮。美国多名学者都对此发表看法,有知名美国学者称,目前中美关系接近“临界点”。

2015年9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翁寒松发表《中美关系恶化 只因彼此看懂对方》的专稿说,近年来中美关系走向紧张对立的根本原因,是中美双方从心底里相互看懂了对方,尤其是美国用了近70年的时间才真正看懂了中共。

文章表示,改革开放以后,美国人天真地以为,只要中共不秉持激进的意识形态政策,大力发展私人经济和对外开放等等,那么在新兴中产阶层足够强大起来以后,中国将自然而然地过渡成它所理解和期望的民主国家。因此,美国特别是在1980年代给予了中国很大的经济技术支持,而中国的对外开放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对美国开放,并且在美国的拉动下对整个西方世界开放。然而事与愿违,美国人在十多年前就发现事情的发展并不像他们想像的那样;他们能联想到的只能是西方寓言中的那个怪兽,每吞噬一次就自身扩大一倍,也就是说自己傻乎乎地白白帮助一个对手变得更强大了。

文章还说,现在美国人是看透了中共,也看懂了中国,正像在朝鲜战争中经历了三次失败才醒过梦来、悟出些道理一样。所以,美国人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全力遏制⋯⋯

今年5月29日,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分析了美国对“中国认知”的错误时也提到,长期以来,在美国的知识界和政策界,就中国问题,主要流行着几种主流的错误观点。其中,“乐观派”的错误看法是,相信随着中共的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行,中国会变成“像我们美国那样的国家”。

对于这一点也可从中共全国人大外委会主任傅莹的讲话中得到证实。

2015年6月4日,傅莹在社科院《美国研究报告》发布会上的讲话中称,美国对中共深层的失望,其一是美方所期待的,“中国实现现代化必将带来政治制度变革”的情况没有发生,中国版的“戈巴契夫”没有出现。

美国反思推动对华贸易

美国媒体也刊文,深度探讨美国从2000年克林顿政府至今的经济政策等。

华尔街日报7月8日发表长篇文章说,2000年4月,美国总统克林顿、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和美国的经济领袖们,在白宫开会庆祝美国经济的十年扩张。但是16年后,当人们回头看去,却发现当年的预言大多错了。

其中尤以当年对与中国贸易的估计错得失之千里:原本以为可以为美国产品打开巨大的中国市场,结果却是中国成了美国最大的出口国,使美国失去了240万个工作岗位。

中共高层拒绝“学习”西方体制

回头来看,2008年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是一个转折点,中共“正式通知”不再向西方“学习”。

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Henry Merritt “Hank” Paulson)在他出版的《与中国打交道》(Dealing with China)一书中提到过一个小插曲,从中可窥测出中共高层当时的些许心态。

据书中介绍,2008年6月的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地点为美国的马里兰,当时美国陷在金融危机中,危机也暴露出中国过分依赖出口、需转为增加内需的情况。时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的王岐山,在休息时间时将保尔森拉到一旁,表示因为金融危机,中共高层对美国的想法有了改变。

“你曾是我的老师,现在我来到老师的地盘了,看看你们的体制,汉克,我们不确定是否该继续跟你们学习了。”王岐山说。

戴秉国表明中共态度 黄岩岛事件释信号

独立学者莫之许认为,2009年全球气象会议上中共的表现,常被看作是奥运后外交战略的一个转折,是中共不甘心顺从美国,作美国领导下的“老二”,而试图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追求平起平坐关系的开始。

2009年,中美经战略与经济对话会上,时任中共国务委员戴秉国的一席话更加表露出中共的心态。戴秉国在谈及中美关系时表示,中共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

对此,莫之许说,不会误读的是,所谓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当然指的是现行政治制度,也就是现行的一党专政体制,以及对应的对民众的权利剥夺状况。

评论:中国如何真正崛起?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中共领导人出访西方国家时经常会要求“求同存异”。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一个西方领导人要求和中共“求同存异”。这实际已经反映出了中共执政合法性的巨大危机。当美国发现无望改变一个共产极权政权,且对方在经济、军事上不断壮大发展,已经对美构成威胁的时候,美国因为恐惧而全力遏制中共,就成了必然。

石久天说,中共的外交危机会越来越严重,因世界已对中共越来越担忧。在西方遏制的情况下,中国要真正崛起,就只能抛弃中共,改变现在的政治制度,重构中国的文化和价值观才是出路。#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7-15 7: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