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微草堂笔记》故事精选:

酌古鉴今:残酷整人遭奇报

作者:罗义

酌古鉴今。(小玉/大纪元)

    人气: 822
【字号】    
   标签: tags: , ,

清代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有这样几个故事:

残酷整人遭奇报

东光县人霍从占说:有个富户人家的女儿,在五六岁的时候晚间出门看戏,不幸被坏人拐骗到远处卖了。又过了五六年,拐卖她的人案发败露,供认当年曾用药迷了这个女孩才将她拐卖。当地官府发公文到女孩家乡询问,她的父母才把她认领回来。

回家之后,她的家人察看她的身上,只见鞭抽的伤痕、杖打的伤痕、剪刀刺的伤痕、锥子扎的伤痕、烙铁烙的伤痕、沸水烫的伤痕、指甲抓的伤痕、牙齿咬的伤痕,真可谓遍体鳞伤,交错如刻画。她母亲心疼如割,抱着她哭了好几天。每当提起她女儿的惨状,她都哭得泪湿衣裳。

这位被拐卖的女孩说:她被卖给这家的女主人,残暴到没有一点人性。那时候她年纪小,面对那个凶神恶煞,不知如何是好,整天战战栗栗地等死而已。后来渐渐长大,更加忍受不了这种虐待的苦楚,就想自杀一死了之。有一天夜里,梦见一位老人对她说:“你不要自寻短见,你只要经受再烙两次,打一百鞭子,你的业报就满了。”果然有一天,她又被绑在树上受鞭挞,刚打满一百,县里官差就手持文书赶到,把她解救了。

原来,这位女孩的母亲对待家里的奴婢也是极其残酷的。奴婢们站在她面前无不浑身颤抖,没有一个身上不带伤痕。她只要回头一瞥,奴婢们便个个吓得面无人色。所以神灵就显示报应在她自己的女儿身上。这种间接报应很奇特。但她竟然怙恶不悛,不思悔改。后来,她脖子上生了恶疮,终于毒发身亡。她的子孙也从此衰败下来。

乌鸦叫引抓逃犯

我(纪晓岚)在乌鲁木齐的时候,听骁骑校(官职名)萨音绰克图(人名)说:过去他曾驻守在红山口的关卡哨所里。有一天,天刚濛濛亮,便有几只乌鸦,对着他的哨所,呱呱地乱叫起来。萨音绰克图忌恶这种叫声不吉利,便引弓搭箭,向它们射去。那乌鸦哇哇地一声怪叫,从一头乳牛背上飞掠而去。奶牛受惊吓,朝哨所外狂奔。萨音绰克图急忙带几个士兵去追赶。牛跑进一个山坳里,遇见两个正在耕地的农夫,牛将其中一位农夫撞倒。士兵们把他扶起来,伤势不重,只是脚拐了一点走不了路。听农夫说他家离这儿不远,士兵们就搀扶他回家。进了这位农夫家还未坐定,就听一个小孩连声呼叫:“有贼!有贼!”众士兵急忙出来追捕,认出是遣送边疆服刑的潜逃犯韩云。韩云潜逃后到处流窜,此时正感饥饿,就跳过墙来偷瓜吃,结果被捕获了。

假如乌鸦不是大清早就对门啼叫,萨音绰克图就不会去射它们。萨音绰克图不射乌鸦,乳牛就不会被乌鸦的怪叫声惊跑。乳牛不惊跑,就不会撞倒农夫。农夫不被牛触伤,则士兵们就不会送他回家。士兵不来到农夫家,只凭一个小孩见人盗瓜,其势必不能捉住韩云。只因辗转相引,才使韩云被捕伏诛。可见此乌鸦之聒噪声,就是鬼神凭借它来引导抓捕逃犯韩云的!

健牛上门报夙冤

小仆人玉保说:在特纳格尔(地名)有一家农户,这天,忽然有一头牛闯入他家的牛群。这头牛膘肥健壮。但很久时间都没有人来寻找,农家四处询问,也没有人来认领。农户便把它当作自家的牛来饲养。

这家农户有个十三四岁的女儿,有一天,她偶然骑着这头牛去串亲戚。走到半路上,这头牛忽然不顺着道路走,却驮著那女儿狂奔乱跑,窜岭越涧,进入乱山之中。那山坡两边都是悬崖陡壁,只消稍有闪失,就会堕入万丈深渊,摔个粉身碎骨。那女儿只有死抱着牛脖子,拚命呼号而已。

那些砍柴的、放牧的,闻声都瞪大眼睛,追逐叫喊,但见那牛驮著女孩已登上万峰之顶,渐渐湮没在烟云雾海之中。想来此女不是被虎狼果腹,就得葬身于坑壑,这就不得而知了。此后,大家都埋怨她父亲不该贪便宜,留下这头健牛,致使女儿遭此祸害。

我(纪晓岚)认为:这头牛与这位女孩,可能是上辈子有冤仇,即使当时把它驱走,以后他也必定会以其他方式,来寻仇人施报复的。欠钱还钱,欠命还命。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谁也别想占便宜,谁也占不到便宜;谁也别怕吃亏,谁也吃不到亏。@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