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欧公柳与薛公柳

作者:郑重

中国画(fotolia)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北宋庆历年间,欧阳修作扬州太守,在城西大明寺侧蜀冈上筑平山堂,作为他避暑游息之所。其堂甚为壮观,据称“上据蜀冈,下临江南数百里,真、润、金陵三州,隐隐可见。”欧阳修在堂前亲手种柳树一株,百姓称之为“欧公柳”。

欧阳修曾作〈朝中措〉词一首:

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
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
行乐直须少年,尊前看取衰翁。

后来,欧阳修调往颖州,薛嗣昌到扬州作太守,他也在平山堂前,种了一株柳,与“欧公柳”两两相对,并自树一牌在旁,曰:“薛公柳”,大有和“欧公柳”相抗之意。见者莫不嗤之以鼻。后来,薛嗣昌(政绩很差)离任,大家就把他栽的那株柳树,给砍了。

欧阳修,出身贫贱,四岁丧父,在母亲的指导下刻苦学成。做官以后,积极参预范仲淹领导的革新运动,曾经在任上为老百姓作过许多有益的事。从对待一株柳树的态度上,反映了人民对于地方官员的爱憎感情。

(据清代《渊鉴类涵》)@*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之问遭贬之后,所写的诗,虽也有某些可取之处,对格律诗的形成也有不小影响。但其为人实在令人可鄙,历来为人所不齿。
  • 〈罗唝曲〉可能是方言。方以智在《通雅•乐曲》中解释说:“罗唝犹来罗”。“来罗”,有盼望远行的人回来之意。所以当采春唱起此曲时,“闺妇行人,莫不涟泣。”
  • 在我国历代的女作家中,艺术上最赋予创造性的,恐怕要算南宋杰出的女词人李清照。有一个关于她写〈醉花阴〉的故事,是颇能说明这一点的。
  • 苏东坡到杭州任刺史,上任的那一天,李小乙与洪阿毛二人扭打到衙门,把堂鼓敲得咚咚直响,大喊告状。苏东坡骑着小毛驴来到衙门,进了大堂,坐上“虎座”。
  • “不!”夏完淳断然否定,说:“大明兵部尚书、蓟辽总督洪承畴早已为国捐躯。他是何人?竟敢冒充先烈,贪功掠美,侮辱忠魂!假如果真如此,洪承畴岂不成了欺世盗名、十恶不赦的叛逆?”
  • 这件事,传到沈约那里,沈约便把张率的诗,拿来看了看,连声赞叹说:“这诗的确写得很好呀!没有读过万卷书,写过千首诗的人,写不出这般高格调的诗来。我有好些诗还比不上他呢!”
  • 当时,蔡邕名重一时,来访者络绎不绝,每日车骑填巷,宾客盈门。一天听说王粲来访,蔡邕急着前去迎接,把鞋子都穿倒了。大家都在猜想,不知是来了个什么有名人物?
  • 看来阿留真够“笨”的了,但阿留也有长处。一天,元素正在画画,阿留在一旁观看,元素奇怪地问道:“你看什么?难道你也善画?”阿留回答说:“可以试一试。”
  • 夏丏尊先生,是文化界的前辈,学识渊博,生活简朴,很有骨气。他对功名利禄,十分鄙薄,却因得到学生送的一件普通长衫,而喜不自禁。
  • 南朝梁武帝天监初年,在京城建康(今南京市)有一个衣着简陋、身体瘦弱的中年汉子,徘徊在尚书仆射、侍中沈约的府门外,他神色焦急,时常探首张望,显然是在等候什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