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常小兵落马内幕

前中联通董事长常小兵被调查将近8个月后,7月11日再被宣布“双开”及移送司法处理。(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3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被视为江家“白手套”的常小兵被调查将近8个月后,再被宣布“双开”及移送司法处理。中国问题专家认为,常小兵只是一个技术官僚,他的发迹与陨落都是因为搭上了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贼船,在江泽民将被清算的形势下,必然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命运。

常小兵被“双开”移送司法 习当局或取得江家贪腐证据

7月11日,中纪委官网公布,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被“双开”并移送司法处理。

在通报中,最重的罪名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干扰中央专项巡视工作”。另一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则与其向江绵恒输送利益,是江家的“白手套”对得上号。其它的罪名还有为亲属谋利、卖官等。

中国问题专家季达认为,常小兵“干扰中央专项巡视工作”,其实就是阻挡习近平清算江泽民。因为过往习近平当局“打大老虎”都是从其周边的关系人开始调查,而江绵恒在电信业涉足极深。

季达认为,常小兵被移送司法,这显示中纪委在这近8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对常小兵的调查,掌握了相关的贪腐证据。

之前,常小兵在2015年12月27日被中纪委公布调查,调查前4个月才调任中国电信董事长。

常小兵勉强算上红二代 家境不突出

常小兵落马后,陆媒曾对其的发家史进行过调查。

常小兵1957年在安徽省霍山县出生。其父常建国是安徽省六安地区的一名离休干部,现已经去世。常小兵勉强算得上一名红二代。

六十多年前,其父常建国从河北涉县调往安徽省霍山县,任职县革委会主任,留下了前任妻以及一子一女在坪上村。这一子一女至今务农。

常建国在安徽与第二任妻子生下常小兵三兄妹。常小兵同父同母的兄姐现已分别从安徽电影制片厂厂长和深圳电信局岗位上退休。

常小兵同父异母的五兄弟姐妹唯一的一次聚餐则是在2010年“十一”假期期间,兄弟姐妹五人及各自子女首次在祖籍坪上村相聚。由于他们地位的悬殊,互相并没有任何深入的沟通。饭后,常小兵便驱车于当晚返回北京。

常小兵从技术官僚搭上江泽民“闷声发大财”贼船

从常小兵的学历和经历看,他并非是那种不学无术之徒,而是一名从基层做上去的技术官僚。

常小兵从小就想从军,却几次错过时机未能如愿。文革结束,高考恢复,常小兵报考了大学的邮电专业,考上南京邮电学院电信工程系。之后,2001年获得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5年获得香港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学位。

1982年常小兵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六安市邮电局当一名普通技术员,在随后的十四年时间,历任江苏省南京市电信局、江苏省邮电管理局网管中心工程师,江苏省邮电管理局电信处副处长,南京市电信局副局长。江泽民的老家在江苏扬州,周永康老家在江苏无锡,江泽民看上常小兵或许跟这有关。

1996年6月起,常小兵历任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局长、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2000年2月,常小兵出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但在这个局长位置只待了两个月时间左右。2000年4月,常小兵被调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自始常小兵就进入其人生的所谓“辉煌期”。

九十年代是常小兵进入部委任职的阶段,也是江泽民逐渐巩固权力的阶段。

1993年3月,江泽民提升曾庆红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曾庆红就成为了江泽民的军师。 同年12月,邓小平在上海杨浦大桥最后一次公开亮相,但是其衰老的神情令香港股市大跌,这显示邓小平已无力制约江泽民了。之后,1995年江泽民即打掉看不起他及与邓家子女关系密切的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

1994年,江绵恒鹊巢鸠占夺取了上海联合投资公司。1999年,江绵恒建立了“小网通”。第二年亏空后,在2001年再吞并专门为其拆分而成的北方电信公司成为“大网通”。其时北方电信全年营收超过600亿元人民币。

其时,常小兵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一年多。

(大纪元资料室)
2004年11月,常小兵调任联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主政11年,至2015年8月才调任中国电信任董事长。(大纪元资料室)

2004年11月,常小兵调任联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2008年10月6日起,被江绵恒亏空的中国网通又再并入中国联通。常小兵成为新的中国联通董事长,一直主政11年,至2015年8月才调任中国电信任董事长。

这十几年,常小兵最“辉煌的人生”是搭上了江泽民一手打造的“闷声发大财”贼船。

“闷声发大财”的贼船,是江泽民借九十年代末国企改革之机,架空朱镕基,抢夺经济大权,亲自主导国企改革,改变朱镕基的既定政策。此后的国有企业,一路膨胀成为垄断企业,成为江泽民集团和腐败分子掠夺百姓和敛财的国家机器。

石油系的周永康、蒋洁敏、有色金属系的郭声琨等一批人都是如此发迹搭上江泽民的“闷声发大财”贼船,并控制中国社会的主要经济命脉,随后转入政界、甚至执掌政法系统。

据陆媒披露,仅在2015年1月常小兵等被实名举报输送利益给郭伯雄家族、流失国有资产就有8亿人民币。

分析:“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感情代替理智很不值

季达表示,江泽民集团对习近平策动政变,习江斗就是生死斗。尤其,美国官方343决议案承认中共存在活摘器官罪行,习近平就更不会为江泽民背这黑锅。现在谁阻习清算江,谁就会被清洗。

季达进一步分析说,现在抓捕江泽民、曾庆红已不是问题,习近平真正面临的阻力不是一个有组织的反对运动,而是无组织的、渗透在中共内部运作中的那个行政体制,包括那些留恋在这个体制获得一时风光和甜头的官员。

季达说,象常小兵这批技术官僚用感情代替了理智而给江泽民陪葬很不值,他们没有看到清算江泽民是一个必然的结局,没有看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命运。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问题专家李天笑先生也多次分析说过,习近平在清算江泽民过程中并非没有给江派官员出路。习近平上台之初已表明反腐的重点对象是“十八大后仍不收手的”。今年初习近平落实军队改革后,也多次要求官员“看齐”。王岐山领导的中纪委也发出过“不看齐就出列”的警告。

季达最后表示,正如“大纪元”特稿《感情代替不了理智》一文所警示的,“许多人因为留恋中共狼窟里的荣耀而忘记了危险”,没有意识到“狼窟里的荣耀”其实是罪恶的见证。只有用理智代替感情,冷静地思考,放下对狼窟里荣耀的留恋,才可能有出路。 #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7-19 7: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