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圣地亚哥纪念法轮功和平反迫害17年

2016年7月17日,加州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举行集会、炼功和烛光悼念,向过往行人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并悼念自1999年7.20以来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李旭生/大纪元)

2016年7月17日,加州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举行集会、炼功和烛光悼念,向过往行人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并悼念自1999年7.20以来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李旭生/大纪元)

人气: 1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杨婕美国圣地亚哥报导)7月17日,加州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举行集会、炼功和烛光悼念,向过往行人讲述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并悼念自1999年7.20以来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加州圣地亚哥纪念法轮功和平反迫害17年
图:2016年7月17日,加州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举行纪念720反迫害17周年集会、炼功和烛光悼念。(李旭生/大纪元)
加州圣地亚哥纪念法轮功和平反迫害17年
图:7月17日,加州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举行集会、炼功和烛光悼念,图为过往行人观看展板、签名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李旭生/大纪元)
加州圣地亚哥纪念法轮功和平反迫害17年
图:7月17日,加州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举行集会、炼功和烛光悼念,图为过往行人观看展板、签名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李旭生/大纪元)

“中共对法轮功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

曾是机械工程师的汪宏发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7.20,到2011年3月流亡海外之间的11年里,遭中共5次拘留,2次劳教,4次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

他在集会上说:“这期间,我一个人曾遭受的各种迫害,几天几夜也说不完。那可以想像,中共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恶,用“罄竹难书”已无法形容,说罪恶滔天一点也不夸张。”

2003年6月至2004年初的八个月里,汪宏发被关押在广州市第一劳教所的“夹控室”。他说,所谓“夹控室”,是一个的单独小房间,在那里,狱警指使一帮普通劳教人员(被称为“包夹”)轮班对他进行24小时监控。

“他们强制我坐在一个小塑料方凳上,双手放在双腿上,保持一个姿势不让动, 每天强制坐到深夜,一天只给睡一、两个小时,而刚躺下不久,包夹又找借口把我推醒。”

“包夹在狱警的唆使下,整天挖空心思、随意的对我进行打、踢、污言秽语的骂,许多见不得人的折磨、摧残,也在夹控室进行。”

“有一天晚上,狱警指使几个包夹突然拥到夹控室,按住我的双手,用铁钳子使劲夹我的手指,我痛得不由自主的跌坐在地上。 一个包夹以我离开座位为由,用膝腿猛击我的腰部,我内脏顿时感到受到重创,昏倒在地上。”

“他们还对我施加‘扎粽’酷刑。先用长长的布条紧紧地缠绕我的双臂、双腿,再把我的头和整个身体捆在一起,捆成一球形。然后,两边用人使劲地拉布条的两端,勒紧布条。我被勒得呼吸艰难,双臂火辣辣的疼,骨头似乎要被压碎。为了增加我的痛苦,他们这样勒几分钟之后,就把布条松开,让我恢复点知觉,然后再次使劲勒。我被这样反反复复勒了五、六次。”

“我的双臂被布条勒伤,伤口很深,双手不能动弹,八个月后才渐渐恢复正常,但至今还留下明显的伤痕。”

他说:“其实,我无法完全描述我当时的那种痛苦、恐怖感。至今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回想起来,仍然心悸。”

加州圣地亚哥纪念法轮功和平反迫害17年
图:7月17日,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举行720反迫害17周年集会、炼功和烛光悼念。图为法轮功学员汪宏发在集会上讲述因不放弃修炼而遭受中共迫害。(李旭生/大纪元)

被抽血检查 恐成器官供体

法轮功学员任国贤因不放弃修炼先后两次被劳教迫害,总共3年半。她说:“其中经历了多种酷刑折磨,电棍电击、毒打、罚站、长期剥夺睡 眠,有时十几天、数十天不让睡觉,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乃至心肺衰竭,好几次险些失去生命。”

虽然遭受酷刑,她说,“劳教所却给我们做身体检查。第一次关押是2000年9月,第二次是2003年2月,后一次的身体检查比第一次明显增多,除了X光检查、抽血化验、下身检查外,还检查脏器和眼睛。抽血除了指血,还有静脉血,抽的量更多,放在几个不同的试管里。”

“当时,我感到很莫名其妙。对法轮功学员,他们肆意酷刑折磨,有些学员甚至被迫害致死,但做如此详细的身体检查究竟是干什么?”她说,“当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后,才感到后怕,这些体检说不定就是为了建立器官移植供体数据库,然后按需活摘器官。”

2006年至今,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律师、美国调查记者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等持续调查并曝光中国党、政、法院、监狱、医院(军队、武警医院及普通医院)等各层机构和中介参与活摘法轮学员器官以牟取器官移植暴利的罪恶。

在这些调查报告中都提到,一些有幸从劳教所和监狱出来、到了海外的法轮功学员都有类似被详细检查身体的经历。在一个youtube短片中,哈佛医学院外科教授Francis Delmonico医生说,中国众多器官移植可以事先约定时间,这在美国是不可能的事。纽约大学医学中心医学道德主任Authur Caplan说,对于那些花三周时间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旅游的人来说,在他们停留期间,有人会作为器官供体被执行死刑,而供体的血型等指标已经事先做了匹配。

加州圣地亚哥纪念法轮功和平反迫害17年
图:7月17日,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举行720反迫害17周年集会、炼功和烛光悼念。图为法轮功学员任国贤在集会上讲述因不放弃修炼而遭受中共迫害。(李旭生/大纪元)

更多人知道真相

Gladys Orozco是一名律师,她说,初次听到活摘器官时非常震惊。出于律师职业本性,她将此当作一个案例,了解指控和否认两种看法,并了解了很多证据,从多种角度,让她相信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发生的。现在她也走入法轮功修炼,并也努力让更多人知道真相。

加州圣地亚哥纪念法轮功和平反迫害17年
图:7月17日,圣地亚哥法轮功学员在员在当地著名景点拉荷亚海滩纪念720反迫害17周年。图为律师Gladys Orozco在集会上发言。(李旭生/大纪元)

当天过往行人纷纷停步,阅读展板,听集会发言,看法轮功学员炼功,很多人在要求联合国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活摘器官的征签表上签了名。

来自丹佛的游客Pam Shaw说,第一次知道听到活摘器官,非常震惊,也非常难过。她签了名,“因为那样是错误的,我要用我的签名来帮助停止这样的事。”

一家中国人走过,他们说:“其实我们现在在国内都知道怎么翻墙了,都知道了。”

当地居民Bill Adams看着法轮功学员祥和的功法演示,由衷地说:“看他们,多么庄严!多么和谐一致,他们充满了自由的勇气。”他曾在当地一家媒体做专栏作家,他表示,要给这个媒体写文章,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让人们也知道美国国会通过了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器官的决议案(H.RES343 决议案)。

责任编辑:白槿

评论
2016-07-20 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