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强:戴立忍的道歉伤害了谁?

人气: 126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7月19日讯】赵薇导演新片《没有别的爱》更换男主角的事件,并没有因为戴立忍的三千多字的道歉声明而落幕,却引发外界更多的关注和讨论。

戴立忍的道歉声明发出后,外界一些评论对其文字和内容赞赏有加,称戴是“谦谦君子”。可是,无论戴立忍的道歉文字看起来如何真诚坦荡,仍然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上个世纪文革中,大量的知识份子都曾被迫违心地写下类似这样的思想汇报,向党组织真诚的“交心”。唯一能够显示出当代特征的标志,就是现在的“道歉声明”的名称代替了昔日的“悔过书”。

戴立忍在道歉声明中称:“过去我参与公民运动是社会参与,并非起于政治行动,更无关于特定政党的支持,那是对于弱势或不公不义事件的发声,也是透过社会参与的公民责任。”既然如此,公众人物为社会正义发声,履行公民责任,何错之有?既然没有错误,又为何道歉呢?

戴立忍称,“很遗憾因我个人过往作为引起争议影响众人辛勤的投入,我对于投资方和全体工作人员深感抱歉,本人也支持片方做出的换角决定。”这显然也不是事实,戴立忍个人过往行为没有影响众人辛勤的投入,相反,是挑起事件的背后的政治势力造成的结果。

很显然,网络上对戴立忍的攻击并不能代表所谓的民意,那只不过是共青团中央挑起并发动网络五毛和水军的恶意攻击。熟悉和了解戴立忍的粉丝们根本不会相信那些谣言,因此戴立忍无需向粉丝们和网民道歉。那么,戴立忍是在向谁道歉呢?

此前遭到中共打压的香港艺人何韵诗一语道破真相,她在脸书直言:“这种屈服,是无止境的。”

何韵诗在留言中说,“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艺人为了一份工作,连基本的尊严都要放一旁。这些道歉这些声明,大家还真的以为是来自网民的压力,为了讨好网民吗?真正在运作的,是背后更大范围的施压,还有各公司高层时不时会收到的来自‘楼上’的电话,在业内早已不是秘密。我本人就曾收过不少这样的‘收声’指令,艺人被道歉、被声明,就是在向这些背后的人交代。”

戴立忍道歉声明的对象,不是粉丝,不是网民,不是电影剧组,而是操纵这一事件背后的中共政治势力。

其实,如果按照中共政治运动中整人的标准,戴立忍遣词酌句地道歉声明有些费力不讨好,并不过关。但是,能够让艺人们在恐惧下屈辱地表态,也基本达到了事件制造者需要的效果。

生活在西方或者任何一个正常社会的人,可能都很难理解和体会发生在中国的一些事情。其实,生活在中国社会的所有人,包括在中国进行商业和演艺活动的外来人士,都被笼罩在中共控制的阴影下,都随时可能成为中共体制的受害者,戴立忍也不例外。

从根本上讲,戴立忍也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他的道歉声明,也使自己受到了伤害。在事业前途、经济利益和个人名气的多重压力下,声明中的不乏违心的辩解和道歉,都显得无力与无奈。对自己过去正义行为和正确选择的撇清,都让人感受到在恐惧下的屈辱。面对邪恶强权的打压,在正义与邪恶的选项中只有一个,没有中间道路,任何的妥协与屈从,只能给自己的历史留下污点。

类似戴立忍等艺人道歉事件的不断发生,受到伤害的还不仅仅限于当事人,社会本应该正常存在的自由环境,包括言论自由以及公民的基本权利,都在受到损害。在邪恶强权的胁迫下,恐惧弥漫整个社会和人心中,不断地妥协和屈从,在助长着邪恶的嚣张气焰,古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气节越来越遥远无望。

其实,在这个中共一手制造出来的网络文革事件中,中共也在自伤其体。人们已经完全看清,中共无时无刻地都在制造着仇恨、恐怖和罪恶,这也提醒着人们,中共政权只要存在,就会不断作恶,这一点不会改变。#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7-19 11: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