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甘肃中学防火演习用发烟罐 190学生中毒

人气: 32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0日讯】13岁花季的女孩杜玲(化名),在学校一次防空防火紧急疏散演练中,因吸入学使用的军用发烟罐释放的毒气,险丧性命,至今已近一年,杜玲仍有口鼻出血、身体乏力及皮肤过敏等症状,让她至今无法返校上学。

除杜玲,甘肃省天水市逸夫实验中学有190人当场中毒,其中37人重症。时至今日,仍有十余名学生身体存在异常,其中一人休学,一人坐在轮椅上。家长提供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事故中所使用的发烟罐系军用品,学生系“混合气体中毒”。

家长表示,至今仍不明白,疏散演练中使用的发烟罐,何以会让孩子产生昏迷、咳血、中毒性精神障碍等症状。学校使用的发烟罐的主要成分是什么?

学生被熏倒

据澎湃新闻网报导,家长们说,事故发生后,官方的调查及处理结果不透明,此事在当地甚至传出“学校错将毒气弹当烟雾弹”。

2016年7月19日上午,中共天水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由于当时采用的发烟罐为军用品,并未对外公布,但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告知学生家长了。

这场俨如恶梦的演习发生在2015年9月18日下午。据杜玲回忆,当天学校组织进行紧急疏散演练,初一(7)到初一(12)班的学生接到演练通知。

在听到演习指令后,学生们迅速冲出了教室。杜玲在奔跑中不慎踢倒了放置在楼道的一枚发烟罐。发烟罐发出的烟气味有些刺鼻,她感到有些头晕,下意识地将捂在口鼻处的湿巾紧了紧,强忍着和同学们一起跑下了教学楼。

学生们跑出教学楼后不久,接连出现头晕、呕吐等症状。很快,救护车一辆接一辆地开进了学校。

杜玲的妈妈刘慧(化名)说,当她接到电话时已是当天下午4时许。有一名学生在电话中告诉她学校出事了,她立刻驱车赶往学校,看到出现不适症状的学生已被陆续送往多家医院治疗,杜玲被送往天水市中医医院。

刘慧与丈夫随后赶到医院,看到杜玲正在一张桌子上,旁边五六名学生正使用雾化机治疗。刘慧说:“杜玲由于咽喉严重充血肿胀,已说不出话来,只能抱着我拚命地哭。”

官媒避重就轻

事发后,新华网曾报导称,事件原因系烟雾过大,部分学生出现身体不适。同年9月25日,甘肃《西部商报》报导称,此次事件中受到影响的学生具体人数为191人,其中重症37人,截至昨日(2015年9月24日),20名重症学生已陆续被转至甘肃省医院、兰大一院和兰大二院3家省级医院接受监护治疗。

医院下病危通知书

杜玲是被送往省级医院的20名重症学生之一。刘慧称,2015年9月21日,女儿已经陷入昏迷,昏迷前曾出现腹痛、咳血、呕吐、呼吸急促等症状。转院后,杜玲被送进了ICU病房(重症监护室),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

在见不到女儿的那三天里,刘慧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吸入什么样的烟雾,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将孩子祸害成这样?”

刘慧说,快速发胖的现象,几乎出现在她见过的所有住院治疗的学生身上,短短两个月时间内,她女儿杜玲的体重从90斤增加到了120斤。这引起了她和其他家长的担忧,他们四处咨询,不少家长认为,发胖是由于使用激素药物引起的。

杜玲的病例显示,医院为她使用的药物名为“甲强龙”,用量为40mg每天。公开资料显示,“甲强龙”是一种糖皮质激素药。2015年9月30日,医生找家长们分别谈话,称“不能确定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这让家长们一度陷入恐惧。

同年10月2日,14名重症学生家长联名向天水市人民政府写了一封请愿书,要求转院,未得到准许。

出院后不久,杜玲身上不断冒出红疹、水泡,手掌皮肤也开始溃烂脱皮。

经核实发现,最初被转院至兰州的二十余名学生中,至少有13名学生至今仍存在气短、关节疼痛、免疫力下降、乏力、白细胞数量降低、皮肤过敏、视力下降、尿床及抽搐等症状,两名学生因身体状况休学至今。

这些症状被家长们认为是演练事故留下的“后遗症”。

事发近一年发烟罐成分仍未公布

2016年7月11日,一名“因股骨头坏死而造成残疾”的男学生,被父母用轮椅推至天水市政府门前讨要说法。目击者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当时,这名学生的母亲情绪激动,向周围人群大声呼喊,言语间不断出现“毒气弹”、“200多学生”、“毒害”等字眼。

学生家长提供的一份《天水市逸夫实验中学“9•18”事故调查情况》显示,事故中所使用的发烟罐系军用品,“经国家医学专家组认定,造成部分学生和老师呕吐、咳嗽、眩晕等症状的原因,系混合气体中毒”。

这份调查情况报告未加盖公章,落款为“‘9•18’事故调查组”。

而官方的调查报告中,却只字未提混合气体的成分。

责任编辑:洪宁

评论
2016-07-20 5: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