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沙特吉达面临恐袭威胁 法正式起诉尼斯案帮凶

反恐频显漏洞 IS藉怨恨招募成员

恐袭案不断发生,突显通过情报和控制反恐的局限性。专家认为,需要从社会和道德层面应对威胁。(AFP/Getty Images)

人气: 2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徐若水综合报导)世界各地几乎每星期都传出重大恐怖袭击事件,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也誓言要保护美国人的安全。然而,除了各国反恐存在安全漏洞外,成千上万人离开家园加入极端组织的现象也令人担忧。专家认为,这些恐怖组织在利用人们的不满情绪招募成员,其中包括维吾尔人。

德国慕尼黑一家购物中心7月22日传出枪击事件,造成至少6人丧生,目击者称3人施袭。此前,美国也称沙特阿拉伯西部海滨城市吉达面临恐袭威胁。与此同时, 法国尼斯卡车攻击案凶手布雷勒的5名同案嫌犯22日被依反恐法遭正式起诉并出庭。而新疆则被视为伊斯兰国(IS)兵员第5大来源地。

 法国尼斯恐袭后,当地悬起写有“全体团结”的巨幅标语。(AFP/Getty Images)
法国尼斯恐袭后,当地悬起写有“全体团结”的巨幅标语。(AFP/Getty Images)

法国或面临更多袭击

涉嫌是布雷勒帮凶的5人分别是22岁的突尼斯裔法国人拉姆吉、37岁突尼斯人乔克利、40岁突尼斯人欧阿立得、38岁沙特人阿坦及其拥有法国和沙特双重国籍的妻子恩克利嘉。其中拉姆吉、乔克利与欧阿立得被控为恐怖团体谋杀案帮凶,拉姆吉与阿坦夫妻还面临违法持有恐怖犯罪相关武器的第2项指控。

这5名嫌疑人和布雷勒一样,先前在法国情报部门那里都没有记录。只有拉姆吉因抢劫与毒品犯罪有过犯罪纪录。他带领警方找到一枝卡拉希尼柯夫突击步枪和一袋军火。欧阿立得则在案发隔天返回现场,混在救护人员和记者之间拍摄。

恐袭案后,法国反恐部门动用400多名专家追踪布雷勒各种醖酿恐袭的证据,发现布雷勒很可能2015年就开始准备发动恐袭。尽管IS宣称主使这起攻击,但调查人员迄今尚未发现布雷勒与该恐怖组织有联系的证据。

查证发现一系列蛛丝马迹,但都未进入反恐监控的安全视线,显示法国反恐存在惊人漏洞。如何识别并防止这种深喉恐怖嫌疑人,严峻摆在法国反恐机构面前。

IS在网上发表据信在伊拉克拍摄的视频,2名说法语的极端分子威胁将在法国发动更多恐袭。法国总理瓦尔斯也警告,法国面临更多袭击,危险一方面来自那些从中东返乡的极端主义者,另一方面是受到互联网宣传鼓动,从而走上极端道路的人。法国已呼吁预备兵加入志愿保安行列。

司法要求尼斯删录像

法国明年面临大选,去年年初血洗《查理周刊》案后全国表现出的超党派团结目前基本烟消云散。政府推出一系列反恐法,并调集军队在街道上巡逻。但国会调查委员会认为,新反恐法律对国家安全只具备“有限的影响”。

法国政府还启动针对警方的调查。有指证显示,案发当晚现场警力严重不足。在货车冲进人行道口时,只有一辆警车值守。警方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警力阻止大货车。法国内政部对此则予以否认,称步行道起点处有6名警察和2辆警车。

巴黎检察院反恐分部则向尼斯市政府寄送司法申请,根据刑事诉讼法第53条和第706-24条,以及刑法第R642-1条的规定,要求该市监控中心删除自尼斯 恐袭以来,6部摄像机在24小时内拍摄和记录的所有影像。反恐分部还运送了几台服务器,并收回与一些大事件有关、长达3万小时的监控录像。

这是首次有人要求摧毁证据,尼斯市和视频监控中心可能因此被起诉。巴黎检察院表示,此举旨在避免无法掌管这些资料及这些资料被无法控制的传播。一般情况下,尼斯市监控中心会在事发6天后自动删除录制画面,但法律要求将这些画面保存1个月。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表示,大使馆收到消息,在吉达生活或准备前往该市的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经常出入的商业中心和餐馆可能面临威胁,但并未说明是 何种威胁。国务院提醒民众更改前往沙特的路线和时间安排。据悉,7月4日美国国庆纪念日时,一名自杀袭击者在吉达美领馆附件引爆炸弹,导致2名安保人员受轻伤,但领馆无人员伤亡。

新疆成IS第5大兵源

对IS新成员登记记录的分析显示,尽管向这个自我标榜的伊斯兰王国蜂拥而去的人来自不同地区,有不同社会经济背景,但许多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对他们生活的地方抱有根深蒂固的仇恨。这种仇恨情绪被IS巧妙地利用,而且可能再次利用。

独立研究员和新美国基金会报告《所有宗教战争都是地方性的》的作者罗森布拉特说:“用这种怨恨情绪作为共通线索能串联起许多不同地区。”他浏览了由IS叛逃 者泄露出来的超过3,500份由IS搜集的2013~2014年在土耳其和叙利亚边界一带外籍激进分子的登记表,“来自巴林的外籍激进分子一般都很年轻, 加入时平均19或20岁,但也有来自中国、年纪很大的激进分子”。

当罗森布莱特进一步对人口特征详细分析,观察一个国家哪些地区向IS输出最多激进分子时,就开始显现一种趋势,“我们关注的所有地方都有一段抗争中央政府的历史,甚至显示出一些分裂运动的标志……许多人把IS看作能替代自己国家的地方”。

其他研究也得出相似结论。美国西点军校打击恐怖主义中心今年4月发表题为《IS全球劳工》的研究,发现“许多外国人可能是想去IS生活,而不是去送死”。

新美国基金会还认为,IS不仅满足于仰仗乌托邦式的笼统幻想吸引人,还似乎关注每个群体特殊的怨恨,制作符合当地具体情况的广告,例如“维吾尔人受到沉重压迫和边缘化,被严格限制戴头巾和蓄胡须……他们会展示给孩童学习伊斯兰教的教室,而这在中国几乎完全被禁止”。迄今已有至少114名维吾尔人加入IS。

美国情报部门估算,外籍激进分子现今包含来自120多个国家的3.82万人。政府管理不善加上社会矛盾被视为极端主义的温床。罗森布莱特说:“这意味着IS或未来类似的组织还会继续拥有充足的养料用以招募。”

法度假天堂成激进分子温床

法国蔚蓝海岸是众所周知的精英游乐场,但鲜为人知的是,那里也成为激进分子的温床。

据BBC报导,离开尼斯海滨和游艇码头1、2英里,就能看到一片片破烂、苍凉的公房区,这里的移民后裔更容易接受激进伊斯兰教义。过去几年,估计当地约有55人前往叙利亚,包括同一个家庭的11名成员。有案可查的激进化案例中,滨海阿尔卑斯省仅次于巴黎北部93区。

当地一些年轻人迷上IS制作的精致招聘视频。22岁义工学生奥伊西说:“视频比大片还好看,能让年轻人产生梦想……你可以为上帝开枪,他们觉得那真棒。”自 封的传教士也抓住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对贫困、受歧视的不满做文章,“散布的信号是:你们不能呆在坏蛋的土地上,在这里你们永远不会成功,你们必须去一个穆 斯林国家”。

青年工作者卡梅尔认为,激进理念蔓延的原因之一是把犯罪活动合理化提供借口,“那些年轻人被告知,身处异教者国家,偷盗、攻击都有道理;罪犯摇身变成斗士,并保证能得到地位、满足和永生”。

过去的创伤也常被用来煽动现在的紧张,而1950和1960年代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仍给尼斯地区投下阴影。许多被驱逐的前法国殖民者在那里定居,他们对法国的辜负怀有难以释怀的怨恨。同样有越来越多阿尔及利亚后裔“希望能有人为上一代犯下的罪行埋单”。

让区议员卡尔迪感到不安的是,当地许多年轻人的身份认同仍是摩洛哥人、阿尔及利亚人、突尼斯人,“第3、第4,甚至第5代移民仍觉得不是法国人”。当地阿訇巴克里认为,极端主义是穆斯林社区一道“撕开的伤口”,但40%的失业率“降低了被边缘化社区的免疫力”。

几名参加IS的人返回尼斯后,目睹难以言喻暴力的他们对那段经历终身难忘。其中一人目睹了和自己同时投身的法国青年因抱怨IS的纪律被砍头,他的律师说:“他希望别人也能知道。他想说的是:别去!”

随着IS控制地区暴行蔓延的消息不断传出,边界控制不断加紧,许多观察人士认为,主要的危险不再是有人前往叙利亚,而是他们在自己国家发动恐袭。尼斯一家反激进化协会负责人兼心理分析师阿莫耶尔表示,发动宗教战争可以用口与舌,也可以用手与剑,甚至是车与刀。

专家:避免去4度假热门国

IS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危险。专家建议游客避开土耳其、法国、埃及和突尼斯等4国。而这将导致数以百万计游客放弃参观金字塔、埃菲尔铁塔、圣索菲亚大教堂及美丽海岸。

1、土耳其

排名在意大利之后,土耳其是全球游客第6多的国家,去年吸引4千万游客,但目前正经历政变失败后的混乱期。在6月伊斯坦布尔机场遭恐袭后,航班预定暴减69%。

2、法国

法国每年吸引逾8千万国际游客,是世界最大旅游地。但在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后,法国也在失去游客,去年11月巴黎恐袭后下降11%。法国6月旅游消费减少18%。

3、埃及

在经过多年政治动荡和近期航空灾难后,埃及旅游业前景不乐观。国际游客人数从2010年的1,400万高点,去年跌到约900万人,今年预计还将下降20%。

4、突尼斯

在今年经历2起恐袭后,这个位于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之间北非小国的国际游客暴跌近20%,国际航空公司客运量更削减25%。而此前突尼斯每年有600~700万旅游人次。

世界旅游协会执行长史斯尔表示,在经历恐袭后,一个国家的旅游业需要2年才会复苏。◇

责任编辑:朱涵儒

评论
2016-07-23 5: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