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从河北官员在灾区下跪说起

人气: 2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5日讯】由于近一段时间中国不断发生“洪水淹没村庄”、“暴雨引起内涝”的巨大灾害,受灾地区的舆论焦点一直停留在那些名义上用来抗洪防涝,却不堪一击、甚至直接导致灾害发生的政绩工程上。民怨四起的同时,一些抱着狭义爱国思想的人却发出了另一种声音。在他们看来,洪水和暴雨不过是些“自然灾害”,与官方、政府的作为又有何关系?

这种未经了解和思考而发出的看法的确是够噎人的,毕竟这些提问者无法亲见防洪堤坝的“豆腐渣”状态,无法想像几十年围湖造田的后果,也不知道城市里还有一项堪比“心脏”的基础设施——下水道,更不了解当年那个被无数专家质疑、否决的水利大坝,如今正在上演干旱时蓄水,闹水灾时泄洪的奇葩景象。

这所有一切由政令造成的灾害,由于披着气象变化的外衣,由于人们想不到“防患于未然”的重要,由于国民教育的缺失,更由于这些工程中所隐藏的因官方为谋利而进行的暗箱操作鲜为人知,举国上下每到受灾时,都沉浸在遭灾的无限悲哀与对受灾者的盲目同情中。直到近日,河北邢台某官员在受灾村民面前下跪的照片流传到网上,这才使得人们对“天灾”与政府作为之间的关联产生了些许思考。

一旦开始思考,真相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近,而更深切、更直接的悲哀也会随之袭来。据河北邢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相关部门负责人的证实,那位跪在村民面前的官员是刑台市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下跪的原因是“为阻止因灾死亡的村民家属进京上访”。如果说,洪水、暴雨是天灾,要怪也只能怪“老天无情”,那么这些村民又为何要上访,把家属的死亡“赖”在官员身上呢?

有媒体报道,河北石家庄、邯郸、邢台、保定的18座水库由于暴雨蓄积需要集体泄洪,但当地却“未及时通知村民,半夜滔滔的洪水瞬间就淹没了村庄,水深有2至3米,伤亡惨重”。有一个村子甚至“死亡人数达到几十人”,然而,下跪的那位官员仍对媒体宣称“邢台没有死亡人数”。“我们看到这个报导,去现场的”,抗议的村民如是说。有目击者指着拍摄到的视频表示,村民们“抬着被淹死的村民遗体,走上107国道,堵路抗议”,此后“当地政府派出大量警察与特警到场镇压”;“他们殴打村民,场面失控混乱”。慌乱之中,几位妇女拽着那名官员不放,期间有镜头记录他与几位妇女同跪在地上。但随后,在公安的保护下,他得以脱身。

整个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非常清晰,泄洪不通知,死人不通报,抗议被殴打,最后顶不住了,一名官员以“下跪”收场。或许有人会问,泄洪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通知村民?事关人命,哪怕时间紧迫,也应该每家每户都通知到,并将他们安全转移。从官方不愿意透露邢台死亡消息的态度中,我们似乎就能推测出,“未及时通知”并不是无心过失,而是故意为之。对官方而言,若要让整个村子的人都安全转移,这背后需要付出的人力、财力、物力显然十分巨大。而无论是财政拨款,还是当地用于防灾、救灾的经费,有关部门或是舍不得拿出来的,又或者早已流向不同的“小金库”,根本就拿不出来了。

总而言之,中国那些本该用于民生的无数款项、物资,一旦掌控在某部门、某官员的手中,就已等同于“肉包子打狗”。在无“第三方”独立机构的监管下,在“一党”体制的庇护下,民众上缴的财政只限于在各大部门内部流通,不仅从未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甚至还以各种名目为由,从民众的血汗中继续搜刮。

这种搜刮已残忍到不留一丝活路:对普通上班族而言,那就是一生都在为老板和政府打工;对自谋营生的小企业而言,那就是利润空间被逼向零,以至于要靠欺骗和造假来寻求盈利的可能;而对那些深陷洪灾、涝灾的悲苦村民来说,那就是关键时刻,要为某部门、某官员的“贪”而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

一旦极权的力量让拥有者们感到,这是能为自己敛财的最佳渠道,他们就会完全忽略良知、道义、责任这些阻碍着自己在肆意掠夺民众财富的邪路上一路前行的“羁绊”。哪怕是鲜活的生命摆在眼前,他们也会当成同样的“障碍”,一并清除。在他们看来,民众的生命价值被利用完之后,也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7-25 12: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