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邢台洪水变人祸 问责声四起

多名村民证实,河道变窄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贤桥附近开始铺设热力管道。这项工程挖出来的渣土堵塞了部分河道,造成大贤桥下的部分涵洞没法完全发挥排水功能。图为洪水将坑内的管道冲到路边。(网络图片)

人气: 32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如果这次洪水能够提前预警,我的孩子一定不会死。”河北邢台大贤村村民张二强望着变成废墟的家,和死去的一双子女,泪流满面悲恸欲绝⋯⋯河北这次洪涝,位于七里河下游、邢台经济开发区的大贤村,受灾最严重。

官媒曝光政府十年投入70亿人民币整治七里河,这笔钱哪儿去了?

70亿整治河道费用哪去了?

7月24日,《中国经营报》发表《十年数十亿 七里河行洪建设没落?》,文章开篇便写道:引发大贤村悲剧的七里河,在过去十年间投入数十亿“开发建设”,行洪,曾一度是其主要建设目标。工程则是“七里河发展史上最大手笔的一次疏浚改造。”

文章引述资料显示,邢台市自2006年起,即采用地产开发回补建设资金的方式,开发建设七里河,其早期宣称的目标中,行洪位列第一。

2006年,经过调研、论证,邢台市委、市政府做出了实施七里河综合治理工程的决定。并作出档:邢字(2006)13号《关于七里河综合治理工程建设的实施意见》。

2005年末,邢台路桥建设总公司委托中国煤炭地质总局第二水文地质队完成了七里河水文地质勘查报告。

据2007年《邢台日报》相关报导,当年,“邢台路桥建设总公司又投资5.3亿元,完成了河道疏浚开挖,确保了安全度汛。”市领导为此在与工程相关负责人的茶话会上认为,已经“初战告捷”。彼时,工程已累计完成投资10.8亿元人民币。

到2009年,指挥部领导成员调整,同时追加经费预算,整个工程投入70多亿元。

另一方面,整理出来的7000多亩土地,由路桥公司综合开发,土地出让金、各项税负,邢台当局先征后返,而且全额返还,同时免收各种行政规费。

《半月谈》杂志2008年第六期刊发的《七里河,一座城市因她醒来》一文中,时任邢台市市委书记董经纬曾说:“经初步测算,整个工程将投入70多亿元,在治理19公里河道的同时,整理出城市市政建设用地近18平方公里。到2020年,将形成一个面积近60平方公里的七里河新区,相当于又崛起了一个新邢台。”

如此的七里河整治,既是官方的重大、重金工程,为何不见效,问题出在哪?

时事评论员陈思敏撰文《邢台洪灾主因及问责高官有更深内幕》中表示,大贤村在这次洪灾中损失惨重,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七里河河道到大贤村段时突然收窄。那么上述关键一句“整理出城市市政建设用地近18平方公里”,无疑是给出了河道变窄的答案。

文章质疑,七里河整治,从2006年起,持续十年的巨额投资,70亿的天价工程,相当一公里河道3亿多人民币,真正用于工程建设有多少?

一场大雨,老百姓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看似天灾,实乃人祸。现任官员道歉兼承责,但升官发财或退居的前任,如今也有问责条例可启动。

谁堵住了泄洪通道?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撰文《邢台洪灾:谁堵住了泄洪通道?》表示,七里河出事前曾经有人预警,一个名叫“五方元音”的网民,半个月前,在自己的新浪博客里,发出了预警:《邢台“七里河”,你做好了防汛、排涝的准备了吗?》

该网民写道:“宽达数百米的河道在这里被截留,两道土河坝堵住了河水的去处,虽然下面有管道的泄流,但是可以抵挡每天‘南水北调’的调控放水与近日邢台市区连续发生的暴雨吗?”

从网民上传的图片中可以看到,半个月前,七里河的河道里一直在施工。

“侠客岛”表示,被邢台市政府视若“一号工程”的七里河整改,从2006年正式开工以来,历时十年,一直没有停顿过。

2016年5月,有媒体报道:“截至目前,七里河综合治理工程全部完工,河道全程蓄水,南北滨河观光道全部贯通,百泉大道全线完工。”

而查阅当时的媒体报道,话题集中在城市景观大改观、地价升值、百姓安居、环境治理、经济发展等领域,“防洪泄洪”功能却不见踪影。

保障泄洪通道畅通,本是七里河整治的首要目的。不过,这个“防洪优先”的思路却在执行过程中,逐步让位于经济开发。

文章表示,七里河的防洪本是全流域的大事,本应该在市政府的直接主导下,协调各个部门共同解决,但在经济开发的思路主导下,施工被授权给了公司,开发任务被分段切割。防洪任务则被经济利益挤在了一边。而这次决堤的地方恰好在整治工程的末端。

邢台市水务局总工程师马兆勋称,他们知道大贤村河道变窄存在安全隐患,而没有治理的原因在于“没钱”:“你把河道掘开,不得需要钱吗?没有人给钱,用啥治?都知道那是隐患,只能说上面来水,及时通知老百姓转移。”

而流经市区的七里河整治,在十年间,却投入了数十亿。

网民纷纷跟帖:“从2006年起,持续十年的巨额投资,实实在在几十亿元真金白银的天价工程,兴师动众的吹牛,表彰,立功受奖,提拔重用,一大批官商勾结,风风光光的升官发财。一场大雨,老百姓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关键一句:整理出18万平方公里土地用于市政。治理的方式消灭湿地,拉窄河道,这就是发生水患的主要原因之一。”“向河要地,在河道上建开发区,你们就这样折腾吧。”

追GDP导致河道变窄 百分百人祸

专栏作家蔡慎坤撰文《邢台七里河整治数十亿去向何处?》,文章写道,大贤村悲剧发生后,邢台水务局总工程师马兆勋却称,没钱用啥治。为什么知道有隐患却没钱治理?数十亿到底是用在了治理河道上,还是开发围垦河道造地造城了?

今年以来,中国多地多城又遭遇罕见的洪灾内涝,在一味追求GDP乃至城市发展中,是否有更多值得警醒反思之处?

蔡慎坤认为,水患治理,是历朝历代困扰中国官府和民间的现实问题,可是这些“看不见”的民生工程,在GDP增长在形象工程面子工程乃至房地产建设面前,就显得无关紧要,在政绩考核的短期思维治理模式中,有几个官员真正关心“看不见”的民生工程?

刚刚出台的党政干部问责机制,对于刚刚经历水患的地区而言,是最好的试金石,邢台的追责不能仅限于几个区级官员了事,还得顺藤摸瓜,查出七里河整治数十亿资金的去向?看看是谁在中饱私囊?看看是谁在忽悠舆论?看看是谁在欺骗大众?#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7-25 11: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