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主流丧葬业 多重受压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编译报导)艾沃里(Joe Aievoli)是布碌崙区4个丧葬服务公司的老板,他为了适应社区客人成分的变化,特地在他的殡仪馆中设立了特殊的壁炉,供中国客户为他们死去的亲人烧纸钱。而另一个丧葬业家族的第三代传人考斯格罗夫(Michael Cosgrove)就不那么幸运了,他卖掉了他在布碌崙的殡仪馆。原因是:“我们过去一直为爱尔兰人或者挪威人举办葬礼,可是现在社区里都是中国人。”

商业媒体《克莱恩》( Crain’s)一篇署名为记者波特克维茨(Hilary Potkewitz)的长篇调查报导说,纽约市的丧葬服务公司数量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下降了44%。市健康局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市有殡仪馆475家,而在1990年有841家。但上面例子中,两家殡仪馆面临的社区居民族裔变化,只是导致这个行业变迁的多个原因之一。

地价上涨 干什么都不如卖房地产

文章说,纽约地产的所谓“高档化”即“贵族化”趋势是导致很多丧葬业关闭转行的主要原因之一。试想一下,很多殡仪馆的地价高达几百万、上千万美元,而每年接到的葬礼订单只有百八十个,在这种情况下,有几个人能抗得住诱惑不把房子卖了呢?

来看看几个前殡仪馆的地价吧:2014年,日落公园一家1912年成立的“考斯格罗夫父子殡仪馆”(Michael Cosgrove & Son funeral home),卖了2,125万美元;柯布尔山(Cobble Hill)1946年成立的的多米尼克库斯马诺法庭街殡仪馆(Dominic J Cusimano Court Street Funeral Home),卖了455万美元;去年成交的其他几个殡仪馆卖价也都在几百万美元以上。开发商们买下殡仪馆后,多数都是用来建设商品住宅房赚大钱。

殡仪馆事业一般都是家族企业,主人们也不想卖掉祖上的事业,但是他们的后代越来越不愿子承父业,老辈们还要考虑他们退休以后的生活,所以只能忍痛割爱了。

人均寿命延长 殡仪馆供过于求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纽约人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现在人们相信,70岁的老人还能活17年,平均死亡年龄已经达到了81岁,因此年死亡人数逐年减少,比如,在1989年,一年有76,000人过世;而在2014年,只有53,000人死亡。要知道,这期间是纽约人口暴增了120万的时期。这个事实直接让靠死人吃饭的丧葬行业出现了供过于求的局面。

上面提到的殡仪馆老板艾沃里表示,现代医学的发达,治愈了很多以前导致人们死亡的疾病,比如心脏病、爱滋病,“我绝对赞成,相信我。”他说,他看到一个72岁的老翁卖了纽约的房产,到加州又过了25年时光,“这真是了不起啊,但是就这个行业来说,这确实对丧葬业不利啊。”以刻墓碑为业的卡萨拉(Michael Cassara)也说:“我不想听起来像一个可怜的刻墓碑的人,但是你看看公园坡一带的人,平均年龄只有36岁!你能感觉到死亡率确实会一路下降。”

传统在变 老式殡仪馆走到死胡同

《克莱恩》的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纽约人抛弃了传统的土葬仪式,包括:入棺、尸体防腐、守灵、护柩和入土等,改为价格实惠、仪式简约的火葬。从1999年到2013年,纽约州火葬的数量增加了95%。随着近一半的传统殡仪馆的消失,火葬服务公司却增加了30%。这样做首先是经济方面的考虑。

根据“全国殡葬董事协会”(National Funeral Directors)的数据,传统土葬服务费差不多就需要8500美元;纽约的费用通常会超过这个平均值,因为这里的土地太贵,一个容纳三口棺材的墓地价格从10年前的10,000美元左右涨到了现在的17,000美元。就是这样,墓地还很难买到,很多墓地的穴位都预定空了,有的墓地现在只出售地面上的墓碑面积,地下的已经卖完了。而火葬的服务费只有土葬的一半,甚至更低。骨灰盒也肯定比棺材占地面积小,实在不行随身携带都可以。

放弃土葬的另一个原因是,当代人生活方式的变化导致死者亲属们不容易聚集在一起。以前,按照葬礼仪式,百十号人要在一起守灵三天。这个要求在现代社会实难达到,大家都是上班的人,有的公司请一天假都费劲,你让人大老远回来守灵,弄不好需要一周的假期。所以人们越来越不适应过去老人们传下来的葬礼形式。你也可以说,现在的人变“世俗”了,更重视活人或者眼前的利益了。◇

责任编辑:周美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