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司马泰:曾庆红如何成为特务头子?

人气: 104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7日讯】这些年香港一直不消停,特别是2012年梁振英上台后出现了一个什么“青关会”,后来又陆陆续续冒出几个类似的组织,专门挑起事端,暴力恫吓,唯恐天下不乱。最近的例子就是干扰美国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2016年“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在香港的亚太区初赛。

这些闹事的团伙,属于中共周边组织,与黑道勾结,用的都是撒泼无赖的手法,做了幕后人不敢直接出面干的事。

幕后人都是什么人呢?在香港这个地盘里,没有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和特首梁振英的指使,哪里会有这帮家伙出来闹事?不过张晓明和梁振英也只是个小人物,背后的黑手乃是曾庆红

没有头衔的特务头子

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说“曾庆红是中共安全情报系统的最高总管”,有人把他比作“当代康生”。对比康、曾二人,都当过“组织部部长”和“国家副主席”。康生呢,还做过“上海中央特科领导工作”,担任多年的“中央情报部长”,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还主管过中共最高级别的情报机构“中央调查部”。康生为人阴险手黑,整人无数,光是从他的头衔就知道他是地地道道的特务头子

曾庆红并非科班的特务出生,从来没有如康生那样拥有“中央调查部”那般正式的主管情报、特务机构的头衔。45岁以前还只是个在石油部任职的副局级干部。后来进入权力核心政治局常委之后,他分管的也只是党务、组织和港澳事务,并非是统战情报系统和国安特工系统的顶头上司。

在第十六届和第十七届常委中,分管统战的一直是贾庆林,分管国安的分别是罗干和后来的周永康。曾庆红的职务中与特务行业沾边的,大概就是2003年-2007年任国家副主席之后兼任的中共港澳小组组长,中共外事小组(国安小组)副组长 (曾也只是个副手,组长是胡锦涛)。其实习近平2008年升任国家副主席之后,也同样兼任了港澳小组组长和外事副组长。习近平也有这两个头衔,可没人说习近平与特务有什么关系。那么,从未在职务上主管过情报和特工系统的曾庆红,是如何成为中共情报特工系统的掌门人、总管头子的呢?

从小钟情权斗和特务政治

曾庆红的父亲曾山曾经是中共建政初期主管特务系统的内务部长,曾庆红可以算是中共情报特务系统的“子弟兵”。据宗海仁的《第四代》一书披露,曾山任内政部长时曾专门化时间苦读明朝、清朝档案,体味为官之道。在曾山的熏陶下,不爱读书的曾庆红也对明清的宫廷秘讳,特别是如何打击异己,权斗中如何保护自己,如何更上一层楼的案例表现出特别的兴趣。

明朝的特务机构锦衣卫和东厂,比较张扬,大家都是耳熟能详。清朝的特务组织比较隐晦,“血滴子”就是雍正时期的特务暗杀队用的武器,经过电影渲染,现在成为了一种家喻户晓的神秘大杀器。从小就爱读明清宫廷权斗的曾庆红可算是为自己日后成为一代红朝的特务头子打下了心理基础。

成为江泽民的心腹

特务都是为主子服务的,特务头子也需要个主子。康生的主子是老毛,曾庆红的主子自然是江泽民。曾庆红是如何成为江泽民的心腹的呢?

1984年曾庆红还在石油部外事局当副局长,这一年他依靠上海市委书记陈国栋和市长汪道涵的关系,调到了上海,担任上海组织部副部长。陈国栋和汪道涵是曾父曾山在华东根据地从事财经工作时栽培的两个老部下。曾庆红几个月之后就被扶正成了上海组织部部长。

过了一年,陈、汪退休,上海市委书记、市长换成了芮杏文和江泽民(江泽民也是汪道涵提拔上来的。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是日本汉奸,他谎称自己过继给了叔父江上青。汪道涵与江上青是老战友,一听这个就一路提携江泽民。)曾庆红对上海的人事组织系统进行了大胆折腾,搞年轻化,展现了他的政治手腕,很受芮杏文器重,芮让曾庆红升任市委副书记。江泽民与芮杏文不和,一直斗得很厉害,到了1987年末,“上海人”江泽民终于把“外来人”芮杏文排挤走了。江泽民作了市委书记,这时的副书记有吴邦国、黄菊、曾庆红。江泽民最喜欢的是说一口上海话的黄菊,曾庆红算是芮杏文的人,与江并不亲近。可是,为什么江泽民去北京的时候,带去的不是黄菊,却是曾庆红呢?

江泽民是提心吊胆去北京的,他对自己会不会步胡耀邦、赵紫阳的后尘心理完全没底,江的资历比胡、赵都浅太多,下场说不定比胡、赵更惨。他喜欢黄菊,但黄菊在官场上帮不了他什么。这时候曾庆红的作用就显出来了。不但曾自己在上海就展现了他的政治手腕,更重要的是曾庆红是太子党,在中共官场有着广泛的人脉。这是江泽民最缺乏的。

曾父曾山担任过中共东南局、华中局组织部长,后来任过纺织部长、商业部长、交通部长、内务部长,给曾庆红留下了太多的资源。曾母邓六金,是参加过长征的27个女人之一,曾负责筹办中共华东局机关保育院并担任院长,照顾的子弟近千人,很多是高干,包括陈毅、粟裕、谭震林等将帅的子女,保育院被称为“太子党”的摇篮。现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刘延东就是曾母带大的,曾庆红与刘延东二人号称“红色兄妹”。光是他母亲带大的“太子党”就是曾庆红人脉资源的一个聚宝盆。

康生能够做到特务头子,靠的是主子的威信。1935年—1936年间,中共找到了流落在上海的毛泽东的两个儿子,买了上海去法国的船票,康生专程从苏联到法国马赛港把毛家兄弟接到莫斯科。正是这些对毛的家人的关心细节让康生得到了毛的信任,有了毛的信任康生自然为所欲为。

曾庆红就完全不一样,他的主子江泽民毫无威信可言。与其说曾要依靠江,不如说江要借助曾。于是,这就给了曾庆红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江泽民自身难保,成不了靠山,只要曾庆红他能帮江泽民站稳脚跟,稳住权力,他曾庆红就有了靠山。为江树立权威,就是在为他自己捞取政治资本。

特务政治

曾的确做到了这一点,他自己的政治行情直线上涨。20年的时间,从一个副局长爬到了国家副主席。1989年至1993年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1993年至1999年升任中办主任,是江泽民的大内总管。1999年至2002年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掌握人事大权。2002年入政治局常委,进入权力核心。2003年任国家副主席,兼中央港澳小组组长,成为香港的龙头老大。

曾庆红的仕途靠的就是从明清宫廷权斗中学到的“东厂模式”,就是“特务政治”。曾玩起特务政治得心应手。天生的阴险狡诈与广泛的人脉,成为了曾庆红大展身手的本钱。“二奸二假”出身的江泽民,做事毫无道德底线,给了曾庆红玩弄政治权术的大舞台。二人相互利用开启了二十多年来最腐败最血腥的时代。

政治权术加上特务手法,曾庆红是所向披靡。本来腐败就是邓小平改革时代的一个大问题,江泽民更是放手腐败,让大家都去捞,都去贪。江泽民、曾庆红通过安全系统的特务,掌握了每一个高干贪污腐败的证据细节,给各个官员设立“秘密档案”。要谁下,谁就得下,是谓“贪腐治国”。

江泽民被认为是个过渡人物,能坐稳总书记这个位子,就是靠曾庆红那几下子。搞垮陈希同,扳倒杨家将,都是曾庆红背地里施展权谋、利用“太子党”圈子、大搞特务政治弄成的。动用安全情报系统的特务维系其统治,成了江泽民的救命稻草。

全面插手情报特工系统

曾庆红表面上从没有直接做过情报系统的主管,但是他利用广泛的人脉,不光是父母留下的,他自己做中办主任、组织部长时也广植党羽,再利用“石油帮”,“上海帮”,“江家帮”,以及他自己的“江西帮”,全面插手情报特工系统,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情报帝国,成为中共情报特工系统的幕后掌门人。

在政治局常委里,分管统战的是贾庆林,分管公安、国安的是罗干和周永康,这些人都是“江家帮”成员,是曾庆红一条路上的。前面提到的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与曾庆红是“红色兄妹”,2002-2007年做过统战部长。刘延东说过一句话,“搞国外的情报,统战部是老大,国安只不过是防止外国间谍搞我国情报的”。刘延东做统战部长那几年,正是曾庆红把情报系统大肆扩张到海外的时候。曾庆红建立起来了一整套特工系统,在他退休之后,一直沿用至今。

去年落马的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被认为是曾庆红的马仔。马建与曾庆红都是江西老表,算是“江西帮”成员,马建的国安部副部长职位是曾庆红安排的。来自北京的高层消息人士披露,马建手下有一个特别行动处,专门监视各种要人。马建利用这个特权,手上掌握大量高层淫乱视频,其中部分淫乱视频已由令完成带到国外。大陆腾讯财经《棱镜》栏目刊文披露,政泉控股老板郭文贵曾动用马建的监控技术,成功偷拍到了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淫乱视频,从而扳倒了刘。据港媒《前哨》报导,曾庆红和马建的关系原本隐秘,最后被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发现。当时吴是负责常务工作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但他对一件份内应管的事态全无掌握,而已经退休的曾庆红反而一清二楚先知道。最后吴得知,马建在获得情报后,没有按正常管道往上报,而是“违纪”直接给了已退休的曾庆红。

曾庆红以国家副主席兼任中央港澳小组组长之后,他便更为直接地经营香港这块地盘。中共在香港的特务活动自来有之,在1997年回归之前,到达高峰,也很混乱,各方势力都要插一腿。2003年7月,香港发生超过50万人参与的反《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七一大游行。中共为了应付新的局面,成立了由十八个部门组成的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担任组长,统筹领导港澳工作。自此,曾庆红全面接管了过去的特务机构,整合壮大成了“曾字型大小”的特务系统。

用金钱堆起来的情报系统

那个时候是中国刚加入世贸(WTO)的头几年,经济全球化浪潮使得海量的资金涌入中国大陆。中共那几年号称什么都缺,就是“不差钱”,钱就是一切,钱就是信仰,本来就已腐败不堪的社会,在腐败的广度和深度上不断上台阶。光是单个腐败的规模就从千万元,走上了上亿元、几十亿元、几百亿元的“金”光大道。这个时候曾庆红打造他的特务帝国,靠的就不仅仅是人脉,而是能够使“鬼都推磨”的金钱了。大量的中资企业涌入香港,不论老牌的还是新去的,财大气粗。利用庞大的利益输送,曾庆红在香港建立起了自己的特务体系。

中共最大的央企之一,香港中资企业华润集团的原董事长宋林(副部级)因贪腐落马,把幕后的曾庆红推到了峰尖浪口。宋林在1985年加入华润。2004年宋林升任华润集团总经理。宋林早前曾两次被《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实名举报,称宋林包养情妇和巨额贪腐,利用情妇洗钱愈十亿元。最早举报宋林的还另有其人,是前《山西晚报》记者李建军。但是,过去的举报都被宋林的后台给挡住了。这个后台就是曾庆红。海外媒体曾披露,在宋林2014年4月被中纪委调查前,曾透露有“老常委”(曾庆红)的支持,自己不会有事,“老常委”还邀请他到深圳的家中住几天。谁想宋林刚刚进入深圳,就直接被抓走。

宋林作为曾庆红的心腹,也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主要负责人。在曾授意下,宋林一直在港力挺江系扶植的特首梁振英。宋林还与曾的另一心腹、已落马的中共政协原副主席苏荣私交甚笃。苏荣也是曾的“江西帮”成员。

中央港澳小组、国务院港澳办、中联办这一条线上的,有很多曾庆红长期培植的势力。据称,在港澳事务决策方面,中共元老廖承志之子廖晖、前中共组织部长安子文之子安民,以及其弟弟曾庆淮,这三人构成了曾庆红控制香港的铁三角。廖晖从1997-2010年任港澳办主任长达13年,2003年和2008年还当选过全国政协副主席,全面负责中共在香港、澳门的统战工作。安民担任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

曾庆红当年最重要的一步,是安排1995年就进驻香港的其弟曾庆淮,名正言顺地成为当年在港澳事务上的特务总头子,为其收集港澳的情报、法轮功的动向、对香港娱乐圈搞统战等。曾庆红并向香港派出大量的所谓经贸、文化参赞、武官等,其实都是搞情报的特务。

现任中联办主任张晓明长期担任廖晖的秘书,自然是曾庆红的人。特首梁振英也是一直受曾庆红栽培,听命于曾。前中共香港地下党员梁慕娴曾大爆有关内幕,根据她自己的亲身经历,公开“推测”梁振英是地下党。中共官媒人民网在上载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简历时,也以“梁振英同志”相称,引发媒体猜测。

廖晖退休后,陈毅的女婿、原外交部副部长王光亚走马上任接替港澳办主任。王光亚主掌港澳办,与其世交、原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推荐密切相关。陈毅家族与曾家有80年的交情,陈毅和张茜的长子陈昊苏,更是吃曾母邓六金的奶水长大的。

曾庆红的特务系统是靠金钱堆出来的,哪个能干净?网传廖晖、张晓明不但贪腐严重,也同样包养情妇,跟宋林一样。现在人们发现针对中共官员贪腐的所谓谣言,其实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这帮家伙按曾庆红的意思去干坏事,曾让他们贪财贪色,曾庆红又以“老常委” 的身份保护着他们,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在习近平的反腐攻势下,必然会抱团反击。

曾庆红的一大“发明创造”:中共周边组织

所以,香港就成为了中南海权斗的焦点。周永康没倒的时候,还能在内地制造些恐怖事件给习添乱,现在周倒了,曾庆红培植的海外特务组织就尤其显得重要了,于是在海外频频制造事端,香港就成为了中南海权斗的焦点。说起他们制造事端的手法,就得说到曾庆红的一大“发明创造”。

特务,通常都是秘密工作。但是曾庆红在他的特务体系中,“创造”了一个新的物种,就是发展一些“中共周边组织”,纠合起一帮人,包括黑道,打着一个什么组织的幌子,冒充当地“民意”,公开干扰恐吓当地民众。香港、台湾、美国等地都有类似组织。特别是针对法轮功,法轮功学员讲究“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些周边组织特别来劲,更加肆无忌惮地张狂。

这些“中共周边组织”,说都是特务吧,他们还光天化日之下穿着统一的制服上街;说都是黑道吧,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说它是一个普通团体吧,他们打砸抢,大耍流氓手段,连警察都惧他们三分。这些组织自恃有后台撑腰,无法无天。后台是谁?就是曾庆红的特务系统。特务系统不直接出面,由这些马仔出来抛头露面,制造群众斗群众的假像。

这个特务系统是如何控制这些周边组织的呢?还是通过利益。最重要的是,不只是利益输送,而是同时利益控制,恩威并施,跟黑帮同样的手法。比如,那些组织的小头目,是做生意的话,要从大陆进口货物吧,你不合作就断了你的生意来源。合作的话,还可以得到小恩小惠。那些小喽啰,家在大陆,不合作就找你家人的麻烦。有的头目本身就是黑道的,可是中共才是最大的黑社会,老毛当年就凭着一招“人民专政”一夜之间就可铲除全国的黑社会,那些黑道的面对中共这个黑老大就是小儿科,谁不服马上收拾你,死不见尸。你要合作,还给你个出路。就是依靠这种流氓的黑道手法,曾庆红豢养出了一批俯首听命的周边组织。

骚扰法轮功,捆绑中共

曾庆红的中共周边组织特别喜欢针对法轮功学员来闹事,这其实是其特务系统处心积虑的考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先是江一个人要迫害,其他政治局常委(那时曾庆红还不是常委)都不同意。江泽民就发飙,气壮如牛,用亡党亡国来要胁其他人,逼大家闭嘴。发动起来之后,曾庆红给江出来很多坏主意。把这场迫害变成了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和资源的一场浩劫,这场迫害就不只是江泽民的个人战争了,而是整个中共体制干的,而且这场迫害史无前例,连大规模活摘器官这种“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都干出来了。曾庆红特务系统就是用继续迫害法轮功来捆绑现任政权。胡温时代如此,今天亦如此。而且,现在面临“打老虎”的压力,更是不遗余力地要跳出来闹事。

曾庆红的特务系统这么干有几个目的。

一是抹黑习政府。让外界觉得习也在迫害法轮功,让习重蹈当初胡温的覆辙;

二是挑战习政府。习近平不是说要恢复传统文化,说要宗教自由嘛,曾庆红的特务系统就使劲找法轮功的麻烦;

三是转移视线。习王反腐已经反到曾庆红鼻子底下了,他一完蛋,他这条线上的蚱蜢就失去了“老常委”这个大靠山。所以只能穷途末路,拼死一搏。

四是捆绑中共。继续整法轮功就是继续让中共作恶。迫害法轮功的事,不是某个人的,是中共整体参与的。习近平口口声声要维护党的地位,曾庆红就以党的名义继续作恶,习要怎么办?

五是流氓惯性。这些组织就是这样被培植起来的,主子没有喊停,他们也不知道。每次换届,使领馆聪明的都会观望,看上头的政策走向,傻的才不留后路。

六是给下面的打气。干扰法轮功,就代表一种政策走向,说明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没有变,就是要给下面一个态度,让他们继续跟著作恶。

七是企图重复“四二五”模式。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上访,起因就是天津警察抓了40多位去一家杂志社澄清一篇不实报导的法轮功学员,还打了人。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有着对自己信仰的坚持,和平理性而又不会屈服于权势。当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设圈套,说天津市解决不了,让学员去北京申诉。学员们到了北京,本来是去信访办,却被员警引导到了信访办附近的中南海,制造“围攻中南海”的假像。这事本来被当时的总理朱镕基出面和平解决了,但一意孤行的江泽民却利用这事大作文章,把和平的申诉上访打成了“围攻”。现在曾庆红特务系统在香港的所为,很象当年的425,他们利用法轮功学员不会屈服于权势恐吓,一而再,再而三地制造事端,激化矛盾,就是想要搞出事来。

曾庆红自身难保

不过,作恶多端必自毙。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历史走到今天,看看那些在反腐中落马的高官们,个个都是迫害法轮功的罪犯。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苏荣、李东生、令计划、张越、周本顺……一个都跑不了。曾庆红的心腹也正在一个一个地被剪除,甚至有报导说连江泽民都已经身不由己了。

那么,跟随曾庆红继续作恶,会有什么下场呢?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7-27 12: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