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云山躲在共青团背后再遭挫败(完整版)

人气: 203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缘报导)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赵薇事件”开始降温。共青团中央微博在这个事件中不断挑动民众情绪,招收的大批“五毛”也上阵,一度使得网络上谩骂、秽语成风,但其行为在7月17日遭官媒不点名斥责。此后几日,共青团中央又与官媒“交火”,引发网络围观。几次事件之后,习当局以各种方式削刘云山的权。报导指现主管共青团工作的最高官员是刘云山。

一、共青团煽动网络文革 遭当局否定

官媒发文 为“赵薇事件”降温

7月17日,大陆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侠客岛”,针对“赵薇事件”发文说:“不需讳言,制造这起舆论公案的,赋予了她更为重要的角色,方法是挑动了那根长存的民族主义神经。 ”

文中更直言:“以抵制外敌入侵的名义,抵制同胞,这便是全部的故事。我看不出这比抵制日货时,用锁砸同胞的脑袋高明到哪里去。”

文章还明确批驳这个事件中流传的阴谋论:所谓的“资本操纵舆论”纯属无稽之谈。

共青团中央微博之前的文章曾提出“资本操纵舆论”的说法。

巧合的是,同样是17日,曾经带头攻击赵薇用“台独”男主角戴立忍的网民、自媒体作者“瘪犊子曰”发布公告,公开向赵薇道歉。他表示,自己的帖文中确有有待证明以及斟酌的地方,缺乏严谨的调研。他自己已将文章删除,并要求转载各方必须立即删除。

赵薇回应戴立忍事件
面对“共青团”和“五毛”的一片谩骂攻击,赵薇曾做出这种回应,质问为何非要把世界变得复杂和恶俗。(赵薇微博)

“赵薇事件” 共青团多次挑起事端

近日,赵薇执导的电影《没有别的爱》遭到部分网友抵制。大陆网络谣传该片的主演戴立忍曾参与“台独”相关活动;同时流传的谣言还有,赵薇本人已加入新加坡籍。

7月6日,共青团中央的官微刊发长文,表面以梳理赵薇、戴立忍及新电影《没有别的爱》遭网民批评说明事件的来龙去脉,实则挑起事端。

文章罗列出疑似戴立忍曾参加“反服贸”等诸多新闻报导和照片,同时贴出大量网民的批评性言论,最后告诫赵薇:犯错不要紧,但认识到错误改正了就是好“同志”。

紧接着,共青团中央学校部的官方微博开始“逼”戴立忍表态,同时还声称自己的言论遭到“封杀”,并暗示这是赵薇“公关”的结果。共青团中央官微更是发出置顶微博,号召网友抵制赵薇和戴立忍的电影。

“共青团大战赵薇”迅速挑动了网友的敏感神经,共青团招收的网络五毛纷纷上阵,上述微博的热门评论中过激言论占九成。

赵薇电影组回应戴立忍事件
针对网络上“文革”式的攻击,赵薇《没有别的爱》工作室曾在微博上发表声明回击,戴立忍本人也声明予以正面回应。(网络图片)

赵薇作出回应 戴立忍被撤换

7月11日晚,赵薇发长文澄清自己是中国国籍,“我的根、我的事业、我的未来都在这片土地”;称戴立忍明确表达不是“台独”等。

此前,《没有别的爱》剧组和戴立忍也相继发布声明,否认戴支持“台独”。但在强大压力之下,7月15日,剧组发布声明,决定撤换戴立忍。

该片于6月27日已经杀青,这也意味着赵薇将重拍此片。

共青团再度挑动矛盾

7月14日,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针对“赵薇事件”又发表文章《学术观察:受资本控制,部分主流媒体人格分裂》,声称“由于资本集团渗透了几乎全部的网络媒体和有影响的传统主流媒体”,因此“在重大政治问题上的言论和新闻立场出现严重的舆论一律,不同的声音,基本发不出来”。

文章把当下的中国描绘成“掌握话语权的文化精英,在资本集团的强大支持下,跟社会其他精英一起联手完成对网络舆论的控制”。

上述微博发布前后,整个事件在网络上走向了极端。

在“五毛”的描绘中,赵薇不仅和马云与“共济会”勾结,还成了“ISIS头目”,指挥发动法国尼斯的恐怖袭击与土耳其政变来“转移人们的视线”。“敌对势力”给中国人“洗脑”、妄图对中国进行“颜色革命”等阴谋论也纷纷出现。

此外,在微博上只要谁同情赵薇和戴立忍,同样遭到疯狂围攻。大陆网络一度充斥着谩骂、攻击性的语言,不堪入目。有民众将此称为“网络文革”。

在挑起了对赵薇、戴立忍的网络语言暴力攻击后,共青团中央7月16日发出了一条讨论爱国行为的微博,摇身一变,指责那些制造有关赵薇的夸张谣言都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有网民发帖说:这次是共青团搞的,是组织化行为的结果。全国一千多高校,团委学生会每所算一百个网评员,每天十分之一值班也有1万人,每人刷100条就有100万条评转,再加上被带动的外围“自干粉红”,有目标地灌进热帖及大V的微博。

文革大字报
现在狂轰滥炸的网络攻击,和“文革”期间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没有本质区别。(网络图片)

海外媒体:共青团走向穷途末路

7月17日,编辑部在北京的多维网发文《“祸水”共青团走向穷途末》评论说,正是共青团以一种“红色姿态”搅和进来,才让整个事情变了味。

文章说,“这种文革中常见的‘打倒后再踏上一只脚’的做法,共青团似乎用上了瘾。”并指,尽管共青团中央的微博极力表明“这口锅太黑,我们不背”,但该背的责任显然逃不掉。从一开始附和网友将戴立忍打上“支持台独”的标签,引发了民粹情绪泛滥;到后来放出毫无证据的“资本操纵说”,把话题上升到政治斗争的高度,引发阴谋论与谣言满天飞,整个舆论场被搅动的浑浊不堪。这不禁令人想要问共青团中央一句:你们真的是在疏解民众情绪、引导舆论走向吗?

同一日,香港东网发表一篇题为“爱国病入腠理”的署名评论文章表示,在舆论制造的过程中,中共共青团中央明显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共青团在文宣势力版图中养贼自重,借助政治正确的空档,上下其手”。

还有评论认为, 共青团在此次事件中表现的如此积极,“与其自身的危机感不无关系。”

共青团的背后是刘云山

2016年港媒《争鸣》6月号发文披露,中央政治局于5月中旬开会,决定整顿共青团。该次会议上点明上至共青团中央,下至其基层、乡村组织,都成了一潭死水。

今年4月中旬,大陆消息称,中共政治局常委以改革的名义作出决定,共青团中央实行缩编精简,裁撤至少30%人员。紧接着在4月25日,中纪委对团中央通报整改情况,严厉批评团中央存在着“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四大要害问题。

港媒文章透露,江派常委刘云山把中纪委对共青团中央的反馈报告一直捂住,不下达文件,不作传达,不作讨论。直至4月下旬中纪委查询此事,刘云山辩解称:“担心影响干扰中心工作、任务,担心影响、挫伤百万计团干部的工作和抱负,担心会被外部势力乘机宣传、抹黑等。”

中共这届负责共青团工作的最高领导是刘云山、李源潮等人。

另有报导称,去年7月,当局召开中共史上首次“党的群团工作会议”时,习近平就曾严厉指责共青团处于“高位截瘫”的状况。

2013年港媒曾披露,当年7月初,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李克强表示,共青团组织日趋堕落、变质。

消失数月的大陆知名地产商任志强,日前在某论坛上发表有关环保问题的演讲,在演讲时依然“火力十足”。(大纪元资料室)
此前,共青团曾多次向地产商任志强开火,并疯狂地喊出“共产主义是最高理想”。(大纪元资料室)

文革式围攻任志强 共青团想要打击谁?

在这次的“赵薇事件”之前,共青团与大陆知名地产商任志强之间已有过多次“交火”。

去年9月21日上午,共青团中央官微称:“对于我们共青团人来说,共产主义既是最高理想,也是实现过程。”并喊出“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此话引来大陆知名地产商任志强的炮轰。任志强评论说“曾经被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

很快各地共青团系统发表攻击任志强的文章。

今年2月19日晚上,任志强针对“党媒姓党”的说法在微博发帖:“彻底地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此后,任志强被中共多家喉舌围攻。

2月22日,北京市委旗下的千龙网发表题为《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的评论。此文把质疑指向任志强背后的领导: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

中青网法人微博@中国青年网煽风点火称,“任志强这样的党员,其长期以来的言行都早已背离了党的根本宗旨,违背了党的政治纪律,已经不能称之为共产党员了。”文章还表示要“坚决把这样的毒瘤清除出去”。这是网络上最早发出的对任志强“清党”的舆论之一。

共青团的中青网攻击任志强,称其“用心险恶”、“妄议中央”、“违反‘国安法’”。

任志强曾撰文称,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其学长,更是其政治辅导员,文革期间又一起上山下乡。王岐山晋升国家领导人行列后,两人仍有联络,有时打电话深夜聊天,一聊就很久。

北京市委千龙网和团中央中青网这次在任志强事件中为什么跳那么高?有海外媒体认为,“因为这里面掺杂着纵横交错的利益关系。”

报导说,刘云山的目的是制约王岐山清查宣传系统,防止他的“宣传王国”出现清查周永康“政法王国”时那样的雪崩效应。另外一个导火索是,刘云山儿子刘乐飞被查出问题,刘有“围魏救赵”之意。

报导还说,任志强与王岐山有无数人都知道的密切关系,宣传系统遂打着任志强“反党”和“危害国家安全”的旗号来反制王岐山与习近平合围中宣系统。

评论:刘云山的危机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人民日报》社长杨镇武是习近平派系的人,微信号“侠客岛”此前多篇文章帮习说话。这次不点名批评共青团,很可能是习近平的要求。这也从侧面看清刘云山文宣势力的衰弱和刘的危机。

二、共青团挑衅官媒 习削刘云山权力

在“赵薇事件”降温后,共青团开始大战“侠客岛”。

共青团挑衅“侠客岛”  遭回击

7月17日“侠客岛”发文为“赵薇事件”降温后,被网络称为“团饭”、由共青团招收的网络五毛再次上阵,熟练地发起了又一轮攻击行动,将“侠客岛”打成“莆田系”,指称“侠客岛”其实属于“营销号”、“故意扭曲”官媒文章等等。网络再次出现谩骂、攻击性的语言。

在这场混战中,《人民日报》也被卷入其中。五毛们一边自称把“侠客岛”“开除”出《人民日报》,一边指责《人民日报》本身是中共内部的“走资派、内鬼、被公知和资本控制的垃圾谣棍集团”。

有网民惊呼:新时代问题出现了,党媒应该怎么样证明自己是党媒?

7月19日,“侠客岛”连发三弹:“有句话叫啥来着?窝里横。哦,还有很多人可能还分不清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网,海外网啥关系。建议先分清楚关系后再来,就像你要去爱国,先把苹果手机砸了再说。”

“敌人还没打进来,自己先内讧了。”

“侠客岛”还直指@思想火炬说:“党报的态度来了。听谁的?反正不能听某些大V抵制麦当劳肯德基的愚蠢建议。”

11.jpge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这里提到的大V就是之前倡议全中国人民不去麦当劳和肯德基消费的@思想火炬,这也是共青团中央特聘智库成员朱继东操作的网评账号。

朱继东是共青团中央特聘的所谓智库成员。(网络截图)

此后双方继续混战。在此大战中,“侠客岛”的一条微博也被多人举报后删除。

围观的网民纷纷发表看法:

“赵薇这个事,实际上已经演变成了团团(共青团)和大大(习近平)的舆论卡位战。”

“团团实际是利用了人民群众对官媒的认知误区。人民群众自然认为官媒是铁板一块的,事实上并不是。”

还有网民汇总了这几天网络战的对话,发帖说:截至今天(20日)下午,这场大戏还没有结束。被删帖的“侠客岛”还在评论里继续手撕团团;而朱先生(朱继东)则一面在@思想火炬账号上大转“新自由主义亡国啦,要把党员问责制度落实好”以及大大的讲话,一面在小号继续暗示“侠客岛”是《人民日报》也不承认的山寨货,当然,也依然有朱先生的死忠粉继续在刷着“资本控制舆论”“赵薇秒删”的帖子。

帖文总结说,这是“党魁清理冲锋队”。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此次大战实际上是《人民日报》背后的习近平与共青团背后的刘云山之争。

五大央媒设立新媒体 信息在微博大战后被放出

习近平在“十八大”上任后,主管中共意识形态的江派常委刘云山不断搅局,多次封杀和曲解习近平的言论,与习近平作对。习阵营则在不断深入清洗文宣系统的同时大力推动新媒体,刘云山权力被逐步拿走。

在共青团和“侠客岛”在微博上大战后,习阵营在7月21日高调披露,当局五大央媒已设立新媒体。

习近平上任后,在新媒体宣传方面着力甚深。据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报导,中央党校报刊社14日召开“学习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邀请中宣部党建杂志社“习语”、人民日报海外版“学习小组”、人民日报“学习大国”、新华社“学习进行时”、光明日报“学习时刻”等5家新媒体负责人参加座谈。

据报,邀请这5家主责宣传习近平的新媒体参加,也是为了让外界对这5家中央级新媒体“有更多了解。” 座谈会上这5家新媒体还展开交流。

现任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与习近平是同乡,被认为是习的“铁杆文胆”、七大智囊之一。2013年9月,何毅亭由中央政策研究室常务副主任转任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掌管中央党校实权,替习掌控中共思想基地。

2015年12月16日,第二届世界网际网路大会在浙江乌镇召开,习近平在开幕礼上发表演讲。期间,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向港媒表示, 习近平对中共传统媒体已经不抱任何期待了,“他只重视新媒体,他曾说年轻人已经不读报纸了,工作重心就是在网际网路,所以他要布局。”

2014年8月6日,日本的NHK电视台政治部记者曾在推特上透露:下一个将要被削权的是中宣部及把持中宣部的刘云山。宣传部门的控制权将被习近平拿走。

十多天后,习近平召开“深改小组”会议,宣布要组建新媒体。

网信办也掌控了大陆的新闻网站,将网络媒体的权力从中宣部部分拿走。

微博大战后的另一消息:习人马兼任中宣部副部长

中共网信办官网公布信息,徐麟被任命为网信办主任、国新办副主任。(图络图片)
中共网信办官网公布信息,徐麟被任命为网信办主任、国新办副主任。(图络图片)

同时,习近平也不断在文宣系安插自己的人。

6月29日,官方通报,中宣部副部长鲁炜被免去网信办主任与国新办副主任两个职务。这两个职务均由网信办排名第一的副主任徐麟接任。

在共青团挑衅“侠客岛”事件后,7月20日,海外媒体纷纷报导徐麟已于今年6月履新,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一职。查看其官方简历也可证实这一点。

徐麟是当年习在上海的旧部,被认为是习的人马。

2013年10月,习近平在浙江的旧部黄坤明调任中宣部副部长,2014年12月任常务副部长。

刘云山多次被削权

6月2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问责条例》。会议称,“对于失职失责造成严重后果、人民群众反映强烈、损害中共执政的政治基础的都要严肃追究责任,既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又追究领导责任。要把责任压给各级政府。”

据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该条例的幕后主导者。

6月29日,《明报》针对这个《问责条例》发表的评论文章表示,所谓主体责任,是指(中共)各级党委;监督责任,则是指各级纪检机构;而领导责任,则是指官员个人。在中央来说,中央党建领导小组组长是刘云山,应由刘负主体责任,王岐山则是负监督责任,现在监督者越俎代庖,刘云山情何以堪?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刘云山作为中共党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相关事项应由其负责主导。现《问责条例》由王岐山出台,这也凸显刘云山的权力再被削弱。

6月8日,王岐山主掌的中纪委通报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列举中宣部“五大罪状”。当时,BBC中文网的报导将此称之为“政治大地震前兆”,报导指这是高层“不满于中宣部工作不力将整顿中宣部的信号”。还有舆论预测,中共高层内部可能很快出现“大地震”。#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7-31 5: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