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吧!你值得被看见》书摘

写作矛盾力:忧伤带来快乐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含痛楚的快感。
作者/蔡淇华

《写作吧!你值得被看见》/时报出版 提供

  人气: 143
【字号】    
   标签: tags: ,

“我非常不喜欢父亲的矛盾,他明明喜欢狗,却不允许我们在家中养狗;他明明很想创业,却死守一个公务员的工作;他明明很喜欢像以前一样,和我聊天说地,现在却没聊几句就赶我进房间念书。唉,我父亲真是矛盾。”一位女同学在文章中描写她的父亲,很明显,她不了解“矛盾”就是人生。

“你周末去看看《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好不好?看完后,你可能会写出不一样的东西。”

学生看了电影,周一来学校就到办公室找我:“老师,电影很感人,害我哭得很惨,但我不是很了解找到忧忧才能找到快乐的逻辑。”

《脑筋急转弯》是皮克斯在二○一五年发行的动画电影。主角莱莉因为父亲寻找新工作,举家搬迁至旧金山,但莱莉无法适应新环境,频频与父母发生冲突,此时莱莉脑中的乐乐(Joy)与忧忧(Sadness)在记忆迷宫中迷路,莱莉的大脑总部只能由怒怒(Anger)、厌厌(Disgust)以及惊惊(Fear)主导,导致莱莉变得愤世嫉俗。最后乐乐发现莱莉最大的快乐记忆是发生在一次忧伤之后,也就是说,如果无法找到忧忧,莱莉永远无法恢复快乐。

“忧伤带来快乐,听起来矛盾,但那是人生的真相。”我这个老头子开始倚老卖老:“人生本是悲欢交集,就像在忧虑中K书后,才能得到好成绩的欢乐;浑身伤痛后,才有登上高峰的激情,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含痛楚的快感。”

“老师,你让我想到‘痛快’,这个名词好矛盾。”

“其实真正矛盾的是人,例如人的优点往往也是他的缺点;而他的缺点有时会成为他的优点。”

“怎么讲?”

“ 就像我的一个朋友最近离婚了, 她是一个严肃的人, 结婚前爱上大而化之的他,她说和他在一起好轻松、好快乐,但结婚后却觉得他的大而化之是‘随便’,因为他总是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

“有道理,昨天我看一部TED影片,就提到乐观的人虽然较容易成功,但容易大起大落;但悲观的人较不容易犯错,所以平均比较长寿。”

“对啊,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每一个人都是矛盾的。就像皮克斯的另外一部动画片《天外奇迹》,讲的就是这个矛盾。片中女主角艾莉一心想要冒险,却屈服于经济的现实,一次次放弃梦想;而死板的男主角卡尔老了之后,先是一再拒绝八岁童军男孩罗素,最后终于回到新婚时喜欢小孩的初衷,和罗素完成了抵达仙境瀑布的壮举,实现了艾莉浪漫的遗愿。”

“老师,好像戏剧中迷人的角色都很‘矛盾’。”

“是啊, 像《 红楼梦》 中的林黛玉,既娇柔又刚烈;《怪医黑杰克》中的怪医,既贪财又有正义感。还有,你父亲不也是很矛盾吗?你父亲爱狗,可能为了少花钱而不敢养;可能为了稳定的家庭经济基础,甘愿当公务员;也可能很喜欢和女儿聊天,却怕聊太久会占据你读书、睡觉的时间。你父亲的角色很‘矛盾’,但不迷人吗?”

学生的眼角有点湿润,说:“老师,我大概知道怎么重写我的父亲了。”

很高兴学生透过创作,“得人之情,哀矜勿喜”。更期许她能因为文学的善解,知道人生可以选择在矛与盾的对抗中,抵销生命的能量,也可以选择让矛与盾同向共力,因此将有沛然莫之能御的力量,大到可以拉起《天外奇迹》中的气球,一起慢慢高飞,不断上升再上升……

本文节录:《写作吧!你值得被看见》/时报出版 @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对许多人来说,富有慈悲心(或言同情心)的管理之道,这一理念说好点是太煽情,说得不好听则是管理不善。但新的研究表明,善良的品行并不会让管理者显得太软弱,反之,利他的品行会在团队中增加领导者的威信;某些情况下,会转化为一种很强的竞争优势。
  • 现今针对气候变迁议题持续上演的政治僵局,是埃利希和赛门的冲突所造成最负面的影响。过去关于人口成长和资源稀少的错误主张譬如埃利希于七和八 ○年代,预测因粮食稀少而引发的大型饥荒渐渐地破坏了提倡气候抗争行动的科学家和环保分子的信用。
  • 去四十年来,持续的人口成长以及更富庶的人类社会,显示了人类比埃利希预期的更能面对自然限制。埃利希透过一九九四年的一篇探讨“最佳人口数量”的文章表示,五十五亿的人口已经“很明显地超过地球所能负荷”。埃利希和共同作者宣称,地球最适宜的人口数量,约莫是在十五亿至二十亿之间。自那之后,地球人口又增加了十五亿人。究竟,人类是在什么方面“明显地超过”地球的承载力呢?确实,很多人正在遭受贫病之苦,而气候变迁也正威胁着地球,但人类似乎尚未走到埃利希所预期的绝对极限。我们是否真的超用了地球资源,使得世界人口面临充斥灾难的未来?我们还无法确切得知,究竟地球可以承载多少人口,人类也很可能已经为世界末日架好了舞台。只不过,那一天看似还很遥远。
  • 极端的声音开始主导美国政坛,而党派斗争也越演越烈。正如保罗.埃利希和朱利安.赛门之间的分歧意见所示,观看世界截然不同的切入点,最终导致了如此之大的差异。两位在科学、经济和社会方面,都曾提出重要见解,不过双方都未能真正一枝独秀。埃利希和赛门的冲突史,反倒揭示了两人水火不容观点的局限。他们之间的剧烈冲突,显示聪明人容易毁谤自己的对手,将自己关注的议题,精简为残酷、引起分裂的语言。由埃利希和赛门赌注所凸显的冲突,引发了全美的政治争论,更使环境问题,特别是气候变迁议题,成为政治问题当中最为两极且分歧的议题。
  • (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关注全球重大新闻和专家意见的《World Affair》杂志报导,《失去新中国》一书作者、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伊森•加特曼(Ethan Gutmann)在2012年7月出版的新书《国家器官》(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中写道,“当王立军在2月6日晚上突破重围来到成都美国领馆时,他带来了一系列重创他上司薄熙来的故事:薄与英商海伍德被谋杀有关、挪用重庆公共资金、勒索当地的犯罪黑帮。”“身为前重庆公安局长,王对薄知之甚详……暗指薄与江派大员周永康密谋……夺权。”
  • 但事情就照这样继续下去,直到有一天,妈妈决定送我离开这里,因为我十岁了──大概吧──我个子太高,藏不住了,就快塞不进那个洞里,而且恐怕会把我弟弟压扁。
  • 假如路上遇到和我们相同方向的卡车,我们会问问司机是否愿意让我们搭个便车(就算只有几公里路也好),假如对方人很好,就会停下来,让我们上车,但假如对方并不友善,或对自己或对这个世界充满怒气,他们经过的时候就会加速呼啸而过,弄得我们一身尘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