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曝河北村庄怪病 中国土壤污染怵目惊心

美国调查报告显示,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血液中铅、镉、汞等重金属含量高于来自其他亚洲地区的移民。但是中国土壤污染的调查数据被中共官方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公开。图为,中国海南一海边的渔村。(Getty Images)
人气: 585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7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5月末的一个凌晨,三辆卡车来到河北省辛集市大营村,趁着天色昏暗,将卡车上的“货物”倾倒进了附近的水渠里,没人知道倒进水渠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一个月后,空气中仍飘散着刺鼻的味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7月5日报道了河北省辛集市污染严重的消息,报导称,村民张亚春(音)两年前种下的将近200棵杨树全部枯死,只能砍了当柴烧。另一位农民老边(音)蹲在地头掉眼泪,他担心这块小麦地可能会颗粒无收,因为灌溉用的水就来自那个水渠,这块地是他一家全部的收入来源。

大营村居住着约1500人,村子附近就是化工厂、钢铁厂和皮革厂,他们不知道谁该为这一切负责。

在河北大营村以北靠近拥有“皮革之都”称号的辛集市的地方,有一个锚营村,居住着4000多居民。那里有一个巨大的露天垃圾场,堆放着周边数百家特殊工厂制造出来的废弃物。

由于气味难闻,村民们不敢开窗,对饮用水被污染他们也投诉了不知道多少回。一名王姓村民说:“很多人都得了罕见的疾病,甚至也有年纪轻轻就得癌的人。”

据希望之声报导,辛集市居民李先生表示,当地的经济开发区和锚营工业园区有多家化工厂、钢铁厂和皮革厂,锚营村有一座大型露天垃圾场,各种工业制造的废料被堆积在那里。

他说:“呼吸的空气、饮用水,方方面面吧,土壤啊,还有地下水,好多传说吧,人家工厂里也有一级秘密,那(污染)水用高压直接打到地下。”

李先生介绍,工厂附近以前的井水有时会飘出泡沫和怪味,村民们都不敢喝,为了健康,村民投巨资打了两眼特别深的井供大家饮水用。

2014年,数百个锚营村村民多次到市政府反映附近工厂,偷偷排放有毒物质污染空气和水源,均遭到镇压,有维权者为此还遭判刑,政府采用了多种方式分化、瓦解了村民的维权行动。

重金属污染稻米 村民得“痛痛病”

重金属镉正通过污染土壤侵入稻米,进而威胁人类。学者抽样调查显示中国多地市场上约10%大米镉超标,而中国在多种重金属污染的稻米之前几乎不设防。

《新世纪》周刊曾报导,广西阳朔县兴坪镇思的村84岁的李文骧老人称自己已经20余年没法好好走路了。只要走上不超过100米,脚和小腿就会酸疼难忍。同村还有另外十几位老人也有类似症状。

他拿出小半袋大米。颜色纯白,略有透亮感,颗粒饱满,肉眼看不出这些大米有什么异样。但是,经过检测,这种大米中镉成分严重超标。当地人将这种大米简称为“镉米”。

镉,一种重金属,化学元素周期表中排序第48位。在自然界,它作为化合物存在于矿物质中,进入人体后危害极大。李文骧老人怀疑自己得的怪病与这种大米有关。

医学文献已经证明,镉进入人体,多年后可引起骨痛等症,严重时导致可怕的“痛痛病”。所谓“痛痛病”,又称骨痛病,患者骨头有针扎般剧痛,口中常喊“痛啊痛啊”,故得此名。这种病的症状与李文骧老人所说的软脚病非常相似。多位学者也直指,不少村民已具有疑似“痛痛病”初期症状。

在镉之外,大米中还存在其它重金属超标的问题。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所研究人员即发表论文称,中国大陆居民摄入甲基汞的主要渠道是稻米,而非鱼类。众所周知,甲基汞是著名公害病之一水俣病的致病元凶。

报导称,中国快速工业化过程中遍地开花的开矿等行为,使原本以化合物形式存在的镉、砷、汞等有害重金属释放到自然界。这些有害重金属通过水流和空气,污染了中国相当大一部分土地,进而污染了稻米,再随之进入人体。

更为严重的是,中国几乎没有关于重金属污染土地的种植规范,大量被污染土地仍在正常生产稻米。

而且,污染土地上产出的污染稻米,绝大部分可以畅通无阻地自由上市流通。这导致污染稻米产区以外的城乡居民也有暴露危险,而危险程度究竟有多大,目前尚缺乏研究。

中国80%土壤遭污染

中国国土资源部在2005年至2013年进行了一项调查,2014年公布了部分调查结果。该结果显示,中国全国土壤总点位超标率为16.1%,耕地的点位超标率为19.4%。污水灌溉农田面积已经超过330万公顷。造成土壤污染的各种原因当中包括工厂的有毒废弃物的排放、污水灌溉或过度使用杀虫剂等。

报道称,实际情况可能更糟。批评人士认为,在1500个被检测地区布设的1万个点位中提取的土壤样本并不具有多少代表性,没有考虑到所有有毒化学物质的可能性。中国土地再生协会高盛达(音)指出,全国有30万到50万公顷土壤受到了污染。

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表示,中国农田的污染可能高达80%-90%,除了给高干的特供的土地之外,还有除了农民的自留地之外,其它的土地基本上都是被污染的。

他认为中国给出的数据是不确实的,“10%的农田是污染的这个数据肯定是错的,我们为什么可以这么说呢?前段时间读过这么一个报导,就说中国80%的地下水是受污染的,那80%的地下水它存在什么地方呢?中国又特别解释说主要是浅层地下水,那浅层地下水它就是和土壤是共生的,存在于污染之中的。那80%的地下水它就必然造成80%的土壤是污染的,水污染了土壤,土壤污染了水,这两个是关联在一起的,不可能存在10%的农田是污染的,而80%的地下水是污染的,这不可能的。”

中共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土壤保护问题专家王夏晖承认,“2014年调查的准确性并不高,我们还需要更多确切的数据”。专家希望能在2018年底完成对全部耕地污染状况的调查。

追逐GDP造成的恶果

《经济参考报》曾以“大地之殇”为主题,探寻土地污染背后的原因,并征询网民意见。

网民“王涛1984”表示,发展不能以断子绝孙为代价。网民“吴瑛”称,为了自己功绩,招商一些污染环境的企业,换来的是我们失去赖以生存的环境!

另一些网民则认为,技术、资金、法律规范等问题尚居其次,地方官员发展观念转变才是扭转“毒地”局面的关键。

网民“摩旅的小悦老曼”表示,“治理土壤‘毒瘤’存在的不是三大难题,而是一大难题,就是GDP=政绩,在GDP面前,一切都得让路。”

“为什么年年对污染企业整治,都无法得到根治?”网民“浪生思乡”认为,“关键在于当地领导以眼前的政绩给日后留下无法估量的后患。”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教授”的微网志用户“朱启臻”评论称,这是对人们盲目崇拜GDP的一种惩罚,是对人们忽视传统农业文化的一种惩罚。也是对错误农业发展理念的惩罚。

原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亦称,中共当局多年来不顾民生和环境,片面追求GDP数据,结果导致目前污染严重的恶果。不仅是五分之一的耕地受到污染,空气中的重霾也是威胁人类健康的重要因素,连地下水也受到严重污染。土壤污染导致粮食重金属超标,蔬菜也有毒,严重的污染使得民众感到犹如生活在毒气罐中,无奈而绝望。目前大陆民众都对中共政权丧失信心,怨声载道,盼望中共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能尽快结束。

“以中共目前的经济状况根本无力承担。所以中共所说的治理污染只是一种口号罢了。”

大陆诸多机构也公布调查数据,称中国目前不但面临生产严重过剩、经济增长缓慢问题,同时面临生态环境危机,大量土地遭污染,水体生态严重恶化,大气中重霾笼罩,中国正面临有史以来空前的生态危机。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6-07-08 11: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