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的奥妙和做人的本分

专访曾智斌——世界指挥大赛冠军、维也纳儿童合唱团唯一亚洲指挥

曾智斌(曾智斌官方网站、余钢)

    人气: 1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今年八月,250名维也纳和香港顶尖音乐家,将在香港大会堂同台演奏马勒的《第八交响乐》(又名千人交响乐),为本港音乐界创下历史。

促成这盛事的灵魂人物,是土生土长的香港指挥家兼钢琴家曾智斌(Jimmy Chiang)。他是今年维港音乐节的艺术总监,也是有500年历史、奥地利国宝级的著名“维也纳儿童合唱团”唯一的亚洲指挥。

香港指挥家兼钢琴家曾智斌(Jimmy Chiang)(受访者提供)
香港指挥家兼钢琴家曾智斌(Jimmy Chiang)(受访者提供)
123
香港指挥家兼钢琴家曾智斌(Jimmy Chiang)(受访者提供)
456
香港指挥家兼钢琴家曾智斌(Jimmy Chiang)(受访者提供)

Jimmy说今次演出的规模十分宏大,仅是乐团就有250人,绝对是两地音乐界一大盛事。参演阵容鼎盛,包括阿诺德勋伯格合唱团、维也纳儿童合唱 团、国际知名歌唱家Anna Baxter、Christina Baader、Vincent Schirrmacher、Klemens Sander,以及本地歌唱家叶葆菁、邝励龄、张吟晶、黄日珩等。

第八交响曲是马勒生前最后一次公开指挥的曲目,共分为两个乐章。第一乐章取材自中世纪诗人Rabanus Maurus Magnentius (780 – 856A.D.)的拉丁文圣咏。第二乐章则是歌德作品《浮士德》(Faust)的终章。交响曲当年在幕尼黑首演时,动员超过一千名演奏者,而得到《千人交 响曲》的名称。

马勒第八交响曲 奏出宇宙的声音

马勒曾说:“此曲很特殊,难以言喻。它发出的是宇宙的声音、太阳运行的声音、而不是人的声音!我之前的交响曲只是这首交响曲的序曲,都在表现主观的悲剧感,这部作品却是歌颂伟大的欢乐与光荣。”

Jimmy认为马勒所指的“宇宙的声音”,与人数多寡无关,而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他所讲的宇宙的声音,和他的哲学观有关,因为他将很古老的经文和 歌德的文学作品《浮士德》融合一起,我觉得这才是宇宙的声音。他也提到人死后究竟会去哪里?究竟是否有神?所以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宇宙,一般人可能只会想到 宇宙有多大,其实是不是有一个更高层、属于精神世界的宇宙呢?”

指挥方面,Jimmy称会按照马勒的乐谱。他说:“马勒也是一个很有名的指挥家,在他的乐谱上面他写了很多额外的语句,其实很多都是指挥的语句,你只要跟从他就已经知道怎么指挥。”

Jimmy 会特别集中演绎歌词的精神内涵。他续称:“第八交响曲其实是一个比较哲学性的,比较正面的曲目,当然他之前的作品很多是悲伤的。马勒经历过不少悲剧,第一 个悲剧是他的女儿早逝,他和太太的关系也不好,小时候和父亲的相处也不愉快,使他谱出不少负面的歌曲,但他对大自然也很有兴趣,很欣赏。”

一般人可能只会想到宇宙有多大,其实是不是有一个更高层、属于精神世界的宇宙呢?

叶惠康高徒 29岁夺世界指挥大奖

对港人来说,Jimmy并不陌生。早在2007年他就扬名国际,年仅29岁拿下克罗地亚国际青年指挥家比赛冠军,是继叶泳诗之后,第二名得此殊荣的香港人。

出生于音乐家庭的他,父亲吹长笛,母亲是歌剧演员,自小受古典音乐的熏陶。他4岁开始跟随著名音乐教育家叶惠康的太太学钢琴,和叶家私交甚笃。他说:“其实 我最初并没有加入叶氏的乐团,只是和叶太学钢琴,不过和叶氏很有缘分。叶博士帮了我很多,比如乐理、指挥、作曲等。后来我又学习大提琴,加入乐团。”

梦想做指挥家 接触不同类型的音乐

Jimmy 的指挥梦由来已久,年幼时已展现领导才能,在学校经常组织活动。在十多岁时,他观看过一部关于著名指挥家Leonard Bernstein伯恩斯坦的纪录片后,就立志要当一名指挥家。他说:“做指挥让我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东西,你听到的颜色比钢琴更多,突然打开了我的眼 界。”

音乐为何有颜色?Jimmy解释说音乐不仅是音符,更是充满活力的色彩世界。“正如马勒所讲,音乐是一个世界,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颜色。音乐也都有它的内容,有它的文字,有它的语言。音乐的节奏其实是语言的节奏,所以音乐不只是音符。”

赢得西方称誉绝不容易

Jimmy曾赴维也纳的音乐及演艺大学深造,获艺术硕士学位,是奥地利名指挥家利奥普海格最后一位学生,2003年又曾跟随日本指挥大师小泽征尔学艺。

2007 年夺得世界指挥大奖后,为他打开了西方音乐殿堂的大门。2009-11年间,Jimmy获委任为德国弗莱堡剧院的首席指挥,2013年当上维也纳儿童合唱 团中的海顿团指挥,是团中唯一的亚洲指挥。作为一名华人指挥家,统领西方历史最悠久、最著名的合唱团,Jimmy坦言有压力,但也觉得很有意义。

“亚洲的音乐家在外国发展,其实是不容易的。我们是东方人,谈到西方音乐时说服力其实不大。他们只会说我们技巧好,但在音乐修养、语言等,是不及人家的。尤其指挥处于一个领导的地位,需要知道的东西要比别人多。要赢得西方人的尊敬,是非常的难,不是那么容易。”

有 著敏锐听觉的Jimmy,主动学习德文,很快就冲破语言障碍,再深入研究西方音乐史,融入当地文化,付出比别人更大的努力。“因为莫札特、贝多芬、海顿讲 的语言就是他们的音乐,所以你学他们的音乐而不学他们的语言,其实是少了一半。譬如歌剧、弥撒曲、宗教音乐,不管你是否有相同的信仰,如果不知道它哲学背 后其实是人和神的想法,就演绎不到后面那个情绪。讲话也是,讲话哪里是重音,音乐上就是哪里有重音。所以你一讲错字,音乐都会摆错重音。人家就会说这是外 国的,不是当地人。”

莫札特、贝多芬、海顿讲的语言就是他们的音乐,所以你学他们的音乐而不学他们的语言,其实是少了一半。

与乐团的关系是成功关键

谈到指挥风格,Jimmy形容自己是理智和感性的结合体。不过,他不喜欢把指挥当做秀,强调指挥是一个乐团的标志,和乐团的关系更为重要。他表示:“很多人 只看到指挥的动作,但其实没有人看到指挥在做什么。我站在那里,究竟和那班人合不合的来,才是决定我是否成功的关键。”

有人说艺术家难相 处,普遍心高自傲,要统领这么多西方艺术家,更是难上加难。Jimmy称指挥是一门学问,下命令时也要因人而异。换句话说,它也是一种管理技巧。“有些乐 队喜欢有人可以教他们,但有些乐队只是喜欢和你合作。我最近学到不要管得那么多,其实我们是在合作。我有一定的要求,但又可以给人家一个舒服的环境去完成 他们的工作。”

风光背后的付出 学音乐先学做人

年少就成名的Jimmy,在西方维也纳遇上浪漫爱情,和演唱歌剧的外籍太太结婚,育有两子。看上去令人称羡的命运,但他指那只是外表的风光,背后付出的心血难以言尽,而且每天的挑战仍在继续。

作为音乐家与家庭生活之间就是一个冲突,因为两者都需要付出大量心血,如何做到平衡是一门学问。此外,和乐队的关系也是一门学问。以前初来乍到,以为做指挥 即自己说了算,但其实不然。Jimmy解释道:“欧洲的乐队都有话语权,它不喜欢你,那你就没得指挥。所以不可以只说talent(天赋),不可能只说你有多聪明,到头来是做人的事。”

Jimmy也发现东西方的教育制度有很大差别。在香港,学做人好像是家庭的事情,学校更多的是重视成绩;但在欧洲,功课可以很少,老师处处提醒的是做人的道理,学习如何与人相处等。“其实我们一出生就要学做人,这是一个base(基本),然后才可以上去……其 实你做每一件事、读每一个科目,都要回归到做人的道理,实是这样的。”

中西合璧 率领“维童”唱中文歌

穿梭在西方的音 乐殿堂里,流淌著东方的血,Jimmy发现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可以撞出不少火花。在他的带领下,多数是西方成员的维也纳儿童合唱团,在巡回亚洲多个城市中, 加插演唱中文歌曲。他们在台湾演唱脍炙人口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在大陆献唱童谣《侗族大歌》,均大受好评,被形容为“天籁之声。”Jimmy认为这是一 个非常有意义的尝试,孩子们首先要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文化才能唱得好。

运用老子之道 用阴阳学说分析音乐

喜欢读老子学说、研习中国传统文化的Jimmy,也将所领悟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用于音乐。“老子哲学谈及中庸,和如何平衡阴阳。我看音乐的时候,也是用阴和阳的能量来分析歌曲,比如哪里有Balance(平衡点)。就算是我指挥的时候,也有在想这件事的。”

维港音乐节由演艺学院音乐学院院长蔡敏德指挥马勒的《大地之歌》,此曲将由梁宁及Justin Lavendar以广东话演唱、由香港演艺学院旧生组成的Philharmonia APA乐团演出。蔡敏德曾表示马勒的德文原版,其实是翻译唐诗,包括李白、王维、杜甫、白居易的诗词。她坚持用粤语演唱,是因为粤语读唐诗更有味道。她感叹地表示:“唐诗原来和马勒的作品也是可以融合,原来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曾智斌对今次演出也充满期待:“我其实也没听过,所以很想知道究竟那个效果会是怎样。始终马勒写的时候是用德文,德文的语句、语法是完全和中文不同的,德国的音乐如何配合广东话呢?其实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

为期六周的“维港音乐节”将于2016年 7 月 15 日至 8 月 28 日举行,是香港及维也纳两地首次合作的大型音乐节目, 超过四十名本地音乐家将会远赴维也纳演出。8月28日在香港大会堂上演马勒的《第八交响曲》,将是音乐节的重头戏。◇

曾智斌在指挥中。(受访者提供)
曾智斌在指挥中。(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