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首办国际器官移植大会 受邀中国医生涉杀人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被指活摘器官

为期6日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将于本月18 日起在香港湾仔会展举行。(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42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8月18至23日,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将于香港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举行。每两年举办一次的移植大会,今届选择移师香港,也是首次在港举办,不过就因为邀请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背景具争议性的中国医生,而遭到国际医学界和人权组织谴责和杯葛。

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大会(The Transplantation Society Congress)将在本月18日至23日在香港湾仔会展举行,全球医学界顶尖专家将聚集香港进行交流和讨论。

大会邀请多名中国专家发表专题演讲,其中包括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郑树森等。他们的身份和背景引起不少争议。

黄洁夫2001年起担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的12年间,正值法轮功遭到中共残酷镇压,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呈几倍增长。(大纪元资料图片)
黄洁夫2001年起担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的12年间,正值法轮功遭到中共残酷镇压,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呈几倍增长。(大纪元资料图片)

器官移植监察人士表示,香港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存在两个显着令人不安的问题。第一,中国医生的临床研究基于不道德的器官获取;第二,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高层将和中共军方医生、移植手术外科医生共享讲台。后者被指控参与大规模杀戮无辜者。

会议前夕,人权组织“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在7月28日发文,呼吁国际器官移植协会撤回对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邀请,认为他涉嫌推动和参与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违背医学伦理。

以色列器官移植协会现任主席、著名心脏移植医生雅各拉维教授(Jacob Lavee)认为,忽视从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的报告是“移植学会伦理操守的一个道德污点”,他因此宣布抵制移植学会的2016年大会,并呼吁更多同行杯葛此会。

专家指,大陆医院肝脏移植个案都会汇报给设在香港玛丽医院的“中国肝脏移植登记系统”(CLTR),但系统在国际开始调查活摘器官后停止对外开放。图为玛丽医院肝脏移植中心。(大纪元资料图片)
专家指,大陆医院肝脏移植个案都会汇报给设在香港玛丽医院的“中国肝脏移植登记系统”(CLTR),但系统在国际开始调查活摘器官后停止对外开放。图为玛丽医院肝脏移植中心。(大纪元资料图片)

大陆器官移植或达150万宗

今年6月22日,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及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最新报告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至10万例。在过去15年里,估计进行了大概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中共强摘器官的主要对象是法轮功学员,并且正在继续进行。

此前的6月13日,美国联邦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摘取所有良心犯器官,以及停止对法轮功持续17年的迫害。

中共官方举办专题研讨受邀大陆讲者身份特殊

香港这个最靠近中国大陆但相对自由的城市举行大会,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再次浮上台面,成为与会者不能回避的问题。

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大会每两年举办一次,此次由香港和泰国移植分会协办。大会首日下午,主办方安排了两个小时的单独研讨会,专门邀请6名中国医生作专题演讲,包括黄洁夫、郑树森、港大医学院中国肝移植注册中心助理主任王海波,以及玛丽医院肝脏移植中心主管、香港大学医学院外科学系教授卢宠茂等。

这个题为“中国器官移植的新时代”的专题研讨会,由“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和“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联合举办。这两家机构都是中共官方的机构。黄洁夫为“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全国肝移植通报玛丽医院

今次呼吁大会撤回邀请黄洁夫的“医生反强摘器官组织”(DAFOH),2013年于香港立法会大楼内举行了一场探讨中共活摘器官的研讨会。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专程来港出席会议,他在会议中首次指出香港的特殊性,包括掌握了打破中共掩盖活摘罪行的关键——设在香港玛丽医院的“中国肝脏移植登记系统”(CLTR),“中共政府正在掩盖罪行,其中一部分掩盖工作正是在香港玛丽医院发生,因为中国每一家医院都要把肝脏移植个案汇报给玛丽医院,这项数据过去是公开的,但当我与其他研究员开始引用,他们就关闭了它。”CLTR具体在何时停止对外开放以及背后的原因,外界没有相关资料。

黄洁夫获港大学位受质疑

玛丽医院是香港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2014年3月18日,香港大学向黄洁夫颁授名誉博士学位。当时港大学生会发公开信,质疑黄洁夫2005年9月操刀肝脏移植试验手术时,额外要求两个备用肝脏,但器官来源及主人死因均成谜。悉尼大学医学院教授辛格(Maria Fiatarone Singh)也发表公开信,呼吁港大撤销颁发名誉教授称号予黄洁夫,得到美国、德国和以色列医学界同行支持。

颁授当日,有香港法轮功学员到场抗议,呼吁港大切勿颁授荣誉给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中共罪犯。在仪式前后,黄洁夫都没有经由正门进出,而是使用另外的通道,以避开法轮功学员的抗议。

镇压法轮功机构负责人操刀过千宗移植

郑树森
郑树森

另一个主题演讲人郑树森,有着奇怪的双重身份:他是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资深肝脏外科医生。据大陆媒体称,截至2012年,郑树森“施行肝脏移植1,080例,同时开展多器官联合移植,施行肝肾联合移植25例,为国内移植数量最多”。他并监督了数千例肝移植手术。

郑树森同时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理事长,该协会是共产党煽动仇视法轮功的宣传机构,其协会主任张越曾任中共北京公安局26局局长(公安部610负责人),最近被送司法机构处置。

6
卢宠茂

卢宠茂受邀同台发言

玛丽医院肝脏移植中心主管、香港大学医学院外科学系教授、肝脏移植专家卢宠茂,也是同一场研讨会的受邀讲者。卢宠茂在2015年5月接受“健康界网站”访问时透露希望与大陆深入合作,中港两地考虑器官共用;又说与大陆专家郑树森有20多年合作经验,“香港第一例肝移植手术他就参与我们了。20多年来,我们和内地的医院也有很多医学方面的交流,技术、研究、培训,大家到玛丽医院参观我们的活体肝移植。”。

因港大校委会风波广为港人认识的卢宠茂,师从被誉为香港“换肝之父”的范上达教授。2015年10月15日,范上达发表于《美国移植学报》的两篇学术论文遭到撤稿,被指部分图片来源令人怀疑和担忧,卢宠茂亦为论文署名作者之一。◇

大陆医生论文涉器官来源不明

参加本次器官移植大会的大陆医生,还包括中共军方器官移植外科医生石炳毅、天津第一中心医院院长、具军方背景的沈中阳、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王长希以及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刘红霞。他们被指参与大规模杀戮良心犯,以获得器官用于移植手术牟利。

6
王长希

来自澳洲悉尼的世界顶尖肾脏移植外科医生查普曼(Jeremy Chapman)是香港器官移植大会的一个小组会议中的成员。查普曼是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前主席、器官移植医学期刊的现任编辑,他是中共器官移植高级官员的长期私人朋友。查普曼还是香港器官移植大会的科学计划主席,有责任确保来自中国的论文摘要没有使用来自囚犯器官的研究。

未知的器官来源

《大纪元时报》调查了超过50份中国大陆与会医生的论文报告,发现很多论文作者不提供有关器官来源的任何信息。

比如,北京中医药大学刘红霞(Liu Hongxia)的论文“肝移植受体疲劳的影响因素(编注:译名)”一文没有提供285个肝脏的器官来源信息以及他们是何时获得的。这使得判断这些器官是否道德地获取变得困难。

其它研究论文有类似的缺陷,比如“544个同种异体的肾移植案例活检病理分析(编注:译名)”,另一个是针对658个肾移植的研究,论文的作者是王长希(Wang Changxi)。

截至2009年,中国仅进行了120例自愿捐赠的器官移植手术。所以,存在明显的可能性是,很多这些移植手术的器官是非自愿的。

自2005年以来,中共官员表示,大部分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自2003年以来,成立了一个全国性的器官捐献系统,但是(移植)手术的数据是否可靠是令人难以捉摸的。

700宗肾移植疑非自愿

两位演讲人都有问题。其中,刘红霞是2003年一篇论文的联合作者,从1999年1月至2002年5月,她至少参与了60例器官移植手术。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器官没有一例是自愿捐献的。统计上,很多器官来自良心犯,这样的囚犯器官据信自2002年以来一直是主要器官来源。

另一位演讲人王长希存在同样的问题。根据医院网站资料,他主刀完成700多例肾移植手术,大部分手术是在中国没有器官捐献系统的时候完成的。其他的演讲人或者联合作者有类似的问题。

还有数篇论文没有提供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一些论文的手术时间和中共声称有了器官捐献系统的时期重合,但不是所有的案例都是这种情况。

即使在2013年以后,外界包括国际器官移植专家不可能得知哪些论文研究的器官来自于自愿者捐献,哪些来自死刑犯。◇

99年后器官移植异常增长

黄洁夫2001年起担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的12年间,正是法轮功遭到镇压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几倍增长的时期。

据2010年3月大陆媒体《南方周末》发表的〈器官捐献迷宫:但见器官,不见人〉报导:“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1999年以前中国20多年的肝移植累积总数仅100多宗,平均每年只有5至6宗,1999年以后呈指数增长,官方数字指仅2005年年度肝移植量近3,000宗。

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仅在2012年一年里,黄洁夫就做了超过500例肝移植手术。

大陆媒体曾报导,2005年9月,黄洁夫随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去新疆参加自治区五十周年庆,为一个患肝癌的党官做手术,因为担心手术过程中有误,在一天之内就临时分别从广州和重庆找到、取来两个匹配的活体肝脏备用。最后,自体肝脏移植成功,这两个备用肝就此浪费。

国际调查员麦塔斯曾指出,早于2005年7月,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首度承认中国器官移植有“95%来自死刑犯”,但近年死刑数字持续下滑,器官移植数字却维持不变,显示中共更多地摘取活体器官,“死刑罪行有所减少,而批核死刑的权力亦从地区法院转移至最高法院,还有75岁以上的人不可执行死刑,还宣称不会用酷刑逼供所得的证据来判死刑罪……死刑数字下降,意味着可供移植的死囚器官也有所减少,不过,(中国)进行的移植数字却维持不变,据我估计,从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身上所取得的器官有所上升。”

资料显示,中国肝移植注册在2005年2月成立,资料库由玛丽医院的肝脏疾病研究中心管理。2008年5月,中共卫生部正式授权中国肝移植注册为国家肝脏移植科学注册系统(CLTR)后,CLTR已经覆盖了全国36个城市80家肝移植中心。截至2012年初,短短8年间,CLTR共收集了21,740例肝脏移植患者资料。

黄洁夫作为中国器官移植的专家,被指是中共国家掠夺器官在卫生系统的推行者。在江泽民亲信李长春主政广东期间,黄洁夫曾是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和附属第一医院院长。据官方报导,以肝脏移植为主要学术方向的黄洁夫,在国内外发表了180多篇学术论文,获过8项省、部级科研成果奖。

黄并直接筹划、推动建立了全国性器官库调配网络。2003年9月,黄洁夫在长沙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作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立法专题讲座时提出:以立法解决当前器官调配和管理上的混乱现象,在卫生行政部门的参与下,逐渐形成省、区域和全国性的器官调配网络,以“不用往返运输供体使手术成本下降一半,且移植品质也因等待移植时间的缩短而大大提高”。

黄洁夫也试图将器官调配共享机制引入港澳台,引发社会争议。据澳门媒体今年2月26日报导,中共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25日出席“中国内地器官移植体系的建立”座谈会,黄洁夫在会上称中国“是世界排名第二大器官移植国”,并提到将“港澳台纳入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争取在三、五年内在两岸三地推动下,让中国成为国际器官移植数量第一的国家”。

此番言论引起香港网民的热议和担忧,迫使香港食物及卫生局7月10日发声明回应,指大陆器官捐赠法规及分配制度并不适用于香港,“香港目前未有任何正式机制让本港与境外医疗机构分享遗体捐赠器官。”又说现时在香港逝世病人所捐出器官,原则上只会捐赠予正在轮候器官移植的本港病人,“而医院管理局(医管局)只会在香港病人中无法找到合适的受赠者的情况下,才会因应情况,考虑把器官转赠至其它地区的病人。”◇ #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6-08-11 7: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