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才大略汉武大帝(8)

【文史】汉武帝击垮匈奴 打开通往西域大门

汉武帝反击匈奴 彪炳千古(下)
作者:刘晓

在目光远大的汉武帝的引领下,汉朝走上了开拓西域之路。图为汉武帝设置的玉门关遗址。(Tim Wang/Flickr)

    人气: 15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河西,又称“河西走廊”,西汉时指现在甘肃的武威、张掖、酒泉等地,是内地至西域的必经之路,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之所以被称为“河西”,是因为其位于黄河以西。彼时,河西走廊为匈奴控制,这自然也对汉朝的侧翼构成威胁。为了打通通往西域的道路、加强与西域各国的联系和巩固西部地区,汉武帝展开了河西之役,其再展运筹帷幄之能,亦彰显了他的雄才大略。

河西之战:断匈奴之右臂

在定襄战役中,霍去病首次亮相,就立下了赫赫战功。史载他性格刚毅,智勇双全,擅长骑射,18岁入宫成为了汉武帝的亲随,并深得赏识。

善于识人的汉武帝认为霍去病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因此不拘一格,任命年仅20岁的霍祛病为骠骑将军,出征河西,寻找匈奴军队决战。骠骑将军与大将军的品级相当,这样的任命让不少大臣很震惊。一些征战多年的将军认为让其孤军深入十分危险,但汉武帝认为对付匈奴就要用奇将出奇兵。

霍去病果然没有辜负汉武帝的期望。公元前121年三月,霍去病率精骑万人出陇西(今甘肃临洮南),进击河西走廊的匈奴。他采取突然袭击的战法,长驱直入,在短短的六天内连破匈奴五王国。随后,他又翻越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大黄山)千余里,与匈奴人在皋兰山下激战,连战皆捷,歼敌近九千人,斩杀匈奴名王数人,俘虏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多人,连休屠王祭天用的金人也被当作战利品带了回来。

此次战役给了匈奴人沉重的打击。汉武帝也非常高兴,大大封赏霍去病。他还打算为其建一座府邸,霍去病却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句话千古流传。

同年夏天,汉武帝为了彻底将匈奴人赶出河西走廊,再次命令霍去病率军出击。同时,为了防止东边方向的匈奴左贤王趁机进攻,汉武帝又命将军李广和出使西域回国的卫尉张骞等出兵右北平,攻打左贤王,以策应霍去病主力的行动。双方展开激战,因汉军消耗太大,无力扩大战果,只得班师回朝。

不过,霍去病所率军队却是捷报频传。其部由西北向东南出击,纵深一千多公里,大破匈奴各部。在祁连山下,霍去病与河西匈奴主力展开决战,杀敌三万余人,并俘获匈奴名王及王母、王子、相国、将军等百余人。其后,匈奴浑邪王杀死了不肯投降的休屠王,率四万部众降汉。汉军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河西之役的胜利,使大臣们目瞪口呆,纷纷赞叹汉武帝的用人之明、用人之胆。年轻的霍去病也取得了与卫青同样的尊荣。

河西之战使匈奴在西部战场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不仅丧失了十分之三的兵力,而且士气低落,很长时间难以恢复。匈奴人曾长期传唱一首歌:“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说的就是河西之战给匈奴人的沉重打击。

另一方面,汉朝的统治延伸到了河西地区,汉朝的疆域也扩大到了整个河西走廊和湟水流域,即今青海湖以东、祁连山东北地区。汉朝先后设置了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和金城五个郡。原来聚居在湟水流域的羌人被驱赶到更西的地区,他们与匈奴的联系被隔断了。中原通向西域的大门开始打开,汉武帝实现了“断匈奴右臂”的战略目标,为将来进一步大规模反击匈奴提供了可能。

优待匈奴人

对于投降的匈奴浑邪王部,汉武帝给予了礼遇。他封浑邪王为万户侯,这可是汉代侯爵中的最高一级,卫青和霍去病就属于此列。其他小王为列侯,还赏赐了数百万的钱财。

汉武帝还把四万投降的匈奴人安置在边境五郡,尊重他们的生活习俗和社会制度,让他们保持很大的独立性,历史上称为“五属国”。

击垮匈奴帝国的漠北之战

河西之战以及浑邪王的投降,使匈奴已无力侵扰汉朝西部边境。汉武帝于是将西部兵马大批调往东部,对付匈奴主力。此时的匈奴频频在东部发起攻击,抢掠百姓、财产,汉武帝决心与其决一死战。

经过一年多的准备,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发动了中国史上最长距离也最辉煌的大规模歼灭式远征——漠北之战。卫青、霍去病成为不二的统军将领,老将军李广亦要求参战。卫青率军迎战匈奴左贤王,霍去病则直击匈奴单于。

此次战役,共出动骑兵十万,步兵运输兵几十万,骑兵负责进攻,步兵负责防御。卫青、霍去病各率五万骑兵深入荒无人烟的大漠,后者更是深入两千余里直至狼居胥山(今蒙古乌兰巴托附近)。与设想的相反,卫青遭遇的是匈奴单于,霍去病遭遇的是匈奴左贤王。

老练机智的卫青采用诱敌之计,歼灭单于主力一万九千骑,单于在数百亲兵保护下逃脱,卫青命轻骑兵拚命追赶,但追到天明,也没有追上;而霍去病则消灭左贤王主力,俘获匈奴韩王、将军、相国等八十多人。年轻的将军获胜后,在狼居胥山主峰,修筑高台,刻石记功,又举行盛大的阅兵典礼,展示汉朝的威严。

漠北之战,大败匈奴主力,但汉军也损失惨重。一万余名士兵战死沙场,十万多匹马损失,名将李广因迷路未按期到达指定战场,“愤而自杀”。

漠南无王庭

汉武帝时期欧亚大陆形势图(玖巧仔/维基百科)

《史记》载,漠北之战后,强大凶猛并几度致命的威胁汉帝国的匈奴帝国被完全击垮,元气大伤的匈奴人,不得不向远方迁徙。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漠南无王庭”,即无论是单于还是匈奴其他各王,都不敢在大漠以南建立政权,威胁汉朝百年的边患基本解除了,而这样的结果没有汉武帝的雄心、胆识、魄力是无法实现的。

此后,汉武帝还想继续打击匈奴,并继续招兵买马做准备。可惜,公元前117年,一代将星霍去病去世,年仅24岁。汉武帝十分悲伤,除追谥为景桓侯外,还调遣边境五郡的铁甲军,列成阵沿长安一直排到茂陵东的霍去病墓。他还下令将霍去病的坟墓修成祁连山的模样,彰显他力克匈奴的奇功。

十年后,卫青也去世了。汉武帝在茂陵东北令人修建了一座阴山形状的坟墓来埋葬卫青。汉武帝自此再没有找到像他们那样杰出的将领,对匈奴的深入摧毁之战也就没能进行。

然而,不管怎样,漠北之战后的匈奴帝国开始走向了衰落,而汉朝不仅疆域扩大,而且国家更加统一,长城内外“马牛放纵,畜积布野”。在目光远大的汉武帝的引领下,汉朝走上了开拓西域之路。@#

(全文完)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教训完匈奴,汉武帝本打算先进行政治改革,但公元前127年,匈奴入侵上谷(今河北怀来东南)和渔阳(今北京密云西南)等地。匈奴的再度进犯使汉武帝决定更大规模地发兵,反击匈奴,消除边患,于是有了河南反击战为序幕的一系列反击战。
  • “汉武帝雄图载史篇,长城万里遍烽烟”。历史公认的汉武帝彪炳千古的一大功绩就是击退了盘踞在北方、时常侵扰汉朝百姓的匈奴,使北部边郡得以安定。其谥号“武”字,正彰显了其辉煌的“武功”。
  • 据《史记》记载,司马相如是蜀郡成都人,字长卿。年少就喜好读书习剑。学业大成之后,爱慕蔺相如“秉然正气,不惧霸气,而完璧归赵”的为人,希望像蔺相如那样建功立名,就更名叫“相如”。司马相如凭著家中的资财做了郎官,侍奉孝景帝,汉景帝不喜欢辞赋,看中的是司马相如的骑射本领,提升司马相如为武骑常侍,但这个职位并不符合他心目中的喜好。这时,正赶上梁孝王来京朝见天子,一批辞赋名家如齐郡人邹阳、淮阴人枚乘、吴县人庄忌先生等人随同前来,司马相如见了很喜欢他们,藉有病辞掉官职,到梁国去做客、游学。梁孝王让他同各位儒生住在一起,司马相如和儒生们及游说之士相处了几年,创作了《子虚赋》。
  • 汉朝最具有代表性的文体就是赋。汉赋内涵非常丰富,包含宣化、讽谏、颂美、招贤等。
  • 汉武帝还派出博士到各地寻访天下贤能,对于德高望重、鸿儒和有才能但不愿出仕之人,汉武帝则派礼官以隆重礼节迎接,恳请其入朝为官,此种方式称为“征召”。他曾以“安车蒲轮”请出枚乘和鲁申公。
  • 按照司马迁的记录,汉武帝是“悉延百端之学”。而其施政思想中除了王道(儒家),还包含 霸道(法家)、道家、阴阳家等等。要知道,五经中的《易经》也是道家和阴阳家的经典,《书经》则是夏、商、周三朝的行政法典。显然,汉武帝尽管重视儒家学说,但却不拘泥于一家,而是为了其统一大业,选取诸家学说中有用之处为其所用。
  • 在窦太后的干预下,雄心勃勃的汉武帝推行的建元新政遭遇波折。为了不违逆祖母,汉武帝选择了纵情山水,打猎游玩,扩建上林苑,与文人雅士吟诵歌赋。不过,他内心并没有忘记国家大事。期间,汉武帝做了两件对其日后影响巨大的事情,一件是派张骞出使西域,一件是巧妙救援南方的东瓯国。
  • 年轻的武帝即位时,天下太平,经济富裕,而这得益于其祖父辈们的“文景之治”。《史记》载,当时官仓里是新粮压旧粮,钱库里的钱数不胜数,多的串钱的绳子都断了。街巷中,许多百姓都有自己的马匹,田野中更是牛羊成群。老百姓是丰衣足食。然而,武帝并不想做个太平皇帝,年轻的他内心有着灭匈奴、抚四方、一统天下、施仁德于百姓、光大祖宗基业的远大理想。他即位后采用新纪元,即以建元为年号,就是在昭示自己宏业的开端。这一纪元方式为后世皇帝所仿效。
  • 短暂但影响深远的秦朝在中华历史大舞台谢幕后,迎来了又一个辉煌的王朝:大汉王朝。“汉朝”的名字源于汉高祖刘邦的“汉王”封号。汉朝初年的惠帝、文帝、景帝十分崇尚黄老之道,以“无为”的方式治理天下,因此政宽人和,天下富足,礼义兴盛,百姓安居乐业。景帝驾崩后,武帝即位。其在位共54年(公元前140年—公元前87年),统治时间占整个西汉王朝的四分之一。
  • 汉武帝刘彻无疑是对中国冶铁业贡献最大的人物。汉武帝之后,中国的冶铁技术开始完善并成熟起来,生产规模也达到空前繁荣的程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