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媒曝中国队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

人气: 75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本次里约奥运次会上,澳大利亚和法国游泳健将讥讽孙杨服用兴奋剂,令中国队服用兴奋剂丑闻再受关注。陆媒刊文近日披露,从1979年起,中国队就开始了从上至下、系统地、有组织地推广服用兴奋剂。

澳法健将讥讽孙杨服用兴奋剂

里约奥运会首日的8月6日,澳洲新秀霍顿在男子400米自由式赛事中,以0.13秒之优势险胜中国队员孙杨。

霍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孙杨在训练中向他问好,但他选择忽视,因为他不想同“嗑药骗子”打招呼。

孙杨8日获得男子200米自由式决赛冠军,摘得金牌,这也是中国泳队在本届奥运会上赢得的首块金牌。

据法国《队报》透露,法国游泳健将拉库特赛后在混合采访区表达了自己对使用兴奋剂行为的愤怒,并且矛头直指孙杨。

拉库特说,“那些作弊的让我觉得恶心,比如200米自由式的孙杨,他就服用了兴奋剂(原文为“pisser violet”,法文直译为“紫色的尿”,在体育圈意指服用兴奋剂)……”

孙杨2014年被曝出服用兴奋剂事件时,官方公布的理由是孙杨因“心脏不适” 而服药,但孙杨从来没有因心脏问题而进行备案。

孙杨药检阳性,遭禁赛三个月处罚。三个月禁赛期满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最终决定不对此事进行上诉。该事件逐渐平息。

中国队长期服用兴奋剂

“新闻传播学研”微信公号发表了题为《中国队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的文章,揭露中国队长期以来“服用兴奋剂的黑历史”,但该文很快被删除。

文章称,孙杨被多次羞辱,并非空穴来风。中国游泳队,乃至很多昙花一现的中国队员,都有服用兴奋剂的纪录。当中国民众反击中国兴奋剂指控时,请不要忘记这些早已“震惊世界的黑历史”。

据前国家队队医薛荫娴透露,自1979年初,中共国家体委就派人到法国学习兴奋剂的使用方法,79年下半年,国家队开始从上至下系统推广兴奋剂。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中国羽毛球选手李玲蔚曝出使用兴奋剂的丑闻,体委以“误服感冒药”为借口搪塞过去,并且将责任推到随队医生黄美玉身上,导致后者差点自杀。

时任体委主任伍绍祖在其回忆录中写道:当时(90年代初)有个共识,成绩不行就得服兴奋剂,服用兴奋剂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这显示中共从上到下已形成了服用兴奋剂的“共识”。

中国游泳队一次查出7人“嗑药”

陆媒称,中国游泳队名声最差、劣迹最多,根本没有公信力和话语权可言,除孙杨被检出服药外,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叶诗文也饱受诘难。

仅90年代,中国就有将近50名游泳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多达11名中国选手因服药兴奋剂被取消12块金牌,其中7人是中国游泳队员,外媒称作“体育史上最龌龊的造假”。1998年世锦赛期间,中国选手袁媛非法携带13瓶生长激素,被澳大利亚警察抓获后驱逐出境,她受到停赛4年的严惩,同队的4名中国运动员也检出呈阳性。

2000年以后,中国游泳队依然问题不断: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泳坛名将欧阳鲲鹏就倒在了兴奋剂上;2011年曾经大红大紫的宁泽涛因卷入兴奋剂丑闻,遭到了国际泳联的禁赛处罚。

2012年伦敦奥运之前,曾经在世锦赛帮助中国女子接力队破世界纪录的李哲思, 被证实服用了促红细胞生成素EPO。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叶诗文被质疑服用兴奋剂,原因有二:16岁的叶诗文,400混最后50米冲刺比男子金牌选手罗切特用时还短;中国泳队有不堪的兴奋剂历史,在举国体制“金牌至上”的观念下,“运动员只是夺牌的工具,国家让他们服药,内幕无从查询”。

“马家军”服兴奋剂 得到薄熙来夫妇支持

文章称,兴奋剂用药,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莫过于“马家军”事件。

今年2月曝光的1998年出版的《马家军调查》一书中,有3万字关于“马家军”队员控诉由马俊仁率领的辽宁省田径队女子中长跑组,马俊仁长期让队员服用兴奋剂。作者赵瑜先后采访了“马家军”中的王军霞、张林丽、刘东、王媛等老队员和队医张琦。

据队员反映,当时取得的所谓“成绩”,都是因教练马骏仁威逼利诱,让队员持续注射兴奋剂。1991年后,马导手上的药越来越多,那阵子查的也不紧,就大量地用。而这些兴奋剂给运动员身体造成毁灭性危害:好些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大多数队员还得了肝病,有时疼的不能训练,睡不着觉。

1993年,王军霞、曲云霞、刘东分别获得斯图加特世界田径锦标赛10000米、3000米和1500米冠军;同年10月,西班牙世界马拉松赛上,“马家军”夺下团体冠军,包揽了女子前4名。

1994年9月22日,国际田联飞向了沈阳,准备对“马家军”第三次飞行药检。但9月21日马骏仁率队乘火车从昆明赴北京。当药检官9月28日在北京查到马家军时,马已得知消息4天,在4天中,马骏仁抓紧机会采取了相应的“补救”措施。

2000年, “马家军”企图东山再起,但出发前,国内也提前“预检”,“马家军”有多名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令舆论哗然。

2000年以后,国际体坛普遍应用验血“药检”,马家军曾经的“灵丹妙药”只能宣告失效,最终“马家军”散伙。

据报,当年《马家军调查》刊发后,辽宁全面声讨赵瑜,时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其妻子薄谷开来都支持马家军主教练马俊仁

谷开来还专门出了一本名为《我为马俊仁打官司》的书;薄熙来在大连开发区为马俊仁提供了办公楼和宿舍,在海边为他个人提供豪华别墅,还拨出巨额专款和人员予以支持。

中国普遍存在滥用兴奋剂

滥用兴奋剂的事件还蔓延到铁人三项、竞走、短跑、自行车、柔道、举重、赛艇等多个项目。

文章还举了一个可笑的例子:某届全运会的自行车比赛的预选赛上,某省教练员叮嘱他的女运动员千万不要骑进前三名,因为进入前三名就要被药检。比赛时该运动员因服了药欲罢不能,奋勇骑进了前三,快到终点时,教练员向她拚命喊话,运动员如梦方醒,不知所措,停下车掉头向来时方向回退,对这突如其来的中外体育史上“罕见的场面”,在场人员无不感到惊异。

文章还说,中国的兴奋剂多是“组织性”的注射,一查就是一个队伍。同时,国家队还出现了另外一些丑闻:官哨、黑哨、假球、赌球等铜臭乱象。

责任编辑:明书阁

评论
2016-08-14 6: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