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风悠悠:钟雅尽职 心中只有一怕

古风悠悠。(Shirley/大纪元)

人气: 1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钮麂宁死 不杀忠义之士

周朝时候,晋国有个武士,名叫钮麂(读几),勇敢而知礼。但国君晋灵公却肆意胡为;昏庸无能,且无道行。

他有个臣子叫赵盾,敢于直言进谏,经常阻止晋灵公干那些不法之事,因此晋灵公很讨厌他,暗中派出钮麂去刺杀他。

行刺那天,钮麂去得特别早,却见赵盾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去早朝了。时间还早,赵盾就在凳子上端正地坐着小睡片刻。钮麂见了这般情形,叹息一声说:“就连无人之时,他也表现出对君主是那样的恭敬,我要刺杀了忠义的人,以后谁还愿做忠义人呢?但我不杀他,又等于背弃君主的命令。我背弃命令,那就是不守信用。”钮麂左右为难,思量再三,再没什么办法好选择了,于是自己一头撞在槐树上,自杀身亡了。

钮麂和赵盾并没什么过错,钮麂去刺杀赵盾,只是奉命行事。他最终放弃刺杀,是被赵盾的忠君精神深深感动。他不想做不忠不义的人,两难之中,只好一死以全忠义;而赵盾能够逃脱一劫,也有赖于一个“礼”字!

孙晷恭谨 深懂礼节

晋朝的孙晷(读轨)为人恭谨,清廉节约,即使自己独处,也能做到神态举止如一。孙晷生于富贵之家,但生活却非常简朴,穿布衣,吃素菜,还亲自到田间种地,一有时间就读书吟诗。生活是这样的简约清贫,但孙晷却以此为乐,过得悠然自得。

他有几个亲戚,年老穷困,常常到家里来借钱。来得多了,家里人都很讨厌、怠慢他们。惟独孙晷对他们格外敬重,尽自己所能去解决他们的难题,有时还把他们接到家里来,和他们同吃一桌菜,同睡一间屋。因此,朝廷内外的人都对他称赞有加。

孙晷独处时,也不改一贯的礼仪举止,年老穷苦的老人向他求助,则有求必应,并且不产生厌倦之情。他侍奉父母能尽孝道,对待兄长能做到恭敬有礼,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光明磊落,从不在背后议论别人。这些只有深懂礼节的人才能做得到啊!

除暴应先打豺狼 后制小狐狸

汉朝的张文纪,小时候就懂经书,气节忠直。他当侍御史时,有一年,和杜乔等八人奉旨到各地州县去视察,表彰贤良正直,检举贪赃枉法。

杜乔等人接受了命令,就到自己分管的州县上去了,只有张文纪不动身。他把自己坐的车子的车轮,埋在洛阳的都亭下面,说:“现在当朝权臣们的问题,都还没解决,州县里的事,不过是小事。就像豺狼正在大道上横行,哪有时间先顾及去追打狐狸呢?”于是就弹劾起当朝将军梁冀、河南太守尹不疑(人名)等人作奸犯科的十五件事来。奏疏递上后,京城大受震动,人人都受到了威慑。

耿直的张文纪因为弹劾梁冀等人目中无人,心怀不正。梁冀怀恨在心,一心要报复他,正赶上广陵大寇张婴作乱,梁冀便诬告他也计划造反,结果张文纪被流放到广陵。

在广陵,张文纪又一人骑着马,来到叛军张婴的堡垒,恳切地说服、招降他,晓以大义。张婴被说动了,率领部下一万多人前来投降归顺。张文纪又立了大功。

可惜张文纪到广陵任职没多久就病故了,不能长久地治理国家。

钟雅尽职 心中只有一怕

晋朝的钟雅,小时候就很有才华,胸怀大志,后来官一直做到了侍中(为宫廷近侍,侍从皇帝左右)。

那时,苏峻造反,叛军一直打到了南京。文武百官纷纷逃走,只有钟雅独自守护在皇帝身边。

有人劝钟雅说:“看到情势不错,就挺身上前;知道事情危难,就退却而走。这是古人的为人之道。您性格磊落,刚强正直,一定不会见容于贼寇,为什么不见机行事,及时退避,却要坐以待毙呢?”

钟雅回答说:“国家发生了动乱,却不去制止;皇上有了危险,却不去扶助。都各自设法遁身逃去,那怎么成?我心中只有一怕:怕正直的史官,在史册上记下这不忠的行为,使我遗臭万年!”

(均据蔡振绅《八德须知》)@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
2016-08-20 5: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