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移民遇挑战 男性更难受

人气: 73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中国人有个说法:男人是一家之主。不过,当一家人登陆加拿大后面对挑战时,这一家之主很可能是最难受的一个。

一直跟踪加拿大移民生活的作家罗德里格斯(Daniel Leon Rodriguez)在今年初一篇署名文章中提到,卡尔加里族裔文化委员会(ECCC)的项目协调人蓝森(Vic Lantion)称,他的很多客户都是患有抑郁症的男性。“他们凌晨3点醒来后问自己:‘我在这里做什么?’”

这背后的原因,是这些男性移民疲于应对族裔习惯中对他们的期望;同时,他们的妻子更容易找到工作及建立新的人际关系,使先生们的心理压力更大。

令人担忧的是,这些男士有精神问题后不寻求帮助。罗德里格斯说,只有25%的移民寻找社会机构的帮助,大部分是妇女。一些族裔文化认为,男性寻找帮助是示弱的表现。

时事评论员冯志强认为,大男子主义心态各民族都有,移民后的失落感自然是男性较强,“他们更难放下身段去适应”。中国人文化偏内向,问题可能更严重。女性顺从的因素较多,更容易接受新环境。

多伦多大学健康科学系副教授李菊子(Bonnie K. Lee)博士说,很多人移民后发现,他们的收入及社会地位下降,“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社交网络,失去了在原住国享受的地位……。”

时事评论员李天明说,他刚到加拿大时有过这样的经历,遇到烦心事后找不到人倾诉。如果在中国的话,“你有亲戚和很亲近的朋友,他们能站在你的立场上,指责给你带来不快的人”。

移民的代价

多伦多居民黄先生移民加拿大后的第一个考验,是从工程师跌落到机器操作工。他说,有些人更惨,他的一个同事在中国有不错的地位,来加后心理没调整好,家里产生了矛盾,一次气怒之下打了孩子,结果妻子报警,他被赶出家门,还要定期去上心理辅导课。

李天明说,移民加拿大的家庭,妻子可能对丈夫寄以厚望,但新移民可能在语言、文化教育背景及人际关系等方面都有欠缺。“无形的压力日夜困扰着你,你为了生存,冥思苦想,怎么去找到工作,怎么把这个工作做好。有了工作后,要担心与同事之间关系不融洽,担心老板会不会因为某件事对你不满……。 ”

“中国人家里普遍缺少一种心平气和的讨论环境,常常夫妻之间是几句话后就拌嘴。”他说,中国新移民有苦无处说时,只能在自己家里生闷气。如果对老婆、孩子发脾气的话,就可能导致家暴、离婚。“我所认识的中国移民(40岁左右)中,大部分在登陆后的5年内离婚了。”

男性移民有精神问题时不愿说出来,更增加了难度。冯志强说,主要原因是个人尊严在阻挡,因为“求人是弱者的表现”。在中国,男性习惯了受重 视,出现就业不足时,单位先让女性离职,法定的退休年龄,也是男性比女性高。来当新移民,在就业上遇到的挑战更大,就更难应对心理压力。相反,女性传统上 是需要别人帮助的弱者角色,她们更容易适应新环境。

学位越高越难受

蓝森称,就业不理想、海外资历不被承认,都容易对男性移民造成心理打击。“男性在性别认同和价值观方面遇到文化冲击”,教育程度高的移民,很难接受不再是律师或医生的现实。

李天明说,华人移民普遍遇到文化冲击,有些人能适应,有些人就很难。有些家有小孩的华人技术移民,甚至以轻生做了断。

“讲出来怕丢脸,不讲出来就得不到帮助,他的压力就越大。” 冯志强说,结果可能很可怕。比如多伦多曾有1名拥有中国和外国博士头衔的华人移民,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也没法排解心理压力,最后跳楼自杀了。

李菊子称,新移民需要做的调整可能很大。很多人憧憬新的美好生活,觉得新的国家充满机会,然后被迫面对现实。

她说,他们先会对移民的决定感到后悔,“如果困境看起来难以逾越的话,新移民可能感到抑郁,更严重的情况是,他们会产生自杀的念头。”

李菊子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语言能力的提高及建立起新的朋友网,他们的心理健康会改善。

自我定好位 感觉轻松

华人移民也有很多人成功适应了社会,享受新的生活。李天明称,他们多是性格开朗、善于交际的人。他们能面对现实,给自己一个合适的定位。

李天明是学法律的,移民前在中国的大学当教师,曾享受被人尊重的地位。他说,他刚到加拿大时,准备去大学进修,也考了英文。后因生活原因,需要先去工作,慢慢就失去了再去读书的机会。但后来发现,在加拿大不是一定要做“人上人”,才会受到尊重。

“开始也有过挣扎,有失落感。”他说,他原来一直在大学教书,对社会了解不多,在加拿大没有亲戚,开始是基本没有朋友。而且这里的文化与中国的差别很大。

了解到第一代移民普遍遇到的挑战后,李天明把自己定位在一个“普通人”的位置上,之后的心境就逐渐变好了。

他说,很快你就会感觉到,政府不会打扰你,“好像这社会没人管我。在中国的话,还会经常被要求学习文件,参加政府活动”。在这里,除了上班外,其他都是自己的时间。“好像是自己在掌管自己的命运,感到了充分的自由”。

“我感到非常温暖,在这里你受到尊重,大家都是平等的。”李天明说。

放下旧观念 融入加拿大

加拿大政府一直鼓励新移民融入加拿大社会,其实,融入加拿大也是排解心理压力的有效途径。有研究发现,新移民心理压力大,且不愿意寻求帮助,尤其是男性。最好的解决方法是改变旧观念,像加拿大人那样生活。

冯志强说,西方的基督文化认为,不管男性还是女性,能力都是有限的。做人不要骄傲,包括需要帮助时,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也是一种骄傲。“新移民应该打开自己的心扉,去交朋友,推心置腹地交流。”

他说,在大陆成长的中国人,他们的思想和行为“与普世价值、与常理的思考和处理问题方式是不一样的”。

李天明说,在中国大陆,人与人的关系取决于社会地位,很多人是依附权势,鄙视贫穷,“人与人之间,是一种戴着面具的生活”。

新移民都知道,找到一份工作、有稳定收入是关键。不过,李菊子说,工作还能使新移民认识其他加拿大人,学习有形和无形的文化规则,提高语言能力。“如果还没找到工作,做义工也是一个好办法,它能扩展你的社交网络,使你接触到不同方面的加拿大文化。”

李菊子称,移民社区中的老移民也会成为新移民的好导师,能提供成功融入社会的技巧与经验,提供找工作的线索。政府的各种计划也在帮助新移民找工及融入社会。

不过,冯志强说,大陆移民如果不去掉他们旧的价值观念,会很难融入加拿大社会。“不是学历越高,就越容易适应加拿大。教养更重要。”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