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美生活】初到加拿大

李文笛

大陆移民加拿大留学生首要能拿到学生签证,先保证能留下来,再延签证,等到毕业后有资格申请工作签证。图为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唐人街(摄影:穆枫 / 大纪元)

人气: 42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8月22日讯】十七年前我与小女儿初来加拿大,先生早我们6年来到这里,他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

当我第一次走进住处时,我的感觉并不愉快。那是一座两层普通民宅,由于年久,走在楼梯上,发出些微的吱嘎声。房东不住在这里,房客有4家。我们母女来前,四家都是单身。厨房、厕所公用。老伴为了省钱,选了间最小的房间,面积不足10平米,显然3个人是住不开的,老伴为女儿在另一条街上租了一间房,这样女儿白天在这里,晚上到她的住处,有时晚了,就与我们挤在一起。女儿的住处,面积比我们俩口住的大点,但没有窗户,在房顶上有个不能开启的天窗。相比我在国内住的有个大院子三室二厅的一楼套房,我的心里有几分凄凉。不过,我很快调整自己心态适应了。

来到这里的第四天就有朋友介绍我到餐馆打工,工作是做沙拉。这是个大型的华人开的连锁饭店,前面是顾客吃饭的大厅,排场华丽的装修、熙熙攘攘的人流好不热闹。后面是厨房,洗碗机的轰鸣,蒸煮炸烤的声音,热气和烟气缭绕,又是另一番热闹。做沙拉在一个角落里,这里没有凳子可坐,除了下午有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可坐下外,其余都是站着。我的工作主要是洗菜、切菜、最后把各种东西合在一起拌沙拉。

对我这个大半生教书的人来说,一天下来,手累胳膊酸,浑身酸痛。发福的身体对腿的压力很大,站一天下来腿发麻,不几天腿就肿了。晚上11点多下班坐公车回家时,由于疲劳,常伴有晕车。在回家的路上,有一段路程可以俯瞰市容,那灯火辉煌的市容在此时的我看来不是美丽,而是苍凉。是啊,在国内我是教师,靠知识吃饭,在这儿语言不行,只有靠力气吃饭了,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苦差。好在我心理能承受得了,咬牙坚持下来了。不几天腿肿从上到下慢慢消失了,也感到轻松了。

在饭店干了半年后,经朋友介绍又转到了花厂打工。这是个加拿大人办的有几十年历史的农场,工资比前面的饭店高,福利也好,很规矩。该农场有两个小组是华人,只有工头会说英语,这就足够可以使工作正常进行了。我们组的工作多数是拿锄头除草,每天要干8、9个小时。

开始干时,我望着遥遥在前的工友,又望着看不到头的地,我只觉得锄头是那么的沉,使出浑身的力气,咬牙才能坚持下来。由于自己远远的落在后面,工友常常要回头接应,我很不安。工作一天下来,感觉自己像夏天在火热的太阳下超负荷运转的汽车,车头发烫一样,浑身火辣辣的酸痛,到家后的第一件事是洗澡,吃过饭后就睡觉。

在咬牙坚持的同时,我想了个办法——把我的锄头磨快。

在这里磨锄头是用钢锉,工友们都是等休息完毕才开始磨锄头,那时锉就紧张了,于是我在开始休息时磨锄头。下雨天大家躲到车里避雨时,我则在雨中磨锄头。这时工友们会心疼地喊:“别磨了!别磨了!避雨吧!”过了一段时间,我的锄头磨得像电镀过的铮明瓦亮,锄起草来不带泥,锄轻也快。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我的体力也增强了,干的也比别人快了。我常常是早早除到头返回来接应别人, 这时疲劳和不安一扫而光。

次年的加拿大国庆日,我和小女儿高兴的爬上高地,俯瞰著在饭店下班后在公车上看到的相同的市容,这时的市容在我眼里是那么的美。此时,我的心里充满了自豪:在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我用自己的双手养活了自己!

家人对我的自豪不以为然:堂堂大学教授,干这么辛苦的工作,有何自豪可言!我没有和他们争辩,因为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人生的理念不同。这里有不被人理解的随遇而安,有知足常乐,还有许多他们不理解的东西。人有时候应该走出自己的舒适圈,为更高的理想和目标努力!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6-08-22 6: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