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俞晓薇:中国器官移植与活摘—数字与真相

8月21日,香港法轮功学员举行了“全球联动 制止强摘”大型集会游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专程赴港,在集会发言,指证中国大陆每年进行大量移植手术,器官主要来自受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4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3日讯】连续几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成为新闻热点。日前 ,器官移植大会在香港举行,53名涉嫌活摘罪行的大陆医生受邀与会,中共布局发布假消息企图混淆视听,接着,中共党媒辩称海外的活摘调查报告不属实。

8月21日,香港部分法轮功学员举行了“全球联动 制止强摘”大型集会游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专程赴港,出席了在政府总部外的集会并发言,指证中国大陆每年进行大量移植手术,器官主要来自受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大卫‧麦塔斯发言说,中国器官移植量冠绝全球,根据他与大卫‧乔高等人今年6月共同发表的最新报告,中共每年进行6万至10万宗移植手术,但是中国大陆法律禁止使用意外死亡、脑死亡等病人的器官,他质问中共:“到底你们的器官从何而来?”他强调,联合国反酷刑专员诺瓦克(Manfred Nowak)、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也都曾向中方提出过同样的疑问。

在中共封锁消息、掩盖真相的情况下,海外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及独立调查人士克服困难、获得了大量数据资料,抽丝剥茧,呈现了一份份详尽的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所有调查都确认中共活摘罪行确实发生并正在进行,结论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发起中共主导的国家犯罪。

大卫‧麦塔斯指出,大陆器官移植数量猛增和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契合。他说:“中共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器官移植数量在2001年飙升。”美国资深记者、活摘最新报告联合作者伊森‧葛特曼说:“截至2001年,超过一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进劳教所,并被迫接受以牟取器官为目的的体检。与此同时,中国的军队医院和地方医院的移植医院的数量迅速攀升。”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席卷全国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有数千万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和平上访或者讲真相被非法抓捕,数百万人至今失踪。与此同步出现的是,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呈爆炸性增长,大量器官移植中心和配型中心迅速建立,大量医学界的反常现象同时出现。来看几组数字和其背后的疑团。

1大陆器官移植增长与迫害法轮功时间吻合

中共官方资料显示,1999年以后,中国器官移植业呈爆炸性增长。从1994年到1999年6年间,总共有大约18,500宗器官移植,但是自从2000年到2005年,突然暴增67,000宗器官移植手术,单单2005年就达到了两万多宗。这还是只是官方的严重低估的数字。

仅以肝移植为例,据2010年3月《南方周末》发表的《器官捐献迷宫:但见器官,不见人》披露:“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于1994 年 5 月完成首例肝脏移植手术,当时该医院的计划是,用 3-5 年的时间,完成 5 至 8 例肝移植。1998 年,医院组建了移植学部,截止 2004 年,竟已完成肝脏移植 2248 例,年平均肾脏移植 300 余例,肝移植 600 例,自称肝移植年平均数量居世界第一。

截至2006年4月,中国实施肝移植的医院由1999年以前的19家暴增至500多家。相比之下,在器官移植最发达的美国,能够做肝移植手术的只有约100家医院。

2006 年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被国际曝光后,全国的器官移植量突然暴增,许多医院 3 个月就超过了过去一年的移植量。2006 年 4 月吉林省心脏病医院促销,前 5 例心脏移植只需 5 万元人民币。

2.器官移植--巨额的利润

解放军总医院是中国最先进、设施最齐全的医院之一,器官移植为其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作为其临床医院的解放军309医院网站这样介绍:“近年来,(器官移植)中心作为医院的重点效益科室,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0.3亿元增涨至2010年2.3亿元,5年增长近8倍。”

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自1990年代末涉足器官移植业,医院利润从那时的3600万元,增长到2009年的近10亿,涨幅达25倍。

2005年年末,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接受大陆《财经》杂志专访时表示:“器官移植有成为医院挣钱工具的趋势。”

3.超短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按需杀人

器官移植,在正常国家是正向配型,即病人等器官,等待器官时间一般为几年。美国有1亿2千多万自愿捐献器官的人群以及发达的全国网路,可是,据2007年美国卫生部的报告,在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为: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

然而,1999年后,中国器官移植业出现了全球独一无二的反向配型:器官等人,等待时间超短。由于器官供体多的国内用不完,转而向海外推销,引来数万名外国人到中国器官移植旅行。这些病人的器官等待时间平均是2至4周,甚至1至2周。

中、美器官平均等待时间。 (追查国际)
中、美器官平均等待时间。 (追查国际)

号称亚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统计表明,该医院在2005年进行了647例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2周。该网页已经被删除,但是可以在互联网档案中找到备份。

在大陆,众多的医院经常同时进行多台移植手术,一台手术有多个备用供体器官。例如,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 曾在1 天内做了 24 台肾移植;天 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1天之内做了 24 例肝脏和肾脏移植。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经拿 2 个活人做备用肝。

超短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说明:在中国,存在着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可随时找到合适的供体、攫取所需器官,即“按需杀人”。

何为“按需杀人”?2012年3月13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发表演讲,谈到了中国境内非法使用囚犯器官,以及活摘器官的惊人罪行。

卡普兰说:“特别是对器官移植旅游者,如果你到中国去,要在你停留的三周内完成肝移植手术,这就意味着得安排杀掉一个人,要通过血液和组织配型来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供体,然后在你离开之前杀掉他们。

如果你只是干等有人在监狱里死去,你不可能在三周内就等到一个肝,而且这个肝还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体质。你只能去找到合适的供体,然后在器官移植游客还在时把他们杀掉。这就是根据需求来杀人。

在中国,能够招致死刑的原因非常多,而这些原因是许多人权组织所不能认可的。所以当谈到处死囚犯时,他们可能是政治异见者、精神信仰异见者、 轻度违法者, 或完全不该治罪者。

我们不是在谈每年因真正犯了重罪而被处死的5000人,很多“按需被杀”的人根本就不该进监狱。所以中共这种制度真是令人作呕。”

4.每年6-10万宗移植手术器官何处来?

中共官方资料显示: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数量大约为一万例。然而,外界质疑,实际发生的器官移植要远远高于此数。

中国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护人员承认,该医院每年移植量达“几千例”,与该院的移植中心的规模相当。这个数字是该医院公开数量的10倍左右。

美国资深记者、活摘最新报告联合发布人伊森‧葛特曼表示,过去多年的调查中,他们采用了中共所说的每年1万例这个资料。在最新调查中,他们从个体医院入手,调查全中国每年移植器官的总量。他说:“这个报告用了700页和2,400个注脚来说明移植数量每年大约6万到10万例。最后我们发现了一些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事情。也就是说,良心犯的死亡人数更高,包括法轮功、维吾尔人、藏人、可能还有一些家庭教会人员。”

每年6万到10万例的移植数量,世界第一。那么,供体器官从何而来?对此,中共多次改口,说法前后矛盾,一会儿说大部分源自死刑犯,一会儿又说靠自愿捐献,转过头又表示国内捐献系统运作不顺。无论依据哪个版本,官方所称的器官供体来源都撑不起庞大的移植手术数量。

麦塔斯回顾说,2006年他和乔高发表第一份调查报告时,中共曾解译器官来自捐赠,而当时中国并没有器官捐赠系统。接着,中共又改口说器官来自死囚犯,但是数字不可信。他说:“在大陆法例规定,囚犯必须在判刑七日内处决,但很多赴大陆进行移植手术的病人表示,他们可以选择方便的时间到中国去,只需要数天就可做移植手术。这意味着有病人到来时,就会有被囚者被杀和取出器官。”

麦塔斯指出,由于器官配对难、囚犯的肝炎率高等限制,中国政府每年需要处死60万人,才能保证每年供应6万个器官。麦塔斯说:“我认为中国的死刑犯人数在2,000-6,000人之间。我的意思是,中国死刑犯每年不可能是100万或者10万人。”

中共官方一直不对外公开死刑犯的数字。中国每年的死刑执行数,根据大赦国际的纪录,在1995年和1999年之间被处决的囚犯的平均数量是每年1680人。在2000年和2005年之间是平均每年1,616人。虽然这一数字可能被低估,但是即使再高一些的数字也不能解释中国器官移植2000年后的爆炸性增长。健康原因导致中国的死囚只有少量可做供体。

据报,近年,大陆死囚的数字持续下降,可是,中国大陆的移植量仍然保持之前的水准。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授陈忠华表示,2003年到2009年8月,中国内地仅有130名公民死后成功捐献器官。2014年中国器官移植大会上披露的数据称,2010年到2013年这三年内,公民死后捐献器官的数量仅为1,448例。2015年4月10日,大陆媒体报导,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中心业务部副部长高新普说:““从数量看,我国的人体器官捐献比例非常低。”

人们有理由提问:每年6万至10万例的器官移植,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5.中国的器官是短缺还是过剩?

2006 年 4 月,吉林省心脏病医院促销,前 5 例心脏移植只需 5 万元人民币;2006 年 4 月 28 日湖南人民医院推出免费 20 例肝肾器官移植手术的广告促销。

2014年4月3日大陆媒体引述黄洁夫的话:“我国每年约有30万名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1万例左右,供需比为1:30,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为1:3,中国面临严重的器官短缺问题。”

2014年12月19日,黄洁夫到台湾亲自推销“两岸器官移植平台”,拟将中国大陆器官“出口”到台湾。

2015年,国际调查显示,大陆器官移植数量再次飙升。另一方面,中共高调对外宣称,从2015年1月1日起,中共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

2015年8月13日,中共“肺移植手术第一人”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公开称“原来想今年取消死囚供体肺源少了,谁料现在三天一台肺移植较去年反而更忙了”。

据“追查国际”消息,郑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科医生,2015年 9 月 25 日还明确回答,等 2-3 天、最多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做肝脏移植。

6. 大陆法轮功学员因上访被抓捕

“追查国际”调查报告显示:据中共内部消息,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以2000年初到2001年底最多。据估计,在上访的高峰期间,单日量超过100万人。大批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让中共株连自己所在工作单位和亲属,不报自己的姓名等个人情况,也就无法作登记、无法谴返。因此,北京看守所、监狱、劳教所全部爆满,随后各地看守所、监狱、劳教所也爆满了。

据国内资料,中共的公开监狱有670所,劳教所有300所,关押总人数约180万。当年各地监禁场所因大量关押法轮功学员而大幅超员,上访学员还在源源不断而来,中共就在全国范围利用军事和地下防空设施建立秘密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隐蔽、残酷的迫害。无数法轮功学员从此失踪。这为中共建立活人器官库和大规模活摘器官制造了条件。

数字与真相

今年5月,“追查国际”发布了21万字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综合报告。今年6月,大卫‧乔高、伊森‧葛特曼和大卫‧麦塔斯联合发布了24万字的最新调查报告。在这几十万字的调查资料背后,是数十万计甚至高达百万的因活摘而被虐杀的生命。

卡普兰教授说:“我们时代最大的悲剧之一,是缺乏对这种丧尽天良的罪行的谴责。”

十年前,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被撕开。十年来,随着真相的逐步呈现,中共江氏集团的反人类罪行彻底暴露,更多的真相将大白于天下。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中共的任何抵赖或狡辩都苍白无力、最终消声。揭示真相的过程,也给了世界一个机会—认清邪恶,用强大的道德勇气,冲破黑暗,伸张正义。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8-23 12: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