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亲习阵营媒体批上海政策失当 强调问责

人气: 119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岳华综合报导)8月25日,亲习阵营媒体财新网刊文质疑上海城市总体规划两个目标都有悖于以人为本的原则,而且严重脱离实际,强调如果规划失误导致公共服务不足,那应该对规划者问责。

三天前,大陆官媒炮轰上海对房地产预期管理失效。外界关注,习阵营释放进一步清洗江泽民老巢上海的信号,与江泽民家族关系密切的上海书记韩正和市长杨雄处境或不妙。

8月22日,《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草案)》发布,并向社会启动1个月的公示期。该草案有两点引入注目:一是将上海2040年人口调控目标设定为2,500万;二是要求上海规划建设用地负增长。

8月25日,大陆财新网发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的文章《上海的城市规划应以人为本》。文章认为,上海的两个规划目标,都有悖于以人为本的原则,而且严重脱离实际,如果真的实现,不仅会制约上海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也会恶化上海市民的生活品质。

财新文章质疑上海人口规划不合理

文章称,中国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上海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但上海建成区的2,177万人口(不含建成区以外人口和农业人口)在全球仅排第5位,远低于日本东京的3,724万,甚至低于韩国首尔的2,287万。

文章使用Demographia(2013)中国、朝鲜以外的数据,根据各国的总人口、人均GDP和土地面积来拟合该国人口最多城市的人口数量。根据这一拟合关系,作为十多亿人口国家的最大城市上海,也许需要按照约5,000万人的规模来规划,才可能达到经济意义上的均衡,充分发挥出中国人口的规模优势。

但在那些把人口当成负担的人来看,别说5000万人,就是3500万人也会压垮上海。文章说,这实际上只是一种固步自封的幻觉。在现实中,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曾被人口压垮。相反,城市的盛兴往往表现为人口增长,而衰败才表现为人口萎缩。

截至2015年末,上海市常住人口为2,415万人。如果到2040年要把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人,那意味着从2016到2040这24年中,上海市常住人口平均年增不超过3.54万人。从操作性来说,这个目标大概只能通过严控户口审批来实现。

文章说,相对于庞大的体量,中国在种族、语言和文化上的内部差异性很小,但在隔离性的户籍制度下,中国的城乡和地域差距不仅远大于发达国家,也远高于印度等发展中国家。这种现象对中国的整体发展特别是内需的提振尤其不利。城市和发展思路应该是顺应经济规律;规划的意义在于尽量准确地预测人口和经济的变化,并依此来规划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而绝不应该是以某种规划的预测值来作为控制人口的理由。

文章表示,规划和公共政策的宗旨应该是服务民众。如果规划失误导致公共服务不足,那应该对规划者问责。

规划要求用地总规模负增长 将人为加剧建设用地短缺

文章质疑,与人口控制目标同样离奇的是,规划草案竟然要求建设用地总规模负增长;这无疑将进一步人为加大上海建设用地的短缺。2015年上海仅耕地面积就还有1800多平方公里,相当于上海现有建设用地的60%。上海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没有必要保有耕地来满足某种人为设定的农业自给率。

文章称,规划草案要求建设用地负增长,完全属于作茧自缚,自限发展空间的小农思想,与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应有的格局相去甚远。

在这种人为制造的土地紧张的气氛下,最近上海土地拍卖市场上,一天内出了三个创下区域最高价的“地王”。虽然土地出让价格和房价的暴涨短期内会给上海地方财政带来丰厚的收益。但实际上,这种靠紧缩供给而推涨的房地产市场所起的作用,不过是社会财富的损害性转移,把财富从那些真正推动技术进步和提升效率的价值创造者的手中,转移到土地控制者的权力以及更早购买房产的幸运者手中。它只会严重扭曲经济发展的激励机制,并让城市中最有活力的年轻人丧失希望。

上海规划草案留给人们的印象是在把人口当成负担来抑制。目前在上海工作的年轻人中,外地户籍人口已占到一半左右;这些人是自我选择来上海,是创新和创业最活跃的力量,但严格的人口控制和土地限制政策,将使得上海变得更加拥堵和封闭。高不可攀的房价以及对学前和学制教育的投入不足,让他们难以在上海安居乐业,被迫少生甚至不生孩子,其中很多人最终可能不得不离开上海。

文章表示,如果上海实现了其人口控制的目标,很多高附加值的企业和高薪工作乃至相应的消费都会消失或者根本没有几乎形成,这种损失对迫切需要创新和创业的中国经济转型来说难以估量。

财新总编胡舒立批上海政府越位

今年初,上海市科技委、发改委和财政局共同制定《上海市创业投资风险救助专项资金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天使投资损失可获财政补偿;引舆论一片哗然。天使投资本指富有的个人出资协助具有专门技术或独特概念的原创项目或小型初创企业,实施前期投资;极具市场化特性。

2月1日,财新网发表其总编胡舒立所写社评《政府扶持“双创”不宜越位》。文章表示,上海政府此举必然搅乱正常投资秩序。倘若失败者反获补贴,必定扭曲激励机制;不但有引发“道德风险”之虞,在现有政商环境下,还极可能出现借补偿之名行贪腐之实的行径。

文章质疑,上海将补贴资金列入财政预算是否经过了法定程序?发放的程序和结果如何有效监督?如何面对市场上众多投资机构确保公平?这一政策的成本与收益可曾经过严格核算?

文章还定性上海此举有违习李中央政策,有违国情民意。

文章最后警告,《办法》自2016年2月1日起施行,相关工作还未全面铺开,此时上海市有关部门倘若能够认真反思,尚有挽回余地。如果一意实施,恐怕造成“政策烂尾”,届时将更为被动,难以收拾。

胡舒立与王岐山、习近平关系密切;早在2007年1月因报导山东鲁能国有资产被侵吞案件,得罪中共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胡舒立创建的财新传媒被视为亲习近平阵营的媒体,以揭露江派贪腐和滥权内幕著称,并常替习近平当局发声、释放政经信号。

官媒炮轰上海对房地产预期管理失效

与财新网批上海城市规划相呼应,8月22日,大陆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刊文《疯狂“地王”欲掏空实体经济》批上海的楼市,认为上海政府对房地产预期管理失效。

报导引用很多署名的网民观点来炮轰上海楼市,认为超级地王的产生是上海出台新的楼市调控之后,批新楼市调控政策不起作用,上海市府不是真心地抑制资产泡沫云云。

上海是江泽民的政治老巢,江泽民家族在上海建有庞大的政商网络,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市长杨雄都被视为江派人马。杨雄曾在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成立的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中担任总经理,并协助江绵恒打造了一个势力遍布上海的庞大资本帝国。

近年来,习近平当局“打虎”逼近江泽民家族,加速清洗上海官场与政商圈。今年以来,江泽民父子被内控的消息也不断传出。

8月17日,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并发表讲话。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作为在地方兼职的4名政治局委员中唯一的缺席者,引起外界关注。有传闻指,韩正将被调离上海。

《亚洲新闻周刊》总监黄金秋分析认为,官媒炮轰楼市可能跟目前外界传韩正要离职有关,上海反贪打虎仅仅拉开序幕。他强调:“上海是江系的一个地盘,如果真的动了里面很多的贪腐的官员,肯定和他的总后台的利益都有关系的,所以最后打虎的成败能不能成功,肯定要看上海反贪打虎最后的战果。”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8-26 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