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诗仙李太白

【千古英雄人物】李白(2) 大鹏赋名扬天下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诗仙李太白(大纪元)

    人气: 40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一章 长庚星精青莲始 金粟如来主佛归

李白于唐中宗元年(701年)生于四川广汉(今彰明)青莲乡,此地原名清廉乡,后因李白号“青莲居士”而改名为“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称李白是“太白星精”,范传正后来为李白撰写碑文时,亦用这一说法:“先夫人梦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

李白号青莲居士,他在《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序》中述说身世:

青莲居士谪仙人,酒肆藏名三十春。
湖州居士何须问,金粟如来是后身。

青莲,原本出自于西域,梵语里称为优钵罗花(又名优昙婆罗花),青白分明,不染尘埃。佛经云,优钵罗花开之时,“万王之王”转轮圣王将来世间普度众生。以青莲自称,及以“金粟如来为后身”,寓意优钵罗花开,转轮圣王将携如意真理来世间。

另外,极高之大觉者在层层宇宙中下走进入人世间后常转生为开创人类文明及历史新篇章之重要人物。从李白如下诗篇中,我们也可窥见李白身世一二。在《酬王补阙惠翼庄庙宋丞泚送别》诗中他写道:“学道三十年,自言羲皇人。轩盖宛若梦,云松长相亲。……”在《戏郑溧阳》诗中,他亦写道:“清风北窗小,自谓羲皇人。何时到溧里?一见平生亲。”李白诗中之“羲皇”,即是华夏文明史中被尊为“三皇”之首的伏羲。

李白画像。(公有领域)
李白画像。(公有领域)

李白自幼读书习字,五岁时已展露其超人之天资禀赋。在其《上安州裴长史书》中有:“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常横经籍书,制作不倦”。六甲乃计算年月日之历学,而百家则是诸子百家之著述。李白五岁时,父亲让他读《子虚赋》,十五岁时即作《明堂赋》,与司马相如媲美,谓“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赠张相镐》)。

李白父亲曾把他送到眉州象耳山读书,起初李白读书并不专心,还会逃学。据《方舆胜览‧眉州‧磨针溪》记载,李太白在山中读书,尚未读完,便逃学离去。经过一小溪,见一位老婆婆正在溪边石头上磨舂米之铁杵,李白奇而问之,老婆婆答曰:“磨成绣花针。”李白问道:“铁杵磨成针,当真可以?”老婆婆答道:“只需功夫深!”李白听后很感动,回到山上苦读,学业大进。老婆婆自己说她姓武,现在磨针溪旁有武氏岩。后世所传“铁棒磨成针”之典故即出于此。

开元六年(718年)李白离开象耳山后,隐居大匡山读书,从赵蕤学纵横术。大匡山几年,他往来旁郡,游剑阁、梓州。二十岁游成都,谒见益州长史苏颋,其时苏颋与张说并称两大手笔,李白拿自己诗文去求教。苏颋读后,称赞说:“此子天才英丽,下笔不休。虽风力未成,且见专车之骨,若广之以学,可以相如比肩也。”(《上安州裴长史书》)苏颋对青年李白天资大加肯定,认为可以和司马相如相比。

《天宝遗事》称,李太白少时,梦所用之笔,头上生花,后天才瞻逸,名闻天下。后世常用“妙笔生花”即出于此处。

开元十三年(725年),时年约二十五岁之李白在游历蜀中后开始仗剑远游。在江陵偶遇丹丘生,并由丹丘生结识著名天台道士司马承祯。司马承祯字子微,号白云子,为唐朝名道。他曾多次受武则天、睿宗和玄宗三代皇帝召见。司马承帧不仅是有名道士,道术精湛,而且写得一手好篆,诗也飘逸如仙。玄宗对其非常尊敬,曾将他召至内殿,请教道法,为他打造阳台观。玄宗妹妹玉真公主还拜其为师。

李白器宇轩昂,资质不凡,司马承祯一见已十分欣赏,及至读其诗文,更是惊叹不已,称赞其“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这是他几十年来在朝在野都没有遇见过之人才,所以他用道家最高褒奖之语赞美李白。说其有“仙根”,即有先天成仙之因素,此与后来贺知章赞美李白为“谪仙人”异曲同工,二人皆视李白为非凡之人。

明崔子忠绘《藏云图》(局部),绢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描绘李白盘腿端坐盘车上,缓缓行于山路上,仰首凝视头顶上的云气。(公有领域)

见过司马承祯后,李白写下《大鹏遇希有鸟赋》。此为李白最早名扬天下之文章。

《大鹏遇希有鸟赋及序》:

“余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著《大鹏遇希有鸟赋》以自广。此赋已传于世,往往人间见之。悔其少作,未穷宏达之旨,中年弃之。及读《晋书》,睹阮宣子《大鹏赞》,鄙心陋之。遂更记忆,多将旧本不同。今复存手集,岂敢传诸作者?庶可示之子弟而已。”

序之大意为:

我曾在江陵会过司马承祯,他说我有仙风道骨,能够和我一起神游八极,我遂作《大鹏遇希有鸟赋》以扩展此意。此赋已传于世,常人多见之。因为少年之作,未穷宏达之旨,中年后弃之。及读《晋书》,见阮宣子所写《大鹏赞》,自认不过如此而已。回想当年所作《大鹏遇希有鸟赋》,其和世间流传旧版本多不相同。现存留手稿,并非传给大家,只想给子弟们看看罢了。

“其辞曰:南华老仙,发天机于漆园。吐峥嵘之高论,开浩荡之奇言。征至怪于齐谐,谈北溟之有鱼。吾不知其几千里,其名曰鲲。化成大鹏,质凝胚浑。脱鬐鬣于海岛,张羽毛于天门。刷渤澥之春流,晞扶桑之朝暾。燀赫乎宇宙,凭陵乎昆仑。一鼓一舞,烟朦沙昏。五岳为之震荡,百川为之崩奔。

“尔乃蹶厚地,揭太清。亘层霄,突重溟。激三千以崛起,向九万而迅征。背嶪太山之崔嵬,翼举长云之纵横。左回右旋,倏阴忽明。历汗漫以夭矫,羾阊阖之峥嵘。簸鸿蒙,扇雷霆。斗转而天动,山摇而海倾。怒无所搏,雄无所争。固可想像其势,髣拂其形。

“若乃足萦虹蜺,目耀日月。连轩沓拖,挥霍翕忽。喷气则六合生云,洒毛则千里飞雪。邈彼北荒,将穷南图。运逸翰以傍击,鼓奔飙而长驱。烛龙衔光以照物,列缺施鞭而启途。块视三山,杯观五湖。其动也神应,其行也道俱。任公见之而罢钓,有穷不敢以弯弧。莫不投竿失镞,仰之长吁。

“尔其雄姿壮观,坱轧河汉。上摩苍苍,下覆漫漫。盘古开天而直视,羲和倚日以旁叹。缤纷乎八荒之间,掩映乎四海之半。当胸臆之掩画,若混茫之未判。忽腾覆以回转,则霞廓而雾散。

“然后六月一息,至于海湄。欻翳景以横翥,逆高天而下垂。憩乎泱漭之野,入乎汪湟之池。猛势所射,余风所吹。溟涨沸渭,岩峦纷披。天吴为之怵栗,海若为之躨跜。巨鳌冠山而却走,长鲸腾海而下驰。缩壳挫鬣,莫之敢窥。吾亦不测其神怪之若此,盖乃造化之所为。

“岂比夫蓬莱之黄鹄,夸金衣与菊裳?耻苍梧之玄凤,耀彩质与锦章。既服御于灵仙,久驯扰于池隍。精卫殷勤于衔木,鶢鶋悲愁乎荐觞。天鸡警晓于蟠桃,踆乌晰耀于太阳。不旷荡而纵适,何拘挛而守常?未若兹鹏之逍遥,无厥类乎比方。不矜大而暴猛,每顺时而行藏。参玄根以比寿,饮元气以充肠。戏旸谷而徘徊,冯炎洲而抑扬。

“俄而希有鸟见谓之曰:伟哉鹏乎,此之乐也。吾右翼掩乎西极,左翼蔽乎东荒。跨蹑地络,周旋天纲。以恍惚为巢,以虚无为场。我呼尔游,尔同我翔。于是乎大鹏许之,欣然相随。此二禽已登于寥廓,而斥鷃之辈,空见笑于藩篱。”

李白《大鹏赋(并序)》。(公有领域)

该赋之大意为:

庄子在漆园发天赋之灵机,吐峥嵘之高论,讲浩荡之奇言,从《齐谐》(人名,亦书名)那里征集怪异之事,谈及北海里大鱼,我不知道它有几千里长,名字叫鲲。鲲化成大鹏,本体凝结成为浑混胚胎。海岛之上脱去脊鳍,天门之前张开羽毛。掠渤海万顷春涛,迎东升温暖朝阳。显赫宇宙之间,高飞超过昆仑。扇动一次翅膀,烟雾朦胧,沙土飞扬。五岳因它震荡,百川因它崩奔。

蹶地而起,冲向太空,穿九霄,越重洋。激荡三千波涛,腾飞九万碧空。背脊如巍峨大山,翅膀像纵横长云。左回右旋,搅得周天忽明忽暗。以矫健身姿穿历诸天,飞抵峥嵘之天阙。震动混元天界,扇起万钧雷霆。星斗转而上天动,高山摇而大海翻。发怒,无人敢与其搏击;称雄,无人敢和其竞争。依稀可见其气势和雄姿。

其足环绕虹霓,其目亮如日月。飞舞盘旋,迅疾倏忽。喷气,则四方生出云彩;洒毛,则千里飞就雪花。起于北荒,飞抵南极。或挥翅侧旋,或腾风直飞。北极烛龙衔火精为其照物,闪电之神挥长鞭为其开路。三山不过几墫土,五湖小似几杯水。其动即会有神相应,其行就会有道相从。任公子见之不再垂钓,有穷氏不敢弯弓放箭,掷鱼竿、弃箭矢,只剩仰天长吁。

其雄姿壮观,掩映天地。上摩苍天,下盖大地。开天盘古直视之不知如何是好,羲和靠在太阳旁发出声声叹息。八荒之地都能感受其盛大气势,四海之半皆被其掩映遮盖。其胸挡住太阳如同黑夜降临,天地未开一样模糊。突然间身体翻飞而回转之时,立刻霞光普照,云雾消散。

此后飞行六月止息一次,降临海边。忽而横飞遮蔽日月,忽而俯冲从天而降。小息于无边原野,浅啄于巨池之中。其飞掠之猛,罡风起处,大海翻腾,山峦变色。水神天吴为之惊慌恐惧,东海神若吓得蠕动不安。巨鳌顶山藏首逃奔,长鲸腾跃潜海躲避。鳌缩头,鲸藏须,不敢窥视。我也没有预测其如此神奇怪异,此即造化作为吧!

大鹏岂能和蓬莱岛上之黄鹄相比,夸耀黄金装饰及菊花点缀之衣裳?大鹏亦耻于像苍梧之凤凰,去炫耀羽毛之彩质及丽纹。这些禽鸟,早已被神仙役使,长久而顺服在豢圈中。精卫勤劳衔枝填海,鶢鶋悲愁绝饮拒食。天鸡蟠桃树上报晓,金乌太阳之中发光。不能旷达纵情,竟如此拘泥守常?皆不如此大鹏之逍遥,少有任何同类可与此大鹏相提并论。大鹏不骄矜凶暴,每每顺时应势。参悟大道延年益寿,饮天地元气充饥饱肠。在日出之旸谷戏耍徘徊,游南海之炎洲恣意飞翔。

不久,希有鸟遇见大鹏,说:“大鹏伟哉,真是惬意。我之右翼遮蔽西极,左翼掩盖东荒,跨越大地,飞翔天宇。以恍惚作为巢穴,把虚无当成游场。我邀你游,你我同翔。”大鹏答应,欣然相随。这两只大鸟都已飞登辽阔天空,而那些斥鷃之类小鸟,却只能在篱笆边徒劳讥笑。#

李白《大鹏赋(并序)》。(公有领域)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茫茫宇宙大穹中,生命无量无计。不同天体体系亦有不同生命、不同生命特点及其文化特色。当创世主允许不同天体体系将其生命精髓、其特有之文化带进人类,在人间结缘演绎,并能够让这些生命及其文化将来有机缘进入新大穹,遂有人间中土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众生一朝文化的现象出现。
  • 作为中国神传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荣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称得上无与伦比。
  • 太宗征战,并非只靠一己之勇。太宗治军之严谨,布阵之精准,临敌之应变,料敌之如神,用兵之出奇,战术之多样,战略之高超,将将之贴切,更兼天意使然,遂使其百战百胜,开创大唐王朝。太宗熟读兵法,用乎于心,审时度势,无往不胜,战功卓著,然只留下极少兵法论著。成吉思汗所言之《唐宗兵法》即为后世所传《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 大唐乃中国历史上一个最风云激荡、意气勃发的时代。太宗不光将中原皇朝建成当时世界上最强盛国度,也念念不忘周边国家、民族,因为他们也都是上古圣王后裔;及各个前皇朝在中原结缘、演绎完毕离开中土之众生、民族。
  • 凌烟阁原本皇宫内三清殿旁一座小楼,贞观十七年二月,太宗为怀念当初一同打天下之众位功臣(当时已有数位辞世,尚存者也多已老迈),命阎立本在凌烟阁内描绘二十四位功臣图像,褚遂良题字,皆真人大小,并时常前往怀旧。
  • 尧、舜、禹三位圣君上次滔天洪水后开创本次人类中华五千年神传文明,教化人民,重德崇道。秦皇汉武一统天下,开疆扩土,钦定国家体制,确立思想文化体系。三国之时,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周瑜联袂上演千秋大戏,圆满诠释“义”之内涵。这些千古英雄人物虽处不同朝代,皆致力于开创、保护神传文化;亦与不同天朝众生结缘、演绎新朝新文化。一幕幕大戏,惊天地、泣鬼神,轰轰烈烈,光耀寰宇。
  • 魏武大帝曹操瑞应黄星,真人下世,拨乱治世,天下莫敌。曹操造就中国文学史上黄金时代之建安文学,使中国神传文化在长期战乱、社会残破背景下得以承传兴盛。其武学巨著及用兵计谋为后世历代兵家推崇传扬,故后人称“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曹操杜绝官民淫祀,铲除低灵乱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国上下习道成风,举国清平。
  • 曹操外定武功,内修文学,统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横槊赋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曹操诗篇亦多散佚,仅存乐府诗十八篇,共二十六首。李白对建安文学、尤其对曹操诗作可谓充分明了,以“蓬莱文章建安骨”来评价之。所谓“蓬莱文章”指其富含仙道内涵,是为建安文学风骨。
  • 大汉天朝,经三百余年,奠定该朝留予千秋万代之“内道外儒”、“天人合一”汉文化本质,并传播大中华文化于域外。盛极而衰,帝纲不振,宦官为患,权臣作乱,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大汉天朝气数已尽。天意当此,遂有一代英雄转生世间,成就后续大业。曹操为政于乱世则独担大任,不屈权势,为政清正,正邪分明,匡正世风。
  • 人生百年,相比人类长河之历史,微不足道!即使较之这人类最后五千年文明史,亦不过白驹过隙。然欲造就人类辨真伪、识善恶及应对各种世事之思想、能力、行为,则是漫长、巨大之灵魂加工工程,非一朝一夕所成,非一生一世可就。创世主通过漫长岁月对具有神佛体形却无神佛思想及能力之人类一点一点注入思想内涵,培养诸方面能力及行为,包括让人类所称之“自然现象”——风、雨、雷、电等成熟亦需要时间过程。很多人类应有之思想情操、文化底蕴、修养内涵,皆通过几代人或一整个朝代,多少众生参与所完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