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天笑:香港会议藏阴谋 习近平痛击黄洁夫

人气: 62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7日讯】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与50多个中国医生8月18日至23日在香港参加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习近平不但没送贺电做出表示,反而选择香港器官移植会议期间(19至20日)在北京召开高规格的全国卫生和健康大会,实际上就是在回击黄洁夫他们这个大会。

仅从表面看,习强调底层人民健康和健身,否定唯论文、科研的医学评价导向,已经在否定黄洁夫的一套了。其实,习近平的回击另有更深的含义,就是对黄洁夫利用香港移植会议漂白活摘器官罪行保持距离,进行切割和否定,进而否定江泽民的卫生政策。

要理解习近平对黄洁夫的态度,首先就要弄清黄洁夫香港之行的目的是什么。目前国际大环境是:国际社会公开谴责中共活摘罪行的力度持续加大。美国、欧洲议会、澳大利亚、纽西兰等众多西方国家相继通过决议案,强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摘器官。活摘器官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核心罪行之一。习近平执政后通过反腐和一系列改革清除了一大批江泽民集团犯罪分子,已经到了最后抓捕江本人的关键时刻。当然主犯还没被公开抓捕,610迫害系统还在,因此迫害还在继续。但习已重创江派,迫害法轮功的江派凶手包括黄洁夫等活摘医生,非常恐惧被清算。黄洁夫等出席香港器官移植大会的目的在于两方面:一是漂白活摘器官的罪行,二是裹挟习近平。

香港有其特殊的国际窗口地位,也是目前所剩为数很少的江派仍能操控的地盘。现任港首梁振英是曾庆红、张德江的死党。曾庆红一伙在南方包括香港布下了大量的特务、暗线和公开与半公开的中共附属组织。梁振英的触角控制了香港的会议场地,甚至包括一些保安人员。香港当地媒体也在不同程度上直接或间接为中共及其附属势力掌控。黄洁夫等正是想利用香港这些对其有利的条件,特别是通过器官移植大会的学术交流形式和器官移植技术层面的所谓“成就”,来掩盖已被国际社会公开谴责的活摘无辜公民供体器官的罪恶。

器官移植技术及其学术表达与器官移植中供体的来源,是两个不同、但又有联系的问题。按照西方器官移植的道德伦理原则,器官移植的根本目的是救人,通过移植延长病人生命,但器官来源必须出自自愿,必须透明。也就是说,无论出自什么理由也不能强行摘除器官,或用杀死一个生命去延长另一个生命。但是交叉证据显示,在过去10多年里,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既没有真正的自愿捐献系统,又没有大幅增长的死囚供体,而各类器官移植却呈暴涨态势。而且在美国这样有1亿2千多万自愿捐献器官的人群以及发达的全国网络的国家,等待肝移植时间为2年,肾移植3年。而在中国平均等待时间只有2至4周,甚至更短。这就证明中国存在着一个活体器官库,可以按需随时活摘。大量证据显示,中共江泽民集团及其残余势力是利用了国家机器大规模地活摘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同时牟取暴利。中共医生所谓器官移植的成就是建立在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血淋淋大屠杀行为上的,但又企图用学术和技术的包装把屠杀罪行掩盖起来。这次香港器官移植会议就是基于这种漂白罪行的企图而召开的,即,一方面籍此欺骗国际社会,另一方面出口转内销,欺骗国内民众。

除了学术和技术的包装手法,黄洁夫等的另一个手法,就是把外界注意力聚焦在死囚器官问题上,掩盖活摘器官罪行。这次大会上黄洁夫等通过大会主办方把涉嫌使用死囚器官作为审查论文的主要过滤标准,排除了最关键的活摘器官罪行。黄洁夫等是经过精心计算的:摘取死囚器官是轻罪,而强行活摘公民器官是反人类罪,是酷刑罪,是屠杀。经过黄洁夫多年有意的误导,许多西方政府、政治家、学术团体和专家学者都误认为器官移植供体来源的主要问题就是强摘死囚器官。这次器官移植大会曾因涉嫌使用死囚器官做研究为由拒绝采纳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郑树森的一篇论文。其实中国大陆最严重的供体来源问题根本不是强摘死囚器官,而是强摘无辜的活人器官。黄洁夫通过长期误导加上这次会议巧妙地把强摘活人器官这一反人类罪转换成了摘取“死囚”器官的问题。然后,黄洁夫说中共官方已宣布禁止使用“死囚器官”,这样一夜间所有器官来源就天方夜谭般的全部漂白成“公民自愿捐献”了,活摘器官这个罪行就随之消失了。这样黄洁夫就彻底地掩盖和转移了长期存在目前仍在进行的活摘器官这个重大罪行。

黄洁夫等出席香港会议的另一个目的,就是通过会议把活摘罪行与习近平执政进一步捆绑在一起,让国际社会误以为习近平是赞同和支持江派黄洁夫等的活摘罪行的,让习近平共同承担罪责。如果习近平一旦被捆绑上了,他们认为可以以此阻止习近平进一步清理江派,特别是阻止习近平公开抓捕江泽民和曾庆红,因为这是习下一步马上就要做的事情。中新网在2016年1月10日曾报导浙江省“反X教协会”理事长、活摘医生郑树森进行过1800多例肝移植手术,而郑树森宣称要“把肝移植手术做到‘一带一路’去”。黄洁夫在2016年一次发言中曾把“世界器官移植第一大国”与习的“大国梦”捆绑在一起。黄洁夫等本来期望习阵营会通过香港大会对“器官移植大国”有某种认可。只要习有所“正面”表示,习就被捆缚在活摘器官这只船上。可见习的表态何等关键。

当然黄洁夫为达成以上两个目的,包括他要使这个会按照他的要求开,是依赖已构筑的一个三边利益链:一边是中共的活摘医生和活摘医院以及背后的江派;另一边是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这由跟中国的活摘医生、活摘医院有密切合作关系的西方的专家教授组成;再一边是西方的制药商,也就是赞助TTS的商家。三边合作,各自获利。

这次会议的主办方是TTS。TTS有三个主要的赞助商:瑞士的罗氏公司(Roche)、日本的安斯泰来公司(Astellas),和法国的赛诺菲公司(Sanifi)。资助这次会议的还有瑞士的诺华公司(Novartis)和其它一些公司。这三家赞助商和诺华公司都是著名的制药公司,它们从活摘医生和活摘医院拿到了器官移植后要用的抗免疫药物的市场,并在军队帮助下得到了做临床药物实验的人员,其中大多是被关的法轮功学员。罗氏公司前执行长、现董事长弗朗茨-哈默曾谈到在中国生产药物的好处是没有严格的道德或文化约束。他的潜台词是得到了中共政府的特殊待遇。这些赞助商很清楚中共医院非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它们生产的药就是用于活摘术后受体患者的,但由于利益而闭嘴不说,还通过各种形式来资助各种所谓的器官移植研讨会,包括主办这次香港移植大会。会议主办方TTS得到了赞助商的资助,同时TTS的前任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和现任主席奥康(Philip O’ Connell)都跟中国活摘医院有合作研究关系,有些在西方被禁的移植研究项目他们就拿到中国去做。这样TTS在利益驱动下就帮助黄洁夫这帮人借会议漂白活摘器官罪行。而且这些得到利益的西方专家学者,也在各种场合帮助中共漂白活摘罪行,为活摘器官辩护。香港大学玛丽医院还与中共卫生部合作成立大型肝移植资料库《中国肝移植注册》(CLTR),已收集了21,740例肝脏移植患者的资料,其中包括1,560例活体肝移植。这个资料库的一个作用就是对外帮助漂白活摘器官,同时根据政治需要控制数据使用。所以,这个三角链在活摘器官上形成了错综复杂的血债利益关系。很明显的是,一些西方赞助商、专家学者和学术机构至少是间接参与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当然,习近平是看到了黄洁夫的阴谋。习近平在8月19日到20日在北京召开的高规格、大规模“全国卫生和健康大会”就是对黄洁夫的重力回击。这里边我们看到几点。第一点,时机问题。北京的会和香港的会在时间上是重叠的。这个时间的选择绝非偶然,它是经过习近平有意安排的。这个时候在北京召开卫生和健康大会就表示完全漠视和不承认香港的会。这其中释出的信息再明白不过了:对黄洁夫这帮人搞的行为、参与的会议,习近平是不承认的。

可以设想一下,香港召开器官移植大会是5,000人参加的国际会议,规模不小,而且首次在中国的领土香港举行,如果按照正常形式的话,习李应该有所表示,但习近平完全漠视,当其不存在,跟他们没有关系,把它边缘化了。也就是说,对黄洁夫的这个活摘罪行,习近平是否认和不承认的。习近平政权用这种形式来表示跟活摘这件事情切割。

第二点,这次北京召开的卫生健康会议规格非常高,7个常委全部参加了,是20年以来最高规模的一次会议。这样一个会议它又是以健康和卫生为中心的,但却完全排斥了黄洁夫这一伙所谓的医学专家和医学菁英。这就是告诉黄洁夫一伙:由于你们这一伙从事活摘器官犯罪所以必须把你们排除出去,也就是你完全不在核心的权力范围之内,而且完全不受到高层的欣赏和重视。

第三点,这次会议是有关卫生和健康的大会,但是坐着的还有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院长们,还有政法系统那些人,这是为什么?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多次提到卫生系统的改革,这个改革的意义是跟军改、司法系统的改革是一样的,就是通过改革的形式打江,预示著下一步将要清理卫生系统的江派残余。

第四点,这次会议强调的是人民健康,前所未有地把健康放在卫生的前面。习近平强调人民的健康,而不是医疗和医治。人民的健康包含什么?包含体育锻炼、包含气功,包含其它有助于健康的预防措施,治疗是第二位的。还强调要改变以前唯论文、科研成果为评价导向这种行为。换句话说,黄洁夫他们在香港把活摘罪行包装成为一个技术性的科研成就,强调发表论文,习近平恰恰否定了这一点,而且把整个的医疗、治疗也放在第二位,把健康放在第一位,把中国传统的强身健体放在首位。这实际上就是否定了江泽民的卫生路线,而且直接地在回击黄洁夫在香港搞的这一套东西。

习近平的回击意味着黄洁夫和香港这一批人,以及背后的江派日子不会好过,而且遭到报应的时候不会很远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8-27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