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地铁两访民服毒自杀 真相曝光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人气: 102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我和他这样做的话,只是让家里人过得更好,不让家里人背着债务这么烦,现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在北京地铁上服农药自杀的唐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说。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债台高筑,维权两月无果,让他们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目前,唐先生住在北京同仁医院的急救病房里,曾先生被送到协和医院抢救,已出院。

原定王府井大街服毒自杀 临时改变计划

唐先生向记者透露,他于8月15日来到北京,然后去中共国家信访局递交上访材料,被告知此案必须经过司法程序,他又跑到公安部递交资料,公安部直接联系湖北驻京办事处人员,将他遣返回湖北,当时驻京办人员承诺回去之后给他解决问题,结果他到湖北上午向公安厅递交材料,中午得到的回复是该案交易地不在湖北不予立案。

8月17日当晚,他再次返回北京。这次他与在北京工作的难友曾先生一起决定到王府井大街服毒自杀。唐先生说:“到王府井大街他们发现警察与保安太多,在这样的地方根本无法自杀。”

两人从王府井站乘坐地铁一号线,在天安门站时他们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瓶农药,唐先生让周围的乘客散开,他们打开药瓶,刺鼻的药味立即散发出来。唐先生首先喝下农药,曾先生随之也喝下。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两人陆续倒下,唐先生说:“喝了过后首先嘴发麻,胃里有烧灼的感觉,处于半清醒状态,模糊记得一点,刚开始喝药有人拍照,不知是保安还是警察不让拍照。”之后,他们被警察抬出车箱,放在站台边后又被抬至隐蔽的地方。

数分钟后,救护车来到现场,他与曾先生被分别送入同仁医院与协和医院。据悉,现场有两名民众身上被溅到药水也与唐先生一起入院。而与他们一起同行的另一名女士则被警察遣返回当地。

目前唐先生仍然住在医院急救病房里,门外有两名保安看守,曾先生则于8月27日出院。

两人债台高筑 每天利息达500元

唐先生与曾先生分别于去年参与天津矿产资源交易所(简称天矿所)和渤海商品交易所(简称渤商所)的类似期货所谓现货交易,数月之内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付之东流,血本无归。

唐先生介绍,他于去年1月至7月在天矿所(现货原油)交易平台投入54万元,亏损36万元,然后,他又经人介绍转入能够返手续费的其它平台,如宁夏蓝海、青岛金邦、云南豫鼎、贵州汇中裕等,在这些平台一共损失了10万元。据悉,目前这些平台基本上已经被关闭。

他说:“投进去的每一笔钱都是血本无归,那些业务员利用虚假宣传,配备所谓专业分析师指导操作,开始是五千元、一万元地让你投,最后让你这些钱亏得很多的时候就十万、二十万元地投,跟炒期货一样,就象打牌似的,输得多赢得少,有赢的话也只是几百元,在这里交易一夜可输掉四五十万元,有的一夜可以输掉上百万元。”唐先生透露,江苏有四名客户的损失达1亿元。

唐先生原本通过熟人借了50万元高利贷在建筑装饰业内进行创业,结果自从接触天矿所交易平台之后,借的高利贷款与工程收入等都被他投入其中,他说:“我现在一天坐在家里,高利贷的利息就是五百多元,如果我活着欠高利贷的钱还不了,家里人会跟着遭殃,我死了估计高利贷的人也不会难为我家人。”

曾先生则在渤商所投入了105万元,其中50万是刷信用卡,但是他的信用卡已经补不上,现在如果这个事情不解决,马上面临坐牢的风险。

唐先生说:“象我和他这样做的话,只是让家里人过得更好,不想让家里人背着债务这么烦,现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作为地方的监管部门一种不负责任致使我们这样,要不然我们不会这样。”

唐先生表示,他们唯一的诉求就是当局解决问题,将他们一生的血汗钱归还,不要逼老百姓走投无路,下次或许会做出更为过激的行动。

天津维权两月无果

他们自7月份开始在天津维权近两个月无果。据唐先生介绍,在各交易所的受害者约200余人,被骗金额以亿为单位计算,目前在天津维权的有数十人。

唐先生于7月3日来到天津维权,7月11日曾在天津市政府喝农药自杀过一次,被抢救过来而幸免于难。

他还曾与其他难友18人到天津交易所打横幅抗议,结果被保安殴打,他们被押至派出所,交易所经理口出狂言:“我的本意是想让你们躺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今天这样算是好了,你们可以给政府施压,但是不能过激。”

他们到天津各级政府,其中包括金融工作局讨说法,结果是被当作皮球踢来踢去,警方也不予立案,让这些血本无归的老百姓走投无路。

唐先生说:“希望中纪委能够严查此事,把天津市政府后面幕后黑手抓起来,如果我死了,能够让其他受害者挽回损失,我也心满意足。”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8月25日下午3时,来自湖北的唐先生与四川籍的曾先生在北京地铁里喝农药自杀,他们是天津现货交易所金融诈骗受害者。(网络图片)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6-08-28 1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