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曼哈顿中城的秘密花园:都铎城绿地公园

夏日里的纽约曼哈顿都铎城绿地公园。(张静怡/大纪元)
人气: 16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纽约报导)熙来攘往的曼哈顿中城东,当你走出中央车站,沿42街东行,在抵达联合国总部前,在一、二大道间的路段会有一段长长的下坡,两侧的街区却依旧平平地延伸向东,你只有仰头才能望见两侧的建筑。很少有游客会留意到,马路两侧各藏着一道宽阔的高石阶。当你沿阶而上,世界上第一个高楼住宅区——都铎城(Tudor City)及其绿地公园的典雅景致会让你有发现世外桃源的惊喜。

宽宽的石阶在42街道路旁并不惹眼。(张静怡/大纪元)

如果未曾听说过都铎城,你不会想到这里还坐落着一座“秘密花园”,严格说起来是两座——都铎城绿地公园(Tudor City Greens)的南园和北园,由跨越42街南北的行车天桥连通起来。不过,花园中的酒馆小椅和长凳在社区中可是聚集了很多人气,你会遇到不少静静休息或吃午餐的纽约客——很多是旁边联合国总部和福特基金会的职员,推著婴儿车的妈妈,还有亲朋好友、商业伙伴在这里三两聚谈。

沿石阶而上,世界上第一个高楼住宅区——都铎城(Tudor City)及其绿地公园的典雅景致会让你有发现世外桃源的惊喜。(张静怡/大纪元)
夏日里的都铎城绿地公园。(张静怡/大纪元)

从联通南北两园的行车天桥向东西两侧眺望,衬著东河和克莱斯勒大厦的天际线堪称浓缩了大都会的晴朗壮观,这里更被公认为观赏“曼哈顿悬日”(Manhattanhenge)的最佳地点。

从都铎城绿地南北公园之间的行车天桥一览曼哈顿天际线。(张静怡/大纪元)

大都会中的飞地

都铎城的名字来自英国历史上著名的都铎王朝(1485—1603)。不过,这并不是它最初的名字。南北战争时期,这个养著山羊的棚户区曾是贫民窟,故而得名山羊山(Goat Hill),到19世纪末期,则改称“科科伦的休息处”(Corcoran’s Roost),这得名于“抹布帮”(Rag Gang)头领吉米‧科科伦(Jimmy Corcoran),这片临水的爱尔兰社区当时是该帮派的活动基地,因犯罪率高而声名不佳。

进入20世纪,工业革命带动曼哈顿飞速发展的态势下,精明有魄力的纽约地产开发商弗莱德‧弗兰彻(Fred F. French)看准这里作为交通枢纽的优势,决定开发以公园为中心的中产阶层住宅区。他通过向市民发售股票,抓住机会低价买下了一二大道间41街到43街的旧楼群,这就是今天的都铎城。

都铎城绿地花园内,一盏1926年的街灯至今伫立。(Courtesy of Tudor City Greens)

高地上的10座新公寓楼于1930年动工,通风大窗全部向着田园般宁静的公园,将东河沿岸隶属联合爱迪生(Con Edison)的屠宰场、电厂和驳船码头的污浊喧嚣留在了背后。

1939年都铎城社区的郁金香节。(Courtesy of Tudor City Greens)
夏日里的都铎城绿地公园。(张静怡/大纪元)

今天,步入这片社区及绿地,你马上会感受到与对岸长岛城(Long Island City)水景公寓不同的古典氛围。在都铎城里,都铎复兴(Tudor Revival)风格的建筑与摩天楼比肩而立。

在20世纪早期,这种模仿16世纪英国风格的古朴民居在北美郊区很风行,其特征包括高烟囱、华丽的门廊和哥特式的急坡屋顶等。同期建造的皇后区森林小丘(Forest Hills)也以同样的风格令人耳目一新。

1988年,都铎城因其公寓建筑群的鲜明“地方感”,被地标保护委员会(Landmarks Preservation Commission)命名为“历史区”(Historic District)。

古朴的都铎城公寓楼。(张静怡/大纪元)
在都铎城公寓楼群,别具匠心的古典玻璃花窗和木门随处可见。(张静怡/大纪元)
都铎城公寓楼的大门散发着古典气息。(张静怡/大纪元)

民意胜利的传奇

都铎城绿地公园的一个特别之处在于其由私人运营。1976年,纽约市府为将公园变成公有,削减了给当时地产业主的维护费,为此还热热络络地打了一场官司,最终公园的私有属性得到了确认。

1972年,Helmsley Spear房地产公司买下了都铎城,计划在绿地公园的位置建公寓,在都铎城联合会创始人兼主席约翰‧F‧麦基恩(John F. Mckean)的带领下,两千多户居民开始了长达14年的抵制。戏剧性的转折发生在1986年阵亡将士纪念日的清晨。当拆迁的推土机开近公园,一位居民拉响了警笛,居民纷纷涌上街道,挡住了推土机的去路。

都铎城联合会创始人兼主席约翰‧F‧麦基恩(John F. Mckean)纪念碑。(张静怡/大纪元)

双方对簿公堂。由于1930年代东侧联合国总部位置是屠宰场,建造公寓楼时将大窗全开向西侧的公园,难以吹到东河的微风,曼哈顿高级法院最终作出裁决:按房屋租赁法,公园的阳光和空气属“必需服务”,不得破坏。房地产公司只得认败。

1987年,“时代股份”(Time Equities)分得都铎城的部分产权,资助“美国公共土地信托”(the Trust for Public Land)接管了这片绿地,地产开发权宣告永久取消;居民们再不用担心绿地会盖成公寓了。

公园木椅上约翰‧F‧麦基恩夫妇的镌刻纪念牌。(张静怡/大纪元)

同年,公园产权转给了新成立的都铎城绿地公司(Tudor City Greens, Inc.),这家非营利组织的所有董事会成员都是义务进行管理。不过公司聘有一位专业园艺师带领团队作业,还有场地管理员、维护人员各一名,社区义工们则每周一次参与护园。

都铎城绿地公园园丁史蒂夫(Steve Stuempel)。(施萍/大纪元)

多年来,公园几经修整,一直保持着与都铎城建筑相协调的古典风情,2012年的桑迪飓风摧毁了南园的一些老树和设施,修复工作仍在筹资进行。

都铎城绿地花园秋景。(Courtesy of Tudor City Greens)
都铎城绿地花园冬日景色。(Courtesy of Tudor City Greens)

丰富多彩的活动

平日早晨,公园里会有亚裔居民打太极的身影。每个月,都有恋人在公园举办婚礼或向心爱的人求婚。除了年节活动、游园会、读书会等,公园还是音乐家、漫画家们施展才艺之地。

想不到,孕育了多位超级英雄(包括超人、蝙蝠侠、蜘蛛侠、神奇女侠、闪电侠、绿灯侠等)的漫威漫画(Marvel Comic)的多位漫画家都曾在都铎城居住,他们很喜欢坐在公园里构思画画,这一传统延续至今。今年6月25日,公园的漫画日(Illustrators’ Day)活动褒奖了一批漫画家。

都铎城绿地花园的漫画日活动中,漫画家现场给女孩娜塔莉作了一幅漫像。(Courtesy of Tudor City Greens)

7月11、12日晚8时,在曼哈顿悬日的余晖照耀下,行车天桥上再次挤满了慕名而来的游客和摄影者。下一次曼哈顿悬日要等到2017年5月28日。不过在此之前,到都铎城和它的秘密花园漫步一番,这个集古典与现代的绿色社区一定让你感受到不一样的纽约心跳。

游客挤满都铎城绿地南北公园之间的行车天桥,争相拍摄曼哈顿悬日奇景。(Courtesy of Tudor City Greens)

 

更多信息,请造访都铎城绿地公园网站:http://www.TudorCityGreens.org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