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墨尔本露宿街头者众生相 潦倒生活皆有因

人气: 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瑞安墨尔本编译报导)我们很多人或许已经习惯了目睹墨尔本街头那些蒙头睡在地上的无家可归者,行色匆匆间,有谁会想过在这一堆堆脏破毯子下面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晚上十点,冷风呼啸,这样的夜晚让人只想回家。但是对市中心街头约300个露宿者的人来说,这里已经是家了。

第二天,上班的人们路过他们时,也许会好奇,这些人怎么会沦落至此呢?或者可能会想“如果没有上帝的恩典,我没准也会这样吧”。

Bianca的故事

Bianca二十岁出头,大多数夜晚与伴侣还有其他两个露宿者睡在一座桥下,她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一名幼教或是护士。

她自15岁从昆士兰家里搬出来以后就再没有与母亲联系过了。她和男友及一些其他朋友一起租了个房子,但是当其中一个室友停止支付他的那份房租时,他们就都被赶了出来,最终不得不露宿在布里斯本的大街上。

三年前她和男友来到墨尔本,以为会比较容易找到工作,但结果并不如愿。现在,为了得到一些零花钱,她常把帽子放在地上,希望有人能丢进来几枚硬币。如果有40块钱,她就能住背包客旅馆,50块钱的话她就还能买份10澳元的晚餐。

“人们路过我,叫我‘垃圾’,踩在我的东西上。我被人们无视。即使他们不停下来给我钱,能过来聊聊天也不错。”

Roger的故事

Roger,39岁,三个孩子的继父。他之前曾与父母同住,但他们受够了他吸毒,把他赶出了家门。

他在东边的Chirnside Park区长大,现在是名“沙发客”,有时在Ringwood朋友家过夜,有时睡在街上,是个“隐藏的无家可归者”。

Roger说,他曾想做个消防员,他也曾有过一辆车,直到他把它报废了。现在他在试着找份工作。他说:“我想去戒毒。”目前他正在接受Hillsong教堂的帮助。

Avan的故事

Avan说他28岁,但是沧桑的面容使他看起来至少要老15岁。他的父亲在他12岁时受伤去世了,后来他的继父也过世了。

从17岁起他就不时地露宿街头。7月底Avan从珀斯来到墨尔本,他的母亲给了他路费,让他远离冰毒的瘾好。

他患有精神分裂症,并在精神病院呆了一段时间。药物使他变得迟钝,但他说他一直在服药,要在药吃完前去更新处方。

Avan在Mt Beauty有亲戚,但他不愿意去找他们寻求帮助。因为他们有小孩,Avan不想去添乱。

来墨尔本不到一个星期,Avan就第一次尝试了海洛因。“我的朋友不得不到哪儿都带着我,这很糟糕。”他说。

看着整天人来人往,Avan说他有强烈的自杀冲动。慈善机构工作者问他回医院去怎么样,他说:“那确实有帮助,但出来后又会再犯的。”

Avan说:“我感觉我的人生暂停了,我无处可去。我想找个工作,象其他人那样正常生活,有个太太。我想要幸福。”

受访几天以后,Avan搬走了,新来的折叠床和一堆毯子占据了他原来的位置,在Flinders St火车站外冰冷的人行道上。

事实数据:

—维州每晚有22,773人没有住处

—十分之一的澳洲人一生中经历过无家可归

—今年六月,有32,250人在维州公房的等候名单上

—无家可归者包括:露宿街头者(5%);多人合住者(19%);住房过于拥挤者(27%);沙发客(15%);接受住宿援助者(34%)

—维州44%的无家可归者年龄在25岁以下,26%在18岁以下

—去年,维州有10.2万人从无家可归服务机构寻求帮助,比前年增加1万人

—几乎半数寻求帮助者是有孩子的家庭

—38%需要帮助者声称“家庭暴力”是主要原因

—墨尔本所有城区中,只有6%的私人租赁房能让低收入者负担得起

—85万澳洲家庭有住房压力,房租占其微薄收入的30%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