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诗仙李太白

【千古英雄人物】李白(7) 诗仙轶事

中华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纪元制图)

    人气: 18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诗仙轶事

在长安供奉翰林期间,数次机遇显示李白胸中无穷学问,非谪仙不可。李白“醉酒和番书”所传为当时大唐满朝文武无一人识得番国所下之番书,只得请李白上殿。李白酒醉中和番书,传下千古佳话。一般人解释似为李白幼年曾在西域小住,所以识得番书。也有书称,这番书乃东渤海国所下,等等。其实,盖因李白本非常人,“谪仙”两字非恭维之词,李白胸中学识无限,自非常人可比。这也是唐玄宗如此赏识李白一布衣之原故。

还有一段佳话为李白醉酒挥笔为唐玄宗作《清平调》词三首及《宫廷行乐》诗十首(但现仅存八首)。唐玄宗及杨玉环,乘月色观赏沉香亭牡丹。唐玄宗让李白乘兴写词。但此时李白正与诸酒友狂饮而醉。来到沉香亭,半醉半醒之际,李白挥毫写下三首《清平调》词及八首宫廷行乐诗。挥墨运笔,汨汨滔滔,非诗仙不行。

《清平调》三首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清平调,题为乐府调名,这组《清平调》乃李白用七绝格律所自创。

《李白作清平调图》,取自清苏六朋绘《清平调图》,广州美术馆藏。 (公有领域)

宫中行乐词

其一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
山花插宝髻,石竹绣罗衣。
每出深宫里,常随步辇归。
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其二

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
玉楼巢翡翠,金殿锁鸳鸯。
选妓随雕辇,征歌出洞房。
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

其三

卢橘为秦树,蒲桃出汉宫。
烟花宜落日,丝管醉春风。
笛奏龙吟水,箫鸣凤下空。
君王多乐事,还与万方同。

其四

玉树春归日,金宫乐事多。
后庭朝未入,轻辇夜相过。
笑出花间语,娇来竹下歌。
莫教明月去,留着醉嫦娥。

其五

绣户香风暖,纱窗曙色新。
宫花争笑日,池草暗生春。
绿树闻歌鸟,青楼见舞人。
昭阳桃李月,罗绮自相亲。

其六

今日明光里,还须结伴游。
春风开紫殿,天乐下朱楼。
艳舞全知巧,娇歌半欲羞。
更怜花月夜,宫女笑藏钩。

其七

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
宫莺娇欲醉,檐燕语还飞。
迟日明歌席,新花艳舞衣。
晚来移彩仗,行乐泥光辉。

其八

水绿南薰殿,花红北阙楼。
莺歌闻太液,凤吹绕瀛洲。
素女鸣珠佩,天人弄彩球。
今朝风日好,宜入未央游。

玄宗身为天子,亦为诗人。玄宗工书法,尤善八分、章草,是中国书法史上著名的帝王书法家之一。《旧唐书‧本纪》称玄宗“多艺尤知音律,善八分书”。其书法工整,字迹清晰,秀美多姿,在唐代书法中占有一定地位。唐窦臮《述书赋》云:“开元应干,神武聪明,风骨巨丽,碑版峥嵘,思如泉而吐风,笔为海而吞鲸。”《古今法书苑》云:“唐明皇工八分章草,丰茂英特。”玄宗传世书迹很多,以《鹡鸰颂》《纪泰山铭》《石台孝经》等最为有名。

其《鹡鸰颂》帖之书法萧散洒落。北宋大书法家黄山谷(黄庭坚)评曰:“玄宗书斑斑犹有祖父之风。”将此帖与太宗《温泉铭》、《晋祠铭》相比。

唐玄宗李隆基书《鹡鸰颂》(局部),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更值一提者乃玄宗之音乐才华,他能够演奏多种乐器:琵琶、二胡、笛子、羯鼓,无一不通、无一不晓。他爱好亲自演奏,擅长作曲,作有百余首乐曲,对唐朝音乐发展有重大影响。登基以后,在皇宫里设教坊,“梨园”就是专门培养演员之处所,此乃称戏班为“梨园”之由来。

玄宗还很喜欢舞蹈,其著名之《霓裳羽衣舞》曲调,据唐薛用弱撰《集异记》中“叶法善”一条,为叶法善带唐玄宗游月宫而传。《太平广记》引《集异记》及《仙传拾遗》:“又尝因八月望夜,师与玄宗游月宫,聆月中天乐,问其曲名,曰《紫云曲》。玄宗素晓音律,默记其声,归传其音,名之曰《霓裳羽衣》。自月宫还,过潞州城上,俯视城郭悄然,而月光如昼。师因请玄宗以玉笛奏曲。时玉笛在寝殿中,师命人取,顷之而至。奏曲既,投金钱于城中而还。旬日,潞州奏,八月望夜,有天乐临城,兼获金钱以进。”

其大意为:又当八月望夜,法师与玄宗游月宫,聆听月中天乐,玄宗问所奏之曲名,法师答说《紫云曲》。玄宗素晓音律,把乐声一一默记。后来回到宫中,将其传出,就名《霓裳羽衣曲》。玄宗自月宫还,路过潞州城上,俯视城郭悄然,那月色一发明朗如昼。法善因请玄宗以玉笛奏曲。时玉笛在寝殿中,法师命人取,玉笛自云中坠下。玄宗吹了一曲;又摸出数个金钱,洒将下去,乘月回宫。过几天,潞州府里官员上表奏闻:八月望夜,有天乐临城,兼获金钱,今上报。

《霓裳羽衣舞》确乃不可多得之神传人世佳作。

天宝三年(744年)春,李白离开长安,开始了以梁园(开封)为中心之第二次漫游,历时十一年,“浪迹天下,以诗酒自适”(刘全白《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天宝三年秋,在洛阳和汴州分别遇见了杜甫和高适,三人便结伴同行,畅游了梁园和济南等地,李、杜在此结下深厚情谊。这一时期,是李白创作最丰富时期,代表作品有《梦游天姥吟留别》《将进酒》《北风行》《梁园吟》等等。

高适自幼学书学剑,雄心勃勃。其过人才气、雄健奔放诗句,早已声名远播。三位当世大诗人携手登临高台,“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酣饮豪歌,慷慨怀古。文坛三杰吹台相会之际,都曾写下传世诗篇。李白写下《梁园吟》。

正是这首《梁园吟》,让李白最后一任夫人宗氏对其才华如醉如痴,引出了一段流传后世之“千金买壁”佳话。当时李白挥毫将此诗写在壁上,被后来之宗氏发现,叹为折服。为阻止寺院之人将其擦掉,不惜重金买下该壁,也成就了宗氏、李白这对才子佳人终成眷属之千古美谈。宗氏是一才貌俱佳之大家闺秀,为前宰相宗楚客孙女,并且宗氏也是忠实的道教信仰者。上元二年(761年),宗氏到邝山学道而去。但是由于二人感情深厚,宗氏在李白从永王李磷冤案时多次施救。从此两人没再见面。李白很喜欢最后一个妻子宗氏,曾作诗《自代内赠》表达对妻子的思念。

《梁园吟》

我浮黄河去京阙,挂席欲进波连山。
天长水阔厌远涉,访古始及平台间。
平台为客忧思多,对酒遂作梁园歌。
却忆蓬池阮公咏,因吟渌水扬洪波。
洪波浩荡迷旧国,路远西归安可得。
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
平头奴子摇大扇,五月不热疑清秋。
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
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
昔人豪贵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
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
粱王宫阙今安在,枚马先归不相待。
舞影歌声散绿池,空余汴水东流海。
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
连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赌酒酣驰辉。
歌且谣,意方远。
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

吹台为春秋时期著名乐师师旷所筑。汉孝文帝时期,深受宠爱之皇子刘武被封到开封为梁孝王。梁孝王在吹台四周兴建亭台楼阁,遍植奇花异草,常在此饮酒作赋,因而得名“梁园”。到了唐代,梁园之富丽堂皇早已灰飞烟灭,但开封作为全国水运中心却日渐繁华。三大诗人挥手告别吹台,高适东游江苏,杜甫西行长安,李白则刻苦修炼。一年之后,李白和杜甫虽然在山东又见过短暂一面,但分手以后各自飘零,动如参商,再也无缘相见。

诗人杜甫像。(大纪元制图)
诗人杜甫像。(大纪元制图)

笃于情谊之杜甫对李白无日不念,写下不少怀念李白之感人诗篇。赠李白、忆李白、怀李白、梦李白、寄李白,杜甫写及李白之诗竟有十余首之多,而且几乎每首都是呕心沥血、情真意切之名作。“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故人入我梦,明我常相忆。”“浮云终日行,游子久不至。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千载之后读这些诗句,仍然令人感慨。

在李白诗中,也常写及杜甫,亦有“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等表达思念、友情之诗句。#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白七言绝句。明朝诗论家许学夷在《诗源辨体》中说:“太白七言绝句,多一气贯成者,最得歌行之体。”以《望天门山》一诗为例(开元十三年即725年所作)
  • 李白少年时代学习范围广泛,除儒、释、道经典,古代文史名著外,还浏览诸子百家之书,并“好剑术”(《与韩荆州书》)。他很早就钻研道家修炼,喜欢隐居山林,求仙学道;同时又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靖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李白青少年时期在蜀地所写诗歌,留存很少,但像《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峨眉山月歌》等篇,已显示其卓越才华。
  • 唐朝(618—907)是世界公认中国最强盛时代。一朝天子一朝臣,开明国策下,万邦来朝;日渐强盛国力下,万象更新,在文化、经济、国事、外交等方面皆铸辉煌成就;对外来思想文化兼容并包之态度和海纳百川之胸怀,对社会生活、文化等都产生巨大影响,包括服饰、游艺、文学、诗歌、绘画、饮食、音乐及舞蹈等。
  • 唐孟棨《本事诗‧高逸》称:“李太白始自西蜀至京,舍于逆旅。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复请所为文。出《蜀道难》以示之。读未竟,称叹者数四,号为谪仙,解金龟换酒,与倾尽醉。”贺知章如此欣赏《蜀道难》,因没带酒钱,遂兴奋地解下衣带上之金龟换酒与李白共饮。
  • 李白于唐中宗元年(701年)生于四川广汉(今彰明)青莲乡,此地原名清廉乡,后因李白号“青莲居士”而改名为“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称李白是“太白星精”,范传正后来为李白撰写碑文时,亦用这一说法:“先夫人梦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
  • 茫茫宇宙大穹中,生命无量无计。不同天体体系亦有不同生命、不同生命特点及其文化特色。当创世主允许不同天体体系将其生命精髓、其特有之文化带进人类,在人间结缘演绎,并能够让这些生命及其文化将来有机缘进入新大穹,遂有人间中土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众生一朝文化的现象出现。
  • 作为中国神传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荣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称得上无与伦比。
  • 太宗征战,并非只靠一己之勇。太宗治军之严谨,布阵之精准,临敌之应变,料敌之如神,用兵之出奇,战术之多样,战略之高超,将将之贴切,更兼天意使然,遂使其百战百胜,开创大唐王朝。太宗熟读兵法,用乎于心,审时度势,无往不胜,战功卓著,然只留下极少兵法论著。成吉思汗所言之《唐宗兵法》即为后世所传《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 魏武大帝曹操瑞应黄星,真人下世,拨乱治世,天下莫敌。曹操造就中国文学史上黄金时代之建安文学,使中国神传文化在长期战乱、社会残破背景下得以承传兴盛。其武学巨著及用兵计谋为后世历代兵家推崇传扬,故后人称“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曹操杜绝官民淫祀,铲除低灵乱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国上下习道成风,举国清平。
  • 曹操外定武功,内修文学,统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横槊赋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曹操诗篇亦多散佚,仅存乐府诗十八篇,共二十六首。李白对建安文学、尤其对曹操诗作可谓充分明了,以“蓬莱文章建安骨”来评价之。所谓“蓬莱文章”指其富含仙道内涵,是为建安文学风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