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诗仙李太白

【千古英雄人物】李白(8) 落日故人情

中华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纪元制图)

    人气: 19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李白还有若干词作。《尊前集》着录十二首,《花庵绝妙词选》着录七首。其中《清平调》“云想衣裳花想容”三首,体裁实为七言绝句,当时由梨园乐师等配乐演唱。

李白之散文,今存六十多篇。多对偶句,但语言自然,非常流畅,与其诗歌风格有相似之处。其中《与韩荆州书》、《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两文,为后代选本所取,传诵颇广。

同时,李白写了许多意境优美之山水诗,名句如“人乘海上月,帆落湖中天”(《寻阳送弟昌岠鄱阳司马作》),“月随碧山转,水合青山流。杳如星河上,但觉云林幽”(《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金陵夜寂凉风发,独上西楼望吴越。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金陵城西楼月下吟》),等等。

《春夜宴桃李园图》,取材于李白《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别名《春夜宴桃李园序》),清冷枚绘,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送友人》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诗中游子一去,孤蓬万里,如浮云飘泊无止,故人惜别又似落日依依,情景交融,读来犹在其中。

李白在当年吴王夫差与美女西施日夜酣歌醉舞之姑苏,怀古有感,写下一首咏史诗《乌栖曲》。《乌栖曲》是乐府《清商曲辞‧西曲歌》旧题。现存南朝梁简文帝、徐陵等人古题,形式则均为七言四句,两句换韵。《唐宋诗醇》评论李白此诗说:“乐极生悲之意写得微婉,未几而麋鹿游于姑苏矣。全不说破,可谓寄兴深微者。⋯⋯末缀一单句,有不尽之妙。”贺知章赞赏,称其“可以泣鬼神矣”。

《乌栖曲》

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
吴歌楚舞欢未毕,青山欲衔半边日。
银箭金壶漏水多,起看秋月坠江波。
东方渐高奈乐何。

同李白一样,贺知章也是道中人。《原化记》说:

贺知章,西京宣平坊有宅。对门有小板门,常见一老人乘驴出入其间。积五六年,视老人颜色衣服如故,亦不见家属。询问里巷,皆云是西市卖钱贯王老,更无他业。察其非凡也,常因暇日造之。老人迎接甚恭谨,唯有童子为所使耳。贺则问其业。老人随意回答。因与往来,渐加礼敬,言论渐密,遂云善黄白之术。贺素信重,愿接事之。后与夫人持一明珠,自云在乡日得此珠,保惜多时,特上老人,求说道法。老人即以明珠付童子,令市饼来。童子以珠易得三十余胡饼,遂延贺。贺私念宝珠特以轻用,意甚不快。老人曰:“夫道者可以心得,岂在力争;悭惜未止,术无由成。当须深山穷谷,勤求致之,非市朝所授也。”贺意颇悟,谢之而去。数日失老人所在。贺因求致仕,入道还乡。

经神仙王老点悟之后,天宝三年(744年),贺知章上疏请度为道士,求还乡里,乃舍本宅为道观。玄宗许之,仍拜其子典设郎曾子为为朝散大夫、会稽郡司马,仍令侍养,并让皇太子以下在朝文武百官咸就执别,仪式盛大。

送别仪式中,李白写下《送贺宾客归越》,诗中将其喻为王羲之:“镜湖流水漾清波,狂客归舟逸兴多。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

晋代大书法家王羲之记载兰亭盛会就发生在贺知章故乡山阴。而贺知章本人也是著名书法家。据《太平御览》卷二三八记载,王羲之很喜欢白鹅,山阴有道士知道后,就请他书写道教经典《黄庭经》,并愿意以自己所养一群白鹅来作报酬。由此诗仙说,此次贺知章回乡,恐怕也会有道士上门求书。当年王羲之书写《黄庭经》换白鹅之事,又将在山阴发生。所以,末二句借述王羲之故事,盛赞贺知章书法高超绝妙。

贺知章像,出《三才图会》。(公有领域)

玄宗御作《送贺知章归四明》为其送行:

遗荣期入道,辞老竟抽簪。
岂不惜贤达,其妙高尚心。
寰中得秘要,方外散幽襟。
独有青门饯,群僚怅别深。

并自作序谓:“天宝三年,太子宾客贺知章,鉴止足之分,抗归老之疏,解组辞荣,志期入道。朕以其年在迟暮,用循挂冠之事,俾遂赤松之游。正月五日,将归会稽,遂饯东路,乃命六卿庶尹大夫,供帐青门,宠行迈也。岂惟崇德尚齿,抑亦励俗劝人,无令二疏,独光汉册。乃赋诗赠行。”

肃宗继位后,想起自己老师(贺知章曾为太子老师),于乾元元年(757年)十一月诏曰:“故越州千秋观道士贺知章,器识夷淡,襟怀和雅,神清志逸,学富才雄,挺会稽之美箭,蕴昆冈之良玉。故飞名仙省,侍讲龙楼,常静默以养闲,因谈谐而讽谏。以暮齿辞禄,再见款诚,愿追二老之踪,克遂四明之客。允叶初志,脱落朝衣,驾青牛而不还,狎白衣而长往。丹壑非昔,人琴两亡,惟旧之怀,有深追悼,宜加缛礼,式展哀荣。可赠礼部尚书。”

贺知章遇到神仙王老,从而改变了命运,最后弃官修道。贺知章回乡后作闻名于世之《回乡偶书》。

回乡偶书(其一)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回乡偶书(其二)

离别家乡岁月多,
近来人事半消磨。
惟有门前镜湖水,
春风不改旧时波。

后人大都认为那是两首感伤诗,然其真正寓意却为了悟人生、积极向上之意。因为在那时,贺知章已然得神仙点悟,遂感慨自己修道之心太晚,但毕竟知晓生命所归。“笑问客从何处来。”一个笑字,将贺知章得道后之喜悦心情表露无遗。

天宝六载(747年),李白特地回访贺老,但他已离世,诗仙留诗两首,更见思念诗友亦道友之情:

《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

太子宾客贺公,于长安紫极宫一见余,呼余为“谪仙人”,因解金龟换酒为乐。殁后对酒,怅然有怀,而作是诗。

其一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昔好杯中物,翻为松下尘。
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

其二

狂客归四明,山阴道士迎。
敕赐镜湖水,为君台沼荣。
人亡余故宅,空有荷花生。
念此杳如梦,凄然伤我情。

李白诗歌“信口而成,所谓无意于工而无不工”(明代胡应麟语),就像杜甫所言:“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独步诗坛,无与伦比,清新俊逸,文思敏捷。

“言出天地外,思出鬼神表。读之则神驰八极,测之则心怀四溟。”对李白诗歌艺术风格,晚唐皮日休如是说。“如张乐于洞庭之野,无首无尾,不主故常,非墨工椠人所可拟议。”对李白诗歌艺术风格,北宋陈师道作如此评论。

白居易《李白墓》:“采石江边李白坟,绕田无限草连云。可怜荒陇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

曾巩《代人祭李白文》:“子之文章,杰力人上。地辟天开,云蒸雨降。播产万物,玮丽瑰奇。大巧自然,人力和施?又如长河,浩浩奔放。万里一泻,末势尤壮。大骋阙辞,至于如此。意气飘然,发扬俦伟。”

杜甫在《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中说:“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声名从此大,汩没一朝伸。文采承殊渥,流传必绝伦。”一语中地指出李白诗歌有盖世之艺术感染力,巨大声名将流传后世。#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后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书坑儒”,并将其当作秦始皇残暴,毁坏历史、文化之所谓依据,不知真正准确史实。为正视听,还原历史真貌,本节将细述“焚书坑儒”史实、原委及意义。
  • 封禅是古代帝王祭告天地的一种仪式。《史记‧封禅书》《论衡》和《韩诗外传》等典籍均记载了自炎帝以来七十二王封泰山的事实,伏羲、神农、炎帝、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汤、周成王等, 都曾到泰山封禅。史载黄帝曾至泰山封禅。在大战蚩尤于涿鹿之前,黄帝也是选在泰山脚下,大聚众神。《史记‧封禅书》说,“每世之隆,则封禅答焉,及衰而息”。帝王当政期间要功勋卓著,使得天下太平、民生安康才可封禅、向天报功。
  • 李白七言绝句。明朝诗论家许学夷在《诗源辨体》中说:“太白七言绝句,多一气贯成者,最得歌行之体。”以《望天门山》一诗为例(开元十三年即725年所作)
  • 李白少年时代学习范围广泛,除儒、释、道经典,古代文史名著外,还浏览诸子百家之书,并“好剑术”(《与韩荆州书》)。他很早就钻研道家修炼,喜欢隐居山林,求仙学道;同时又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靖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李白青少年时期在蜀地所写诗歌,留存很少,但像《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峨眉山月歌》等篇,已显示其卓越才华。
  • 唐朝(618—907)是世界公认中国最强盛时代。一朝天子一朝臣,开明国策下,万邦来朝;日渐强盛国力下,万象更新,在文化、经济、国事、外交等方面皆铸辉煌成就;对外来思想文化兼容并包之态度和海纳百川之胸怀,对社会生活、文化等都产生巨大影响,包括服饰、游艺、文学、诗歌、绘画、饮食、音乐及舞蹈等。
  • 唐孟棨《本事诗‧高逸》称:“李太白始自西蜀至京,舍于逆旅。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复请所为文。出《蜀道难》以示之。读未竟,称叹者数四,号为谪仙,解金龟换酒,与倾尽醉。”贺知章如此欣赏《蜀道难》,因没带酒钱,遂兴奋地解下衣带上之金龟换酒与李白共饮。
  • 李白于唐中宗元年(701年)生于四川广汉(今彰明)青莲乡,此地原名清廉乡,后因李白号“青莲居士”而改名为“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称李白是“太白星精”,范传正后来为李白撰写碑文时,亦用这一说法:“先夫人梦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
  • 茫茫宇宙大穹中,生命无量无计。不同天体体系亦有不同生命、不同生命特点及其文化特色。当创世主允许不同天体体系将其生命精髓、其特有之文化带进人类,在人间结缘演绎,并能够让这些生命及其文化将来有机缘进入新大穹,遂有人间中土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众生一朝文化的现象出现。
  • 作为中国神传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荣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称得上无与伦比。
  • 太宗征战,并非只靠一己之勇。太宗治军之严谨,布阵之精准,临敌之应变,料敌之如神,用兵之出奇,战术之多样,战略之高超,将将之贴切,更兼天意使然,遂使其百战百胜,开创大唐王朝。太宗熟读兵法,用乎于心,审时度势,无往不胜,战功卓著,然只留下极少兵法论著。成吉思汗所言之《唐宗兵法》即为后世所传《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