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诗仙李太白

【千古英雄人物】李白(9) 侠肝义胆

中华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大纪元制图)

    人气: 18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二、剑侠青芒义气飞

可与诗歌同提并论的则为李白之剑术及侠义之气。他曾说自己“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干:干谒,请见意)。刘全白在《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中说李白“少任侠,不事产业,名闻京师”。魏颢在《李翰林集序》说他“少任侠,手刃数人”。他自己也说:“结发未识事,所交尽豪雄”,“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赠从兄襄阳少府皓》。他中年离开长安,游历齐鲁目的除了为修道,也为学剑。他和朋友叙旧,还兴致勃勃回忆当年杀出五陵恶少重围之往事(见《叙旧赠江阳宰陆调》)。

侠肝义胆

李白自己“少任侠”,“轻财好施”。李白一生写了许多歌颂侠士之诗,赞美那些在国家危急关头勇于舍身赴难而不居功、不贪爵禄之豪侠。《古风》第十首赞美鲁仲连“却秦振英声,后世仰末照”。并说“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他赞同这些历史侠义人物,亦凸显其侠义性格。

李白从小爱好舞剑,十五岁拜左邻击剑老人学练剑术,二十岁常骑马佩剑出入于通都大邑。在《结客少年场行》诗中他写道:

紫燕黄金瞳,啾啾摇绿鬃。
平明相驰逐,结客洛门东。
少年学剑术,凌轹白猿公。
珠袍曳锦带,匕首插吴鸿。
由来万夫勇,挟此生雄风。
托交从剧孟,买醉入新丰。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
羞道易水寒,从令日贯虹。
燕丹事不立,虚没秦帝宫。
舞阳死灰人,安可与成功。

出蜀后,他南游洞庭,车览吴越,寓居安陆,后又移居东鲁汶阳(今山东泗水李白庄)。在漫游各地期间,他随身佩剑,勤学苦练,在他很多诗中,都提到过其宝剑,如“高冠佩雄剑,长揖韩荆州”、“腰间延陵剑,玉带明珠袍”等。李白迷爱宝剑,简直形影不离。

且看《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李白在东鲁汶阳学剑三年,以“铁杵磨针”精神,日夜苦练,长期不懈,剑术几达炉火纯青程度,曾多次受到裴旻称赞(李白歌诗、裴旻剑舞、张旭草书并称大唐“三绝”)。他射箭本领很好,在幽州打猎,“一射两虎穿”,“转背落双鸢”(《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

李白学剑来山东,除暴安良,助人于困,曾得到各地豪侠敬重。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说,李白打抱不平,为民除害,曾手刃数人。在与侠客交往中,李白得江南友人赠龙泉剑。其《留别广陵诸公》诗中,“金羁络骏马,锦带横龙泉”曾提到此剑。

李白喜欢鲁仲连,例如在《赠从兄襄阳少府皓》中说:“结发未识事,所交尽豪雄。却秦不受赏,击晋宁为功。”李白在交友中存交重义,不肯折腰事权贵。

《历代古人像赞》中的李白像。(公有领域)

再看他的《结袜子》:

燕南壮士吴门豪,筑中置铅鱼隐刀。
感君恩重许君命,太山一掷轻鸿毛。

李白曾游历蜀中、仗剑去国、南穷苍梧、东涉溟海,辞京还乡以后游历东鲁,甚至十年漫游,其一生可谓是漫游之一生,到处都留下其寻仙访道之足迹,也留下他歌舞宴饮、结交友朋之侠义豪气。

李白轻财好施,早年远游之时,身边金钱比较充裕,每到一处总会无私接济与他交往的各色落魄人等,以至于一年间,就“散金三十余万”(《上安州裴长史书》)。但是钱有用尽时,当他不再能用钱财帮助朋友之时,李白也没有丢弃义气:面对权势,正直不卑;面对朋友,肝胆相照。

李白到江陵后第一次远游是和蜀中同窗吴指南同行,这次游历被李白后来称为“南穷苍梧”,苍梧是传说中虞舜安葬之地。苍梧归来,正当他们畅游洞庭湖时,吴指南忽然暴病而亡。李白守尸大哭,甚至哭出血来,连路上行人听到哭声都感到伤心。守尸时,跑来一只老虎,李白为守住吴指南尸体,坚持不肯退让一步,后将吴指南尸体暂时葬在湖边。(《上安州裴长史书》)

三年后他专程回到这里,挖出指南遗骸,李白用刀将其尸骨一根根在湖中刮洗干净,然后背到鄂城,借钱将吴指南厚葬。

浩然正气

李白重葬吴指南不久,便去安陆居住下来,那时其好友丹丘生亦在安陆隐居。在这段他自称为“酒隐安陆,蹉跎十年”的时间里,李白结婚生子,附近有丹丘生、胡紫阳等修道密友,在游襄阳时,还结识了隐居在鹿门山之孟浩然。他比李白长十二岁,当时已经诗名远扬。李白和孟浩然皆隐居山林,以诗酒为乐;都是有情有义、不愿折腰侍权贵刚正之人。

《新唐书》记载孟浩然一次因跟友人喝酒交谈而耽误与朝廷要人韩朝宗之约,韩朝宗因此而大怒,不仅决定不再推荐孟浩然,而且要他离开长安。但孟浩然丝毫不为此事后悔。李白在《赠孟浩然》一诗中对孟浩然的坦荡豪爽、“不事君”大加赞赏。在这首诗里,李白讲述他对孟浩然之敬意不仅源自孟浩然的卓然才华,还因为其不被功名所绊、宁愿在青松白云间隐居、让人仰止之德行。

《赠孟浩然》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不仰,徒此揖清芬。

多年后,当李白再次在江夏与孟浩然邂逅,离别时,他们登上黄鹤楼,把酒言欢,李白写下著名诗篇《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李白重朋友情谊,对老友深深惦念之情跃然纸上。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孟浩然,出自清上官周《晚笑堂画传》。(公有领域)

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25年)左右,丹丘生之从兄邀李白同游太原,在这期间,李白结识当时还在当兵之郭子仪。义气将此两位千古风流人物联在一起,留下舍身求义之千古佳话。

李白喜豪饮纵博,又精于骑射,也很自然地成为当时人们所心仪之人伦风范。为一瞻李白丰采,任华、魏万不远千里追踪相从;“四明狂客”贺知章一见李白,惊呼为“谪仙人”,以“金龟换酒”;门人武十七则甘愿赴汤蹈火,越过安禄山叛军占领区至东鲁接回李白之子女,等等。

《赠武十七谔并序》

门人武谔,深于义者也。质本沉悍,慕要离之风,潜钓川海。不数数于世间事。闻中原作难,西来访余。余爱子伯禽在鲁。许将冒胡兵以致之。酒酣感激,援笔而赠。

马如一匹练,明日过吴门。
乃是要离客,西来欲报恩。
笑开燕匕首,拂拭竟无言。
狄犬吠清洛,天津成塞垣。
爱子隔东鲁,空悲断肠猿。
林回弃白璧,千里阻同奔。
君为我致之,轻继涉淮原。
精诚合天道,不愧远游魂。

从离开长安,到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爆发安史之乱,李白一直处于到处游历中。这十年中,朝廷腐败日渐显露,而李白在漫游过程中,噩耗接踵而来。先是贺知章离世,然后是崔成甫被贬,李适之被逼自尽,李邕、裴敦复都被杖杀。对于佞臣当道、谗谤得逞、贤能遭迫害之现实,李白写下《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诗中,李白对朝廷腐败猛烈抨击。这种不平则鸣极有可能会遭到当权之李林甫等人所迫害,但是凭借李白的侠义、刚正,注定不会在佞臣、权贵面前低头。

《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

昨夜吴中雪,子猷佳兴发。
万里浮云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
孤月苍浪河汉清,北斗错落长庚明。
怀余对酒夜霜白,玉床金井冰峥嵘。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
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坐令鼻息吹虹霓。
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
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直一杯水。
世人闻此皆掉头,有如东风射马耳。
鱼目亦笑我,谓与明月同。
骅骝拳跼不能食,蹇驴得志鸣春风。
《折扬》《黄华》合流俗,晋君听琴枉《清角》。
《巴人》谁肯和《阳春》?楚地犹来贱奇璞。
黄金散尽交不成,白首为儒身被轻。
一谈一笑失颜色,苍蝇贝锦喧谤声。
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与君论心握君手,荣辱于余亦何有?
孔圣犹闻伤凤鳞,董龙更是何鸡狗?
一生傲岸苦不谐,恩疏媒劳志多乖。
岩陵高揖汉天子,何必长剑拄颐事玉阶。
达也不足贵,穷也不足悲。
韩信羞将绛灌比,弥衡耻逐屠沽儿。
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
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
少年早欲五湖去,见此弥将钟鼎疏。

此诗写于天宝九载(公元750年)。乐史《李翰林集序》曰:“白有歌云:‘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直一杯水。’盖叹乎有其时而无其位。呜呼!以翰林之才名,遇玄宗之知见,而乃飘零如是。”这首诗长达五十一句,主题集中,层次井然,语言极为犀利,比喻亦颇生动。

李白不向权贵低头,正如他在诗中所说:“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流夜郎赠辛判官》)“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黄金笼下生。”(《设辟邪伎鼓吹雉子斑曲辞》)

[南宋]马远绘李白《月下独酌》诗意,团扇。(公有领域)
李白一次上宰相府,自报家门道:“海上钓鳌客李白。”宰相笑问:“先生临沧海钓巨鳌,以何物为钩线?”李白说:“以明月为钩,虹霓为线。”宰相又问:“用什么做钓饵呢?”李白高声道:“就用天下最无义气之士大夫作钓饵。”宰相闻言不禁毛骨悚然。(《侯鲭录》)几百年后苏东坡评价李白“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一番气壮山河、威慑群小之钓鱼高论,把李白的侠肝义胆、高情逸致表现得淋漓尽致。

李白浮游四方,欲登华山,乘醉跨驴经县治,县宰不知,怒,引至庭下曰:“汝何人,敢无礼!”李白供状不书姓名,曰:“曾令龙巾拭吐,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天子门前,尚容走马;华阴县里,不得骑驴?”宰惊愧,拜谢曰:“不知翰林至此。”李白长笑而去。(《唐才子传》)#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李白】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白七言绝句。明朝诗论家许学夷在《诗源辨体》中说:“太白七言绝句,多一气贯成者,最得歌行之体。”以《望天门山》一诗为例(开元十三年即725年所作)
  • 李白少年时代学习范围广泛,除儒、释、道经典,古代文史名著外,还浏览诸子百家之书,并“好剑术”(《与韩荆州书》)。他很早就钻研道家修炼,喜欢隐居山林,求仙学道;同时又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靖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李白青少年时期在蜀地所写诗歌,留存很少,但像《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峨眉山月歌》等篇,已显示其卓越才华。
  • 唐朝(618—907)是世界公认中国最强盛时代。一朝天子一朝臣,开明国策下,万邦来朝;日渐强盛国力下,万象更新,在文化、经济、国事、外交等方面皆铸辉煌成就;对外来思想文化兼容并包之态度和海纳百川之胸怀,对社会生活、文化等都产生巨大影响,包括服饰、游艺、文学、诗歌、绘画、饮食、音乐及舞蹈等。
  • 唐孟棨《本事诗‧高逸》称:“李太白始自西蜀至京,舍于逆旅。贺监知章闻其名,首访之,既奇其姿,复请所为文。出《蜀道难》以示之。读未竟,称叹者数四,号为谪仙,解金龟换酒,与倾尽醉。”贺知章如此欣赏《蜀道难》,因没带酒钱,遂兴奋地解下衣带上之金龟换酒与李白共饮。
  • 李白于唐中宗元年(701年)生于四川广汉(今彰明)青莲乡,此地原名清廉乡,后因李白号“青莲居士”而改名为“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称李白是“太白星精”,范传正后来为李白撰写碑文时,亦用这一说法:“先夫人梦长庚而告祥,名之与字,咸所取象。”
  • 茫茫宇宙大穹中,生命无量无计。不同天体体系亦有不同生命、不同生命特点及其文化特色。当创世主允许不同天体体系将其生命精髓、其特有之文化带进人类,在人间结缘演绎,并能够让这些生命及其文化将来有机缘进入新大穹,遂有人间中土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众生一朝文化的现象出现。
  • 作为中国神传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荣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称得上无与伦比。
  • 太宗征战,并非只靠一己之勇。太宗治军之严谨,布阵之精准,临敌之应变,料敌之如神,用兵之出奇,战术之多样,战略之高超,将将之贴切,更兼天意使然,遂使其百战百胜,开创大唐王朝。太宗熟读兵法,用乎于心,审时度势,无往不胜,战功卓著,然只留下极少兵法论著。成吉思汗所言之《唐宗兵法》即为后世所传《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 魏武大帝曹操瑞应黄星,真人下世,拨乱治世,天下莫敌。曹操造就中国文学史上黄金时代之建安文学,使中国神传文化在长期战乱、社会残破背景下得以承传兴盛。其武学巨著及用兵计谋为后世历代兵家推崇传扬,故后人称“言兵无若孙武,用兵无若韩信、曹公”。曹操杜绝官民淫祀,铲除低灵乱鬼,扶持道教初生,致魏国上下习道成风,举国清平。
  • 曹操外定武功,内修文学,统军三十余年,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登高必赋,横槊赋诗,被之管弦,皆成乐章。曹操诗篇亦多散佚,仅存乐府诗十八篇,共二十六首。李白对建安文学、尤其对曹操诗作可谓充分明了,以“蓬莱文章建安骨”来评价之。所谓“蓬莱文章”指其富含仙道内涵,是为建安文学风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