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案 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带4个月大女婴逃亡

7.09案谢燕益律师妻子原珊珊(网络图片)

人气: 20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一案开庭前夕,相关的律师家属遭到中共警方严控,有些直接被抓或一度失踪。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获悉消息后离家逃亡,她在天津二中院前被大批警察国保围困40多分钟,在记者帮助下逃离,目前仍在逃亡之中。

8月1日晚10点,原珊珊带着四个月大的女儿开始了逃亡之路。8月2日凌晨3点半她们到达首都机场,希望做机场快线,但6点20分才有第一班车。她带孩子去人多的地方滞留,直到乘上第一班高铁,于8点19分到达天津。

去年7月12日早上谢燕益被带走,那时的原珊珊已怀孕几个月,在最需要丈夫关爱时,谢被带走,从此像人间蒸发一般。一年多,天津警方不让家属、代理律师会见,令她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天津二中院附近封路 “警察、国保人山人海”

据原珊珊向外发的三次消息来看,当时,她打的士去天津二中院,二中院附近的三条路全部被封。她只能抱孩子在离二中院最近的地方下车走过去。她描述,“500米左右或更长,现场警察是人山人海、国保便衣是遍地都是。满眼的警车,满路是秘密车辆,我认真的向旁边的人确认是法院吗,没人回答。”

看到曾经采访过她的黄头发记者,原珊珊上前打招呼,瞬间她被一大帮人组成流动的人墙团团围住。警方要了她身份证,称要去核实。

因为天太热怕孩子中暑,她向警方不停要回身份证,但警察称一会查,一会儿又说请示领导。40分钟过去了,她快被逼疯了,差不多要倒下了。领头的国保称,如果她立即离开就给还身份证,她只能答应,拿到身份证向外围走,警方几个人一路对着她拍摄。

香港记者帮原珊珊带离现场

这期间,原珊珊接到家人电话,家人正赶往天津找她。而她刚搬家的房东被警方吓得要她立即搬出去。她正想怎么安全离开现场时,有香港记者跟她说话,又上了一拨人将她们隔开。警方确认对方是记者时,他们哄骗她去官方设的新闻中心。

原珊珊向这个记者求救后,对方立即带她打的离开现场,她形容,“有车跟着我们,特别像警匪逃亡大片,这里不知道谁是警,谁是匪。”

因为记者还有工作先离开了,她带着孩子来到火车站,不断发现身后跟着便衣警察,有男的有女的。她购买火车票,以最快速度到人最多的地方排队检票,而跟踪的这些人,他们只把证件一晃就走快通道,她内心充满恐惧。

她表示,只能以更快速度到人多的地方,用最快速度跟着多人坐上火车,一切听天由命,祈祷,祈祷……。

一年后“7.09”案相关人员在法庭露面 原珊珊泪流满面

晚上7点多,原珊珊找到住的地方打开手机浏览网络,看到法庭上的翟岩民,她感到高兴,她说:“这些人还活着、还能说话。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问谢燕益你还好吗?”

她感叹,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在他被失踪以来没有收到公安机关任何的法律文书,包括逮捕通知书,都不知道人被关在哪。在7月31日,刘二敏到天津二分院检察院问翟岩民哪天开庭,结果不但不告诉,还被检察院吓得浑身发抖,苦苦哀求让自己离开检察院。她在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的陪同下,三个女人在检察院门口台阶上痛哭。

7.09案家属前往天津二中院询问开庭信息。(知情者提供)
7.09案家属前往天津二中院询问开庭信息。(知情者提供)

“(她们)不是为自己一年来的遭遇,哭的是自己亲人被知法犯法的权力机关侵犯时的控诉无门,自己不能为失去自由的亲人做什么,就感觉身边有一堵无形的墙压的喘不过气来,” 原珊珊说。

她说,“当天夜里王峭岭发出她与刘二敏被抓后,两个人就失踪了,8月2号晚上我才知道他们被软禁在各自的家里。我们家属都被如此的株连,更何况我们一年多失去自由在高墙内的亲人,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们不能想,不愿想,不敢想,所以无论在高墙内的亲人做怎样的选择家属都是支持的,不是高墙内的亲人不想做人,而是权力机关不让他们是人。”

律师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原珊珊 庭审被斥文革批斗会

原珊珊带着4个月大的孩子在逃亡中,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将怎样面对所遇到的一切,她的流亡消息网上引起很多人同情和关注。

一位北京律师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国内外良心人士尤其是民主国家政府有必要继续向中共高层官员表达关切,要求他们立即停止对谢燕益的构陷,妇女儿童机构最好向她和子女提供及时有效的帮助,确保其居住权 受教育权等,当前最主要的是中国政府必须停止对她们的骚扰恐吓和驱赶。

就“7.09”案的四天审判,大陆律师段万金在朋友圈感叹说,这不是审判,是披着法庭外衣的文革批斗会!

他说,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这是一场公正的审判,“明显是一个所谓的犯罪团伙,完全可以在一个法庭审判,却非要分拆同不同的个案,不让他们见面,难道时害怕他们在一起接受审判把戏演穿帮了?”

“所有庭审台词,所有指控,所有的悔罪,所有的法院认定几乎千篇一律,除了被告名字以及部分事实外,其他几乎高度雷同,这个案件庭审笔录几乎大部分直接复制粘贴可以使用到另一件案件中。”

他强调,“最关心被告人的家属朋友同事没有机会到法庭旁听,但是一些无关的刻意被安排的人却大量占据旁听席,说实在的,我如果是吕红兵,如果家属没有旁听,我会把宝贵的旁听机会让给家属,这是基本人性。”

对于官方媒体大力宣传几位被取保候审的当事人,段万金律师表示,“都人间蒸发了,家人找不到,朋友找不到,而且取保通知只在网上公布,这些人取保后都去哪里了?”

最后他说:“一天拉出一个人进行审判,官媒全方位配合宣传,几乎听不到一点不同的声音,敢于发出不同声音的自媒体几乎都被禁言销号,整个国家似乎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官方的声音。这那里是法庭的审判,这根本是披着法庭外衣的文化大革命性质的批斗会!”

谢燕益律师在7月12日早上被带绑架一周,家属没有收到任何的法律文书。(网络图片)
谢燕益律师在2015年7月12日早上被带绑架一周,家属没有收到任何的法律文书。(网络图片)

相关资料

谢燕益是中国著名人权律师,2003年提起宪政第一诉,起诉时任国家军委主席江泽民不顾民意违反宪法利用等额选举方式继续任国家军委主席。2008年 发表《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他曾参与代理大量维权案件,很多跟法轮功信仰案有关。

谢燕益是安庆枪击事件受害人徐纯和的代理律师,他在5月26日周一时公布了证人电话录音,并认为证言显示,警察开枪前没有警告,也没有打开枪支保险的动作和时间,警察涉嫌故意杀人。谢燕益律师在去年7月12日早上被带走,中午警方上他家抄走了很多东西,其中一些卷宗主要是关于法轮功信仰案的资料等。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6-08-07 10: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