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3D导演经历濒死体验 第二条生命乐当傻瓜

台湾3D导演曲全立新书《这世界需要傻瓜》发表会日前举行,图为曲全立(穿黑色衣服者)与出席来宾合影留念。(钟元/大纪元)

人气: 11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这个开脑手术是由医生一刀一刀,小心翼翼地刮除脑上的肉瘤,而我在麻醉中沉睡,好像做了一个梦。”台湾3D导演曲全立在新书《这世界需要傻瓜》提到曾经死过一次,从鬼门关前幸运捡回一命,进而立志以影像专业回馈社会。

半聋半盲的傻瓜导演

2013年曲全立导演刚与李安导演在美国好莱坞分别以《3D台湾》与《少年Pi的奇幻漂流》同获I3DS国际大奖,并称为“台湾之光”。当时许多国际3D专家得知他的影片全程在台湾拍摄都很惊讶,没想到台湾竟有如此先进的电影实拍技术。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3D Taiwan》画面。(吉羊数位)

但鲜少人知道,他为了自行研究3D拍摄技术,几乎用尽了半辈子积蓄,历经无数的挫败,许多人说他是傻瓜,很少有人看好。曲全立更曾因一颗拳头大的脑瘤被宣判只剩半年寿命。他回忆进去开脑手术室后的28个小时,就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3D Taiwan》画面。(吉羊数位)

曲全立从小在台湾基隆长大,梦中他回到童年的基隆海边,天空是如此美丽,海洋是如此湛蓝,仿佛还能闻到母亲翻炒的鱼松香气。“突然间,天际划出几道鲜艳的云彩非常美丽,仿佛指引着我走去。但我猛然想到,我是个导演,是个摄影师,于是赶紧拿起手边的相机开始构图,拍个不停,没有再往前走。然后梦中的我又沉沉睡去了。”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3D Taiwan》画面。(吉羊数位)

“一觉醒来,意识模糊的我吓了一大跳。我的四肢都被捆绑着,嘴巴、鼻子也都插满了各式各样的医疗管子,浑身无力。”曲全立形容,当时只剩耳边依稀听到,隔壁病床的老先生被身边的家人追问著存款簿放在哪里?“我才真实感受到,原来我还活在这世界。”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3D Taiwan》画面。(吉羊数位)

他回想起这个似真似假的梦境,“我开玩笑地说,幸好我是摄影师,所以才没有随着光的指引而去。”但有朋友说,这代表上天有使命需要你用第二条命来完成,也许真是这样吧。

他说,35岁那年开脑手术后,除了在脑杓留下了一条蜈蚣般长长的伤疤之外,也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单耳失聪、单眼失去正常视力、脸部有轻微中风、吞咽困难等状况,在生活上造成了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于是,人家都说“我半聋半盲”。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紫蝶密码》画面。(吉羊数位)

用3D电影为台湾这片土地作传

曲全立在开脑手术前,曾当过摄影师、导演,拍过周华建、梅艳芳、高明骏、张清芳、殷正洋等歌星的上千支音乐录影带,几乎是日以继夜地工作,却忽略了照顾身体。开脑手术后,他一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场大病让他重新省视人生。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紫蝶密码》画面。(吉羊数位)

走遍四十多个国家后才发现,“我曾经不断往远处看,想寻找台湾可能看不到的风景,但其实最珍贵的风景,反而是在身边的这块土地。”曲全立手术后总戏称现在是“捡到的第二条生命”。2007年底为了研究360度环绕电影到国外考察,无意间认识了3D拍摄,他深深为这项技术着迷,2008年他开始自行研究3D拍摄。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爱上花仙子》画面。(吉羊数位)

2009年,他拍了一部实验性的3D电影,也是全台湾第一部3D真人实拍电影《小丑鱼》,并在台湾14家电影院上映。《小丑鱼》上映后,他办了两种慈善映演,一种是邀弱势团体到电影院观赏,另一种是请公司大男孩扛着3D播映设备到偏乡学校放映。

组图:爱台湾 导演曲全立启动3D行动电影院
台湾导演曲全立以《3D Taiwan》纪录片2013年获得有“3D奥斯卡奖”美誉的世界3D大奖评审团大奖,他宣布“美力台湾3D行动电影院”起跑。(吉羊数位)

“美力台湾”3D行动电影车 将台湾的美带到偏乡每个角落

2013年在获得3D国际大奖返台后,他不断回想起那天晚宴上评审对他说的话,他们对影片里的野柳女王头、台南四草绿色隧道、台北101及苏花公路如数家珍,这还是令他相当感动。他便经常在想:“到底,我可以怎么用3D电影帮助更多的人?”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爱上花仙子》画面。(吉羊数位)

曲全立思考是不是上天希望藉由他来做些什么事呢?“我爱台湾,所以我希望让台湾的美被更多人看见,决定了,就做吧!”他决定要打造一部3D电影车,到山上、到海边,让偏乡的孩子也能看到3D电影。

组图:爱台湾 导演曲全立启动3D行动电影院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爱上花仙子》画面。(吉羊数位)

曲全立凭着想像力与对3D电影的专业知识及车厂师傅们对汽车工业的专业,就靠着一张设计图,打造出全台第一部3D行动电影车。他还找了小宝、杰克、吉马、文豪加入“美力台湾”巡演团队,同时也准备了四部3D影片。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爱上花仙子》画面。(吉羊数位)

他说,当初之所以取名为“美力台湾”,是源自于“感动”。若美到让人感动,甚至于不由自主地随之掉泪,那就是一股无可比拟的力量。他也分享,3D不只是表现方式,它更可以表现生命,透过3D让观众真实融入平日鲜少接触的风景与文化。身临其境,才能真实感受并形成同理心,然后把梦想传递下去。

组图:爱台湾 导演曲全立启动3D行动电影院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爱上花仙子》画面。(吉羊数位)

他并请前行政院长张善政协助帮忙提供偏乡学校名单,让他们能把3D行动电影车开进校园。他们在刚开跑时,台湾教育部还未加入指导单位,有些老师会要求他们提供教育部的证明与公文,还会提出疑问:“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事,你们是诈骗集团吧?”

组图:爱台湾 导演曲全立启动3D行动电影院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爱上蓝色珊瑚礁》画面。(吉羊数位)

台湾需要傻瓜

“美力台湾”3D电影车,每次放映活动都会分成三个部分:导读、观看影片、有奖征答。“导演,我想当摄影师,可以教我拍照吗?”“吉马叔叔,我希望也可以跟你一样做司机,带快乐给人家。”曲全立说,有些校长与老师在播映完毕后,会带着孩子做卡片寄回给他们,当看到孩子童言童语打气,都有说不完的感动。

组图:爱台湾 导演曲全立启动3D行动电影院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3D Taiwan》画面。(吉羊数位)

曲全立也用了四年时间拍摄《即将消失的百工》,以3D技术记录百位即将失传的传统工艺,包括手工制香、蓑衣、造剑等师傅。他说,这些工艺家用尽毕生的坚持,无论外在环境如何波动,他们依旧专心于手上的技艺,经过时光长河的淬炼,他们流传着先人的智慧与文化。

组图:爱台湾 导演曲全立启动3D行动电影院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爱上蓝色珊瑚礁》画面。(吉羊数位)

曲全立说,他记得在兰屿播放3D电影的时候,那里的孩子童言童语地说着:“很多花静静地开在我们身边,很多东西出现在我们身边,大人却没有珍惜他们,然后再说后悔,实在不懂大人的世界,好复杂。”

他希望用3D影像记录百工,就是希望让更多人看见,这种一辈子只为做好一件事的坚持与热情,然后好好珍惜这很可能消失的一切。他也说,在专注完成“美力台湾”3D行动电影院的这段期间,他天天看见孩子天真活泼的笑容,天天听见纯真自然的笑声,“这些都是在唤醒我内心的快乐。”

组图:爱台湾 导演曲全立启动3D行动电影院
台湾导演曲全立拍摄的《爱上蓝色珊瑚礁》画面。(吉羊数位)

“曲全立导演确实是一个傻瓜”,张善政表示,“环视社会上许多自以为聪明而惹人议论的人,我宁可希望大家都是像曲全立导演一样的傻瓜啊!”数位新媒体3D协会理事长胡幼凤说,“有人目光如豆,只见眼前,争名夺利无所不用其极,虽功成名就,我认为这种人才是傻瓜。”#

台3D导演经历濒死体验 曲全立开心当傻瓜
台湾3D导演曲全立新书《这世界需要傻瓜》发表会日前举行,图为曲全立(穿黑色衣服者)与出席来宾合影留念。(钟元/大纪元)
台3D导演经历濒死体验 曲全立开心当傻瓜
台湾3D导演曲全立新书《这世界需要傻瓜》发表会日前举行,图为曲全立(穿黑色衣服者)与出席来宾合影留念。(钟元/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