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苏禄国王访中华

作者:罗真

古风悠悠。(Shirley/大纪元)

    人气: 36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就在郑和完成了第4次下西洋的任务之后,永乐十五年(1417年)的八月一日,明王朝新都北京城外,来了一支三百多人的队伍。从这些人的外貌和穿着打扮,就可以看出他们是从域外到中华访问的人马。这些年,访问中华的使臣多了,北京的百姓本不会惊奇,但是今日这支队伍,人数之多,朝廷准备迎接的规格之高,还是让人们着实吃了一惊。

在这支队伍里,居然有三位国王和他们的王妃及子女。为首的一位,就是跟中华隔海相望的苏禄国东王,跟他一起来的有苏禄群岛(今菲律宾苏禄省)的另两位国王:西王和峒王。

苏禄岛在中华东南的大海之中,是一大群岛屿的南端部分。这里盛产珍珠,于是有了“大海里的明珠”的称号。和所有气候炎热的地区一样,它物产虽然丰富,发展得却不快,直到纪元10世纪。也就是唐末和宋初的时候,才建立起国家来。苏禄国在明朝初年时,同时有三位国王,最强盛的一个国家的国王,就是这次带队的苏禄国东王

郑和的大规模的船队到达苏禄国后,带给了苏禄国许多新鲜的消息,他们从此知道了:在西北方大海的彼岸,有一个疆域辽阔、强大的明帝国,有好些国家的国王、或者使臣已到那儿访问过,受到礼遇。于是跃跃欲试的东王,便跟西王、峒王商量好,一齐带着王妃、王子,跨海而来,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到了北京。

三个国王联袂而来,使明成祖朱棣(1403–1424)喜出望外。他当初派郑和下西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国家的威望。现在四方来朝,而且这次身为国王的贵宾也来到了北京,明成祖当然要热情接待,让这些国王一瞻上国风采。

当时北京正在大兴土木,建设新的京城。而且秋天正是北京最好的季节,在这个时候游览,更令人心旷神怡。北京城已筑出了40里城墙,包围着初具规模的宫殿。在这个全国最大的都会里,各色人等熙来攘往。从各地来的工匠们,分散在尚未竣工的工地忙碌著。这一切,让从炎炎赤日之下而来的、从未见过如此规模的苏禄国王觉得叹为观止。

明朝的官员陪着苏禄国王参观北京,该去的地方太多了,一行人不知不觉就在京城呆了二十多天。日日宴筵,夜夜笙歌,大明朝廷对他们照顾得十分周到,使得这批客人仿佛一步踏入了天堂,真有点乐不思蜀了。

但是天公偏不作美,深秋迅速降临,天气转冷,大漠刮来的阵阵寒风,催著这批客人动身回归了。苏禄国地处赤道附近,终年炎热,就是再添寒衣也抵挡不了冷风的侵袭,这批客人只得依依不舍地离京南下。

当时中国的南北通道以运河为主。苏禄国客人乘车到达通州,带着明成祖赏赐的大量珍贵礼品一路南下,跟他们同行的,还有明成祖指派的大臣。沿途的州县,早已接到皇上的命令,迎来送往,充分表达了中国人热情待客的古老传统。

十几天后,船队来到山东的第一座大城德州。天气突然转寒,气温急剧下降,冰雪封住了航道,苏禄国客人只得在这里稍作停留。就在此时,身体一向衰弱的苏禄国东王,由于旅途劳顿生起病来,病情很快转重。九月十三日,这位苏禄国最高的国王,终于在德州病逝。

听说一位外国的国王在中国去世,明成祖感到十分悲痛,立刻下令按照国王的待遇,隆重安葬苏禄东王。他命令德州地方官为苏禄东王择地修墓,他亲自写了祭文,还写了一封信慰问苏禄东王的长子都麻含,派大员带着祭文和信,赶去德州主持东王的葬礼。

当德州北郊的苏禄国王墓造好,葬礼也隆重举行之后,东王的大儿子都麻含,就要回国去继承王位了。他跟西王、峒王及其家族一同继续向南,而东王的妃子葛木宁,则带着另外两个儿子安都鲁、温哈喇和贴身随从共十几个人留了下来,他们自愿留在德州,要求替苏禄东王守墓。

明成祖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指令德州官府拨出祀田238亩,免除了一切赋税,给东王妃和王子们作为祭祀的费用。还命令德州地方官每年春秋两季按时到苏禄国东王墓前祭扫。苏禄东王的墓前,也按中国王侯的规格修了享殿,供奉苏禄东王画像;配殿、牌楼、石人、石马、石虎、石豹等,应有尽有。由德州地方官负责清扫修缮。

苏禄国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为了照顾苏禄王妃、王子的生活,明成祖特意从德州和历城调拨3户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民住到苏禄东王墓前,负责照顾王妃和王子的生活起居,使他们如同生活在自己国家一样。

一年之后,苏禄东王周年忌辰到了,明成祖没有忘记这位远道而来、安葬在中国的国王,又写了碑文送到德州,下令地方官员替苏禄东王修了庙,建了碑。

按照规矩,守孝3年之后,守墓的苏禄国人,就应该回国去了。可是,或许是他们早已熟悉了德州的环境,过惯了中国的生活,谁也没提起过要回国的事。

6年之后,王妃葛木宁倒是回了苏禄国一次,但是她去探望了自己的大儿子以后,第二年又回到了德州苏禄国东王墓前,跟另外两个儿子生活在一起。

光阴匆匆流过,所有留在中国守墓的苏禄国人,终于也都去世了。明朝政府按照王侯的规格,把苏禄王妃和王子跟国王安葬在一起,他们的后人,也世世代代定居在德州城的北郊,实际上成了中国的居民。

三百多年之后,清朝的雍正九年(纪元1713年),统一了的苏禄国国王苏老丹来中国访问。他不忘自己的先王,特地到德州给苏禄东王扫墓。东王的八世子孙安汝奇、温宗楷提出要求,请苏老丹替他们申请加入中国的户籍。他们的呈请由苏老丹转达给清政府之后,雍正皇帝亲自批准了他们的请求。于是这两家人以姓安和姓温的身份,正式成了中国人。

这一段中国和苏禄国之间的故事,充分地说明了明成祖所采取的对外政策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也证明了苏禄国与中国,早在明朝就有深厚的友谊。华夏盛德,古风悠久;友睦世界,誉满全球!

(事据《明史》)@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脱脱是个贤相,他“功施社稷,而不伐;位极人臣,而不骄。轻货财,远声色,好贤礼士。”他对君王忠心不二,所以在关键时刻能大义灭亲。
  • 黄霸的可贵之处,在于在明察事实的基础上“多算”。因此,他处理问题,提出建议,既符合法律,又得人心,皇上很信任他,其他的官吏和老百姓,都很敬爱他。
  • 凡罪状未明时,无论坏人还是好人,都应按法律程式进行审理,这样才能使违法乱纪的坏人受到惩罚;使蒙受不白之冤的好人得到昭雪。
  • 我心中只有一怕:怕正直的史官,在史册上记下这不忠的行为,使我遗臭万年!
  • 但冯氏却知礼达义,劝家翁应心无厚薄,她这实际上是做到了孝翁悌夫了,真可以为后世女子的楷模。
  • 为什么唯“赵广汉至精能行之,他人效者莫能及”呢?最根本的原因,是老百姓和下属都明白:赵广汉一心为公,伸张正义。从内心里支持他,帮助他!
  • 元朝时代的耶律楚材是契丹族,蒙古国大臣。在他侍奉成吉思汗、窝阔台汗两朝近30年间,屡次为了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敢于犯颜直谏,置生死于度外。
  • 人们常以“出淤泥而不染”来赞扬那些身处恶劣环境而洁身自好的人。乾隆后期的两江总督岳起就是这样一位品德高尚的人。他在吏治腐败、官场贪污成风的情况下,依然提倡为官节俭,并能以身作则,为世人树立了榜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