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自驾车上市热身 抢滩汽车共乘市场

抢占汽车共享市场 谷歌全面推出拼车服务

谷歌旗下的位智向打车软件优步发起挑战。(AFP/Getty Images)

人气: 3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徐若水综合报导)随着移动设备的普及和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成熟,用手机打自驾车也成为一块市场前景看好的大饼,而目前的汽车共享服务远未满足市场需求。最新消息显示,谷歌也希望在此领域分一杯羹,甚至短期内不以盈利为目的。

此举势必引发交通领域新一轮大比拼,而最大的得益者无疑将是消费者。

《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称,谷歌即将成为优步的竞争对手,在整个旧金山推出汽车分享服务,帮助用户以便宜价格拼车出行。

共乘模式正进入被喻为“成年礼”的盈利瓶颈阶段。(Getty Images)
共乘模式正进入被喻为“成年礼”的盈利瓶颈阶段。(Getty Images)

只牵线 不牟利

谷歌(Google)今年5月已在加州总部启动试点项目,帮助谷歌、沃尔玛(Walmart)和奥多比(Adobe)等当地大公司的2.5万名员工使用位智(Waze)应用去联系同行者。任何本地位智用户都可注册为司机,而乘客每天只能在上下班通勤时分打车2次。这一限制帮助位智避免出现类似多国出租车司机 抵制优步的事件。

与优步(Uber)和来福(Lyft)等公司提供的按需无租车服务不同,位智希望将有同样出行方向的乘客与司机联系在一起。谷歌表示,其目标是尽可能地降低车费,鼓励车主成为司机,但不用担心自己变成专职出租车司机。在当前的试点中,乘客支付司机每英里54美分来分摊油费成本,远低于优步和来福。谷歌并不从中赚钱。

谷歌今年9月将把这一项目推广至整个旧金山地区,若取得成功,还将继续扩大服务范围。位智开拓新市场的道路或许会类似于这家公司在以色列的发展。谷歌去年在以色列的通勤者中开始测试拼车服务以来发展非常快,目前已普及至该国的大部分地区,当地乘客能随时通过位智叫车。

在未来的发展中,位智将允许旧金山的任何用户注册为司机或乘客。尽管谷歌目前并未从中收费,但消息人士称,谷歌未来将在以色列和旧金山探索多种不同的费率。一些没有被优步和来福打入的海外市场也是位智的重点发展方向。优步和来福则拒绝对此置评。

曾合作 现竞争

谷歌2013年收购创立于以色列的位智。后者根据司机提供的信息提供实时的驾车导航服务,现在则成为谷歌打入汽车分享市场的重要入口。谷歌进军分享出行服务,势必与优步发生冲突。已成立7年的优步被认为发明通过智能手机打车的服务,在美国的市场覆盖率达85%以上,目前估值约680亿美元,是彭博社估值排名榜上唯一一家非上市新创公司。

谷歌和优步曾是各取所需的合作伙伴。谷歌旗下创投基金(GV)2013年曾向优步投资2.58亿美元,帮助谷歌首席法律顾问德拉蒙(David Drummond)进入优步董事会。但两强联手已经成为泡影,双方近期在某些领域变成竞争对手。双方的竞争究竟有多激烈?从这个月发生的事足以说明一切。

优步收购6个月前由谷歌资深员工创立的自驾卡车公司奥图(Otto),并“掏空”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实验中心,并联合汽车厂商沃尔沃研发自驾车,8月18日更宣布月底在匹兹堡测试自驾出租车,从而率先开始自驾技术的商业测试。

当天优步总裁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公开表示自己要做第一,与谷歌等公司展开正面对决。这不啻给最早进入自驾领域并一直保持领先地位的谷歌当头一棒,也让业内竞争对手措手不及。谷歌2009年启动自驾车项目,目前测试车辆的行驶里程已超过180万英里(约290万公里)。

此前一直在打车应用中使用谷歌地图的优步,在一锅端微软必应地图团队后,也开始自主开发地图应用,以降低对谷歌的依赖。谷歌地图则加入优步更多竞争对手的叫车预约服务。

德拉蒙8月29日宣布退出优步董事会,理由是业务重叠造成利益冲突,仿佛重演苹果前董事施密特(Eric Schmidt)转投谷歌改善安卓(Android)与iPhone竞争的往事。不过GV首席执行官克雷恩(David Krane)还将继续担任优步董事会观察员。

而现在谷歌又把触角深入优步的老本行,在优步的大本营旧金山推出自己的拼车服务,无疑是将战火烧到优步的家门口,被视为对优步自驾车挑衅的回击方式。消息人士表示,谷歌正考虑利用分享出行服务测试自驾车。公司高管公开承认,分享出行将成为自驾车可能的商业模式。

具挑战 存机遇

凭借搜索引擎起家的谷歌,终极目标是颠覆交通出行行业,而位智只是其中一部分。澳大利亚咨询机构麦格理集团分析师本‧沙赫特(Ben Schacheter)表示,位智提供分享出行服务是谷歌水到渠成的下一步,也再次明确其为自驾车找到“盈利出口”的意图,掀起交通运输新革命。但他提醒谷歌还需解决包括法律、安全和价格等多方面问题,“我并不认为他们对于可能出现的许多问题具备丰富及可参考的经验”。

消息人士表示,与优步和来福一样,位智的司机并非公司员工。但与优步不同的是,谷歌并不验证司机的身份,乘客需自行鉴别司机是否有问题,也不会仅凭乘客说辞免除一些“问题司机”提供驾车的资格。位智在谷歌内部有独立部门,目前的活跃用户达6,500万人。

加州萨克拉门托29岁非营利机构员工李吉特(Robert Rickett)自称每天使用位智导航,尤其是每晚担任来福司机期间。他表示不会放弃来福而转向位智,除非后者能给司机带来更多福利。但他也承认,位智在司机中的良好声誉是重要优势,尽管并不清楚位智为谷歌所有,“有很多人信任位智,如果他们可以利用好这一点,那么就有能力取得一定的市场份额”。

小贴士:共乘

即拼车(Carpool),指两人或两人以上共乘汽车旅行的交通方式。多人共乘一辆交通工具可减少人均旅行成本如油费、过路费等,也能减轻驾驶压力。共乘还是对环境友好和可持续发展的交通方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缓解交通堵塞,并削减停车位需求。

在高污染和高油价的情况下,政府经常鼓励民众共乘出行。共乘旅行2009年占美国人出游方式的43.5%。还有工作机会聚集和人口密集地区的10%美国人共乘上下班,但60%乘客是家庭成员。共乘较少发生在工作中长时间相处的人、年纪较长的工作者和私房屋主身上。

优步估值喊太高?专家:步入成年礼

争议不断的优步估值已高于标普500指数8成公司,纽约大学金融教授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认为,优步遇到获利瓶颈,价值已没有上涨空间,评估其真正价值只有300亿美元,比最近一期募资所获估值少一半多。

达莫达兰表示,优步的共乘模式会持续扩大,但营收却未必同步增长,特别是退出中国市场,会降低未来的潜在获利。加上优步一直降价或推出特别促销,显示其商业模式受到挑战。他认为优步现在的支出中很大一部分花在维持营收,而非驱动成长。

达莫达兰说:“让许多公司在短时间内就大幅成长的商业模式是有缺陷的,因为这些公司成长这么快,是因为将营收转化为获利时没有护城河保卫。”他认为,现在年轻公司都面临“成年礼时刻”,即快速成长后必须证明其商业模式的可获利性。

达莫达兰认为,投资人起初对共乘用户数字如城市、乘客、司机等买单,后来就会问如何把这些惊人的数字转化为营收,“破坏很容易,但从中赚到钱很难,而共乘公司即使用户持续增加,仍未想到如何把营收转成获利”。

达莫达兰还提到,优步和其它共乘平台都没考虑把司机变成员工,但这将来会发生改变,从而面临监管问题,增加支出。西雅图已决定让共乘公司司机组织工会,可能就是为优步和来福增加成本的前兆,“在法律层面,许多城市持续为共乘公司抛出路障”。

随着苹果、谷歌、特斯拉等更多科技公司争食这块市场,达莫达兰认为现在的共乘公司显然在与计程车及租车公司的破坏性战争上赢得第一阶段并得到庞大资本,但下一阶段在所有共乘公司中一定会出现输家。

优步香港受挫 暂停部分服务

优步在亚洲市场的业务进一步受挫。继早前宣布9月撤离澳门后,该公司8月30日证实将于9月5日起暂停香港计程车及客货车服务,但商务车(UberBLACK)和菁英(UberX)服务仍会继续。

这家美国叫车业者近年攻陷全球多个市场,但在亚洲却接连吃败仗。发言人解释共乘服务是优步的核心业务,因此重新调整营运策略,继续提供绝大部分乘客选用的服务。他同时强调香港和澳门是两个独立的营运业务。

优步上星期公布,由于澳门政府迟迟未就规管共乘服务立法订下时间表,令司机累计被罚款超过1千万澳币,警方更多次拘留乘客,导致服务难以维持。

该公司在台湾的业务也未见曙光。中华民国行政院8月26日曾召集多个部门开会商讨,研究优步营运争议及计程车产业等相关问题,随后宣布持续推动多元化计程车方案,并加强取缔违法营业,还将修例加重罚款,令优步合法化确定无望。据悉,优步自2013年登陆台湾营运至今,已被罚款约6,832万元新台币。

此外,优步在中国市场缠斗2年后,也不敌本土公司滴滴出行,最终被对方并购。

业务受挫外,美国母公司财务表现也亮起红灯,上半年亏损至少12.7亿美元,主因是给予各国司机高额补贴所致。

15分钟路跑近2小时 中国滴滴拼车出奇葩

优步在中国的合资公司滴滴出行,日前上演了一出令人啼笑皆非的“误会”。

山东青岛市民迟女士说:“15分钟的路竟然跑了1个多小时。本来去参加同学聚会,我到的时候朋友都吃完饭了。”她将近期的这次滴滴拼车经历称为“奇遇”——两组拼车乘客的目的地竟在两个相反的方向,本来5公里的路程变成10多公里。

据介绍,迟女士8月12日用滴滴网约车的拼车服务,准备从浮山后6小区前往山东路万象城,软件显示的支付金额是11.8元,接单的车是一辆红色江淮。当车行驶到山东路澳柯玛立交桥时,本应向南行驶的汽车却向北面驶去。这时迟女士才知道,当时车上另一位拼车乘客的目的地竟是四方长途站,两个目的地的方向截然相反。

这样的乘客为何会拼在一辆车上?迟女士对司机提出疑问。司机回应称,这是系统设定的路线,自己也没办法改变。迟女士无奈之下只能接受滴滴的安排,等车子绕回到目的地时,已经过了1小时45分钟。虽然最后支付的费用不变,但错过聚会的迟女士还是很不高兴,“坐公交车也早就到了,所谓拼车不是应该就近路线拼在一起吗?这种南辕北辙的拼法实在是太误事了,根本没把乘客利益放在第一位”。在多次提出投诉后,滴滴以赔偿迟女士2张10元乘车券了结争执。 ◇#

责任编辑:朱涵儒

评论
2016-09-02 12: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