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叙事性非虚构文学系列《大法徒的故事》之七

王晓丹返京救父记之三:无情的离别之夜

万里跨洋勇闯虎穴 孝女救父丹心可鉴

2016年8月11日,王治文女儿、女婿在中使馆前集会上发言,要求中共立刻发给王治文护照。 (施萍/大纪元)

人气: 55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叶蓁采访报导)父女分离十八年,终于在北京相逢。原以为团圆在即,哪知道相聚只有八天。八天的惊险重逢,带来了莫大惊喜,也使他们陷入人生绝望的边缘,王晓丹和父亲将如何面对?(接上文

12. 团圆梦碎

第五天,晓丹、杰夫和王治文准备出关的一天。晓丹记得,那天是8月6日。

原本他们打算早上8点出门,临时决定提前动身,避免引起国安的注意。可是三人刚出门,就看到大楼外停了好几辆车,还有一群可疑的人,其中一个厚著脸皮冲他们嘻皮笑脸的。晓丹夫妇镇定地叫来计程车,嘱咐司机:开车多绕一绕,他们没来过广州,想看看当地的景色。

司机真的带他们把广州绕了一遍,走了很多地方。晓丹以为不会有人跟踪,结果她又看到了那些金色的别克商务车在他们的前后左右来回穿梭。晓丹默默告诉自己:没问题的,只要过了海关就自由了。

一个半小时车程后,一家人到了目的地,准备买票过关。排队时,五六个陌生人马上就跟了过来,其中还有十几岁的孩子,他们都盯着王治文看。晓丹想:这帮特务居然利用纯真的孩子做坏事。后来又来了几个人,拿着手机,明目张胆对着王治文胡乱拍照。没办法,他被逼地只能到处走,最后躲在大厅的柱子后面。“我和先生都在祈祷,快点过关吧,这样爸爸就不用再受罪了。”晓丹记得,当时心里已经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还是对出关抱着一线希望。

晓丹他们进了禁区,看到那些跟踪的人进不来,暗暗松了口气。排队等待过关口时,乘客、海关工作人员按部就班地办理所有手续,可是轮到王治文,安检人员立刻拦住了他,并叫来旁边的组长。那位组长在面前的机器屏幕上点了一阵,把王治文拉到一边,交待他等一下,并拿着他的护照进了旁边的办公室。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晓丹只感到时间过得很慢、很煎熬。组长出来了,却拿着剪掉了右上角的护照,还要他签字。王治文沉默著配合完安检人员的工作,就坐在禁区的一排椅子中间,一声不吭。

晓丹受不了了,明明公安部已经签发了护照,怎么出尔反尔把它剪掉呢?她跑去跟安检人员理论:“我们马上要赶飞机了,你们这不耽误行程吗?你们就给打个戳不行吗?”组长问道:“你们护照什么时候办的?”王治文说今年1月。他还很同情:“不知道什么原因,是内部注销了。是不是之前丢了?还是公安部注销别人时,不小心把你的点进去了?”晓丹还抱着一线希望:“麻烦你们再查查是不是弄错了,我们费那么大劲移民,花了那么多钱,怎么突然就给注销呢?”

一般来说,在中国大陆取消护照,有两个原因:第一申请换新护照,需要取消旧护照;第二是护照遗失,由本人提出注销。无论哪种情况,办理此手续都需要本人在场。王治文的情况显然不符合公安部的任何一条规定。

晓丹的声音吸引了其他安检人员,正好一拨乘客都过了关,那些工作人员就围过来看热闹。组长则下了逐客令:“请你们现在出去,不要影响下一批人过关。”晓丹回头一看,禁区外围还有不少陌生人隔着栏杆冲里面拍照:“让我们再待一会儿吧,打个电话解决一下!”“不行,你们现在必须出去。”

“我们要是出去的话,外面的特务就知道我们过关失败,后面还会紧跟不舍,不知道爸爸会不会有危险。”晓丹记得自己当时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我爸爸什么坏事也没干,他也没有犯罪,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待遇!”

NY513-1-4
王治文近照(王晓丹提供/大纪元)

王治文忽然提醒女儿:“晓丹,你怎么情绪那么波动呢?好好说话。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平静。”晓丹本来还要跟安检人员继续争论,听了他的话,就默默地和爸爸、先生一同离开禁区。

13. 离别之夜

后来晓丹分析,国安拦截爸爸出国的行动,做得很隐秘,相关部门也没有通气,所以才发生了悄悄注销护照和前夜莫名对峙之事。而这一切,都是江泽民、曾庆红在南方的残余势力所为。而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只因为王治文是位坚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出了禁区,那些跟踪者意外地不见了,三个人都没说什么话,很快打了辆车就走了,让司机载他们去附近最近的一间酒店。

经历了这几天的风波,晓丹终于忍不住,在酒店客房里悄声啜泣,后来越发难以控制,变成了嚎啕大哭。泪眼中,她忽然看到爸爸半张著嘴看着自己,她马上收了哭声,硬是把眼泪压回去。“我不能让爸爸看到我哭,我要是哭,他会觉得真的没有团聚的希望了。”晓丹回忆当时的情景,仍是忍不住潸然泪下。

NY513-1-3-450x600
王治文独自打坐,王晓丹悄悄拿手机给他拍了一张照片。(王晓丹提供/大纪元)

王治文拿了一条毛巾被,铺在地上,结印双盘,静静地打坐。晓丹望着他的背影,又忍不住掉了几滴眼泪。她忽然想起来,爸爸在监狱里话就特别少,他现在的状况是不是跟在监狱里一样?她又觉得爸爸的样子非常神圣,悄悄拿手机给他拍了一张照片。当晚,晓丹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浑身发烧、头痛,嗓子发不出声音,一直抱着杰夫。

王治文打完坐告诉他们:“国安可能把广东省的特务网都发动起来了,只要我们出了广东,应该是安全的。”晓丹暗暗决定,至少要把爸爸送出广东。她和先生打开电脑,搜索每个提供租车的网页,却发现中国大陆的机动车不租给外国人,必须有当地的驾照才行。她又试图找外面贴的小广告,一个个打电话问,几乎所有的回复都是:必须是车主驾驶才租给他们。但是不行,晓丹觉得,从出广东再回来,两三天的时间都和一个外人在一起,他们讲什么话别人都能听到,这太不安全了。

她忍不住绝望地想:天啊,世界这么大,竟然连爸爸容身的地方都没有!

王治文得知情况,平静地说:“出狱后,我也没机会出北京,十几年也没看过中国的河山,我去逛一逛,就当是云游,你们就走吧。”晓丹不同意:“中国到哪儿都要实名注册,你一个人怎么行啊?”“我是很有经验的,人生阅历很多,你就放心吧,爸爸一定不会出事的。”可是晓丹和杰夫一走,王治文真的就是一个人了。他们看见他的身体突然塌了一下,他们知道,老父一直默默忍受着再次分离的心痛。

王治文抓着女儿的手:“晓丹,我跟你说一件事,师父要我们做的事一定要做。我在这没事。”晓丹已经说不出话来。然后,他盯着电脑屏幕,看着晓丹把返美的机票重新订好,又说:“现在我可以准备我的行程了,你再帮我查查火车票。”

晓丹说,爸爸的话,说好听点是去云游,说不好听就是消失在人群中找不到了,谁也不知道他哪儿去了。

“我们最后去吃顿饭吧。”晓丹提议,大家就在隔壁饭店吃了顿炸酱面。回酒店准备坐电梯,他们又发现有人偷拍。王治文马上就警觉了,在酒店里绕了一圈才回去。晓丹无奈地想,怎么吃一顿分别的晚饭,也要被那帮特务打扰呢?

这一晚,他们三人还是读法、发正念,晓丹说,当时她的心情太低落了,只有王治文还坚持炼功。然后,他打开了师父的讲法录音。晓丹的心情仍然无法平复,她说:“小时候,我去求学没想到见不到他,今天我长大了,却是在自己的选择下把他放走的,是无奈中的选择。”

14. 再会是何期?

次日早上大约9点时,王治文穿好衣服就要出门。他身上的衣服,和第一次见晓丹时的打扮一样。他说他要先走,早走早完事。晓丹拦下他:“一天那么多个小时,你再陪我一会儿吧!”“好好好。”王治文又坐下来,过了一会儿还是要走。

先生出马了:“您不能就这么走了,我们连道别的话还没说。”

他点点头:“晓丹是个很出色的孩子,你要珍惜她。”又对晓丹说:“你的先生也是很出色的人,你们俩好好过。我看你们俩在一起,我就放心了。现在这个分别只是暂时的,以后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王治文还嘱咐晓丹,有机会给师父带话:“我爸爸说,谢谢师父这么多年还想着他,看到我成长得这么好,谢谢师父在她身边把她带得这么好。”晓丹说,爸爸的心态一直是很感恩的,想的都是别人,从来不怨不悔。

王治文在掉眼泪,说自己的心有点被带动了。然后他打开门就出去了。

晓丹的爸爸头也不回地走了⋯⋯

15. 晓丹的心愿

p7602371a225273907
分离十八年再次见面,王晓丹与父亲王治文开心合影。(王晓丹提供/大纪元)

“这次团聚我还是很高兴啊,不管怎么样,毕竟见到我爸爸了,这是真实的,不是我想了十八年的一个虚拟的形象。”

“我希望他来美国后,呼吸自由新鲜的空气,享受蓝天白云——北京那边连天和地都分不清——让他来好好散散心。”

“爸爸,你赶快来,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不会再让你跟我们分开了。我们的生活不会大富大贵,但一定是平平安安的。”

王晓丹透露,爸爸8月13日终于回到北京家中,遭到更严密的监控。从她和杰夫回到纽约那一刻起,他们继续展开一系列的呼吁营救工作。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也纷纷到当地的中共使、领馆前集会抗议,呼吁中共当局尽快为王治文先生签发护照,让他赴美和女儿一家团聚。#

(全文完)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09-02 9: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