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死刑复核研讨会上 教授捅破中共杀人机密

9月11日,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北京一个死刑复核权收回的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上透露,近十年死刑立即执行案件总数从万字号变成千字号。(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46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9月11日,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北京一个死刑复核权收回的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上透露,近十年死刑立即执行案件总数从万字号变成千字号,无意中捅破了中共用死刑犯器官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谎言。

“死刑立即执行案件总数从万字号变成千字号”

据陆媒财新网报导,今年是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十周年,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与中国政法大学刑事法律援助研究中心共同举办死刑复核收回十周年学术研讨会。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研讨会上表示,死刑复核收回最高法院后,对死刑控制严格。“据我了解,十年来,死刑立即执行案件总数从万字号变成千字号。”

参加研讨会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闵春雷也说:“我听到一个数字,说十年少杀了60%。我2005年在长春中院挂职,那时杀声一片。但下半年以后,风向转了,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了,少杀了很多人。”

“现在基本不判死刑,原因是最高法院把关太严,经常不核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也引述重庆某中级法院院长的说法,证实现在死刑犯大量减少。

据公开的信息显示, 2006年10月,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将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院,2007年正式施行,而之前已下放了25年之久。

中共的死刑制度分为立即执行和缓期执行两种,缓期执行一般缓两年,若服刑两年内没有再犯罪,经省高院复核可改为无期徒刑并限制减刑。

中共判处死刑的权限曾下放到县区一级的法院,甚至同级党委领导就可决定死刑。有部分死刑案件核准权曾被下放到省级法院。有学者统计,一些法院自1983年以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数量占死刑犯总数的 74.1%,个别法院甚至高达到 85%。为此枉杀不少罪不致死的人。

被捅破的杀人机密

大纪元记者发现,死刑复核权回收最高法院的时间,正是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之后。

首次揭露中共活摘器官是在2006年3月8日,当时《大纪元时报》报导了对证人皮特(PETER)的采访,指证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有一秘密集中营,关押有6,000多名法轮功成员,他们遭到杀害,器官被摘取出售,尸体在医院焚尸炉当场火化。

20天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

而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则多次称,中国的器官移植大部分来自死刑犯器官,以掩盖中国爆炸式增长的移植器官数量。

2015年3月15日,黄洁夫接香港凤凰卫视采访时说:“太清楚了,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我们的政法委书记,原来的政治局常委⋯⋯那死囚器官的来源在哪里,这不是很清楚了吗?”“这(器官)怎么来的你也不知道,(器官移植)做了多少也是秘密⋯⋯实际上很多东西,都是一笔糊涂账,是多少你不清晰。”“(死囚器官移植)变得肮脏,变得说不清道不明,变成了一个为什么特别敏感特别复杂的区域,就是这个禁区。”

黄洁夫将活摘器官罪责推给周永康的同时,其实也等于承认活摘器官存在,而且是由政法委直接参与,佐证了国际社会一系列调查的真实性。

据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调查发现,近十年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并没有随着死犯数量的减少而减少,即使在周永康落马后,器官移植的数量反而有加速现象而且供体数量充足。(详见:调查报告

自从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曝光后,国际上有多个组织和个人对中共的指控进行了长达十年的独立调查,而且证据越来越多,多国已立法或正在立法禁止国民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

2013年12月12日,欧洲议会以绝大多数的票数投票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

今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谴责和要求中共停止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有185位议员联署支持此项议案。(详见:美众院通过343号决议案 制止中共强摘器官

随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中国问题专家兼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分别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国家新闻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和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共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更新调查报告,曝光系统性的、由中共驱动的大规模强摘活体器官的黑幕。

报告指,总体而言,过去16年来中国各地数百家医院和移植机构有能力完成的移植手术总数在150至250万例之间。他们怀疑,2000年以来,每年器官移植手术的实际数字在6万至10万例之间。

据“追查国际”于2015年12月6日至17日分别对北京、上海、天津等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系统还在筹建中,天津市“从2003年建库到现在捐献器官只有170多个”,上海市“到目前全市只有5例器官捐献成的”。这远远无法解释北京、天津、上海庞大的器官移植数量的来源。

时事评论员伦国智表示,陈光中在研讨会上透露,近十年中国死刑立即执行案件总数从万字号变成千字号,而在中国器官捐献数量极少的情况下,这等于是捅破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国家系统杀人的机密。

习近平当局与江泽民活摘罪行切割

今年8月18日至23日,两年一度的第26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在香港举行,该会邀请了53名背景有疑问的中国医生与会、约5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植医生与会,并在会议的第一天8月18日,中共率先在场内举办一场闭门“中国专场会议”,造假新闻试图洗白活摘器官的罪名。(详见:曝光中共在26届世界器官大会中诡秘设局

与此同时,8月19至20日,习近平当局时隔20年召开最高规格卫生与健康大会,强调推进医疗卫生系统改革、加强监管。

出席会议的有7名政治常委,在京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高层,国务委员,以及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全国政协高层也出席会议;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中央军委机关有关部门、武警部队负责官员也参加了会议。可见重视的程度与香港的器官移植大会形成强烈对比。

伦国智认为,习近平选择这个时机高调召开高规格会议,忽视有五千多人参加的国际移植大会,就是向外界表明一种与之切割的态度。而死刑复核收回学术研讨会是在习近平在G20就人权、宗教问题公开表态后召开的,不排除是有意所为。

时间 黄洁夫发表言论的地点或刊物 黄洁夫就中共是否利用死囚器官作移植言论 要点解读
承认 否认
2005年11月 菲律宾马尼拉主办的世界器官移植管理高层会议 绝大部分器官移植供体来自死囚犯 中共首次承认利用死囚器官
2006年11月14日 全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峰会 我国绝大多数人体器官来自于死者捐献,其中一部分来自于交通意外死亡人员和亲属间捐献。 向海外承认,却对内否认。
2011年11月 在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的文章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系统地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的国家。中国每年平均做一万例移植手术,其中65%为尸体移植,其中90%的尸体移植供体来自死囚。
2012年3月6日 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上 器官紧缺是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一个月前的2月6日王立军逃进美国领事馆,交出包括活摘器官在内的机密档。
2012年3月22日 在杭州召开的全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总结会 中国将尽快建立器官捐献体系,并承诺在3~5年内彻底改变过去主要依靠死囚来获得移植器官的畸形方式。
2012年9月 接受财新记者专访 卫生部统计数字显示,至 2009 年年底,65% 的器官移植是从死亡者遗体中获取,其惟一来源是死囚。另有35%的移植使用活体器官。 数月前的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首次正式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
2012年11月21日 广州 中国人体器官移植将在一至两年内取消对死刑犯器官捐献的依赖。
2012年11月23 日 广州 在我国,需要换器官与能等到器官的人的比例,在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器官捐献体系之前,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 黄洁夫为了鼓吹所谓的捐献系统,不惜否定自己此前7年来所提供的中国器官移植数量。
2013年3月7 日 《南方都市报》采访 十多年前,中国死刑就以每年10%的速度在下降,现在实际上死囚已经很少了。 死囚数量在降低,捐献器官极少的情况下,器官移植数量却依然巨大。
2013年5月 对海外记者新闻发布会 在中国,必须在死刑犯同意的情况下,而且必须是死刑犯本人或家属的书面同意,才会摘取他们的器官。……我的诊所已经有两年没有使用死刑犯器官了。 2013年3月黄告诉记者,2012年11月在广州做的肝移植手术是首例中国标准公民自愿捐献,而黄自称2012年已做了500多例肝移植手术。
2014年3月 香港《明报》 我们为什么承认(取用中国死囚器官)?因为我们是系统地用死囚捐献,(因为)没有公民捐献出来,所以我们就是说,你怎么藏也藏不住。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的,没有办法说清道明。 2014年2月27日,美国发布2013年度《国别人权报告》,第三次在年度人权报告提到中共强摘被监禁者的器官。黄洁夫不得不否定了一年前所说的“必须死刑犯同意”的说法。
2015年3月15日 凤凰卫视采访 太清楚了,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我们的政法委书记,原来的政治局常委⋯⋯那死囚器官的来源在哪里,这不是很清楚了吗?这(器官)怎么来的你也不知道,(器官移植)做了多少也是秘密⋯⋯实际上很多东西,都是一笔糊涂账,是多少你不清晰。(死囚器官移)变得肮脏,变得说不清道不明,变成了一个为什么特别敏感特别复杂的区域,就是这个禁区 等于承认活摘器官存在,而且是由政法委直接参与,佐证了国际社会一系列调查的真实性。

 

时间 中共官方/媒体 中共有关是否利用死囚器官作移植言论 要点解读
承认 否认
2006年3月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 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活摘器官黑幕被曝光
2006年4月10日 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 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2006年10月10日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 境外一些媒体报导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2006年11月 黄洁夫在广州器官移植医生会议上 大多数提取移植器官的尸体是死刑犯的尸体。 在无法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的时候,转为承认利用死囚器官,在死囚的定义上玩文字游戏。
2007年1月11日 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接受BBC“中国丛谈”节目专访 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2009年8月26日 中国国家英文日报《中国日报》 大部分器官来自死刑犯。

 

 

 

责任编辑:李昊  #

评论
2016-09-13 7: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