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最受瞩目的19世纪学院派女画家

文/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 舒原 译
[英]劳拉‧特雷莎‧阿尔玛—塔德玛夫人(Lady Laura Teresa Alma-Tadema, 1852—1909),《执著的阅读者》(The Persistent Reader),年代不详,板上油画,44.45×58.42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英]劳拉‧特雷莎‧阿尔玛—塔德玛夫人(Lady Laura Teresa Alma-Tadema, 1852—1909),《执著的阅读者》(The Persistent Reader),年代不详,板上油画,44.45×58.42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人气: 9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正如读者将在本系列后续文章中看到的,19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学院和画室学校是最早接纳女性的专业院校,有数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规的艺术训练。

虽然男性画家仍居艺坛主导,但此间法国和英国都有很多女画家受到瞩目。许多最为成功的女画家是知名男画家的亲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较独立的女性获得艺术界认可。

提起伊丽莎白‧简‧加德纳‧布格罗(Elizabeth Jane Gardner Bouguereau, 1837—1922)的作品,评论家经常指摘其风格太接近她丈夫——赫赫有名的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加德纳‧布格罗在世时就有这样的批评声了。当时已声名鹊起的她,对此的反应则是:“我知道我被批没能大胆坚持个性,但我宁愿作为布格罗最棒的模仿者出名。”

显然,加德纳‧布格罗觉得遭受这样的批评,即作品太像当时最有人气的名画家,要胜过完全没有回响。虽然她在绘画技巧上的确酷似丈夫,但也确有一批令人惊艳的作品,其中不乏独特的表达,使之具有某种可识别性。

她题为“农民的女儿”的画作就是一例。像这样的绘画,被许多20世纪学者误认为是有钱人对农民脱离实际的理想化——意在为不给穷人更多援助开脱。由于未像一些自然主义画家那样呈现肮脏繁重的农活儿,这些画作被评论为不够现实。然而,如若把所有贫农都看成过着苦工日子的脏兮兮的人,也是非常无知无礼。事实上,加德纳‧布格罗创作时,是请一些农民当了模特。

现实当中,这幅画呈现的是生命的喜悦。

[美/法]伊丽莎白‧简‧加德纳‧布格罗(Elizabeth Jane Gardner Bouguereau, 1837—1922),《农民的女儿》(The Farmer’s Daughter),年代不详,布面油画,97×170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Art Renewal Center)

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子站在农舍鸡群中间,她低头瞥着她的母鸡,带着揶揄的神色,似乎是有意一次只让金色的谷粒从手指间撒落几粒。那些稗鸡围拢在有爱心的饲养者身边,仰望着她,热切期待着它们的盛宴;有的还顽皮地看向观画者。这幅画提示观者从简单的事物中感受愉悦、观照生活,并且享受生命中的日常。

《农民的女儿》最早是在1887年的巴黎沙龙展出的,1889年又在世界博览会(Exposition Universelle)亮相。

伊丽莎白‧萨瑟顿‧汤普森(Elizabeth Southerden Thompson, 1846—1933)是当时整个英国及殖民地范围内最富盛名的女画家之一,也是以军事和历史题材绘画成名的第一位女艺术家。

汤普森出国研习,在佛罗伦萨和罗马师从朱塞佩‧贝鲁奇(Giuseppe Bellucci),后来又从伦敦的南肯辛顿艺术学校获得指导。其声誉确立于1874年,当时她的画作《点名》(Roll Call)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展出,被维多利亚女王买下,如今仍在王室藏品中。

[英]伊丽莎白‧萨瑟顿‧汤普森(Elizabeth Southerden Thompson, 1846—1933),《点名》(Roll Call),1874年作,布面油画,93×184cm,英国王室收藏。(Courtesy of the Royal Collection)

伊夫林‧德‧摩根(Evelyn de Morgan,1855—1919)是一位重要的二代拉斐尔前派画家,她也是该派名画家约翰‧斯宾塞‧罗丹姆‧斯坦霍普(John Roddam Spencer Stanhope)的侄女。她是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和爱德华‧科莱‧伯恩—琼斯(Edward Coley Burne-Jones)为数不多的女性追随者之一,创作风格上与后者联系更紧密。

[英]伊夫林‧德摩根(Evelyn de Morgan,1855—1919),《夜与睡眠》(Night and Sleep),1878年作,布面油画,157×107 cm,私人收藏。(Spencer Pickering; Mrs Stirling; De Morgan Foundation)

德摩根自1873年开始在斯莱德美术学院(Slade School of Fine Art)学习,那时学院创立才仅两年;1875年,她前往意大利学习了两年;1887年,嫁给了著名陶艺家、设计师威廉‧德摩根(William de Morgan),夫妇俩在对艺术之爱及政治信条和精神信仰方面志同道合。

一位密友曾这样说:“发现两个如此有天赋、艺术上又完全谐和的人真不寻常,他们呼应对方的天赋,其浪漫爱情是笔墨无力描述的。”

埃莉诺‧福特斯库-布里克岱(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1871/2—1945)是那个时代备受尊敬的插图画家和油画家。1896年,她为皇家艺术学院餐厅创作了半圆形壁画《春》(Spring);1902年,成为油画家协会的第一位女性成员。

福特斯库-布里克岱为许多书籍绘制了插图,如《丁尼生诗选》(Poems by Tennyson, 1905)、坎顿(W.M. Canton)著《匈牙利的圣伊丽莎白的故事》(Story of St. Elizabeth of Hungary, 1912),以及卡尔索普(D.C. Calthorp)著《18世纪花园日记》(A Diary of an 18th Century Garden, 1926)等等。

[英]埃莉诺‧福特斯库-布里克岱(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1871/2—1945),《匈牙利的圣伊丽莎白的故事》(Story of St. Elizabeth of Hungary)插图。(公有领域)
[英]埃莉诺‧福特斯库-布里克岱(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1871/2—1945),《匈牙利的圣伊丽莎白的故事》(Story of St. Elizabeth of Hungary)插图。(公有领域)

1919年,《埃莉诺‧福特斯库-布里克岱的著名女性辉煌史》(Eleanor Fortescue Brickdale’s Golden Book of Famous Women)由霍德&斯托顿出版社(Hodder & Stoughton)出版。该书汇编了历史上最著名女性的传奇故事,出自威廉‧莎士比亚、丁尼生、查尔斯‧狄更斯、爱伦‧坡和约翰‧济慈等文坛大师的手笔。虽然书中没有说明此书由谁构思、内容由谁编选,但书名已明确显示编者一定是福特斯库-布里克岱。

她的作品描绘19世纪的代表性主题,色彩如宝石般鲜活灿烂,体现出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和威廉‧霍尔曼‧亨特(William Holman Hunt)等拉斐尔前派画家的风格。如她的寓意画《诗人的力量》(The Power of the Poet)就显示了诗歌和音乐不仅拥有超越世俗的力量,甚至神灵也会被感动。诗人弹著曼陀林,诱使天使给他打开了门扉。画中可见,天堂的钥匙仍在天使的指尖晃动。

[英]埃莉诺‧福特斯丘-布里克岱(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1871/2—1945),《诗人的力量》(The Power of the Poet),1903年作,纸面水彩和水粉,27.9×47.6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Art Renewal Center)

劳拉‧特里萨‧阿尔玛—塔德玛夫人(Lady Laura Theresa Alma-Tadema, 1852—1909)先是跟随福特‧马多克斯‧布朗(Ford Madox Brown)学画,随之师从荷兰裔画家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后者对她的秀发和淑女风度一见倾心。阿尔玛—塔德玛夫人很大程度上受到17世纪荷兰室内风俗画家如扬‧凡‧米里斯(Jan van Mieris)和加布里埃尔‧梅特苏(Gabriel Metsu)等人的影响。她的多数画作都在自己的画室完成,画室内陈设著正宗的荷兰古董家俱,墙板也是荷兰式的。《执著的阅读者》(The Persistent Reader)就是在画室中里完成的作品之一。

[英]劳拉‧特雷莎‧阿尔玛—塔德玛夫人(Lady Laura Teresa Alma-Tadema, 1852—1909),《执著的阅读者》(The Persistent Reader),年代不详,板上油画,44.45×58.42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Sotheby’s)

这幅画描绘待在室内的一对服饰华美的夫妇。窗外天清气朗,女子已收拾停当,手拿帽子,准备外出进行浪漫的散步,她有些不耐烦地注视着自己的伴侣。等了好久的她,心中越加气恼。她的丈夫却还沉浸在阅读中,没有立即放下书去散步的意思,甚至完全没留意到女子在设法引起他的注意。

以上介绍的只有19世纪受推崇的女画家中的少数几位,还有许多人在艺坛获得了成功,尽管她们不如男画家们那样有权威,但也相当值得研究,包括:伊丽莎白‧阿黛拉‧阿姆斯特朗‧福布斯(Elizabeth Adela Armstrong Forbes)、亨丽埃塔‧雷(Henrietta Rae)、露西‧肯普—韦尔奇(Lucy Kemp-Welch)、苏菲‧安德森(Sophie Anderson)、玛丽‧斯巴塔利‧斯蒂尔曼(Marie Spartali Stillman)和凯特‧佩鲁吉尼(Kate Perugini,查尔斯‧狄更斯的女儿)等等。

本文是“19世纪绘画”系列文章之一,阅读全系列请点阅这里

作者简介: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艺术复兴中心(artrenewal.org)首席营运官,19世纪欧洲绘画专家。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 1825—1905),《诱惑》(Tentation),1860年作,布面油画,132.08×99.06cm,美国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 [法]亨利‧儒勒‧让‧若弗鲁瓦(Henri Jules Jean Geoffroy,1853—1924),《顺从者》(Les résignés),1901年作,布面油画,110×150 cm,巴黎奥赛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从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 [荷/英]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1836—1912),《黑利阿迦八鲁斯的玫瑰》(The Roses of Heliogabalus),1888年作,布面油画,132.1×213.9 cm,私人收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19世纪的欧洲学院派绘画,在上个世纪很长时间里都是保守的同义词,只能以几百美元的贱价卖掉;近年来,学院派绘画重获艺术市场肯定,屡屡拍出数百万美元的高价。如果不了解学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纪西方艺术。学院派艺术家们并不像后世人那样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内部也有流派之分,这正是本系列文章将要讨论的话题。
  • [英]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发现摩西》(The Finding of Moses),布面油画,1904年作,136.7×213.4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ARC)
    近年来,古典写实与当代写实艺术正蔚然复兴,16年前创办于美国的“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而今已成为集结全球艺术界同好的权威平台。近日,就写实艺术创作、教育以及很多读者关心的艺术品收藏投资的话题,该中心首席运营官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接受了大纪元的书面采访。
  • 梵蒂冈“拉斐尔房间”中的壁画《圣礼的争辩》(公有领域)
    拉斐尔.圣齐奥(意大利语:Raffaello Sanzio),本名拉斐尔.桑蒂(Raffaello Santi),画家、建筑师,1483年出生于意大利东北部马尔凯省的乌尔比诺镇。
  • 劳伦斯.阿玛.泰德玛(Lawrence Alma-Tadema),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Les roses d’Héliogabale)》, 1888, 132x214cm, Collection privée, Mexico。(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在一个华丽的古代宫殿里,梦幻般的宴会正在进行。青年男女们躺卧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戏。年轻的罗马皇帝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着金色的长袍,俯卧在殿堂长沙发上,悠闲而漠然地注视着下方的宾客纵情在奢华的感官享乐中……花瓣不断从空中飘散下来,这群青春男女们被包围在缤纷的色彩、浓郁的花香与轻柔的触感中……但这场景真的那么浪漫有趣吗?
  • [法]居勒-埃里‧德洛内(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 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在西方艺术长河中,表现殉难基督徒的慈勇的画作不可胜计,同时,呈现罗马帝国大瘟疫的警世画作也震烁古今,其中最著名的当数19世纪学院派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的油画《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 [法]让-弗朗索瓦‧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1814—1875),《拾穗》(Les glaneuses),布面油画,1857年作,巴黎奥塞博物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1837年1月,在法国诺曼底的偏远小村庄,一个小伙子在乡间小路上飞奔,还没进家门就高喊:“奶奶,我拿到奖学金!要去巴黎了!”“哦,弗朗索瓦,感谢上帝!”老祖母拥抱着孙子,亲了又亲。母亲在儿子怀里落泪:“终于能到巴黎美术学院了,要是你爸爸活到今天,该多高兴啊!”
  • 本文作者卡拉‧莱桑德拉‧罗丝(Kara Lysandra Ross)为“艺术复兴中心”的运营总监,也是一位19世纪欧洲绘画史专家。在本文中,她以布格罗的两幅圣母像为例,通过对比,展现了其对人体姿态和表情处理的丰富多变,及其表现视觉美感、真实感与微妙主题的深厚功力。值布格罗逝世110周年(8月19日)之际,大纪元得到授权和广大艺术爱好者分享此文,在纪念这位古典油画大师的同时,也希冀著更多的读者做出发现:从古希腊、文艺复兴至学院派这些带来正向思维的美好艺术,才是人类应该回归的艺术之路。
  •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宁芙与萨提尔》(局部),1873年作。(Art Renewal Center提供)
    法国古典写实绘画大师威廉‧阿道夫‧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是19世纪最受欢迎、最为成功的画家之一,然而,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他都被忽视、贬损,甚至和“学院派”一同成为保守甜美的代称。近几十年,随着古典写实风潮的出现,这位大师开始得到公正的评价,其绘画也受到艺术市场的肯定,屡屡拍出几百万美元的高价。值大师逝世110周年之际,大纪元刊发美国已故古典写实油画家、著名艺术教育家理查德‧拉克的专文,带读者一起回顾这位古典油画大师的艺术遗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