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遥寄中秋 那一年月圆的夜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小时候祖母告诉我们,月亮上有一棵大树,一个叫张果老的老人在砍树上的桠叉,那枝叉却怎么也砍不完,砍了左边右边长,砍了右边左边长。

院里桂花树的枝叶间透着清凉如水的月光,月光又倒映在桌上的杯盏里,银色的月亮便透过桂花枝清清爽爽印在了杯盘中,似一幅久远的黑白照片。

桌面上积满了被我们嗑下的瓜籽花生皮壳,吃剩下的月饼丁丁块块地放置在浸透了油渍的包装纸上,似隐似现的青红丝是家乡月饼里常用的一种让人垂涎欲滴的配料。我们常问祖母,月饼中为什么不多放点青红丝?祖母说好吃的东西要精吃,放多了你就会觉得不再好吃了。

祖母的话语里总是包含着很多朴素的哲理,她似乎觉得这样解释仍不能使我们理解,便从果盘里轻轻捡起几粒瓜籽,边嗑边为我们示范道:比如这瓜籽,就得一个一个地慢慢嗑才会感觉味香,你们可看见过谁吃瓜籽把一粒粒嗑好后整把放里嘴里?这就叫少吃多香,多吃反而不香了。”

说完祖母又为我们每人面前抓了一把瓜籽,让我们细细品味。

但那会我却感觉到瞌睡的厉害,耳畔听着祖母叙说,眼皮却上下只打架,朦朦胧胧中似感觉到月亮就像一个巨大的银盘离我们越来越近,仿佛就顶压在我们的头顶上。

真的就像一位老人在上面砍树,砍伐的声音宛如深山空谷间幽长的回声,久久萦绕在耳畔。它没有传说中的嫦娥那样寂寥凄美,但同样能让我们着迷向往;虽然也没有玉兔捣药那样的神话浪漫,也同样为我们的童年增添了几许多彩的斑斓……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祖母走后我们也相继长大成人,随着兄妹们纷纷工作、成家,过去一家人桂影下围坐桌边、举家赏月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又是一度中秋月,当我再次翻开辛弃疾的《一剪梅中秋无月》,所读出的竟另是一翻感触与省悟:“忆对中秋丹桂丛。花在杯中。月在杯中。今宵楼上一尊同。云湿纱窗。雨湿纱窗。浑欲乘风问化工。路也难通。信也难通。满堂惟有烛花红。杯且从容。歌且从容。”

人生有太多坎坷,生活有太多艰辛,即便是亲人共处一室也难改变阴晴圆缺的自然规律,面对月圆人难圆的情景也只能去遥看天际,坦荡面对了。

古谚云:八月十五云遮月,来岁元宵雨打灯。又说:雨打上元灯,云遮中秋月。”真正遇上如此的气象也是人所不能左右的。但宋太子赵元俨却有名句说的好:但愿中秋不见月,博得元宵雨打灯。

中秋佳节,正值橙黄橘绿,酒香蟹肥,倘若我们能静下心来独自品味曾经走过的人生,真诚地祝福亲人朋友们幸福美满事业有成,即便是云湿纱窗,雨湿纱窗的月不见影,不也是一种情思的寄托与感怀的佳境吗?

责任编辑:沈容

评论
2016-09-14 8: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